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七十四章蕭炎的機緣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是他們心裡也都清楚,收穫這種事情,有時候還是需要點運氣的,強求不來。「整個幻境我們似乎已經到了盡頭,可是為什麼沒有感應到天火與靈印呢?」蕭炎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戰場已經打掃完畢,虛弱期也已經過去,他開始...

甄妮的解釋讓眾人恍然大悟,對這片神奇的世界更多了一份敬畏。斗帝大陸無數年來似乎隱藏了太多太多的未知,遠古的真相後面究竟是什麼,不得而知,也無從考究,但目前嘯戰的安危卻牽動著大家的心。「真的無法從外面破掉?」蕭炎帶著一絲希望,或者說是奢望,望著甄妮。「除非絕對的力量,才能從外面破掉領域,否則,只有從領域內部才能擊破。」甄妮秀眉緊鎖,臉色因為擔憂而顯得很是蒼白。「那要怎麼進去?」眾人急不可待,腳步都已經浮離了地面,鬥氣在運轉著。「除非咆哮黑尊自願,否則沒人進得去。」甄妮苦笑著喃喃。「不管如何,兄弟們隨我上,我們不能看著嘯戰身處險境。」蕭炎聞言,大為失望,臉色急變但毫不猶豫抽出了重尺,大手一揮,五枚「渾天丹」拿出,與大家一起服下,然後率領眾人沖了上去。自己的兄弟在裡面危險重重,無論如何,就算是拼了命也要衝進去。這就是友情,不需要解釋,也不需要理由。沖向血罩的身影帶著焦急,還有幾分蕭索的無助,頗有幾分英雄末路的悲哀。甄妮嘆了口氣,盤膝坐下,手印急變,以鬥氣為印,操控著血罩里的十二精靈戰將。既然從外面突破沒有希望,那就從內部轟破吧。血罩的距離並不太遠,蕭炎眾人轉瞬即到,在外面狂轟著血罩,臉上是焦急的汗水,鬥氣近乎不停歇地釋放,緊握武器的手因為反震力而皮開肉綻,鮮血直流。而此時身處血罩內部的嘯戰也苦不堪言。血罩之內,在咆哮黑尊的狂笑聲中,血芒威力大增,每一擊都似乎帶有風雷之勢,如萬箭齊發,布滿了域內每一寸空間,無處可躲,無處可閃。而且血芒呼嘯間帶起的風聲似萬鼓齊擂,聲如震天,在嘯戰心頭炸起,使嘯戰的鬥氣運轉極為呆澀不順,如身陷泥濘,無法順心而為,黃金護體罩抵禦得極為吃力,已經萎縮到一米的範圍,只能勉強抵擋著。嘯戰身上的鮮血汩汩而流,他用單手捂著傷口,指縫間鮮血仍不斷溢出,將腳下的爛泥浸染得一片鮮紅。失血過多,嘯戰感覺渾身無力,「咆哮黑尊,我一定要宰了你1嘯戰不時暴出一聲怒吼,只不過此時的聲音完全沒有過往的中氣十足,在域內顯得蒼白無力。漸漸地,嘯戰的意識開始模糊起來,神智一陣恍惚。他狠狠地閉了閉眼,猛甩了幾下頭,緊咬著雙唇,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不昏迷過去。甄妮的十二精靈戰將,急速飛馳中要承受的血芒衝擊力更為恐怖,但十二戰將沒有任何的退卻,他們單手持盾,一步一步逼近咆哮黑尊,眼看已經衝到距離咆哮黑尊不到三百米。血眼在血域內威力增幅了不知多少,血芒衝出絲絲血光,密集射擊在半人高的綠盾上,每衝擊一次,十二精靈戰將的盾影就黯淡一分,同時,透體而入的可怕殺機不斷腐蝕著生命精氣流失,十二精靈戰將的藤蔓鎧甲顏色也越來越黯淡,近乎接近於虛幻。「看來,十二精靈戰將也支撐不了衝到咆哮黑尊的跟前。」嘯戰喃喃,心中一陣失落。就在嘯戰的喃喃聲剛落的時刻,咆哮黑尊臉露狂喜的時候,血罩外遠處的甄妮噴出一口鮮血,但她的臉上卻露出了笑容。十二精靈戰將的護盾終於支撐不住,在血芒之下爆裂開來,化為點點綠色光點飄散在空中。綠盾一破,十二精靈戰將不約而同彎腰身形向後傾斜,形似彎弓,他們力灌右臂,全身自下而上化為點點綠光,融入戰矛之中,然後奮力將手上的戰矛拋擲出去,戰矛發出璀璨之極的光芒,瞬間穿破了空間。化全身精力,只為一擊,這一擊必定驚天動地,有滅世之威,而且只有不到三百米的距離,這一擊註定將會在眾人與咆哮黑尊的戰鬥中做出一個了斷。鹿死誰手,就在這一擊中見分曉。狠、快、准,時機把握之妙,任誰都想不到,包括咆哮黑尊在內。咆哮黑尊的臉色當即就黑了下來,嘯戰卻是眼前一亮,神智恍惚的他又猛地清醒了過來,注視著戰況的進展。凝聚了甄妮的全部力量,短短的距離內,根本無法讓人有任何的反應,十二柄戰矛瞬息而至,速度驚人,使整片血域瞬間寂靜了下來,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一片落葉捲起,突然就那麼突兀地在離地三尺處停住了,血芒第一次慢得讓嘯戰對其整個軌跡看得清清楚楚,整片空間似乎連時間都有了那麼一霎那的停頓。「好強的鬥技!好恐怖的速度!當速度達到極致,就可以穿越時間,原來真的不假1嘯戰震驚得無與倫比,嘴巴半響都合不攏。咆哮黑尊身在血域,具有極其可怕的壓迫感,血眼周圍繚繞著很多黑霧,龐大的軀體若隱若現,看起來格外猙獰,但是這些都阻止不了划空而來的戰矛,沒有任何的意外,戰矛瞬間穿破了黑霧,戳進咆哮黑尊巨大的身軀中。與咆哮黑尊巨大的身軀相比,這些長達兩米多的戰矛實在不算什麼,但是咆哮黑尊的表情卻無比清晰地告訴嘯戰,這些戰矛的威力遠比高達萬丈的嘯天虎更為厲害。戰矛幾乎沒根而進,咆哮黑尊痛得連連咆哮,全身黑霧翻滾,青筋裸露,慘叫聲撕裂了長空。戰矛入體,爆發出無比璀璨的綠芒,咆哮黑尊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轉輪。轉輪渾若天成,上面刻滿了痕,充滿了遠古的古樸和歷史的滄桑,生命的氣息在迷濛間川流不息,宛如有生命一樣的波動。這,正是咆哮黑尊的生命之輪。生命之輪,每一個人都具有,人生的軌跡每一年都要在生命之輪上留下一道痕,直至生命之輪布滿傷痕,徹底崩毀,那時便是一個人壽元流勁歸於死亡的時刻。十二戰矛竟然可以將咆哮黑尊的生命之輪逼了出來,這簡直不可思議,而且這生命之輪上,赫然有著十目毯郟深達數寸,猶帶著綠意,正肆意蔓延。十二戰矛在慢慢消散,十二道刻痕在繼續蔓延,以極快的速度變成了裂痕,裂痕縱橫交錯,慢慢延伸至整個生命之輪。遠遠看去,生命之輪正以十二道刻痕為中心點,開始崩裂。隨著裂痕的延伸,咆哮黑尊的容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起來,富有彈性的皮膚很快就像常年累月行走在沙漠中的旅人一般,乾枯而生澀,彷如歲月的無情抽走了生機,佝僂的背,霜白的鬢髮,蹣跚笨拙的腳步,咆哮黑尊樣貌的急劇變化把嘯戰震撼得完全不能自己。咆哮黑尊做夢也沒想到,十二戰矛有如此驚人的威力,驚詫之餘生機已然快速流逝。第一次如此近地感受到了死亡的來臨,它又驚又懼,雙手在虛空中一拉,一輪血色的太陽橫空出世,像是血色的烈焰在熊熊燃燒,將絲絲綠意從生命之輪中抽出。抽出一些綠意,咆哮黑尊的臉色紅潤了一些,它不禁大喜,爭分奪秒,加大抽取綠意的速度。時間的競速殘酷無情,能否在生命之輪崩裂之前摧毀綠意,關係到咆哮黑尊的生死存亡。咆哮黑尊的分心給嘯戰提供了一個喘息的機會,也是一個絕佳的進攻機會。+?嘯戰喘了一口氣,凝聚全身鬥氣,正欲對咆哮黑尊發出全力一擊。突然,一點綠意飄至嘯戰身前,幻化成一行字,然後飄散於空,了無痕。「盡全力在生命之輪前撕裂空間。」綠色幻化出的正是如上一行字,嘯戰雖不明了這是何意,但他對甄妮深信不疑。拖著殘破的身軀,嘯戰凝聚殘餘的力量,如閃電一般,衝到了咆哮黑尊跟前。他半空躍起,雙拳擊出,拳如奔雷,轟出了一往無前的氣勢!調集了血眼所有的力量去對抗綠意,咆哮黑尊分身乏力,無奈之下,他只能分拳出擊,單拳直轟過去。事關生命安危,咆哮黑尊自然拚命,拳風兇猛如獅,在血域未破之前威力依然不可小覷。但咆哮黑尊萬萬沒有想到,嘯戰雙拳來臨,與自己的單拳即將相撞之時,突然變拳為抓,向兩邊一撕,咆哮黑尊面前的空間立刻被撕破了一絲縫隙,黑色的空間亂流呼嘯不已。身處血域,空間阻力大得驚人,嘯戰費盡全身力氣也不過撕裂了一絲裂縫而已。面對咆哮黑尊怒嘯而來的重拳,嘯戰已然無法閃避,但是完成了甄妮交代的任務,嘯戰已經滿足,他含笑迎上咆哮黑尊的拳擊。嘯戰此時唯一能做的,只是鬥氣化甲,勉強護住身軀。他被咆哮黑尊的單拳重擊被轟飛老遠,口中鮮血狂飆中呈一道拋物線撞上血罩,再反彈回來,重重墜落在地面上。嘯戰的異常舉動,讓咆哮黑尊很是不解,看著被嘯戰撕裂開的那絲很不起眼的裂縫,它的心中莫名其妙升騰起強烈的不安,雖然那小小的一絲裂縫根本不足以打破它的領域,但說不清楚為什麼,它總覺得那絲裂縫深藏著讓其心悸的感覺。就在咆哮黑尊隱約覺得不妙的時候,裂縫中閃出一道綠芒。在綠芒的面前,被撕開了一絲裂縫的空間頓時脆弱得就像一張紙一樣,毫無懸念地,綠芒破空而出,在半空閃爍著令人心寒的光芒。咆哮黑尊定睛一看,頓時嚇得魂飛魄散,這綠芒赫然正是甄妮的「長青夢環」!綠芒在空中僅此一頓,便驟然加速,如閃電劃過,繞過咆哮黑尊的重拳攔截,穿過層層黑霧的阻攔,切進了巨大的血眼當中。甄妮以綠意為引,嘯戰為輔,綠芒劃破虛空,巧妙地在血域內發出了一記殺招!這記殺招,判決了咆哮黑尊的命運,決定了這場戰鬥的勝負!血眼被破,血如泉涌。咆哮黑尊受此重創,捂著額頭滿地翻滾,慘叫聲響徹天宇。施展兩大鬥技極消耗鬥氣與生命源氣,威力越大,所要承受的代價就越大。咆哮黑尊如今血眼被破,鬥氣反噬,源源不斷的血色不斷腐蝕著它身軀的每一個部位,全身體無完膚,流淌著噁心的膿水,劇痛讓咆哮黑尊已經無力抵禦生命之輪的綠意。失去了咆哮黑尊的抵禦,綠意毫無阻攔地延長起來,生命之輪懸挂高空,卻黯淡無光,布滿了蜘蛛網一般的裂縫,如風蝕的岩石,已然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咆哮黑尊也就在這一眨眼的工夫,變得已經血肉乾癟,如乾枯的木柴,僅僅一層老皮包著骨頭,猙獰可怕。血眼被破,咆哮黑尊的生命源氣大量流失,血域已經失去了支撐的力量,只不大一會兒,便如泡沫一樣在蕭炎眾人的攻擊下灰飛煙滅。「救援嘯戰,用盡全力攻擊石輪,那是咆哮黑尊的生命之輪。」血域一破,甄妮忙出言提醒,剛一說完,口中噴出一大口鮮血。利用「渾天丹」的奇效,甄妮才發揮出此鬥技的威力,終於趕在「渾天丹」的虛弱期到來之際發出那決定勝負的一招,同時,全身的鬥氣也透支殆盡,眼見勝利即將到來,她再也支持不住了。聞言,眾人沒有絲毫耽擱,當即直撲生命之輪而去,全力出手。星光撕裂了長空,烈火在熊熊燃燒,暴風在無情肆虐,毒氣在彌天揮灑,閃電摧毀了咆哮黑尊最後一絲的奢望,咆哮黑尊勉強支撐起搖搖欲墜的身軀,眼神絕望又不甘,活像輸光了的賭徒。強者有強者的尊嚴,就算死,咆哮黑尊也不願意倒在螻蟻的手中,可是,咆哮黑尊很快就悲哀地發現,生命之輪的崩裂,把自己自爆的權利都無情地剝奪了。「嚓1生命之輪碎裂成滿天碎片,歸於虛空。隨著生命之輪最後一塊碎片的消逝,咆哮黑尊巨大的身軀無力地倒在大地上,背朝黃土面朝天,手臂向天揮舞了一下,似乎不甘於被幾個螻蟻擊敗,但隨之手臂也頹然甩下,眼神潰散,斷卻了生機。血眼噴湧出來的鮮血染紅了大地,流成了小河,整個荒野之上只有咆哮黑尊冷冰冰的屍體。蕭炎轉過頭,掃了大家一眼,對眾人吩咐道:「大家就地恢復一下吧,等『渾天丹』的虛弱期過去。」然後關注起甄妮來。甄妮並沒什麼大礙,只是鬥氣消耗過度,處於「渾天丹」藥力過後的虛弱期而已,蕭炎頓時放下心來。似乎感受到蕭炎關切的目光,甄妮臉上飄起兩朵紅雲,別有一番風情,她輕輕地別過頭,有些不好意思。「甄妮姐姐,你可真是厲害啊1紫影的眼眸中滿是崇拜的眼神。「想不到大小姐如此巾幗不讓鬚眉埃」嘯戰四肢攤開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著荒野上略帶腥熱的空氣,覺得格外的新鮮,劫後餘生的感覺宛如還堵在心頭尚未揮發出去。「大小姐還真是深藏不露,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一鳴驚人。」風暴也無限讚歎。生死一戰無限拉近了大家的距離,說起話來也就隨和了許多,不似以前那樣還多少拘泥於身份。「怎麼,大家不想看看戰利品豐不豐富啊?」甄妮感受著眾人一個個景仰加崇拜的眼神,連忙岔開話題,她可不想炫耀什麼,更不想因為鬥技武器扯上甄家的話題。甄妮此話一出,眾人頓時收起那讓甄妮渾身不自在的景仰之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飛也似地朝咆哮黑尊的屍體奔去。咆哮黑尊貴為六星巔峰魔獸,全身可都是寶貝埃看到眾人如此,甄妮「咯咯」笑出了聲來。「你丫的,老子不過喘了口氣,你就流了那麼多血,太浪費了。」嘯戰第一個趕到,他一臉心痛狀,在咆哮黑尊的屍身面前狂鬱悶。蕭炎緊隨而至,站在咆哮黑尊屍體旁仔細端詳起來,一個勁地嘆息。由於生命之輪的流逝,咆哮黑尊的精血已經流失了大量的生命精氣,已經不可再用了,蕭炎心痛得不比嘯戰遜色。沒有比一個煉藥師面對大量極品藥材的浪費更痛心疾首了,眾人表示理解,可你嘯戰一介莽夫你瞎心痛個啥啊,眾人紛紛翻白眼。幸好,雖然損失了精血,但一身的極品材料還真不愧是六星巔峰魔獸出品。皮,堅韌而富有彈性,咆哮黑尊以防禦變態著稱,它的皮,是製造內甲的絕佳材料,六星巔峰咆哮黑尊的皮,相比一般七星魔獸的皮也不遑多讓;骨架,堅不可摧,製造兵器時加入少許淬鍊,可提高堅硬度;魔核,六星巔峰,在六星魔核中絕對是佼佼者,無論煉藥還是吸收,都是不可多得的極品;心臟,「混沌魔心」的源泉,煉製關於修心方面的丹藥,是極好的材料。這些好材料,看得蕭炎心花怒放。咆哮黑尊在眾人的搜刮下,猶如遭遇千年難遇的蝗蟲過境,瞬間被席捲一空,漫漫荒原只殘留一地血跡在證明著咆哮黑尊曾經的存在,除此之外,別無他物。蕭炎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望望手上的納戒,依然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總是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我靠,這咆哮黑尊在三個守護者里是最強的,怎麼比前面那兩個還窮啊?」嘯戰發起了牢騷,蕭炎恍然大悟,原來是吃慣了甜頭。給嘯戰這麼一提醒,眾人不由自己地開始四處尋找,甚至把咆哮黑尊居住的黑色巨堡翻了個底朝天,結果只證明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這句話是多少的正確,堡壘內除了日常居住用品之外,就只有呼嘯的風聲穿窗而過,乾淨得宛如處子,鬱悶得眾人直翻白眼。「好啦好啦,天下寶物皆有緣之人得之,我們這次的收穫已經相當不錯,就不要不滿足了。」看著嘯戰將坍塌一地的城堡磚塊反轉過來察看時,蕭炎實在看不下去了。甄妮在側掩嘴而笑,眸含春水清波流盼,一顰一笑動人心魂,只是肌膚間少了一層血色,顯得很蒼白。嘯戰忿忿地一腳將身邊的一塊石塊踢飛,九死一生就這點收穫,他的心裡很是不平衡。其實眾人心裡也有些不爽,只不過沒有像嘯戰那樣表現出來罷了。但是他們心裡也都清楚,收穫這種事情,有時候還是需要點運氣的,強求不來。「整個幻境我們似乎已經到了盡頭,可是為什麼沒有感應到天火與靈印呢?」蕭炎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戰場已經打掃完畢,虛弱期也已經過去,他開始留意起眾人繼續深入到這裡的目的。下一刻,蕭炎騰身而起,靈魂之力席捲而出,如浪濤一樣覆蓋了附近整片區域,矗立的山川,蒼茫的大地,天地萬物,一草一木,盡收心底。但是,風,還是一樣的風,沙,也還是一樣的沙,這個世界沒有什麼任何的不同,也沒有感受到強大的能量波動,蕭炎立身在高空中,眉頭緊緊鎖了起來。而在此時,蒼穹之上,雲層涌動,咆哮黑尊在地下殘留的大量血跡中升起一個隱約的符文沒入雲層,厚重的雲層湧起了絲絲如水紋的金色波動,似乎那個隱約的符文開啟了什麼隱秘。但此刻蕭炎的精力全放在尋找天火與靈印的蛛絲馬跡上,他完全沒有留意到這些,依然在苦苦的思索究竟哪裡出了問題。「靈印苔是靈印的伴生之物,之前收穫那麼多靈印苔,那就證明此地絕對是有靈印的。」「湛老說他感應到了天火的存在,那天火也肯定存在。可怎麼一點能量波動都沒有呢?沒有理由啊!這到底是為什麼呢?」蕭炎懸身高空,任清風吹面,滿頭黑髮輕輕飄舞,雙眸如兩顆星辰,熠熠生輝,裡面滿是困惑與不解。「莫非遺漏了什麼?」蕭炎心中一凜,思緒急速流轉,快速回憶著在幻境的點點滴滴,一幕幕的畫面歷歷在目,但是蕭炎怎麼也想不起哪裡有遺漏。天火與靈印關係到焚決的進化,對蕭炎意義之重,蕭炎自然不會忽略,所到之處每個地方都用靈魂之力探查過。蕭炎對自己的靈魂之力還是頗有信心,那,問題出在哪裡呢?蕭炎百思不得其解。「與其埋頭苦想,不如再細加搜索,說不定能有所發現。」蕭炎骨翅一展,招呼上眾人,如璀璨長虹劃破長空,對方圓數萬里展開了地毯式搜查。沒有了強大魔獸的坐鎮,蕭炎眾人無所顧慮,所過之處狼煙滾滾,強大與凌厲的氣勢盡數散發。眾人翻過了山崖,搜過了岩石,拂過了枯樹,踏過了風沙,竭盡所能,卻依然一無所獲。荒涼的曠野上寂靜無聲,只有風吹過帶起的絲絲嗚咽,空氣中的悶熱在升騰著內心那股無聲的壓抑,蕭炎失去了以往祥和與寧靜的氣質,心中開始焦躁不安。冒著生命危險,付出了鮮血的慘重代價,卻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這個東西被納戒里黝黑的靈印苔在鮮活地證明著就存在於此地,可為什麼就找不著呢?蕭炎實在想不明白。轉了一圈,再次回到原地。蕭炎無奈地從半空中降落下來,烏黑而又濃密的長發,自然披散在胸前與背後,隨風輕揚,正如蕭炎此時的思維,雜亂如風繁如網。看到蕭炎這樣,眾人心裡也很不好受,可四處尋找無果,一時之間誰也沒有更好的主意,氣氛變得有些沉悶起來。地面上的壓抑並沒有影響到蒼天的心情,如水紋的金光已經籠罩了整個雲層,一股無與倫比的力量在其中醞釀著,璀璨的閃電若隱若現,似乎要破空而出。嘯戰望著蕭炎那蒼白的臉上所寫的失望,心頭被無力的憋悶感堵著,無處發泄,好不難受,煩怒之下他隨意一腳踢出,腳下一塊石塊在空中翻了幾翻,不經意掠過風暴面前。激起的風將風暴從萬千頭緒中拉了出來,眼見一塊石頭擦眼而過,風暴愣了一下,突然有種眼熟的感覺,細憶之下終於想起來了,這不正是之前嘯戰踢飛的那塊石頭嘛?「我說嘯戰,你與這塊石頭還真是有緣啊,連續兩次踢的都是它,我看撿回去擺屋裡做個紀念得了。」風暴打趣道,想藉此分散一下眾人煩惱的心緒,也權當是自我調節一下心情。「不是有緣,是有仇吧。」甄妮也微笑道,只是笑容多了些牽強。眾人也跟著笑了笑,氣氛稍微緩和了那麼一絲,只有蕭炎依然愁眉不展。話音剛落,似乎連蒼天都在替甄妮的話作證,埋怨嘯戰堂堂一個六星斗帝竟然連續兩次與一塊岩石過意不去,只見天空異色突起,那醞釀已久的如水金紋扯動著厚重的雲層迅速向兩邊分開,蒼穹之上一道霹靂閃過,金色的火焰閃爍間源源不斷自蒼穹湧出,接連不斷的雷霆呼嘯而下,連續劈向嘯戰落腳之處,雷霆滾滾,有萬夫莫當之威,嘯戰臉色急變,急速倒退,一邊退一邊大呼:「這什麼年頭,踢個石頭都遭天譴氨其實,這一切與石頭無關,只與人品有關,誰叫他好巧不巧地剛好站在幻境三位守護者隕落之後開啟秘境之門所在只見雷霆不斷,閃電不停,盡數轟在剛剛嘯戰站立之處。蒼穹之威轟炸了整整一刻時間之後,天空才恢復了平靜,風輕雲淡,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煙霧消散,眾人凝神看去,地面被炸裂開一道巨大的裂縫,隱約可見青石台階蜿蜒而下,淡淡的光芒在流轉,像是淡淡的霧氣在繚繞,看起來一片迷濛,靈氣氤氳,裂縫盡頭隱隱可見點點亮光,不知為何物。「這是什麼地方?」蕭炎不解,望向裂縫深處,眼神中滿是警惕,先前的戰鬥在蕭炎心中還殘留有陰影,他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說不定天火與靈印就在下面,我們方圓萬里都找遍了,沒有絲毫的發現,這是我們唯一的希望。」甄妮心細,說出了她的判斷,眸子中映射出掩飾不住的喜悅,那是在替蕭炎高興。「也有可能是幻境的出口。你們看這方圓萬里之內沒有任何出口」樂少龍提出了另外一個判斷。雖然樂少龍不想掃了甄妮興,但是實事求是,他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當然,我也希望如大小姐所說。」樂少龍補充了一句。經過之前的搜索,現在眾人心中對天火與靈印的存在已經不抱太大的希望。蕭炎聽著甄妮和樂少龍的話,目光始終望著裂縫深處,心裡急速做著判斷。不管是出口也好,還是天火與靈印就在下面,只有下去探查了才知道。幻境里存在天火和靈印,這幾乎是無疑的,自己也勢在必得,如果這裡是出口,再返回繼續尋找也不遲,強大的魔獸都消滅了,慢慢找,總能找到的。想到這裡,蕭炎做了決定。「打起精神,小心一點,我們下去看看。」蕭炎出聲,然後運轉起靈魂之力,順著台階走了下去。台階兩邊青銅古燈樣式古樸,上面雕刻著說不出名的花紋,被乳白色的靈氣籠罩,紅色的火焰微微跳動中,看起來像是有了生命,使青銅古燈上的紋絡都似乎活了過來。蕭炎眾人運氣提神,小心翼翼走下台階。經歷過咆哮黑尊的棘手,眾人一路提心弔膽,卻沒有遇見任何危險,只有腳步踩在石階上在空曠的山洞裡傳來的迴音。下了台階,微一轉彎,眾人目前所見,是一個極大的空間,空曠而簡樸,沒有多餘的裝飾。正前方有一道道銀色的光華在流轉,看不清是什麼,更遠處是一個光門,散發出一絲極其強大的氣息,不知通向何處,去往何方。蕭炎的心一下提了起來,那光門莫非就是樂少龍所說的出口?而如果是出口的話,為什麼會有一絲極其強大的氣息?而且眼前這銀色的光華是什麼?蕭炎只覺得喉嚨一陣乾枯,心臟似乎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砰砰」的心跳聲在安靜的空間里清晰可聞。甄妮輕輕拍了拍蕭炎的後背,蕭炎的心神微微鎮定了一下,然後領著眾人謹慎地靠近銀色光華。離光華近了,眾人的步伐越來越小,把警惕提到了最高。就要靠近銀色光華了,蕭炎背後骨翅突然自動張開,發出陣陣嗡鳴之聲,似乎對銀色光華有種某種反應。骨翅震動得很厲害,扇起狂風陣陣,彷彿是要帶著蕭炎急速前去。蕭炎急忙穩住腳步,他清晰無比地感受到銀色光華對骨翅的吸引力,就像乳汁對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有著本能誘惑的一樣,這令蕭炎十分困惑不解,眾人也詫異蕭炎為何突然在這個時候展開了骨翅。吸引力越來越強,骨翅也扇動得越來越厲害,銀色光華竟就似波濤一般蕩漾開來,一股強大得讓人無法抗拒的威壓衝天而起,讓人禁不住升起要膜拜的心理。在這股威壓面前,眾人彷彿身負大山,步履維艱,兵刃無法寸進,除蕭炎外,每個人的嘴角都滲出了鮮血,額頭冷汗直冒。「這起碼是八星斗帝的威壓!這到底是什麼?1嘯戰驚問。就在所有人都感覺威壓如山的時候,蕭炎卻發現銀色光華如水紋一般圍繞著自己,但是自己沒有任何的不適。不僅沒有任何的不適,蕭炎還感覺到了一絲奇異的變化,一道道銀色的光華衝進他的身體,在他的血肉中不斷遊走,然後鑽進背後的骨翅里,骨翅閃爍出點點光澤。光華不斷流經蕭炎的四肢百骸,蕭炎發現身體的韌度又有所加強,不禁大喜過望。「似乎這銀色光華對身材的淬鍊有不錯的幫助,這到底是什麼,難道是靈印?」可感覺不像,雖然自己沒見過靈印,但直覺告訴他不是。「不過這銀色光華似乎對自己沒有任何的壞處,這」就在蕭炎胡思亂想時,銀色光華灌注進骨翅之後,彷彿找到了宣洩口,如江堤決口,大量的銀色光華洶湧而來,骨翅越加晶瑩透亮了,像是玉雕琢而成,光華閃爍,流轉出迷濛的光彩,震動也越發地頻繁了,扯得蕭炎的肩膀隱隱作痛,彷彿要離體而去。蕭炎急忙運轉鬥氣,天火護體,這才慢慢壓抑下骨翅展翅欲飛的**。隨著光華的減少,眾人這才終於可以喘過一口氣來,銀色光華中的物品也慢慢顯露在眾人眼前,看清楚的第一眼,每個人都僵硬在當地,失望的表情顯露無遺。只見空地之上是一副巨大的骨架,其上一雙巨大的翅膀覆蓋了整個身軀,看骨架灰白的顏色,應該已經度過了無數的歲月。可就是這度過了無數歲月的一副骨架,仍散發出極其強大的威壓,使近身的眾人紛紛感到胸口無比的壓抑,呼吸都感困難,可見當年的雄姿風采。這與天火和靈印沒有半點聯繫,眾人大失所望。可失望之餘,眾人發現,這骨架的翅膀與蕭炎的骨翅竟十分地相似,換句話說,蕭炎的骨翅就是這骨架翅膀的縮小版。銀色光華還在漫天流淌,盡數傾注入蕭炎的身體,源源不斷地進入骨翅。當光華流盡的時候,威壓終於消散,眾人恢復如常。「好強的威壓1嘯戰呼出一口氣,心有餘悻地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天妖凰族在斗帝大陸的老祖宗,因為是同類血脈的關係,所以相互間有著極強的吸引。」蕭炎的眼神開始變得熾熱,之前失落的心情一下子又興奮起來。蕭炎的確沒有猜錯,這確實是一名天妖凰族在斗帝大陸的一位祖先,乃是一名八星斗帝,在遠古浩劫中受了極重的傷,躲避在此地療傷,最後隕落於此。咆哮黑尊等三位守護者都是以前跟隨他的護衛,主人隕落後,三位守護者都不願離去,一直在這裡守護他的骸骨。「蕭少為什麼有這樣的判斷?」樂少龍因為以前的職業習慣,對於這些不明的事物他總想了解個究竟。「少龍還是老習慣埃」甄妮打趣道。「甄妮姐姐,快給我們說說,樂老大有什麼老習慣啊?」紫影似乎對此很感興趣。其餘幾人也向甄妮投去感興趣的目光。甄妮笑笑,看了樂少龍一眼,樂少龍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然後甄妮說道:「他呀,以前在拍賣行做襄理,凡是沒見過的,都要仔仔細細問個明明白白,養成習慣了。」甄妮看著眾人恍然的模樣,轉頭對蕭炎說道,「蕭少,你還是趕緊給少龍解釋吧,要不啊,他這一路上恐怕都要惦記著這個事呢。」樂少龍嘿嘿一笑。蕭炎就把自己骨翅的來歷向大家說了一遍。聽了蕭炎之前的經歷,眾人覺得蕭炎判確,失落的心情也跟隨著興奮起來。「先恭喜蕭少了!不管如何,這對蕭少是一件大好事,八星以上實力的骨架啊,這可是天賜的機運。蕭少,先把骨架的翅膀與你的骨翅契合了再說,至於天火與靈印,前方還有著希望。」嘯戰開口說道,眉色都帶著笑意。「既然是天妖凰族先輩的翅膀,那與蕭少的骨翅契合度應該很高,說不定能極大提升骨翅的品質呢。」甄妮的語氣中滿是替蕭炎高興的喜悅之情。正如嘯戰所說,前方還有希望,至少光門之後就是個未知數,這裡先能獲得如此機遇,是蕭炎的福氣。但蕭炎是否能享受這個福氣呢?機緣越大,風險越高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