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網遊動漫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六十八章吞噬通靈丹火(二)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霰灸艿奈肪濉8惺蘢盤旎鷦諦哪鈧下的隨心所欲,蕭炎的微笑綻放如花,他緩緩收回天火,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心念一動,天火古尺出現在手中。青灰色火焰隨指而出,落在大尺之中,起初如涓涓細流,而後如大...

蕭炎收斂起起伏的心情,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漸漸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觀察著體內。\/\/\/\/

「通靈丹火」被收服后,已經修復了蕭炎所有的傷勢,蕭炎仔細端詳體內良久,感覺神識敏銳,生命精氣強盛,完全處於巔峰狀態,是吞噬「通靈丹火」的時候了。

心隨念動,蕭炎指揮著「通靈丹火」緩緩移至丹田之內。

身處丹田,灰色的火焰純凈如玉光四射,靜靜地懸浮著,絲毫沒有察覺到危險的到來。

丹田之內如一片獨立的天地,迷濛而空曠,蕭炎催動暗青色天火緩緩向著「通靈丹火」靠近,如翡翠想親近玉石一般自然,沒有絲毫的焦躁與不安。

灰色火焰依然很安靜,氣氛很是安寧。

面對排名第十六的天火,蕭炎不敢有絲毫大意,強大的靈魂之力似如水月華,催動著鬥氣匯聚成河,流向丹田,源源不斷注入暗青色的天火。

暗青色天火四周鬥氣繚繞,如霧氣升騰,暗青色變得愈加璀璨,火焰搖擺間如無暇翡翠在輕顫,帶起一片青綠的光輝,強大的能量在丹田內波動不息。

似乎感覺到了一絲不安,「通靈丹火」灰色的火焰漸盛,如漣漪一般蕩漾在身邊,似飄渺的煙霧隔絕著鬥氣的近身。

「真不愧是排名第十六的天火,自我防衛意識好強。」蕭炎一陣感嘆,維持著暗青色天火的鬥氣注入,沒有過急的舉動,直到暗青色的融合天火化為純粹的綠色,火焰如蓮花泛著淡淡的光澤,迷迷濛蒙。

暗青色天火此時已經達到巔峰狀態,但蕭炎依然沒有輕舉妄動,鬥氣輕柔如暖洋洋的春風拂過「通靈丹火」,一次次地試探,溫柔而沒有惡意,像是在輕輕地撫摸,讓「通靈丹火」感覺非常舒泰,覺得一切都很正常,並沒有任何危險,灰色火焰漸漸又靜止了下來。

就在「通靈丹火」心神鬆懈的那一霎那,蕭炎眸中喜色驟濃,一聲「吞」字輕吐出口,暗青色天火驟然狂暴起來,瞬間包裹了「通靈丹火」。

丹田之內烈焰在跳動,灰色霧氣不斷集聚,灰色火焰感覺到了危險,溫順的溫度一下子變得熾熱無比,縱然被暗青色天火籠罩著,陣陣熱浪還是散發開來,把丹田炙烤得如架在大火上的蒸籠一般。

天火涌動,將灰色的火焰包圍,蕭炎以心包容,以靈魂之力引導,精神高度集中,暗青色的天火像是一輪暗青色的太陽在燃燒,不斷吞噬著灰色的火苗。

天火燃燒,烈焰騰騰,相互對抗間竟發出鏗鏘之音,化無形為有形,宛如實質之物,狂暴的能量似欲燃盡九重天,將蕭炎化成灰燼。

蕭炎眉頭緊鎖,全身皮膚泛著可怕的殷紅,彷彿要滴出血來,全身的毛孔不斷往外噴著熱氣。

熱氣混合著外面地火的霧氣,濃郁得化不開,將整個石室籠罩得如深淵冥霧,霧氣中還挾帶著滾滾的熱量,炙烤著整個青石石室,炙烤著蕭炎的身心內腑。

嘴唇在乾裂,眼神在潰散,體內的水分大量流失,火焰對抗間傳來的陣陣劇痛彷彿三萬六千支銀針刺入全身每一個細胞,火辣辣的痛,痛得令人想大喊,想發狂,皮膚在短短几秒間變得灰暗,褶皺如枯樹,失卻了原本的光澤與彈性。

蕭炎從來沒有想到吞噬天火竟如此之難,灰色的火焰在丹田內左沖右撞,帶著滾滾火熱不時突破暗青天火的包圍,滲透出的熱量緊貼在丹田內膜之上,如燒紅的烙鐵在上面烙了無數個印記,燒焦的味道陣陣惡臭。

蕭炎咬緊牙關,暗青色的火海捲起無邊大浪,擋住了灰色火焰,將其遮掩在裡面,海量的地火能量經過天火的淬鍊,不斷向丹田中聚集,壓制住灰色火焰不讓其外泄。

經過一番掙扎,在蕭炎強大的靈魂之力與鬥氣、地火的共同協助下,灰色火焰被徹底包裹在暗青色火焰中熊熊燃燒,縮小了對抗範圍。

蕭炎調集了全身的鬥氣,融入暗青色天火中,不斷吞噬著灰色火焰的能量,而灰色能量的反抗時不時翻騰起衝天的火焰,灼燒得蕭炎五內如焚,痛不欲生。

時間在痛苦的煎熬中快速過去,如指縫中的水流難以判斷日月時辰,「通靈丹火」強大的生機恢復能力將這場天火之戰無限延長。

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火能,吸收灰色火焰的能量轉化為自己的能量然後反壓「通靈丹火」,蕭炎的日子就在這吸收——轉化——反壓——吞噬的反覆煎熬中度過,終於有一天,灰色的霧氣變得稀薄了。

蕭炎長喘出一口氣,長時間的灼燒讓他的喉嚨乾澀酸痛,連咽口口水都顯得十分艱難,舔了舔裂開的嘴唇,揉了揉發乾的眼皮,扯了扯早已被鮮血粘在身上的衣服,蕭炎嘆了口氣,強打起精神繼續吞噬。

時間一晃,又過了一個月,灰色火焰終於黯淡了下去,靜靜地懸在那裡,像是一塊灰色玉石,散發著熾熱的能量。

「通靈丹火」終於徹底被吞噬!

蕭炎還來不及狂喜,便立刻感覺到了自身的變化。精氣神升華,鬥氣澎湃,灰色的能量從火焰中心洶湧而出,順著經脈灌注全身,所過之處,經脈被迅速修復,骨骼被接駁,皮膚宛如新生,重新煥發了生機,潰散的眼神如利劍破空,竟射出近乎實質的光芒。

彷彿銀針刺破了氣球,又如巨石砸破了冰面,蕭炎只覺得體內的鬥氣就像是找到了突破口,本在吸收地爆天火之後接近瓶頸但封步已久的三星初階被輕易踏破,無盡的天地能量穿過石室入口,帶動著石池中的地火之力,瘋狂灌注進蕭炎的軀體,洗刷著蕭炎體內所有的筋骨脈絡,強化著所有肌肉,肌膚表面竟然在火光下泛著玉質的光澤,丹田之內鬥氣澎湃而有力,在其周圍,混沌霧氣繚繞,神秘而朦朧。

強大,強大的實力,蕭炎真實地感受到了。

終於到了三星斗帝中期,蕭炎眸子中的火熱如日中天,感受著體內恐怖的鬥氣如江水滔滔,舉手抬足間強大的鬥氣波動彷彿可洞穿天穹,擊沉大地,蒸干大河。

仰天長嘯,蕭炎覺得全身舒暢之極,可讓蕭炎意料不到的是,「通靈丹火」助其一舉破開三星初期的門檻,達到三星中期后竟然沒有停止,源源不斷的能量仍在從丹田湧出,似乎沒有枯竭,沒有盡頭。

能量自丹田而出,流經全身後再歸至丹田,循環無荊每經過一次循環,蕭炎體內的鬥氣就更為凝實,全身的經脈就擴張一分,每一寸肌膚每一個細胞都在瘋狂吸收這強大的能量。

「通靈丹火」在不斷轉動,無盡灰茫茫的能量如海嘯一般一層疊一層,很快就填滿了蕭炎體內的經脈與體內的所有空間,能量似乎不滿足於身體港灣的狹窄,要衝破這一切的束縛,解脫出來。

能量憤怒如脫韁的野馬疾馳而去,怒濤翻滾,咆哮奔騰,配合著鬥氣要撕裂灰色的瓶頸。

蕭炎的氣勢開始變得沉凝起來,而且在不斷地上漲,體內鬥氣翻騰洶湧,融合著龐大的能量,如水銀瀉地般向著三星後期發起衝擊,震動出一股汪洋般的波動,似穿骨利劍要刺破天穹。

一波接著一波衝擊,蕭炎神情肅穆,鬥氣無盡浮現,如千萬雪刃飛舞,欲絞碎一切的障礙。

強大的能量交織成一片,在馳聘,在前進,彷彿耀眼的閃電,三星後期的阻攔再也無法堅持下去,被劈開了一條銀蛇般的裂口,體內積蓄的能量終於找到了宣洩口,瞬間衝破了這道堤壩。

如滔滔大河洪水決堤,蕭炎的突破引起了天地的變化。滔天的能量滾滾而來,在天穹之上相互激蕩交織,激起千層浪,簇擁著湧向石室。

石室洞口狹窄,天地能量大量的彙集,竟然形成了一股漩渦,瞬間填滿了石室,漩渦帶起了無盡疾風,席捲起地火中的岩漿,濃白色的能量夾雜著點點火星,在石室里宛如白色蒼龍鱗片上的反射光澤。

能量極其強大,呼嘯著沖向盤坐在石室中央睜開眼眸的蕭炎。

蕭炎緩緩抬頭,眸如利劍心如堅石,接受著天地恩賜的一切。

能量包裹著蕭炎,如陽春白雪一般融入蕭炎身軀之內。

無盡白茫茫的能量進入蕭炎體內,如海嘯一般衝擊著蕭炎的每一處經脈,全身經脈骨骼都在震動,所有阻擋擴張的經脈外膜全都被快速摧毀,而後粉碎,強大的天地能量氣流毀滅一切阻擋,沒有什麼可以攔截,經脈快速漲大,而後趨於穩定,如小溪般的鬥氣變得像小河一般寬敞。

每一塊骨骼都在淬鍊,越發的晶瑩如玉,越發的堅硬如神鐵,天地氣流穿過,竟然發出金屬的顫音;每一塊肌肉都在輕輕顫抖,韌性的強化讓肌肉伸縮間感受到力量的磅;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都在拚命汲取著天地恩賜的能量……

感受著體內每一個細微的變化,彷彿抬手便可風雷漫天,雲生雲滅,讓大地顫抖,這種力量讓蕭炎陶醉不已。

第六十九章

未知之地輕輕一震,蕭炎身上的血跡隨風而散,乾枯的軀體重新煥發了生機。身處天地能量的洗禮中,蕭炎肌體晶瑩,黑髮飄舞,輕靈而飄逸。

「終於到三星後期了1蕭炎微握拳頭,心中充滿了這一路走來的無限感慨。

雖然蕭炎的晉級速度已算逆天,天賦與奇遇讓他僅短短几年時間就達到了平常人需要數千年才能達到的三星斗帝後期實力,可他現在接觸的人無一不是斗帝大陸的佼佼者,而且還肩負著振興蕭族的重任,這無形的壓力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蕭炎,這點實力還遠遠不夠。

但不管怎麼說,晉級到三星斗帝後期還是讓蕭炎與眾人的腳步又接近了一大步,心情激動的蕭炎盯著漸消漸散的天地能量,慢慢回到了現實。

懸浮在石室之內,蕭炎看著腳下翻滾的岩漿,由於地火之力被吸收,顏色已經極其黯淡,感受著石室內尚未吸收完畢的濃鬱火元素與殘留的天地能量,他手印一變,體內三種天火急速旋轉起來,以靈魂為引,以鬥氣為輔,三種天火相互滲透,相互融合起來。

藉助石室尚未完全消散的天地能量與地火之力,蕭炎不放過一絲機會,三種天火的融合,絲絲縷縷如翻騰的雲層,顏色分明卻又慢慢渲染,彼此浸上了各自的顏色。

剛晉級三星後期的鬥氣澎湃而源源不斷,就連靈魂之力的觸覺都彷彿變得更加敏銳起來,有著焚決與之前融合天火的經驗,再藉助石室內的能量,此次的融合輕鬆了不少。

隨著時間的流逝,三種天火的顏色慢慢從雲層的明暗交界到如水的海天一色,彼此間偶現深淺但又和諧相處,漸行漸融,慢慢地融合在了一起。

當附近的能量漸漸消散,地火之源徹底失卻了生氣,化為一灘半凝狀的暗紅色固體,空中的點點火星也沒有了蹤跡,石室黯淡得如蒼天的一聲嘆息,三種天火的融合消耗完了石室內最後一絲精華。

此時,蕭炎的眼神明亮如星辰,正在內視著體內的一團火焰,暗青色與灰色天火的融合最終讓靜靜燃燒的火焰顏色慢慢淡了,變成了青灰,裊裊升騰,像縹渺透明的紗,彷彿是由千千萬萬的灰色銀絲織就,美得如夢如幻。

蕭炎伸指一彈,青灰色的融合天火緊隨心意出現在身前,火焰的光芒溢滿了整個石室,就像是青灰濛濛的霧,是那樣的深,那樣的濃,像流動的漿液,逐漸濃厚,遮掩了蕭炎,遮掩了遠處的室入口,把整個石室變得如迷朦的夢一般。

美,很美。

連蕭炎都不得不驚嘆,青色的灰調竟然可以如此之美,美得彷彿與世無爭。

但是蕭炎也不得不承認,這青灰色的火焰強大得令人心寒!火焰所過之處,曾經盛載「通靈丹火」無數歲月而無損的青石之地,如今卻冒著青煙裊裊,蔓延出無數的裂縫,就連站立之地幾近乾涸的岩漿都在熾熱的溫度下升騰起令人窒息的熱煙。

青灰色天火儘管威力滔天,此時卻帶著些許依戀與不舍,如薄紗一般籠罩著蕭炎,使蕭炎顯得空靈而瀟洒,稍諤躍的火焰灼燒下微微顫抖,不時崩裂出一絲絲縫隙,似乎承受不住天火的可怕而發出本能的畏懼。

感受著天火在心念之下的隨心所欲,蕭炎的微笑綻放如花,他緩緩收回天火,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心念一動,天火古尺出現在手中。

青灰色火焰隨指而出,落在大尺之中,起初如涓涓細流,而後如大河滔滔,很快蔓延了整把重尺。

青灰色火焰漸燒漸濃,包裹著天火古尺,燃起的青灰色火苗慢慢拔高,不斷流淌在寬大的尺身之上,如小湖漸漸至深邃如淵。石室內的溫度也急劇升高,牆壁上的裂縫又深了不知幾許。

天火古尺身為極品兵刃,似有靈性,五彩斑斕的尺身漸亮,一股莫名的力量溢出,彷彿要抗衡青灰色火焰的入侵,卻在蕭炎的靈魂安撫下慢慢趨於平靜,安然接受著火焰的洗禮。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淌,如細沙從指縫中滑落,無聲而無痕。

石室上方的甄妮眾人,或站或,或修鍊或警戒;石室內的蕭炎卻在精神高度集中操控著火焰,原本五彩斑斕的天火古尺現在渾身覆蓋青灰色的霧氣,彷如披上了一層灰金甲胄,光燦而神秘,如一汪秋水一般明亮。

在青灰色火焰的淬鍊下,天火古尺的絢麗慢慢褪去,但氣息卻更為強大,呈現出一種半透明的青灰調,猶如廣寒宮降臨,有月華籠罩,朦朦朧朧,飄飄渺渺。

青灰色火焰似如水月華,瀰漫而至整把尺身,又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淬鍊著每一寸尺身。

尺身青灰的光輝繚繞,慢慢淬鍊成半透明的青灰調,透著暖玉一般的溫潤與晶瑩,如明珠一般動人心旌,具有無以倫比的美感,同時還有些深邃的感覺,彷彿真的有一片混沌覆蓋在寬大的尺身之上。

天火古尺在蕭炎的淬鍊之下,去盡繁華,尺身上唯有青灰之光流轉,閃爍出朦朧的光澤。

蕭炎手執重尺輕輕划動,劃出一道優美的軌跡,斬向旁邊的牆壁。

重尺無鋒,卻揮舞出了道道凌厲的光芒,輕而易舉斬碎了堅硬的青石,在牆上破出一個極大的窟窿,尺身湧出如水的青灰色火焰,瞬間將窟窿里的青石灼燒成一片焦黑。

青石牆壁在蕭炎的三種融合天火之下也不過是灼燒出片片裂縫,如今以天火古尺配合,威力竟然如此強悍,蕭炎很是滿意,清秀的臉頰浮滿了笑容。

「大家吧,不知道此時在上面正幹嘛呢。」

蕭炎腳下銀電浮現,骨翅尚未展開,身形已消失在石室之中。

石室洞穴入口外側,甄妮衣裳隨風而飄,望著繁星更替,時間飛逝,不由得為蕭炎擔心,裸露在衣袖外的一段玉臂如蓮藕出水,似白玉生溫,泛著瑪瑙一般的光澤。

幽幽地嘆了一口氣,甄妮有些失神,收回投向遠方天穹的目光,正想俯身看看蕭炎的情況。

就在她轉身的一霎那,一道黑影漸漸凝實,站立在甄妮面前,清秀的臉龐幾乎就要貼上甄妮的如花嬌容。

「想什麼呢,那麼出神?」

聽聞如此熟悉的聲音幾乎是貼著耳邊輕輕響起,甄妮的芳心突然「砰砰」急跳。

「你……終於出來了。」聞著蕭炎的體味,凝視著日夜牽挂的情郎,甄妮的臉上染上了一層紅霞,等待蕭炎的千言萬語在此刻只化為這麼一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