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七十五章 八星天妖凰之翅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表現。空間雖大,但以眾人的實力,如此近距離感應之下,基本上任何波動都不可能逃得出眾人的敏感神經,不過眾人在八星斗帝的隕落之地,總有著那麼一絲僥倖心理,奢望著說不定還有奇誕生。至於那扇光門,也許...

感受著骨翅帶來的變化,那種幾乎一振翅就能破空而去的感覺使蕭炎眸子中露出的火熱一瞬間溫度甚至超過了天火,那種突如其來的幸福填滿了胸膛,連喘氣都有一股熾熱的渴望。

而且這還僅僅是骨翅生命精氣所凝聚成的銀色光華帶來的效果,如果煉化了八星斗帝的天妖凰之翅,還不知會強到什麼地步,蕭炎喉結不由自主地滑動了幾下,嘴唇變得乾澀起來,眼眸中掩飾不住的迫不及待。

「蕭少就在這裡煉化吧,我們為你護法,而且大家也可以仔細搜索一下這裡,看看是否有天火與靈印的線索。」樂少龍看出了蕭炎的迫切心情,輕輕開口。

眾人立刻四散開來,為蕭炎護法的同時不忘到處敲打牆壁,期望著有暗門的存在或者新的發現。

這明顯是不死心的表現。空間雖大,但以眾人的實力,如此近距離感應之下,基本上任何波動都不可能逃得出眾人的敏感神經,不過眾人在八星斗帝的隕落之地,總有著那麼一絲僥倖心理,奢望著說不定還有奇誕生。

至於那扇光門,也許是幻境的出口,也許背後就是天火和靈印的所在,誰知道呢,等蕭炎煉化完再去探索也不遲,反正蕭炎在這裡獲得了八星斗帝的遺物,已經是此行一個極大的意外收穫,眾人都打心底為蕭炎高興。

蕭炎此時則根本就沒有餘暇去留意這些,他的眸子中除了巨大的翅膀之外,已經別無他物。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蕭炎調息運氣,鬥氣在體內循環了幾個來回,他緩緩地呼出一口濁氣,眼神越加明亮起來。

左手輕輕一彈,暗青色的天火洶湧而出,盡數將骨架包裹在內,蕭炎不惜動用全身的力量,源源不斷的鬥氣傾注進去,火光熾烈,宛如驚濤萬重,駭浪滔天。

幸好蕭炎有著極強的靈魂之力,將天火壓制在剛好包裹住骨架的範圍之內,可儘管如此,空間內的溫度還是急劇升高,連牆壁都隱隱泛起暗紅之色。

蕭炎彷彿進入了煉藥的狀態,古井無波,專心淬鍊骨架,臉色凝重而認真,清秀的臉龐被天火熊熊襯托著,帶著專註的帥氣。

專註的時候是最帥的,甄妮看著此時的蕭炎,竟有點痴了。

正所謂燈下看美人,撲閃撲閃的火光映射之下,痴痴模樣的甄妮別有一番誘人的風情。

只可惜,蕭炎在凝神淬鍊之中,無暇分心,錯失美景。

煉化天妖凰之翅可是一項大工程,容不得半點分心,蕭炎不敢有絲毫放鬆,他精神高度集中,操控著天火,將巨大的骨架用暗青色的火焰籠罩,不斷反覆地進行灼燒淬鍊。

瀰漫的光芒向著周圍四溢而去,光線在高溫之下也變得有些扭曲,整座石室一片迷濛。

時間不知流逝了多少,雖沒有春花凋零,秋意漸濃,但也似水流年。

日夜不停的淬鍊,鬥氣的消耗十分巨大,以目前蕭炎三星斗帝初期的實力,要想一口氣支撐下來無疑是痴人說夢,幸好有著大量丹藥的支撐,才使得淬鍊沒有中斷。

事實上,如果沒有大量丹藥的準備,哪怕蕭炎再激動,哪怕他再迫不及待,他也不敢這個時候進行煉化,因為如果煉化中斷,那就是前功盡棄。

整整七七四十九天,黯淡的室內只有青色的火焰在熊熊燃燒,暗青色的光輝不停地閃爍,軀體骨架終於起了變化,骨骼處不斷有氣泡湧出,破裂開后形成迷濛的彩霧,籠罩在上方。

這是煉化即將成功的跡象,同時也是煉化進入最關鍵的階段。

蕭炎此時整張臉都變得蒼白,而蒼白的臉上竟浸出一層油亮油亮的汗漬,顯然,他有些快不支了。蕭炎騰出一隻手來,在地上很是順手地拿起一瓶清靈液灌了下去,才略有好轉,然後又專註地進入到煉化之中。

清靈液是甄妮放在那裡的,這四十九天里,她一步不離地守著蕭炎,替他擦汗,替他在最順手的地方永遠放上一瓶清靈液。

這一切,看在眾人的眼裡,都會心地笑笑。而每次眾人發出這樣會心一笑時,甄妮粉腮總會泛出一抹晚霞一般的酡紅,有羞澀,更多的卻是幸福。

時間一晃又過了七天,包裹骨架的天火越來越小,站在外周,只遠遠地看見一小團火光在跳躍。眾人紛紛圍在蕭炎四周,將眼光投在蕭炎的天火上,期待著煉化成功那一刻。

當蕭炎的臉色蒼白得近乎透明時,天妖凰的骨架終於在天火中化成了一片灰霧,紛紛揚揚如至冬的雪,落在眾人的腳上。

石室上方懸浮著七滴精血,正是天妖凰精華所化,仔細端詳之下,精血中有一抹燦燦的生命之意在流轉,讓人心醉,像是碧玉精髓打磨而成,流轉著柔和的光芒,晶瑩剔透,綠華閃爍。

蕭炎有過之前煉化骨翅的經驗,沒有過分的驚訝,只是眉梢上跳動著濃濃的喜悅,而眾人卻是第一次見到八星斗帝的精血,那個激動,嘴巴都張得合不攏。

「碩大的一個骨架,精華盡凝,這可是極品精血啊,天火的淬鍊威力的確不同凡響。」眾人感嘆不已。

蕭炎一揮手,將半空中的七滴精血卷到身邊,準備收入白玉瓶中,以便日後煉藥之用。精血剛一接近眾人,旺盛的生命精氣快速蔓延向眾人的四肢百脈,眾人只感受到一陣陣的神清氣爽,幾乎要呻吟出來。

真不愧是八星斗帝的精血,功效驚人,只不過表面看似溫柔可人,其內的狂暴力量可讓服用的人當場爆體而亡,除非經過煉藥師的提煉才能中和其中的暴虐,這點眾人都非常清楚。

收好精血,蕭炎開懷大笑,心中充滿了期待,心緒跟著波瀾起伏,眼光掃向石室的上空,那才是他最關心的所在。

石室的最上方,一對長達數米的翅膀在靜靜的浮在那裡,如白玉翡翠般晶瑩,閃爍著奇異的光澤,翅膀微微扇動,空間彷彿被攪起驚濤萬重,震得石室不斷顫抖。

「好強的翅膀。」

蕭炎心情難以平靜,不免有些意氣風發,心中激動到無以復加的地步——終於淬鍊成功,下面就差融合了。

咬破舌尖,逼出一口精血,蕭炎掐指為印,斜指半懸的翅膀,一聲「去」字,血箭飛向骨翅。

鮮血瀰漫,化為一團血霧迅速融入骨翅,骨翅響聲震天,異象紛呈,化為一道白光,閃電般射入蕭炎背後的翅膀。

骨翅入體,蕭炎背後的翅膀彷彿微臣見到帝君,顫抖不已,毫不猶豫選擇了臣服,沒有絲毫的反抗,任憑白光進駐。

當白光與翅膀重疊之時,蕭炎清晰地聽到背後骨翅斷裂的聲音,所有骨頭似乎都被打斷然後重組,八星斗帝的遺物以絕對強橫的姿態進行這融合的過程,蕭炎額頭汗水滾滾,彷彿正在面隨浩瀚無垠的怒海,閃電橫空,雷動蒼穹,自己只不過是浪濤上一葉小舟,完全聽天由命。

十指連心,骨翅早已和蕭炎合為一體,如今硬生生被全部打碎骨骼,那種劇痛入心入肺,蕭炎死命抓住地面,青筋跳動如拉動的弓弦,面孔扭曲得幾乎變形,斯文在蕭炎身上已經找不到蹤影,有的只是野蠻人一般的嘶吼。

強忍住無邊的痛,蕭炎勉強伸手阻止眾人想來幫忙的舉動,運轉天火,死命護住最後一絲靈智,不讓自己昏迷過去。

這是一道坎,必須要自己跨過去的坎,外人是沒辦法幫忙的,這一點,蕭炎非常清楚。面對八星斗帝的力量他無法做什麼,唯一能做的就是守護住本心,忍受這無邊的煎熬。

幸好蕭炎背後的翅膀品階不高,沒有任何的抵抗,否則雙邊對抗的力量足可以輕易將蕭炎撕裂。

融合足足持續了三個時辰,才漸漸平息下去,石室中慢慢恢復平靜。

蕭炎緩緩睜開了雙眼,目蘊神華,體內生機勃勃,背上的傷口也徹底消失,連疤痕都沒有留下,在這一刻,蕭炎感覺到自己的血肉、臟腑、骨骼雖然僅僅只受到融合時極少部分力量沖刷,但已受益匪淺,強大的力量在緩緩流轉,肌膚也閃爍晶瑩的光澤。

蕭炎心念一動,一雙長達數米的翅膀施展開來。

如今這骨翅進化之後,與以往的乳白色骨骼完全不一樣,骨骼晶瑩剔透,近乎半透明,繚繞著淡淡的霧氣,數不清的符文在微弱的光照下若隱若現,如夜空中的繁星點點,美得如夢如幻。

輕輕扇動間,蕭炎只感覺到空氣似乎對自己沒有半點阻力,腳步輕點,蕭炎身影驟然消失,嘯戰只感覺肩膀被人輕拍一下,尚未看到任何人影,就見蕭炎留在原地的殘影又凝實了起來。看到蕭炎沖著自己微笑,嘯戰才恍然大悟,原來輕拍自己肩膀的正是蕭炎。

竟然連殘影都還沒來得及消散就已飛了一個來回,眾人倒吸一口冷氣,這速度也太變態了。

「恭喜蕭少了。」嘯戰極其羨慕地看著蕭炎。

「恭喜你了。」甄妮輕笑,眸子中掩飾不住的開心,蕭炎得此骨翅,生存能力將得到極大提升,甄妮自然開心不已。

眾人都前來紛紛道喜,紫影圍著骨翅打轉,不停撫摸著那若夢一般的翅膀,愛不釋手,在紫影眼中,這簡單就是一件白玉打造的精美藝術品,太完美了。

「蕭少,除了提升速度,這翅膀還有什麼過人之處?」風暴好奇地詢問,覺得八星斗帝的遺物應該不止那麼簡單。

風暴的詢問帶出了眾人的好奇,紛紛把眼神聚焦在蕭炎身上上下左右打量,彷彿蕭炎的臉上身上都長滿了花。

「我也不清楚。」眾人的圍觀讓蕭炎很不習慣,他略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後腦勺,「只是融合過程有淬鍊身體、強健體質的功效,其它的暫時沒發現。」

說話間,蕭炎不經意向前踏了幾步,骨翅邊緣輕輕掠過厚實的牆壁,一聲輕微的切割聲響起,蕭炎回首,臉色卻微微一驚。

蕭炎的反應引起了眾人的好奇,轉首間,一道深深的划痕殘留在牆壁上,這讓他們面面相覷,震驚不已,因為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這牆壁到底有多堅硬。

在蕭炎淬鍊翅膀的時候,他們尋找暗格,曾經用兵刃在上面劃過,也不過只能留下了一絲的划痕,當時眾人還驚訝此牆壁的材質似石非石,居然堅韌如斯,沒想到被蕭炎的翅膀輕輕一劃,竟深達數寸。

蕭炎一開始的微微一驚是沒想到骨翅邊緣如此鋒利,看到眾人的震驚,又聽了眾人的解釋,他才知道豈止是如此鋒利,簡直就是鋒利到恐怖,他喜出望外,心中升起一個大膽的念頭。

「極致的速度配上極度的鋒利,會是怎樣的效果呢?」

蕭炎提出設想,甄妮第一個贊成,眾人也是心中一動,紛紛要求蕭炎試驗一下。

蕭炎心念一動,鬥氣灌注進骨翅中,骨翅白光刺目,綻放出刺目的光華,耀得人睜不開雙眼。他身形一轉,「三千雷動」施展,整個地下空間只看見一道銀光閃爍,和根本無法捕捉的身影。

迅如閃電,快似奔雷,沒有帶起任何的聲響,就像魚兒遨遊大海,雄鷹展翅高空,蕭炎暢快的情緒一直從丹田升起,穿過喉嚨,化為一聲呼嘯,回蕩在石室中。

略滿足了一下飛翔的癮,蕭炎半空折身,骨翅邊緣凌厲的光芒透出,似比神刃還要鋒銳,燦燦神華刺目無比,剎那間靠近牆壁,旋斬而過,發出一陣鏗鏘之音,一眨眼,深深的划痕縱橫交錯,牆面頓顯支離破碎之感,觸目驚心。

蕭炎瀟洒收翅,半空站立,卻發現下方居然沒有任何反應,安靜得連呼吸聲都無比清晰,舉目所見,下面眾人彷彿全部石化,目瞪口呆地望著蕭炎,久久沒有反應過來。

「天,這也太厲害了吧,我只看見一道如明月劃破黑暗的天穹光芒,這刀槍不入的牆壁就這樣毀了?太不可置信了!紫影,快掐掐我。」嘯戰雙目死死瞪著蕭炎,還在懷疑是不是在做夢。

「厲害,鋒利度與我的長青夢環不相上下,但是速度遠超長青夢環,蕭少,這次你可真的是撿到寶了。」甄妮臉色綻開的笑容襯得整個空間都亮麗了起來。

眾人撫摸著牆壁上的划痕,嘖嘖讚歎。蕭炎如今的速度配上鋒利的刃緣,就算是五星斗帝,輕視之下都有極大可能在其骨翅下飲恨。

這次幻境之旅,收穫的確不菲,蕭炎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心中滿是喜悅,眼光轉向了那扇光門。

「蒼天讓我們獲得了如此的機遇,那麼天火與靈印也絕對不會讓我們失望。」

望著空間後面的光門良久,蕭炎緩緩開口,慢慢平靜下來的聲音雖然多少透著浴血奮戰多日的疲憊,但仍掩飾不住心裡那一份熱切和那一份永遠不變的自信。

涼風吹起,一陣涼意透過長長的台階襲來,外面的天空依然風塵瀰漫,依然帶著點血腥的味道。

這裡,盛載了眾人的生死經歷,如今,一切已塵埃落定,就要離去,總有種曲盡人散的感覺,眾人心中難免略有感慨,但他們的腳步沒有停頓,在緩緩回頭中,跟隨著蕭炎的腳步,準備踏過光門,前往另外一片天地,或許是出口,或許是天火與靈印的所在地。

未知,這是一個多麼讓人期待的詞語。

未知,代表著希望;代表著忐忑不安;代表著一種激情與風險。

眾人在蕭炎的帶領下,齊齊踏進了光門。

光芒閃爍,一陣光線扭曲中,眾人的身影出現在半空之上。

蕭炎立身在高空中,山川大地盡在腳下,骨翅徐徐張開,一種掌控「速度」的感覺湧上心頭,似乎心念所至,即可咫尺天涯。

身處高處,視野廣闊,眾人極目遠眺,天高雲淡,一切都在眼中,讓人心懷舒暢,讓人不由自主生起一股氣吞山河的壯志豪情。

長呼出一口氣,眾人的眼光向地面一瞥,表情當場就僵硬起來,如風乾的岩石般定格在瞬間,臉色變幻不定,那是喜與驚兩種表情的混合體。

喜的是,沒有蕭遙的身影,沒有熟悉的風景,這絕對不是出口,也就意味著極有可能是天火與靈印的所在地。

驚的是,下面的風光超出了眾人的想象,挑戰著所有人的神經。

雲霞之下,是九座石山,九峰聳立,高入雲霄,巍峨沉渾,山巒起伏重疊,嶙峋如蛟,古木參天,樹冠茂密,木古莖蒼,蔚為壯觀。

可這遠不足成為眾人驚詫的原因。

眾人震驚,只因下面萬頃森林,卻沒有無盡的綠波,沒有陣陣的松濤,沒有片片的楓葉紅,沒有淡黃,沒有粉紅,沒有深翠,沒有淺綠,甚至沒有一絲鮮艷的顏色。

有的,只是茫茫一片的灰!

是的,灰調,整個下面的無盡大山、森林、植被,甚至花朵,全是灰色,不同明暗的灰色,像極了一副濃淡相宜的水墨山水畫。

眾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見,可揉揉眼,再一細看,依然是灰色茫茫。

清泉在潺流,枝頭的露珠竟日未乾,晶瑩清澈,被樹葉映成灰色;一朵朵開著紫羅蘭,也是淡淡的灰色,不知道是不是該改叫灰羅蘭;在廣闊的灌木叢林里生長著的草莓,也是一片暗灰.

沒有斑斕的色彩,沒有盎然的綠意,只有本應是死寂之色的灰色,可一切又是那樣的幽靜與芬芳,充滿了生機,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就是那麼真實地呈現在眾人眼前。

「潑墨山水,寫意人生,從來只有在畫面中出現的景色,竟然如此真實地出現在我們面前,大自然造物果然神奇。」蕭炎凝視著下方,緩過神來,悠悠開口,高空中的冷風將一襲黑衣吹得獵獵作響,彷彿信手揮豪中一滴濃墨灑向太空,留下一抹痕,是那樣的顯眼。

「會當凌絕頂

,一覽眾山小,不知憑欄仗酒,面對一片灰調中的風景,會是怎麼樣的一番滋味呢。」嘯戰淡淡地掃了一眼山頂,爽朗的笑聲沖淡了眾人那一臉的震驚。

「很別樣的美麗。」

甄妮身影落下,撫摸著一片巴掌大的碧玉葉,灰光閃閃,那是自然生成的樹葉紋理,非常流暢。

「這一切,真的很神奇。」紫影也好奇摘起一朵牡丹花,上面點點光澤閃爍,似花非花,似玉非玉,並不絢麗,古意盎然,給人一種異樣的情調。

遠離血腥,放鬆自我,漫步在新奇的灰調森林中,陽光的柔和光輝穿透樹巔,沿樹身照下來,眾人愜意不少,散發出一種舒適的氣息。

「遠處似乎有些東西。」放鬆之餘,蕭炎的靈魂之力還是時刻探索著,畢竟在一個未知的環境還是小心為好。

掠上半空,順著蕭炎所指的方向,只見群山環抱之間,一支支、一座座、一叢叢巨大的灰黑色石峰石柱昂首蒼穹,直指青天,猶如一片莽莽蒼蒼的黑森林,石林中間一汪清水,正趴著一隻龐然大物。

龐然大物身長上千米,身披重甲,類似穿山甲的無限放大版,背上一排長達數米的銳刺猙獰恐怖,巨尾隨意甩動間山石崩塌,灰塵無盡,六星巔峰的威壓令人心寒。

「如果沒猜錯的話,這可是遠古蠻獸中的破山戰獸,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樂少龍蹙眉開口,眼角忍不住跳了幾下。

「我覺得如果沒有天火和靈印的感應,最好別去招惹這些遠古蠻獸。」風暴在一旁建議,六星巔峰的威力從咆哮黑尊身上體驗到之後,至今眾人心中還有陰影。

蕭炎的眼光轉向紫影,帶著詢問的意思,紫影點了點頭,表示贊同風暴的話,緊接著,南爾明、嘯戰也點了點頭。

「好,我們換個方向。」

說實在話,蕭炎打心底也不想去和這遠古蠻獸接觸,能從遠古時代存活至今的傢伙,都不是簡單的角色,沒有利益的衝突,蕭炎可不想拿眾人的生死去賭。

倒轉方向,向著另外一座山而去,低空穿過茂密的森林,一道銀灰色的瀑布出現在眾人面前。

千萬縷柔軟的銀紗飄動在山崖上,從飛瀑中噴濺出來的小水珠細如煙塵,瀰漫在空氣之中,化成了蒙蒙的水霧,而在山崖之上,眾人又看見了一隻身長僅三米有餘的金色烏鴉。

金色烏鴉清麗絕世,單腳站在懸崖上,梳理著柔軟的羽毛,眾人目力所及,覺得若金色烏鴉再邁出半腳,就會墜落下無盡深淵,深為其捏了一把汗。

金色烏鴉的羽毛如熊熊燃燒的火焰,在這灰色的世界里,給人以非常夢幻的感覺,它揚起翅膀,妖邪的氣息在涌動,一股六星巔峰的氣勢讓眾人心生警兆,急忙止住身勢,向後退了幾步。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魔獸,但看來也是一個不好惹的角色。」蕭炎苦笑道,靈魂之力四下探索了一下,沒有感應到天火和靈印,帶著眾人悄悄繞了過去。

眾人又前往另外一座山,嘯戰一臉的鬱悶:「總不會每座山都有一個這麼變態存在吧?」

蕭炎也覺得非常鬱悶,平時難得一見的六星巔峰魔獸在這裡怎麼好像隨處可見,這年頭難道六星巔峰魔獸都不值錢了?不過幸運的是,連遇兩次六星巔峰魔獸,不管對方是不是發現了他們,總之是沒有理會甚至追擊他們。

抱著困惑與不解,眾人一路嘀咕著順著那深谷下潺潺的溪流低飛,登上了第三座山,尚未來得及看清沿路的風光景色,風暴像是發現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臉上露出極度震驚的神色,他蹬蹬蹬向後退了幾大步,臉色慘白無比。

真的被嘯戰的烏鴉嘴不幸言中了,前方山路,一條巨大宛如一座山峰的巨蟒橫在中央,擋住了所有的去路,似乎睡得正甜,威壓如山,又是六星巔峰!

「這是吞雲蟒,遠古蠻獸之一,是龍與蛟的產物,有吞雲吐霧之威能,不可力敵。」樂少龍頓時變色,臉色發白,嚇了一大跳,快速後退。

聽完樂少龍的介紹,蕭炎頓時感覺頭大如斗,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連續遇到古史中的魔獸。

沒有絲毫的辦法,蕭炎靈魂之力四處搜索之後,又一次選擇了繞道而行。

但是運氣女神沒有眷顧蕭炎眾人,在接下來的六座高山,很不幸地眾人遇見了六個遠古蠻獸,或伏或,無一不是六星巔峰。

六星巔峰魔獸的威壓讓日月星辰都黯然失色,單看氣勢蕭炎就真的興不起與之打上一架的念頭,更何況九山有九獸,誰知道戰鬥起來會不會波及到其它,引起群怒,到時就真的是上天無門,入地無路了。

想到這裡,蕭炎想哭的心都有了,眾人一番商議討論,思謀想策,從日上到日落,均化為一聲聲嘆息。

實在沒有辦法,蕭炎只好透過靈塔向湛老求援。

「又」湛老被蕭炎打擾,不耐煩的語氣僅維持到靈魂之力一掃之瞬,便變得興奮起來,「此地有天火存在!小子,老夫的感覺絕對沒錯,這次你有福了。」

身在塔中,靈魂之力卻可以橫掃整個空間,蕭炎好不佩服。

「不過好像還有遠古蠻獸的氣息。」湛老的語氣一頓,略微帶點困惑,然後又釋然,「天火所在,自然有其守護獸,也在所難免。」

「我當然知道天火乃稀罕之物,天地眷顧,有強大守護。但是此地太變態了,九座大山足足有九個六星巔峰遠古蠻獸,根本就無法探查天火所在。」蕭炎見湛老的語氣帶著理所當然,急了,「難道我要挑戰九個六星巔峰蠻獸之後,才有可能勇獲天火蹤跡啊?」

「估計到時候連屍骨都留不下。」蕭炎補充了一句,臉上滿是焦急之色,眼見天火在此,卻不知其蹤,不見其影,再想想那九個遠古蠻獸,心中滿是無力的挫敗感。

「九個蠻獸?你說這裡有九個遠古蠻獸?怎麼可能?遠古浩劫中怎麼可能還有如此多的魔獸殘留下來,而且都在此地出現?」湛老的語氣帶著極大的震撼,表示懷疑。

「我親眼所見,豈能有假?」蕭炎信誓旦旦,拍胸口保證。

「哼1湛老輕哼一聲,強大的靈魂之力頓時覆蓋了無限的距離。

「老夫感應到此地只有一道六星巔峰蠻獸的氣息,絕然無錯。」湛老的聲音從塔內傳來,「小子,親眼所見,未必為真,言已至此,是否能看破,就看你們的造化了。」湛老故弄玄虛,似乎在考驗蕭炎,說完此話,就再沒有了任何回應。

「眼見未必為真」蕭炎嘴上喃喃有詞,「九山相連,相隔不遠,難道」

似乎捕捉到了什麼,蕭炎眼眸一亮——水中月,霧中花,看似玄幻,其實只要拔開雲霧,盪開水面,便可一知真假。

蕭炎站了起來,朗聲開口,「一山難容兩虎,九山相依,不過數千里之遙,以六星斗帝之能,瞬息可至,怎麼可能有九個六星巔峰的遠古蠻獸?其中必有故弄玄虛之嫌。」

一語驚醒夢中人,眾人紛紛醒悟過來,大感蕭炎分析有理,望向蕭炎的眼神充滿了欽佩。

豈知蕭炎背後有一位吃鹽多過大家吃米的高人指點,不過蕭炎也極為聰穎,一點就通,此時正沿著湛老的提醒分析下去。

「此地有異,我們必須一試。」蕭炎指點江山,頗有幾分英雄本色,冷靜點出,「柿子要挑軟的捏,我們當然也要找個最弱的下手嘗試,只是遠古蠻獸方面我知識極其有限,還得依靠大家才行。」

「這方面還得首推少龍。」甄妮微笑道,看向樂少龍,眾人紛紛點頭贊同。

「大家過譽了,依我所見,這九個遠古蠻獸,無非分三類,一是以靈魂攻擊為主,二是以速度見長,三是近身搏鬥為主。」樂少龍恭敬不如從命,娓娓道來。

「以我們的靈魂之力,恐怕除了蕭少,無人能抗衡高階的靈魂傷害,我們先排除靈魂類的魔獸。」

「遠古蠻獸,血脈高貴,底蘊極為深厚,非常強悍,既然我們的目的是嘗試,那我們就必須要留後路撤退,速度類的自然也要排除在外。」

「如此,只有第三類近身搏鬥為主的才是我們首選,有嘯戰為盾,我們安全係數高上很多。」

不愧是樂少龍,將商人的精明發揮到了極致,分析得頭頭是道,眾人無不贊同。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九大蠻獸,不知來源者有其三,所以我們再次排除,只剩餘六個,分別是破山戰獸、吞雲蟒、恭武猿、窮奇、望天吼、九尾狐。」

「其中窮奇、望天吼擅長靈魂攻擊,翻手間可撼動聖山之巔,震撼天上銀河,我們不可招惹;九尾狐,通體上下長有火紅色的絨毛,善變化,傳言中九尾狐出,乃世間將有大亂之象,乃蠻獸中速度的極致代表,我們可遠觀而不可近戰也。」

樂少龍喘了一口氣,似乎在回憶著這些遠古蠻獸的資料,然後繼續開口。

「如此幾次篩選后,只剩下破山戰獸、吞雲蟒、恭武猿三個。」

「破山戰獸,如我們之前所見,力重萬鈞,有穿山破石之威。」

「吞雲蟒,身體雖長,但首尾相接異常靈活,而且皮厚如甲,光滑如鏡,刀劍難傷,屬於防禦類。」

「恭武猿,乃遠古聖猿後代,血脈不純,力不如破山戰獸,防不如吞雲蟒,屬於均衡類型。」

以上分析,資料詳盡,思維清晰,入情入理,環環相扣,足見樂少龍的才華可貴,能力極強。

樂少龍一口氣說完許多,眼神轉向眾人,想聽聽眾人意見,卻發現周圍安靜得連落葉凋零、風雲霧消都聽得清清楚楚。

愕然間,樂少龍蹙眉困惑,正想出聲詢問自己的講述是不是出了問題,突然,一陣熱烈的掌聲響起,真摯而熱情,滿含鼓勵和佩服,掌聲悠長而有力,響徹在灰色的山崖上。

蕭炎含笑拍掌,對著樂少龍頻頻點頭讚許。

面對客戶,樂少龍可以口若懸河;泰山崩塌,樂少龍可以處變不驚;但是面對隊友的讚賞,樂少龍臉微微一紅,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不過就事論事,大家太過獎了。」樂少龍搔搔頭,微微一笑。

「過度的謙虛就是虛偽。」南爾明突然爆出一句話。

紫影不住地一個勁點頭表示支持南爾明,小臉想笑又不敢笑出來,憋得通紅。

「好了,言歸正傳吧。從少龍的分析,我們就拿恭武猴一試吧。」甄妮見樂少龍有些窘,連忙出來解圍。

「嗯,這個弱,我們就拿弱的試試。」紫影說道。

「再弱也是遠古蠻獸,大家還是小心點,別大意。」蕭炎出聲提醒道。

定下了目標,眾人立即動身。

穿過陽光灑下光輝的灰色樹林,眾人緊貼著低空飛行。

怎麼說都有強大的遠古蠻獸守衛,高空肆無忌憚飛行明顯不可取,那分明就是告訴所有蠻獸,我們這群人非常牛逼非常自信甚至非常自戀,在沒有絕對實力的情況下,通常都會死得很慘。

很明顯蕭炎眾人不是這樣的白痴,雖然低空飛行速度慢了不少,但卻可以盡最大可能躲避危險。

恭武猿所在的山峰乃第五峰,九山成品字形排列,第五峰從眾人此時的角度看去,正如五指中伸出的中指,斜對著眾人,似乎帶著蔑視與一絲的不屑。

眾人也發現了這個地形的特別,一怔之後,微微搖頭,按抑下心頭的一絲不快之意,快速逼近了高山之巔。

山之巔峰,灰石環抱,白雲輕飄,一棵參天古樹衝天而立,似石劍挾帶無雙之勢直插蒼穹。

巨樹之下,一方灰石寶座,面前一案灰石雕幾,上面一個大酒罐飄散著果香的酒味,正是恭武猿之所在。

「從地形上看,此山最高,形似中指,山巔之上,又是古樹如劍破空而去。」樂少龍在半空中停止了腳步,略微思考了一下,「怎麼看此山才真的像九山之首,可是為什麼恭武猿的實力卻看似居九山之末呢?」

「難道我們看走眼了?恭武猿或許不如我們所分析的那麼弱?」紫影身處陰影中,小臉上閃過一絲擔憂。

「此地色調單一,看似簡單,但處處透著異常。事出常規必為妖,少龍的擔心不無道理。」蕭炎身形停頓,隱身在一棵大樹陰影之下,一襲黑袍如灰色陰影中的暗調,若不注意根本發現不了。

未知的一切最為神秘,如灰色的霧氣終年不散,牽扯著眾人的心,不遠處的高山投影壓得眾人有點喘不過氣來,氣氛有點壓抑。

「怎麼辦?」風暴與甄妮的眼神諮詢著蕭炎。

「計劃不變,小心行事。」蕭炎挺拔的身形做出了最堅毅的回答。

身影一閃間,眾人已踏足山巔。

山風獵獵,吹得眾人的衣裳緊貼在身上,甄妮與紫影的完美曲線顯露無遺,為這灰色的山崖帶來了兩抹亮麗的風景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