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七十三章 甄妮的真正實力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甄妮壓抑的一口鮮血噴射出來,嬌軀再也站立不穩,從半空墜下。蕭炎心中一震,骨翅展開,掠上半空將甄妮接在懷裡,一瓶清靈液急速替她灌下,心中愛憐不已。能讓服用了「渾天丹」的甄妮虛弱如此,可以想象這個鬥技的...

甄妮身處半空,看著蕭炎血流如注,正用他那雙讓自己心動的眼眸飽含著複雜的情緒看著自己,她雙眼含淚,心如刀絞,一向幹練冷靜如她也完全失卻了鎮定,一時間竟不能自已,噙在眼中的淚珠滑落而下,梨花帶雨地撲了過去。

蕭炎仰頭看著半空中的甄妮,原本就殊璃清白的臉蛋明顯瘦削了,一身的白衣上一眼可見不少污跡,濃密烏黑的長髮帶著少見的凌亂披於雙肩之上,雖然依然無阻那一向誘人的風情與絲絲的嫵媚,但讓一向注重儀態的甄妮變成如此模樣,可以想象她在來的這一路吃了多少苦。甄妮撲身而下,蕭炎再也按捺不住,他一把將甄妮攬進了懷中,緊緊抱著。

甄妮顯然沒有料到蕭炎會有此舉動,身軀陡然一僵,俏臉上飛起一抹粉紅,兩腮潤得就像剛開放的一朵瓊花,白中透紅,嫵媚動人。似乎遲疑了一下,甄妮終於還是壓抑不了多日的思念與牽挂,反抱著蕭炎,嘴裡不停喃喃著「冤家」,兩行清淚無聲滑落。

這一刻,甄妮覺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值了,哪怕是現在一起面對死亡,她也覺得是幸福的。身邊的眾人靜靜地看著這一幕,眼眶都濕潤了,他們都為蕭炎和甄妮高興。這時的蕭炎,只感覺胸口被一對碩大的波濤洶湧擠壓得喘不過氣,那種美妙的感覺讓蕭炎幾乎要呻吟出來,他的臉刷的一下漲成通紅,連忙咳嗽兩聲,站了起來,懷中仍擁著甄姬不願撒手。

「哼1一聲冷哼自身後傳來,在這一瞬那間,一股難言的心悸讓人喘不過氣來,磅的威壓根本無法抵抗,蕭炎眾人的心臟似乎被緊緊地握在一種神秘的力量中。原來,眾人的欣喜,蕭炎與甄妮旁若無人的依偎,深深激怒了咆哮黑尊,被輕視甚至被無視的感覺讓咆哮黑尊徹底憤怒了。

本來,就在剛才,咆哮黑尊還得意地以為掌控了蕭炎眾人的生殺大權,那第十八股血芒足以收割幾人的性命,一洗這次戰鬥給它帶來的恥辱,可是,突然來了一個美麗的螻蟻之後——雖然美麗絕倫,但仍是螻蟻——不僅擋下了它那奪命的一擊,一群螻蟻居然完全無視自己的存在,竟就在它的眼皮底下卿卿我我起來!這簡直就是對自己的羞辱!咆哮黑尊怒不可遏,它必須要讓這幾個螻蟻知道自己的存在,它要讓他們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之下,要讓他們為輕視自己的行為付出昂貴的代價。咆哮黑尊不顧受傷的軀體,再次召喚了「混沌魔心」!不得不承認,「混沌魔心」威勢浩蕩,十分可怕,但凡是生靈,對之心中無不惶然恐懼。可惜,它遇到的是蕭炎等人。蕭炎等人雖然實力在斗帝大陸算不得強悍,但個個心懷強者之心,他們可以戰死,卻從來不曾懼怕過什麼。連死都不怕,還有什麼好畏懼的呢?嘯戰站了起來,六星斗帝初期的實力展露無遺,甄妮緊跟著站了起來,看著嘯戰的眸子中露出一絲詫異與開心。詫異的是,嘯戰的晉級來得如此之快,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開心的是,嘯戰是蕭炎隊伍中的主防禦者,嘯戰晉級六星斗帝無疑讓隊伍的生存幾率大了不少。

甄妮挨個掃視了眾人一眼,眼中滿是掩飾不住的欣賞,她相信,按這樣的發展速度下去,不出太久的時間,他們的名聲就會在斗帝大陸上流傳開來。當眼神轉到咆哮黑尊那邊時,春風化成了寒意,甄妮冷冷地抽出了武器,站在了嘯戰的身後。甄妮救眾人於臨危,使嘯戰一掃之前的頹廢,恢復了以往的威風,黃金戰甲近乎凝實,身後的嘯天虎虎虎生威,雙拳在寒風中閃射著冷冽的光芒。眾人見咆哮黑尊又發出「混沌魔心」,心中忐忑之餘,看向甄妮的目光禁不住多了一層擔憂。他們從未見過甄妮出手,雖然她也是五星斗帝,但咆哮黑尊的強悍豈是多一個五星斗帝所能抗衡的?雖然剛才是甄妮出手解了眾人臨死之危,但那僅僅是一股血芒,現在咆哮黑尊又發出令眾人心悸的鬥技「混沌魔心」,如果如果甄妮也無能為力,那結局仍然和剛才一樣,還多搭上甄妮,這蕭炎的心裡極其不安了起來。似乎感受到了蕭炎不安的眼光,甄妮回過頭,向著蕭炎微微一笑,這一笑,沒有嫵媚,有的只是無比的自信。

蕭炎心中一暖,他明白這是甄妮讓他放心,看著甄妮這一充滿了自信的一笑,雖然依然有著一絲的不安,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蕭炎突然間竟對甄妮充滿了信心。「混沌魔心」震動,眾人再次悶哼一聲,嘴角的鮮紅提醒著嘯戰與甄妮,必須得馬上出手了。甄妮眉頭緊鎖出一個「川」字,剛才還莞爾一笑的美臉一下子冷峭下來,呈現出別樣的風情,手上的武器陡然發出一聲清脆的金屬顫音,同時亮起一道綠色的光芒,青霞繚繞,顯得鋒銳無比。甄妮的武器,名「長青夢環」,長約一尺,呈半圓型,屬於環刃的一種,不知為何種材質所制,如一汪碧水,在陽光下似夢似幻,晶瑩剔透,有陣陣寒氣泛出,一看就知絕非凡品。此兵一出,整個空間彷彿生機無限,連呼吸都暢順了不少,「混沌魔心」頓時一顫,魔音弱化。咆哮黑尊眼神一凝,落在「長青夢環」上,透出一股不安的神情。能弱化六星巔峰魔獸的鬥技,這何止是非凡品,簡直就是神品啊!盯著甄妮,蕭炎的眼神越來越亮。「你這是什麼武器?」咆哮黑尊前踏一步,有些不敢置信地緩緩開口問道。

「害怕了嗎?」嘯戰冷笑著,看見咆哮黑尊往前踏了一步,擔心對蕭炎不利,雙拳直接捲起一道風暴轟了過去。甄妮緊隨而動,她沒有回答咆哮黑尊,環刃輕輕一劃,一道讓日月星辰都黯然失色的璀璨綠光發出,泛著浩瀚莫測的生命波動,立即將空間像脆弱的紙張一樣撕裂開來。此刃的威力驚天動地,其無與倫比的強大能量令眾人包括咆哮黑尊都瞪大了眼睛。不怪他們如此驚訝於此兵的強大,據說此兵乃由一塊墜自斗帝大陸之外的星空仙鐵混合了生命之水所鑄,兵刃尚未成型便埋在大陸森林最為茂盛之處,由幾位超級強者聯手布置了逆天大陣「生命轉移」,以上億傾森林的生命力來滋養此兵,威力奇強。之後不知因何緣故落入甄妮父親之手,又轉到甄妮手上。甄妮之父贈與甄妮此兵,還有一個緣故,就是此兵與甄妮所習鬥技極為契合,配合使用,威力更上台階。見甄妮兵器如此強悍,嘯戰信心更漲,怒氣同時燃燒,雙拳齊揮,瞬間轟出數百拳,射出千萬道虎影,光華絢爛熾烈得讓人無法睜開眼睛,使得整片天地都在猛烈地搖顫,六星斗帝的實力讓嘯戰的拳勢更勇更猛。有著「長青夢環」的壓制,「混沌魔心」的影響大為減弱,嘯戰沒有了牽挂,全力施展之下,居然硬扛住了咆哮黑尊的所有攻擊。

「長生決1甄妮一聲嬌喝,「長青夢環」綻放出無比柔和的綠霞,一道道綠光衝天而起,交織成綠色藤蔓大網,盎然的綠意充滿了勃勃生機,像一方綠洲浮現在天空,如聖潔的霞光遍布蒼穹,使每個人的心神都擺脫了「混沌魔心」的影響,寧靜了下來。「這是世階高級鬥技?」在這一刻,南爾明的嘴都不利索了,用力吐出一口氣,才緩過神來。「真是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啊,我們那些鬥技」風暴的口水流出來了。半空之中,甄妮手印一變,三十六片葉子飛出,宛如綠色的玉髓雕琢而成,綠到人的骨子裡,光燦燦的綠霞灑滿了天空,潤得人通體舒泰。綠葉旋轉,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將整個空間都包裹進去,不斷地旋轉著,咆哮黑尊發出的血芒絲毫都沒有泄露出來。蕭炎眾人明白,這是甄妮與嘯戰在為大家爭取時間,當即寧神運氣,大把大把的丹藥不要錢一般丟進嘴裡,快速恢復著鬥氣和傷勢。

清靈液和血氣丹非比尋常的藥效在此時展露無餘,眾人的鬥氣在快速恢復著,身體的創傷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癒合著。眾人把丹藥當豆子吃的情景被咆哮黑尊看在眼裡,它的心臟猛地一緊,嘴角一陣抽搐。功效奇快,這絕對是稀世丹藥,可稀世丹藥有大把大把往嘴裡塞的嗎?咆哮黑尊再看看阻攔著自己的黃金嘯天虎與生生不息的藤蔓,只覺得心臟越縮越緊,眉頭不由得深鎖,心裡開始焦急起來。嘯戰與甄妮的聯手,咆哮黑尊已經感受到壓力,甄妮的武器又剛好將「混沌魔心」克製得死死的,發揮不出應有的威力,以蕭炎眾人的恢復速度,過不了多少時間,不遠處的四個人又會生龍活虎地加入戰鬥,再加上不知道還有多少的稀世丹藥,自己豈不是會被這幾個螻蟻輪死?這可不是咆哮黑尊樂意見到的事情。而且,咆哮黑尊還發現,除卻「混沌魔心」被削弱之外,以自己無往不利的血芒那似海嘯般的恐怖能量,換做平時,恐怕連天空都要燃燒起來,可如今,這席捲了整片空間的強大攻擊落在藤蔓與綠葉之間,卻像是打在了虛空中,那令人討厭的綠油油的柔和光輝居然減緩了其無堅不摧的衝擊力,令其軟綿綿地發揮不出威力來,長此以往,就算自己再強,也會被幾個螻蟻磨死在這綿綿綠色中。想到這裡,咆哮黑尊的面色陰沉了下來,內心中隱隱翻騰著不安。突然,「哧哧哧」,破空之聲不絕於耳,咆哮黑尊身上激射出道道烏黑如墨的霧氣,黑霧如流星,詭異地自下而上,初觸蒼穹,天地間流轉出一股說不出道不明的韻味,給人以無盡古樸與厚重的奇異感覺。天幕之上浮現無數血色符文,紛繁複雜,深奧莫測,雖然玄而又玄,但卻有種道法自然的韻味,就這麼倒掛在天穹之上,詭異之極。蕭炎眾人抬頭觀看,感覺到了一陣奇異的波動,好像整個空間被符文截斷了,迷迷濛蒙的,看不到盡頭,有陣陣霧氣籠罩在上方,宛如黑幽幽的深潭,寂靜如石,沒有一絲波瀾,透出陣陣讓人心悸的邪氣。片刻之間,天空再生異變,陣陣血色的霧氣從天幕冒出,周圍的烏雲瞬間被黑霧冰凍,而後剎那間化成了齏粉,霧氣轉化成血雨,倒灌而回,盡數回到咆哮黑尊身上。

「混沌魔心,深淵血眼,合1隨著咆哮黑尊吼聲響起,魔心上升,融入血眼之中,刺骨的寒意散發出來,血眼向外噴涌黑霧,方圓百里都結成了黑冰,山川凍裂,草木凋零無荊嘯戰與甄妮連忙躲閃,身形瞬間出現在蕭炎眾人身邊,支撐起了護罩,靜觀其變。霧氣散盡,血眼呈現在眾人面前,整體墨黑如夜,像是烏金澆鑄而成,發出低沉的波動,透發著一股妖異的氣息,讓蕭炎眾人感覺靈魂都有些發飄,似乎要離體而去。漆黑的眼眸中間,有著九個血色瞳孔,血霧繚繞,眼光所掃之處,陰寒入骨,讓人不寒而慄。強,太強了!雖然不清楚咆哮黑尊將兩大鬥技合一花了多大的代價,但蕭炎眾人的臉色當即劇變,經歷過無數次血與火的洗禮,生與死的預感非常清晰地在告訴眾人,面對如此強悍的一招,已經不是數量所能挽回的戰局,情勢比任何一次都要危險。清靈液和血氣丹不愧是絕世丹方煉製出來的,效果非常明顯,就在甄妮與嘯戰為眾人爭取的時間內,眾人已經治癒得七七八八,本以為勝利有望,雄心再起,可是轉眼間局面已然轉變,眾人眉頭緊鎖,剛剛激起的戰志一下子又低落了下去。就在眾人愣神之際,一股血色的光芒快速射來,如神來之箭,速度之快令人防不勝防,血光在燃燒,濃烈的黑霧緊緊跟隨。

嘯戰重拳擊出,硬扛血芒,血芒爆碎,血光四射,血火將周圍的地面燒焦,岩石熔化,接著黑霧涌至,將焦土冰封,凍裂成粉末。冰火兩重天的威力恐怖異常,嘯戰悶哼一聲,倒退數步,嘴角滲出點點殷紅。之前還能硬扛咆哮黑尊菇竟然一招就受傷,事情的嚴重更是超出了眾人的預料。甄妮不敢遲疑,她凝重揮手,綠芒再度亮起,萬千綠葉懸空打轉,點點晶瑩在這片壓抑中帶起了無盡生機,圍繞著嘯戰的黃金護罩上下盤旋,交織成一件精靈戰甲,戰甲之上一個虛幻的人影出現,手指所向,方圓千里生命力源源不斷注入戰甲,戰甲的顏色漸漸變得更為鮮艷與凝實。「嗖嗖嗖……」破空之響不絕於耳,一道道血芒穿透黑霧,不斷射來,像是一陣血色的暴雨傾盆而下,打在嘯戰的護罩與甄妮的精靈戰甲上,火焰焚燒著一切,之後寒冷又覆蓋了所有,而且每一次冰與火轉換之時,眾人的心臟都似乎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緊緊握著,使眾人鬥氣的運轉極為不順,連靈魂都在隱隱顫抖。精靈戰甲上虛幻的人影雙手開始急速揮舞,揮舞間,只見條條綠帶沖了出去,激射出一道道璀璨神芒,擋住了大半的血芒。

血芒與綠帶激蕩出陣陣強大的波動,綠芒無孔不入,將不少血芒洞穿,將漫天黑霧斬碎。接著,虛幻人影手印急變,發出無形的能量將虛空之中不少血芒禁錮,但精靈戰甲也在血芒的腐蝕之下化為點點碎片,飄揚在半空中。失去了精靈戰甲的掩護,嘯戰的護罩在血芒的腐蝕之下,陣陣搖晃不定,光芒急速暗淡下來,嘯戰的嘴角溢滿了鮮血。「怎麼辦?」甄妮的目光不停在眾人身上掃過,露出了思索的神色。周圍黑霧翻湧中,咆哮黑尊緩緩逼來,眼神陰冷而扭曲,腳步所至,地面一陣顫動。「情況不太妙埃」甄妮輕啟櫻唇,環刃輕划,綻放出綠意無限的炫目青霞,片片綠葉邊緣尖銳如刃,將空間劃出絲絲縫隙,包圍了咆哮黑尊。咆哮黑尊額頭處血眼連連震動,黑霧狂起,散發出陣陣濃烈的死亡氣息,將漫天綠意不斷逼退。令人詫異的是,甄妮與咆哮黑尊過招幾次,竟然沒有受傷,而嘯戰的每一次對抗都會有鮮血滲出,蕭炎細心觀察,終於發現了緣故。原來,嘯戰是在硬扛,而甄妮則是在化解,將傷害化解於無形之中。看來,甄妮的鬥技絕非簡單的世階高級鬥技,最少也無限接近於准聖級!

想到這裡,蕭炎神色微變,提出了一個建議。「咆哮黑尊之前受的傷可不輕啊,但是一直都沒有施展此二合一的鬥技,可以斷定咆哮黑尊為此付出了不菲的代價,也許是甄妮的出現帶給了他不小的威脅,所以它不敢再拖下去,擔心再生過多變故,也就是說,咆哮黑尊這是在拚命了1「因此,他也拖不了太久,而我們也不是沒有一拼之力,我們也有著最後的殺手」咆哮黑尊的腳步在逼近,蕭炎也越說越快。他分析得非常合情合理,眾人都點頭同意他的分析,眼神卻在期待著蕭炎最後那句話。蕭炎毅然抬起頭,一字一頓地說出了三個字:「渾天丹1這三個字,對眾人來說不亞於晴天霹靂,渾天丹的功效立馬出現在眾人腦海中:「渾天丹:瞬間大幅提升實力,後遺症大,藥效之後實力降低八成,一小時后恢復。」逆天的丹藥!拚命的丹藥!如今咆哮黑尊施展逆天鬥技,眾人不能敵,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捨命一搏,而且按照蕭炎分析,咆哮天尊也在拚命了,估計也支撐不了多久,現在不搏,更待何時?拼了!眾人鬥志昂揚0嘯戰主防,甄妮對咆哮黑尊有克製作用,你們倆先服下,破了它的防,我們再上。」蕭炎快速下了命令,沒有絲毫的猶豫。兩顆散發著芬香的圓潤丹藥出現在蕭炎手中,嘯戰與甄妮一把抓了過去,立刻吞下,此刻,咆哮黑尊已經逼近了眾人。葯一入口,即刻化開,一股狂暴的力量瞬間湧入五臟六腑,嘯戰與甄妮的氣息頃刻之間水漲船高,彷彿永無止境,無形的威壓將咆哮黑尊所帶來的黑霧遠遠驅散。這時的嘯戰,氣息與咆哮黑尊幾乎不相上下,甄妮也僅僅是略遜一等。嘯戰知道時間的重要,必須在藥效消失之前放倒對方,不等咆哮黑尊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一轉身,鬥氣運轉,成百上千道金芒頓時密密麻麻布滿渾身,彷如一幕金色的光雨。金影如針人如虎,嘯戰雙腿一蹬,如出膛的炮彈發出一聲狂嘯猛撲過去,鋒利的爪影揮舞出死亡之光。甄妮卻沒有出擊,她雙手合十,手印急變,身形懸空而起,頭向後微仰,嘴中喃喃有詞,天地間突然多了一種說不出的韻味在流動不息。面對嘯戰的攻擊,咆哮黑尊的臉色第一次如此陰沉,他感覺到了威脅,真正來自實力上的威脅。他冷冷地哼了一聲,霎時間血眼迷離,像是沸騰了一般,由漆黑如墨竟變成了殷紅如血,妖艷無比,緊接著,衝出漫天的血光,噴湧出翻滾的黑霧,將整片廢墟都映襯得一片凄艷。咆哮黑尊也拚命了!出手就是絕殺,不再有所保留!血芒與金光虎影相撞在一起,瞬息之間過了數百招。實力的提升讓嘯戰有了絕對抗衡咆哮黑尊的本錢,兩人招式紛紛呈現,玄而又玄,遠處眾人只見光影閃爍,看不清虛實。千里之內,光波所及之地,無論山石、崖壁,還是草木,全部化為紛紛揚揚的粉塵,空間被蠻橫的力量攪碎;霧氣沉浮翻滾,宛如九天銀河傾瀉而來,黑暗的能量在肆虐橫行,氣勢磅。嘯戰與咆哮黑尊,都是重力量型,兩人火拚起來,打出了一往無前的氣勢,縱然苦海無邊,也決不回頭,沒有服藥的蕭炎眾人根本就插不上手,只好把期望的目光投向半空中的甄妮。甄妮此時動了。絲絲綠意在身邊飛舞,無數符文時隱時現,其中十二個符文顏色極其明亮,與無數小蝌蚪似的符文組成一個法陣,無盡的生命精氣從方圓萬里源源不斷而來,繚繞上空,為法陣提供著強大的能量支持。這正是甄妮之前因為實力不夠施展不出來的「長生決」陣。「長生決」陣,以自身鬥氣為引,精血為橋,溝通生命之輪,依靠上萬里的生命源氣支援,讓海量生命精氣蓬勃而出,召喚遠古精靈戰將的力量。此陣威能極其強大,神鬼莫測。「戰將,凝1甄妮一聲嬌喝,身前符文迅速歸位,出於虛無,凝於真實,星辰閃耀,混沌迷濛,凝聚成一名身披鏤花綠色藤蔓戰甲、氣勢滔天的戰將。戰將處於半虛幻狀態,身騎飛馬,左手綠盾,右手的戰矛上一道道綠光衝出,像是海嘯連天,濤聲不絕,隆隆作響。戰將一出,蕭炎發現周圍的生命源氣立刻稀薄了不少。之前甄妮引動萬里精氣,如今竟去了將近十分之一!此鬥技的消耗果然恐怖。甄妮此時的臉色變得略為蒼白,但是手印急變中,沒有絲毫的停歇,隨著她的每一聲吆喝,伴著她每一分臉色的慘白,便是一名強大戰將的凝聚,轉眼間,天空之上站立著十二位戰將嚴陣以待,尚未動手,威壓已讓山河崩裂,手中緊握的矛身符文流轉,似掌握有非凡的力量,矛尖輕顫間,似有閃電劃過虛空。召喚出十二位戰將,似乎已經是甄妮的極限,甄妮壓抑的一口鮮血噴射出來,嬌軀再也站立不穩,從半空墜下。蕭炎心中一震,骨翅展開,掠上半空將甄妮接在懷裡,一瓶清靈液急速替她灌下,心中愛憐不已。能讓服用了「渾天丹」的甄妮虛弱如此,可以想象這個鬥技的威力有多恐怖,雖然尚未看見十二戰將出手,但蕭炎相信絕對不凡。深情地看了蕭炎一眼,甄妮的眼神轉向咆哮黑尊的所在,運轉靠清靈液剛剛恢復的鬥氣,伸手一指,「十二精靈戰將,奉天之命,誅殺惡魔,以吾精血為引,去1話語剛落,一口精血噴射而出,化為一道金箭划空而去。精血一出,甄妮就像一下子被抽空了身子,貝齒緊咬,臉如金紙,躺在蕭炎的懷裡,略微喘了口氣,露出一抹微笑。「這是長生決中的禁陣,有著神鬼莫測之能,幸好有著渾天丹的相助,否則我根本啟動不了。」「不用擔心,我只是一時虛脫而已,有你的丹藥,很快就可以恢復,你們還是去幫助嘯戰吧。」甄妮躺在蕭炎的懷裡,看著蕭炎為自己緊張的樣子,心裡充滿了說不出的甜蜜,甚至有那麼一霎那,甄妮希望這個畫面就這樣永遠定格下去,一輩子都不要分開。看著甄妮蒼白的美麗容顏,感受到甄妮對自己那濃濃的愛意,蕭炎的腦海中急速閃過的,是兩人認識以來的一幕幕。從初識時那宛如久已相識的熟悉感,到熟識后一直以來的相敬如賓,兩人的情感一直徘徊在友情與愛情之間,雖然就像清明過後的小雨淅淅瀝瀝,但卻如雲霧中的高山朦朦朧朧,始終有著一紙之隔,不過儘管未捅破,卻薄如透明的蟬翼。令兩人預料不到的是,這層隔膜的消除竟然是在戰場之上,是在只差一步就陰陽相隔的生死之間。或許,這,就是命運的安排,或許,是只有在體會到即將失去,才格外懂得去珍惜擁有。蕭炎心緒急轉,不過彈指間的事情,蕭炎收回愛意無限的眼神,將目光轉投到戰場上,嘯戰與咆哮黑尊的戰鬥已經白熱化。嘯戰經歷了生死間晉級的磨礪,戰鬥中自然外放出一股殺伐之氣,黃金嘯天虎越發凝實,渾身覆蓋的金色鱗片,燦燦神輝繚繞,像是有金色的火焰在燃燒,勇猛無比;咆哮黑尊的血芒帶著冰與火的腐蝕,凝聚著一股強大的戰意,爆發出一股驚人的殺氣,方圓千里都被籠罩在一股可怕的氣息中。嘯戰的防禦本就極其強悍,晉陞六星斗帝之後再輔以「渾天丹」,更是強悍得一塌糊塗,完全與咆哮黑尊旗鼓相當。一時間,嘯戰與咆哮黑尊直打得天崩地裂,難分上下。戰鬥至此,已經不是一般層次的戰鬥,蕭炎眾人已經很難插得上手,暗嘆了一口氣,蕭炎揮手做了一個準備的手勢,等待破防的時刻或者說等咆哮黑尊露出破綻的那一刻。樂少龍與紫影亮出兵刃,隱身於煙霧飄渺中,時隱時現,彷如兩條沙漠中深埋沙里的響尾蛇。兩人心中非常清楚,自身防禦不強,只有潛伏於暗處,耐心等待機會,才能發出最致命的一擊。風暴一如既往,與旋風合一,風起雲湧,發出隆隆之響,似千軍萬馬在奔騰,又如海嘯涌過高空。南爾明周身流轉出蒙蒙綠霧,萬丈巨蟒衝天而上,鑽入風暴的旋風之中,要與風暴合而為一,爆發最強的力量。蕭炎則緩緩抽出重尺,灼熱的天火布滿全身,揮舞起重重尺影,冷冷地對準了咆哮黑尊。這一切,說時遲那時快,只不過是一眨眼的事。此時,長空之上,甄妮的十二精靈戰將挾帶風雷之勢,像是驚雷劃破長空,滾滾激蕩而至,掀起了戰爭的落幕之序。戰將座下飛馬渾身覆蓋青色鱗片,通體有聖潔的光輝在閃耀,踏空而行,所到之處,強大的生命波動讓黑霧彷彿遇到剋星一般,滾滾退讓。咆哮黑尊見狀,臉色大變,甄妮施展的這個技能強悍得令人髮指,當然,咆哮黑尊想要豎的是中指。意識到了威脅,咆哮黑尊血眼急速開啟,九道血芒連環射出,穿透了空間,割裂數座石崖,粉碎了成片的山峰,頓時,星月暗淡,陰氣瀰漫。戰將座下的飛馬異常靈活,肋生雙翅,在縱橫交錯的鬥氣中不斷穿行與躲避,不斷與血芒擦肩而過,漸漸逼近咆哮黑尊,眸子中沒有絲毫的波動,透著冷漠與無情,似乎沒有受到魔心的任何影響。「長生決」,蕭炎眾人猜測得沒錯,乃世階高級鬥技,但是是無限接近於准聖階的那種,施展起來會源源不斷吸取方圓萬里木之源氣,轉化為生命之力,契合於甄妮的木屬性鬥氣,更是威力倍增。血芒所附帶的對心臟與靈魂的傷害完全被濃郁的生命之力抵消,無法造成有效的傷害,轉眼間,戰將已經逼近咆哮黑尊數百丈之內,戰矛上那鋒利的矛尖已經帶起了冷冽的風聲。「戰鬥或許很快就能結束了吧。」蕭炎看著神俊無比的飛馬戰將,猜測道。就在飛馬的蹄聲清晰可聞,眾人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之時,咆哮黑尊之前的緊張反而慢慢消失了,臉上露出猙獰的表情。這一幕落在蕭炎眼中,蕭炎心中立刻咯一下,難道情況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而嘯戰趁著咆哮黑尊對付飛馬的空隙,也衝進了同樣的距離,咆哮黑尊的表情一樣落入了嘯戰眼中,不安的預感也在嘯戰心頭湧起。眾人尚未來得及思索,一道巨大的血罩衝天而起,將嘯戰與十二精靈戰將全部席捲了進去,絲絲血光布滿了整個空間,隱藏著可怕的殺機,林木折斷,山石崩裂,滿地的狼藉,咆哮黑尊的狂笑聲響徹蒼穹,帶著掩飾不住的得意。「你們以為兩大鬥技合一就只是簡單帶有兩種鬥技的威力嗎?哈哈哈,我的絕招豈是你們這些螻蟻能夠想象的1咆哮黑尊笑得很狂妄,彷彿要把壓抑已久的情緒全部爆發出來,語氣中滿是壓抑不住的興奮,「就讓你們看看它的真正威力吧!血之域,爆發吧1蕭炎眾人聞言當即色變,當驚訝之色還在臉頰上尚未化開之時,嘯戰與十二精靈戰將的所在範圍,身影已被一個血罩隔了開來,顯得迷濛而不真實,彷彿與蕭炎等人身處兩個獨立的世界,強大如蕭炎的靈魂之力也難以滲透。血罩不大,縱橫只有千米,但與嘯戰鬥氣所形成的護罩完全不一樣,血罩宛如混沌,流轉不息,自成一片天地,嘯戰身處其中,只感覺這片天地內似乎是咆哮黑尊的天下,無論是鬥氣的運轉還是對鬥氣的操控,都緩慢了下來,彷彿置身於一片血色的海洋,那無處不在的霧氣粘稠得令人無法呼吸。蕭炎等人在血罩之外,只隱約看見血罩之內風聲大作,血芒便立即覆蓋血罩內的天地,霧氣迷濛遮蔽了眾人的視線。眾人不由得心底大急,紛紛出手,要將血罩破掉。鬥氣形成的風暴狂風轟炸在血罩上,捲起了漫天風塵,但很快,眾人就悲哀地發現,眾人的攻擊如石沉大海,血罩霧氣流轉,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不用攻擊了,我們破不掉的,這是領域,在領域內的世界里,施展者可以隨心所欲,可以說無限接近於神。」甄妮站起來說道,此時的她,臉色已經慢慢恢復了紅潤。聞言,眾人臉色一片死灰,覺得世界從來沒有這樣黑暗過。「想不到咆哮黑尊兩大鬥技融合,居然突破了極限,產生了領域。」甄妮也是掩飾不住地震驚,「還好,只是准領域,否則我們今天就全部交代在這裡了。」「准領域?」眾人疑惑。「准領域,就是接近真正的領域,但遠遠沒有領域的威力。領域與准領域的區別,就是一個是自己領悟到的世界本源,一個只不過是借用本源之力,威力比鬥技更大而已。」甄妮解釋道。眾人聽了甄妮的解釋,才略舒一口氣,除蕭炎外,紛紛想起了記憶中那久遠得幾乎要淡忘的傳說,心中升起了些許希望。領域,存在於傳說之中,據說,只有八星以上斗帝才有極低的幾率領悟到,與鬥氣無關,只與世界本源有關。因為只有達到八星以上斗帝的實力,才能接觸到更高一層的世界,才能對世界的領悟更上一層樓,所以才有微弱的希望可以領悟到屬於自己的領域。只不過,遠古浩劫之後,斗帝大陸上就再沒有聽說過有人擁有領域,似乎這方世界在抵制著本源的力量,久而久之,大家就漸漸淡忘了領域的存在。「那怎麼辦?難道我們就這樣束手待斃?」了解了領域的可怕,蕭炎倒吸了一口冷氣,心中萬分的不甘。「雖然領域的威力無窮,但咆哮黑尊的實力還遠遠不足以操控,哪怕只是准領域。」細心的甄妮從血罩之內的氣流混亂中分析中了要害,「所以我們雖然從外面破不掉,但是我估計,咆哮黑尊也支持不了多久。」「如果真是這樣,我對我的十二精靈戰將就有著絕對的信心,那可是萬里之內的生命源氣所凝。」甄妮悠悠開口,眼光投向遠方,雖然不想帶給大家太多的壓力,但眼神里卻掩飾不住對嘯戰的擔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