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七十章 怨靈之祖的隕落(二)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喝。看不到怨靈之祖的真身,卻被他死死困在陣中出入不得,這種如一拳打在棉花上完全不受力的感覺,幾乎要把她憋瘋了。「哈哈,挑戰我,你們還不夠資格。接下我的十八旗再說1血氣中傳來怨靈之祖的...

「終於頂住了1

樂少龍與紫影同時鬆了一口氣,麻木感傳遍全身,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直鑽入心。在這股劇烈的疼痛下,他們就是連腳尖都有些發軟,一時把持不住,栽下身,跌坐在地,眾人連忙護住兩人。

「第三旗動,血劍疾風1

血陣中,劍如風起,長槍的碎片離地面尚有些距離,十八柄血劍已然迎面來臨。劍鋒鏗鏘作響,相互交織成一片密不透風的劍網,劍風冷冽之極,掀起狂風怒濤。

眾人如怒海中的一片浮萍,在天空中無助搖擺,根本無法定住身形,一時亂了方陣。

一陣悉悉索索聲響起,劍網敏捷地掠過眾人,兵分兩路,直擊嘯戰與蕭炎兩人。

蕭炎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珠,骨翅微微震動,快速調整好身形,拔出天火古尺,從容迎了上去;而走剛硬路線的嘯戰腳步不穩,失卻了平衡,根本無法挺身防禦,反倒成為了隊里的軟肋。

不得不說,怨靈之祖對戰機的把握簡直妙到了巔峰,只是幾招之下,就看出眾人的弱勢之處。

蕭炎是團心,雖然靈魂之力強大,卻僅有三星後期實力;嘯戰勇猛,防禦力極強,但只要身形不穩,便弱點顯著。只要滅了兩人,其餘人等必如散沙,不攻自破。

「看你們還能死撐得了多久1

怨靈之祖話音一落,血紅劍網頓時加速,連綿不斷向蕭炎和嘯戰刺落而來。

「1

嘯戰沉聲一喝,金光覆體,戰甲再次浮現,玄奧的符文在其中流動。

兩者衝擊中不斷發出陣陣刺耳的「吱吱」悶響,可僅對峙數秒,金光戰甲便被鋒利的血劍斬破。

同時,血紅劍網也被迅速磨滅,只剩下凌厲的劍氣,不依不饒在嘯戰強悍的軀體上刻下道道深可見骨的血痕。

劍鋒一過,嘯戰趕緊從納戒中取出幾顆丹藥,囫圇吞下,然後盤坐閉目,抓緊時間調息。

嘯戰雖勉強擋下了怨靈之祖的兩輪攻擊,卻也耗盡了鬥氣,渾身血痕道道,不堪入目,但即便如此,嘯戰還是勉強可以自保,所以眾人紛紛第一時間退守到蕭炎身前,兵隨心動,與臨身的劍網瞬間展開激戰。

血劍瞬息間變化莫測,劍勢有剛有柔,有快有慢,有虛有實,但在配合默契的眾人奮力守護下,怨靈之祖的第三旗血劍疾風最終也只能無功而返。

「第四旗動,血戟穿雲1

虛幻之中,怨靈之祖大手一揮,血靈大陣上空出現了一柄巨大的血龍戰戟。

戟,自古以來就有「百兵之魁」之名!

血龍戰戟一出,威勢滔滔,刃上雙龍昂首向天,不可一世。陣內的空間,霎那間不斷地動蕩塌陷,刃尖直指眾人。

血戟的威勢緊接著血劍消散而來,結合得天衣無縫,儘管來勢很慢很慢,卻如上億年的寒冰一般凜冽之極,一寸一寸逼近,凍徹人心扉,眾人只覺一股窒息感襲來,似乎連靈魂都要被凍結了。

慢,慢得不可思議。

時間彷彿都在此刻停駐了。

在蕭炎眾人詫異的目光中,血龍戰戟以近乎停滯的速度在空中挪動著,但所散發的威能卻愈來愈恐怖。

血靈大陣里的空氣像是被血龍戰戟的威懾震住了,越來越凝實。眾人仿若掉進了一片沼澤,動作越來越緩慢,舉手投足間彷彿被千斤之力束縛著,難受得不能自已。

甄妮微微側臉,看了看壓力之下已經極其疲倦的眾人。

怨靈之祖三旗擊下,嘯戰重傷,樂少龍與紫影也損耗不小,蕭炎雖安然無恙,但靈魂之力卻已耗盡,此刻,如若放任血龍戰戟這樣壓迫下來,只怕大家都會變成一團肉醬。

甄妮艱難地呼吸了一口渾濁的空氣,纖細如玉的雙手艱難地變化舞動,全身鬥氣運行,渾厚的能量透過指尖湧出,頓時間,空氣忽現一陣波動,緩慢下沉的血龍戰戟那長約數米的柄上,突兀地出現了無數的藤蔓。

藤蔓纏繞而上,快速延伸,汲取著血氣轉化為養分,片片綠葉仿若雨後新生,瞬間覆蓋了整個血龍戰戟。

「嗡1

被綠藤死死束縛的血龍戰戟發出陣陣急劇的掙扎聲,想要擺脫這綿延不絕的無盡生機。

「砰!砰1

藤蔓在血龍戰戟強大的能量下不斷粉碎,而後又不斷重生,周而復始,生生不息。

生機與血氣的抗衡減緩了空間里的壓力,眾人終於從壓力下掙脫了出來。

嘯戰從地上一躍而起,大步踏出,拳頭攥得「嘎吱」作響,滿腔的怒火無處釋放,化作氣力灌入右臂,一拳轟了上去。

儘管血龍戰戟的血氣腐蝕力十分強大,儘管這強大的血氣使得藤蔓並沒有堅持太久就煙飛雲滅,但血龍戰戟在與藤蔓纏鬥后,顏色也黯淡了下去。

「轟1

尚未來得及從血靈大陣中補充能量的血龍戰戟,迎上了嘯戰沉重如山的一拳!

緊接著,是第二拳!

「轟轟轟1

半空中響起金鐵交鳴聲,嘯戰蠻勁傳至拳上,一拳接一拳,如萬重驚濤,狂霸無匹地轟在血龍戰戟上。

「嗚——」

也不知嘯戰究竟轟出了多少拳,直到耗盡全力的邊緣,一聲類似哀怨的聲音從血龍戰戟上傳來,龐大的戟身終於崩裂出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縫,眼看即將隕滅。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血龍戰戟當然不會甘心就此被毀,那些散落在嘯戰身上的碎片,頓時發出大量血煞之氣,進行反噬。

濃郁的血氣腐蝕著周邊的空氣,宛如火焰燃起,「嗤嗤」作響,卻止於嘯戰黃金護甲之外,無法寸進。

「呃1

嘯戰悶呃一聲,沉腰擰身,提膝微蹲,氣運丹田,鬥氣從腳尖經至大腿,借腰身之力再傳至右臂,轟出了最後一拳!

拳意直接簡明,血龍戰戟終於承受不住連番打擊之後的這最後一擊,破碎飛散。

嘯戰緩緩收拳,落在眾人身邊,嘴角兩邊都溢出一縷血跡,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但他的臉上卻露著驚容:「這血靈大陣果然厲害,此次取勝還真是多虧了大小姐佔了先機。」

「這一旗比一旗厲害,可現在這還只是第四旗,就已經讓嘯戰連番受傷」蕭炎嘆息道,臉色依然凝重。

「能闖進此地的人果然不差,只可惜,血靈大陣一共十八重,如你們所言,如今不過是第四旗,如果你們技止於此,這場戲就可以收場了1

怨靈之祖的話總是在眾人最憋悶的時候響起,讓人怒火中燒。

「混賬!有種你就出來1

眼見嘯戰受到重創,紫影忍不住怒喝。

看不到怨靈之祖的真身,卻被他死死困在陣中出入不得,這種如一拳打在棉花上完全不受力的感覺,幾乎要把她憋瘋了。

「哈哈,挑戰我,你們還不夠資格。接下我的十八旗再說1

血氣中傳來怨靈之祖的聲音,聲音低沉,很是冷漠,紫影的嘲諷顯然並沒有引起他的一絲情緒波動。

「說得好聽,我看不過是縮頭烏龜一隻。」

眼見十八桿大旗血焰滔天,將眾人逼得不斷靠攏,空間越來越小,甄妮心急如焚,也加入到紫影的行列,對怨靈之祖施展起激將法。

可惜,回應她們的卻是——

「第五旗動,血斧問天1

怨靈之祖的回答簡潔明了,動手,就是他唯一的答案。

血氣翻湧,一輪利斧划空而來,斧頭上隱約可見在其內痛苦掙扎的怨靈。

怨靈最大的能量源自死後的一口怨氣,怨氣不化,怨靈不散。血靈大陣的啟動之源就是燃燒怨靈的怨氣,化為能量凝聚十八重旗幟,一重複一重。

當一重崩潰后,怨靈會再次融進大陣,怨氣也會再一次疊加,所以一重比一重恐怖。如若待大陣發揮出最後第十八重旗幟,只怕連七星斗帝也要飲恨於此。

如今不過是第五旗,劈出的斧芒隔著老遠就讓眾人的肌膚都覺得刺痛,不要說第十八重旗,就算是接下來的第六、七、八重旗,眾人也不敢保證能順利撐得過去。

雖然他們都是同輩中的佼佼者,但是畢竟不擅長陣法。身處陣中,如霧氣蒙蔽了雙眼,前後左右只見血氣滾滾,怨靈肆虐,啼哭聲嘶鳴聲擾亂心神,更難於迷茫中窺見前路。

血斧在臨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