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七十二章生死存亡之刻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僅距嘯戰不及一寸,眼看就要擊中嘯戰那一剎那,嘯戰突破了!他把自己置身於死亡的壓力之下,終於在最短的時間內,突破了!嘯戰賭贏了!血芒在這一刻停滯不前了,彷彿霜凍中不小心掉在地面的蚊子,...

就在那絲憂慮揪緊蕭炎的心臟之時,就在那道血芒離嘯戰的胸口不過幾尺之遠之刻,嘯戰的身上爆發起了無比璀璨的金光,像是有千軍萬馬沖至,像是有無盡的天兵天將殺來。

嘯戰身上氣息暴漲,嘯天虎幻化而出,傲視蒼穹,金光滾滾激蕩,殺氣衝天,如一片汪洋洶湧,壓迫得蒼穹隆隆作響,整個天空在顫動。

氣息雖然上漲,但嘯戰還是沒有出手,之所以選擇用生死去賭,是因為嘯戰感覺到自己在這時已經觸摸到六星斗帝的瓶頸,只差一步!

這一步,踏過去就是生,輸了便是死。

見識過咆哮黑尊發怒后的真正實力,嘯戰清楚地知道,即便是自己激活血脈之力,鬥氣上漲,但依然不是咆哮黑尊之敵。

自己是整個隊伍的防禦者,如果自己不能抵擋住咆哮黑尊的攻擊,那麼在咆哮黑尊無差別的攻擊下,隊友們面臨的將是團滅的危險,所以自己必須扛住,拼了命也要扛祝

可是以自己現在五星巔峰的實力,與咆哮黑尊有著整整一個階別的差距,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如今血脈之力在戰鬥中意外地被激活,眼看著實力很快便提升到了突破六星斗帝的瓶頸,這,讓嘯戰看到了戰勝強大的咆哮黑尊的一線希望!

如果自己晉級了六星斗帝,嘯戰有信心防禦住咆哮黑尊的強大攻擊。

可現在形勢逼人,咆哮黑尊強大的無差別攻擊正在肆虐著自己的戰友,嘯戰必須也惟有在最短的時間內晉級,才能使整個團隊幸免於難,為此,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而要想儘快晉級,就必須藉助最大的壓力來壓榨出自己最大的潛力!

什麼是最大的壓力?自然是生死考驗!把自己置於生死之一線間,用自己的命去突破!

所以嘯戰選擇了放開雙臂,選擇了血芒到達胸口的那短短几秒時間去賭。

為了團隊,為了兄弟,也為了自己,拿命去賭!

血芒尚未及身,強大的氣壓便在嘯戰的胸口擠出來一個大的凹印,骨架變形開裂的聲音刺耳地響起,氣壓與皮肉對抗間,沉悶的聲響越來越大,那聲響,每一陣響起,都讓遠處的眾人眼角一陣抽搐。

嘯戰的面孔早已扭曲,豆大的汗珠滾滾而下,肋骨開裂刺入五臟六腑的劇痛幾乎要使他昏厥過去。可蒼白面色下的嘯戰依然不屈不撓,他在心底里一次次對自己喊著「堅持住,一定要突破」,嘴角勉強扯出一個笑容,催動鬥氣,直衝瓶頸那最後一層隔膜。

無數鬥氣在嘯戰劇痛之下的催動下顯得異常狂暴,如萬千受驚的戰馬嘶鳴奔騰,似狂風競糶ィ以一往無前的威勢不要命地衝擊著那六星斗帝的瓶頸。

遠處的眾人停住了腳步,他們讀懂了嘯戰的選擇。

「嘯戰,你這個混蛋1樂少龍低聲罵道,眼眶裡濕濕的,泛著淚光。

「你不也一樣,偷襲黑尊眼睛之時你可沒想過我們的感受?」風暴在樂少龍旁邊說了這麼一句,他說的時候,並沒有看樂少龍,而是死死地盯著嘯戰。

「嘯戰,你可一定不能死了啊!我相信你,一定行的1南爾明喃喃,雙手卻越攥越緊,因為用力,竟幅度很大地抖個不停。紫影則別過頭去,她不願意或者說害怕面對這樣的場面,因為她承受不起失去隊友的痛。

嘯戰的臉色越來越蒼白,血水不斷從嘴裡湧出,順著嘴角滑下,滴滴答答在地面上淌開了一地血花。

此刻,嘯戰感覺死神已經撫上了自己的心口。

嘯戰沒有退縮,也不能退縮,如此近的距離之內,退縮的下場嘯戰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賭的就是生死之間是否能突破,所以嘯戰笑了,笑得很放肆,大笑間,他的鬥氣驟然翻滾起來,在血芒及身只有兩寸之刻進行了最後一次衝刺。

血芒已近身不及一寸,蕭炎的眼神黯淡了下去,眾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紫影甚至臉龐之上帶上了哭泣。

突然,只聽得嘯戰一聲大吼,吼聲震天,令其四周所有的一切都為之一頓,一股浩瀚磅的力量從嘯戰身上激沖而出,像是從海底噴薄而出的海嘯,又像是自火山口突然爆發的火山,帶著排山倒海的力量,將附近的山石都掀飛了出去,熾烈的金芒耀得人睜不開雙眼。

突破了!

在血芒僅距嘯戰不及一寸,眼看就要擊中嘯戰那一剎那,嘯戰突破了!

他把自己置身於死亡的壓力之下,終於在最短的時間內,突破了!

嘯戰賭贏了!

血芒在這一刻停滯不前了,彷彿霜凍中不小心掉在地面的蚊子,翅膀被粘住了,再怎麼掙扎也是徒勞無功,嘯戰金光一吐,血芒轟然崩碎。

其實,此時的嘯戰並沒有輕易轟碎血芒的力量,只是之前對峙頗久,血芒在不斷消耗,而嘯戰在突破的瞬間鬥氣猛增,這才破了血芒。

「藉助死亡的壓力來突破,小子倒有些膽識。」咆哮黑尊也不禁讚賞道,繼而語氣一轉,「不過,就算你突破了又如何?你依然不可能是我的對手!而且,接下來你不得不全力應付威力巨大的帝劫,我看你怎麼抵禦我的血芒。無論你突破不突破,結果都是一樣,你們終究還是得死,哈哈哈哈1咆哮黑尊大笑,「結束吧,讓這裡的一切歸於永恆的寂靜吧1

聞言,眾人臉色大變,紛紛抬頭望向天空,只見天空中此時已經烏雲蓋頂,把整個蒼穹都籠罩在一片昏暗之中,翻滾的雷雲隆隆悶響,強大的雷電風暴在其中醞釀,偶爾閃過的幾道銀絲似是要將空間割裂。

帝劫!

六星斗帝的帝劫!

就在嘯戰以生命為賭注,終於突破瓶頸之時,六星帝劫也隨之而來!

咆哮黑尊說得沒錯,沒有人能夠在度帝劫的時候還能分心,也就是說,咆哮黑尊只需在嘯戰抵禦帝劫之時發出一道血芒就可以讓嘯戰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咆哮黑尊的話很可恨,但是又很真實,誰也無法否認這是事實。「要傷害我的兄弟,首先要踩過我的屍體。」蕭炎緩緩拔出天火古尺,熊熊火光照襯著他那無比堅毅的臉。

樂少龍、南爾明、風暴、紫影全部都默默地站在了蕭炎的身後,在火光下,一樣的堅毅一樣的執著。

「那我就成全你們1在咆哮黑尊心裡,這場大象與螞蟻的戰鬥已經維持了太久,它開始有些不耐煩起來,血眼輕輕顫動,猶如心跳一般富有節奏,充滿了磅的邪惡氣息,浩瀚力量席捲八方。

「給我加持風之翼。」嘯戰突然對風暴說道。儘管不明所以,但面對嘯戰的要求,風暴自然照做。大家困惑中還沒來得及詢問,嘯戰已折身而去,可是他沒有沖向蒼穹雷霆,而是直奔咆哮黑尊而去。

咆哮黑尊一愣,隨之冷笑起來,「既然你們那麼著急想死,那我就成全了你們。」血眼一閃,血芒再次覆蓋了天地。

在漫天血芒爆發的剎那間,除嘯戰之外的所有人都震飛了出去,血芒所及之處,所有阻擋在前的岩石就像是由黃沙堆積而成,在一瞬間被擊成了齏粉,蕭炎五人的身軀拋飛在半空,七孔溢血,無力地墜落。

失卻了嘯戰的防禦,在血芒面前,蕭炎等其餘五人脆弱得就像一張紙一樣。

就在此時,嘯戰硬扛著血芒,已然逼近咆哮黑尊,強大的黃金嘯天虎實力暴漲之後隱隱有與咆哮黑尊抗衡之勢,而也就在此時,蒼穹一聲霹靂,天地玄黃四道雷霆從天而降。\\"21中文"書友上傳\\四道雷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劈向嘯戰!

眼看就要劈中嘯戰那一瞬間,突然,嘯戰從咆哮黑尊的身側繞了過去,四道雷霆收勢不及,轟然在咆哮黑尊身前炸開。

四道威勢滔天的雷霆立即與血芒絞殺在一起,很快,四道雷霆還沒能轉化出天地玄黃四個雷魔,就被血芒湮滅。

嘯戰六星帝劫的一劫——天地玄黃雷魔劫就這麼過了!

而血芒也被四道雷霆絞得粉碎,強大的雷電波及血眼,咆哮黑尊對此始料不及,劇痛使它發出了一陣撕心裂肺的怒吼,聲震蒼穹,顯然是受到了不小的創傷。

遠處已跌落到地面的蕭炎看著這一幕,恍然大悟。

嘯戰藉助拳套「怒羽」與風暴的「旋風之翼」,速度比起樂少龍與紫影也僅稍遜一絲而已,他硬扛著血芒逼近咆哮黑尊就是要藉助帝劫來與血芒對抗,同時利用血芒幫其度劫。

不得不說,嘯戰這個想法,簡直太妙了!

雷電衝天,嘯戰安然無恙,他退得比誰都遠,似乎早已預料到了這一結果。

咆哮黑尊看著嘯戰的身影,怒不可遏,幾乎就要抓狂了:這個小子,實在是太狡猾太可惡了!不惜任何代價也要滅殺了這小子!

咆哮黑尊狂怒之下,不顧血眼的傷勢,再次血光閃耀,血芒四射。只是血眼受創,血芒較之之前已稍顯勢弱,蕭炎等人掙紮起來,燃燒鬥氣,身如流星,沖了上來。不論如何,永遠不能讓兄弟單獨冒險。

此時,帝劫的二劫——萬千雷霆劫也在上空醞釀完畢,第一道雷霆以風雷之勢劈了下來,刺目的亮光照亮了整個空間,嘯戰硬扛著如網的血芒,不退反進,速度發揮到極致,衝到咆哮黑尊腳下,圍著咆哮黑尊的巨腳打起了轉。

咆哮黑尊體形巨大,在嘯戰面前就是一座仰望的高山,閃電再放肆,雷霆的目標再明確,以高山之巨大還是會被殃及,但高山有威,豈會讓自己受無妄之災,咆哮黑尊盛怒之下,雙拳連轟,破破破,雷霆全數湮滅。

第一道雷霆剛破,天空之上狂風大作,滾滾烏雲壓抑蒼穹,醞釀著更為強大的第二道雷霆。詭異的是,醞釀中,只見一道閃電劃破長空,便沒有了動靜,天空在之後更昏了幾分,如連綿山巒一般的烏雲挾裹著更密集的隆隆聲翻騰滾涌,然後,又一道閃電霹靂乍響如是反覆。

這將是怎樣的一道雷霆啊!

此時的咆哮黑尊,面對嘯戰那人畜無害但明顯有些陰險的笑,幾乎就要瘋了。

無數千年來,還沒有誰敢冒犯其威,可面前這群小子,不僅數次在自己的攻擊下逃生,而且居然膽敢在自己的眼皮下借死亡的壓力突破,現在竟然拿自己當度帝劫的擋箭牌了,咆哮黑尊只覺得心頭怒火中燒,胸膛被一種叫做氣的物質填滿,而且還在不斷擴充著,擠壓得自己似乎要爆炸一樣,不吐不快。

咆哮黑尊怒極,它雙手護在胸前,交叉出一個心型,胸中黑氣翻滾,胸膛之內滲透出無盡的血氣。

「大家小心,它又要施展鬥技了1蕭炎忙大聲提醒大家。

咆哮黑尊施展的這一鬥技名叫「混沌魔心」,此技似乎觸摸到了鬥氣的本質之源,由心而發,由內至外,威力奇大,可滅絕萬物,非常恐怖。

咆哮黑尊同時施展兩種鬥技,臉色也是一片蒼白。

該鬥技一出,但聽得咚咚的心跳聲帶著如同山谷中的迴響有節奏地在眾人耳邊響起,每跳動一下,都讓眾人感到血管噴張,似欲爆裂,心內被一股劇烈的疼痛所淹沒,連呼吸都是那麼的困難。

眾人拚命運轉鬥氣,清靈液一個勁地灌下,方才護住心扉,可再無餘力參與這一場戰鬥了。

嘯戰疾馳的腳步也為之一頓,臉色慘白,嘴角溢出血絲,躲閃的步伐已慢了下來,身形踉蹌不穩。

嘯戰步履維艱,正是出擊的好時機,咆哮黑尊身經百戰,自然不會錯失良機,魔光閃耀中血眼對準了嘯戰,使嘯戰再一次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就在這時,天空之上刺啦一聲炸響,卻是雷劫滾滾而至,但見閃電連發,一道,兩道,三道,四道,連續四道閃電接踵而至,似四把誅天神劍,與天地相合,化成道道金光,斬破蒼穹,刺穿虛空,聲勢異常浩大。

居然是第諶道、第四道、第五道雷霆齊轟而下!

要想獲得相應的實力,就要經過上蒼的考驗,雷劫肩負著考驗的重任,神擋殺神,佛阻弒佛,沒有一絲的妥協,而且雷劫的威力不僅與度劫者實力有關,還與幫忙者的實力有關,實力越強,雷劫也越強,抵抗越頑固,雷霆就越狠。

想想這也是很合理的,如若不然,任何一個度劫之人,找幾個比自己實力強的人來幫忙度劫,豈不是輕鬆而過?

很不幸,咆哮黑尊就被認為成了幫忙者,剛才它幾拳就轟碎第一道雷霆,不僅導致了後面的雷霆威力更加巨大,而且引來了第二、第三、第四、第五道雷霆一齊而下!

雷劫天降,其威難擋,只不過螞蟻在高山之下,高山之大將螞蟻遮掩得嚴嚴實實,要劈螞蟻,必須要斬破大山,去除障礙。

四道雷霆沒有絲毫的猶豫,落斬而下,直朝著劈咆哮黑尊的後背劈了下來,是因為嘯戰就躲在它的腳後跟處。

四道雷霆劈下的那一瞬間,嘯戰一個加速,繞著咆哮黑尊的腳掌疾跑,只一眨眼,就繞到了它的腳趾處。

低眼看著只有自己腳掌之高,卻靈活無比引雷霆向自己劈來的嘯戰,咆哮黑尊的氣不打一處來,嘯戰嘴角殘留血漬的笑容在咆哮黑尊眼中是那麼的可惡。

雷劫威力的規則咆哮黑尊自然是清楚不過,但是它沒有任何的辦法,雖然明明知道被利用了,雖然憋悶到無以復加,雖然連生啖嘯戰的心都有了,但他還是不得不去抵擋眼看就要擊中自己的雷霆。

四道雷霆斬破了歲月,帶著對蒼生的蔑視呼嘯而來。但咆哮黑尊始終沒有回頭,血眼閃耀中,咆哮黑尊「混沌魔心」一震,跳動加劇起來,天地都在跟隨顫動,蒼穹之上瀰漫出一股神秘的氣息,強大的魔力在慢慢凝聚,天空濛上了一層迷濛的霧氣,宛如狂風吹過平靜的湖面,整個上空蕩起了漣漪,漣漪所到之處,彷彿巨錘砸下,第榱眩接著是第三道、第四道,紛紛崩潰無蹤,似乎從來就沒出現過。

蕭炎眾人悶哼一聲,往後再退幾步,似乎無法抗衡這魔心的餘波。

「好強。」嘯戰嘴角湧出的鮮血更多了,眼神一緊,但更加明亮起來,抬起頭盯著血眼,沒有畏懼。

血眼的光芒越來越璀璨,「混沌魔心」的跳動也越來越激烈,但是咆哮黑尊的眼神卻越來越凝重,因為就在咆哮黑尊的背後,還有第五道雷霆。

蒼穹之上,突然亮起無盡光華,接連而至的第五道雷霆驟然燃燒了起來,之前被粉碎的三道雷霆之力似乎全部回歸在第五道雷霆之上,刺穿了蒼穹,照亮了蕭炎等人的希望。

咆哮黑尊悶哼一聲,雲霧間的漣漪震蕩得越來越厲害了,每一次的下落,雷霆的光芒便黯淡一分,待第五道雷霆接近咆哮黑尊後背時,漣漪已經無限接近顫抖,雷霆也無限接近灰暗,沒有了光澤,「砰」的一聲巨響,第五道雷霆刺穿了咆哮黑尊的鎧甲,在沒有接觸到皮膚之前宛如被十八把重鎚連環敲下,崩裂而散。

但層層漣漪也化於無形,「混沌魔心」的震動戛然而止,猶如暴雨驟然而停。蕭炎喘了口氣,眾人都喘了口氣,第一次覺得能夠自由呼吸真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很顯然,在與雷霆對抗的時候,「混沌魔心」已破,不能再對眾人構成任何威脅,咆哮黑尊嘴角流出了絲絲血絲,看著嘯戰的眼神徹骨的冰冷。

滔天的魔氣像是瀚海一般洶湧而至,咆哮黑尊頭上九角都在狂亂舞動,整個人如淵似海,帶給人無盡的壓迫感,如十萬大山那般氣勢沉渾,壓得嘯戰有些喘不過氣來,咆哮黑尊血眼開合間,血芒破空之響不絕於耳,地面陣陣顫動。

嘯戰本著「能閃就閃」的原則,圍繞著咆哮黑尊的巨腳旋轉。

如今的嘯戰不懼分散的血芒,但合一的還是抵禦不過,嘯戰不時抬頭望向天際,每一次的抬頭咆哮黑尊便是一陣心煩。

九天之上,充滿了肅殺之氣,最後一道雷霆久而不發,偶爾露出的閃電彷彿由黃金澆鑄而成,發出陣陣風雷之響,碾壓過蒼穹,一股強大的戰意像是海嘯一般洶湧澎湃。

嘯戰的臉色變了,咆哮黑尊的臉色更是劇變,這道雷霆的強度似乎完全是按照咆哮黑尊的實力量身定做。嘯戰信心大足,此刻的他估計是當今唯一一個完全不在乎雷劫之人,他搶先出擊,拳風虎影,籠罩了咆哮黑尊,堅決不退讓。

咆哮黑尊苦不堪言,如今突破了瓶頸的嘯戰,它想甩甩不掉,短時間內又解決不了,而身後的雷霆已蠢蠢欲動,不得不防,如果自己倒在六星雷劫之下,估計在魔獸界是死得最憋悶的一個,「名留青史」那是絕對的。

但這樣的事情咆哮黑尊會讓其發生嗎?

絕對不會!

第六道雷霆衝出了雲層,方圓萬里的烏雲都在第一時間被震得四散開來,閃電如神海滔天,似銀河倒泄,天地間茫茫一片,到處都是刺目的光芒,無盡的神輝與其說劈向嘯戰,不如說是劈向咆哮黑尊。

咆哮黑尊無奈轉身,血眼瞳孔合一,血芒衝天而起,與雷霆碰撞在一起,直讓日月星辰無光,使整片天地都在顫慄。血芒與雷霆沒有僵持多久,血芒寸寸被摧毀,雷霆強勢進駐,但光芒已然黯淡,咆哮黑尊重拳出擊,硬扛雷霆,皮肉燒焦的味道散於天地間,但雷霆也被抹於無形。

當雷霆一閃而逝之時,天空之上烏雲散盡,天地能量源源不斷倒灌進嘯戰身體,嘯戰仰天長嘯,身後幻化出的黃金虎影近乎實質化,身長萬丈,鱗甲森森,氣息暴漲,不怒自威。

嘯戰的晉級全拜咆哮黑尊所賜,但熊也全為咆哮黑尊所傷,嘯戰長嘯一聲,聲如滾雷,毫不客氣,金光四射中,千丈虎爪虛空拍出,崩塌了大片空間,直罩咆哮黑尊。

咆哮黑尊的傷也全拜蕭炎等人所賜,舊傷未愈,對抗雷霆又添新傷,如今眼看虎爪鋪天蓋地而來,它匆忙揮出重拳,血芒再起,轟然巨響中,嘯戰只退了數十步,咆哮黑尊身形也搖搖欲晃。

見此情形,嘯戰信心大增,重拳虎爪,撕裂了長空,暗淡了日月。

兩人不知道對抗了多少招,直打得天崩地裂,日月無光,嘯戰從之前的被拋飛到如今能正面對抗,越發覺得意氣風發,勢如奔雷,勇不可擋。

高手交手,瞬息千招,嘯戰晉級之後防禦驚人,以六星初期對抗六星巔峰,僅處下風而不落敗,如若有人相助,取勝不無可能。

但很快嘯戰就悲哀地發現,自己這方除了自己,已無可戰之人,蕭炎眾人傷於血芒與「混沌魔心」之下,唯一能做的就是療傷。

生死對戰,豈容分神?嘯戰一個發愣,咆哮黑尊巨拳出擊,重重轟在雙手勉強格擋的嘯戰身上,嘯戰晉級之後第一次被拋飛數百丈,在空中狼狽地翻了幾個滾,正好摔在蕭炎眾人身旁。

「你很威風埃」蕭炎笑道,身上衣服血跡斑斑。

「落地的姿勢也很威風。」風暴在旁邊接了一句,嘴角殘留點點血絲。

「死到臨頭你們還這麼風趣。」嘯戰從地上爬了起來,沒好氣地回答。

「哈哈哈。」眾人紛紛大笑,似乎現在不是在戰場上,而是在小酒館里一般。

「說真的,嘯戰,」蕭炎沉默了一下,繼續道,「你走吧,留在這裡只會大家一塊死。」

「蕭少,別小視我,我現在可是六星斗帝,別說一個咆哮黑尊,就是再來一個也打不死我。」嘯戰一聽,急紅了眼,幾乎是吼了出來。「你說得沒錯。」蕭炎看看遠處正一步一步朝自己這邊走過來的咆哮黑尊,平靜地開口,「但是,有我們在,你就活不下去。」

「只要有我嘯戰一口氣在,誰也別想傷害到我兄弟一根汗毛1嘯戰怒了,站直了身軀,金甲覆身,額頭金色的王字虎虎生威。

「嘯戰,我們永遠的好兄弟。」樂少龍幾乎是爬了過來,露出大腿外的骨刺森森刺目,「我們為有你這樣的好兄弟而自豪,但是咆哮黑尊將會用對我們的攻擊來作為威脅你的王牌,我們沒有恢復的時間,而你留下來也會和我們一樣的下常兄弟,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你們說對了,雖然你很強,收拾你需要花費不少時間,但是你的隊友在,你護得了他們,就護不了自己。」咆哮黑尊冷冷的話語伴隨著大步前來的腳步聲在摧毀著嘯戰的信心。

「你們帶給我的恥辱足以讓我對你們的動手無所顧慮。」咆哮黑尊打消了嘯戰打算以「卑鄙」作為激將法讓咆哮黑尊和自己單挑的念頭,同時又前進了一步,離眾人更近了。

聞言,嘯戰近乎絕望。

雖然蕭炎有著大量的丹藥供應,但是受傷過重,恢復需要時間,而咆哮黑尊是不會給他們時間的,嘯戰晉級之後,咆哮黑尊對蕭炎眾人投來怨恨的一瞥,樂少龍就知道了這個結局。無論嘯戰與咆哮黑尊的對戰是贏還是輸,自己等人都活不下去,何況嘯戰還處於下風。所以他們商量好了,這樣至少可以讓嘯戰活下來,雖然他們知道嘯戰肯定不肯,換成自己也是這樣,但終歸是要試上一試,儘管這希望渺茫得像太陽會打西邊出。

蕭炎與眾人緊緊擁抱在一起,眼眸很平靜地望著嘯戰。

「不,你們這群混蛋,你們都死了,我還活個什麼勁啊?老子也不活了1嘯戰近乎瘋狂,雙眼通紅,不願意也不肯去相信眼前殘酷的事實,他雙拳連連重擊,鬥氣不要命地施展開來,期望可以阻止這一切,起碼可以阻止咆哮黑尊的腳步,哪怕是一小步,就算只半步也好。

可他也知道,這是事實,是自己改變不了的事實。

月影萬變,逃不出陰晴圓缺;幕蒼幽怨,埋不住一生兄弟情。流雲渡水,江河滿映,黑髮白花盤傷哀,叫嘯戰情何以堪。

如果可以,嘯戰寧願拿自己的生命去換兄弟的命;如果可以,嘯戰寧願一輩子都不晉級,只要保住兄弟的命;如果可以,嘯戰願意付出所有的一切

但是,這一切的如果,在現實面前是那樣的蒼白無力。

咆哮黑尊冷漠之極地看著他們,血眼分化成十八個瞳孔,冰冷地對準了蕭炎眾人,徹徹底底摧毀了嘯戰那最後一絲的希望。

看著奪魂的血芒即將揮灑死神的鐮刀,收割眾人的生命,蕭炎的眼神有點迷離了,彷彿穿越了時空,回到了以前。

在遙遠的畫面中,有薰兒當初含淚喊出「蕭炎哥哥,薰兒等著你」的感人;有美杜莎女王複雜地看著自己的百味交集;有雅菲深情注視的眼神;有雲韻忍痛離開的背影;有小醫仙默默付出的堅定;有青鱗跟隨自己堅定不移的腳步……最後出現的是父親欣慰的笑容和葯老教導自己的艱辛,那一刻,親情,友情,愛情交織在一起,讓蕭炎潸然淚下,忍不住伸手去觸摸,去挽留,可手指穿過重重人影,始終是水中月,鏡中花

美夢破碎,一切成空,彼岸花開彼岸,空遺留一世遺憾。

蕭炎看著穿空而至的血芒,緩緩地閉上了眼眸,眼角兩滴晶瑩的眼淚無聲地順著臉孔滑落下來。

「今生今世,牽挂太多,不知天上宮闕,是否有來世」蕭炎最後一次喃喃,平靜地面對這一切。

血芒初動,眾人拖著殘破的軀體,全部擋在蕭炎面前,眼神透露著無比的堅毅。

「既然結局都已註定,何苦還要保護我呢。」蕭炎睜開眼,心裡滿是難言的感動。

「保護蕭少是我們的職責,在我們沒倒下之前,沒有人能夠傷害到蕭少。」風暴咽下一口血沫,艱難地開口。

「我們不想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還要背負護主不力的冤號,哈哈哈。」樂少龍開口大笑道,不經意牽動了傷口,直痛得猛翻一陣白眼。

「得兄弟如此,我蕭炎死而無憾。」蕭炎一陣大笑,胸口拉扯得隱隱作痛,但是心裡很痛快,非常的痛快。

「是啊,生不能同時,死願能同地,該滿足了。」紫影幽幽開口。

「此時此刻,只缺一樣東西埃」南爾明開口,「人生當浮一大白埃」

「你這個酒鬼1

歡聲笑語與平時一樣,但自此之後物是人非事事休,爽朗中卻掩蓋不住其中的失落,嘯戰品嘗著之中的味道,只覺得滿嘴苦澀。

嘯戰沒有參與進去,他要去阻止,他要去盡最大的努力阻止,他要擊碎那萬惡的血芒!哪怕這一切註定是徒勞,但他一定要去做!

嘯戰回頭深情地看了一眼蕭炎等人,似乎要將大家的面孔嵌入腦海成為永遠的記憶,然後大步走了出去。

雙拳攪碎風雲,虎影彰顯,怒咆不止,「怒羽」在指尖溢出一縷縷金絲,將岩壁切開,將大地擊裂,鋒銳無比有陣陣寒氣泛出,拳風打出了歷史洪流,擊出了無雙大勢,蒼穹的厚重在這一拳當中顯露無遺,這是嘯戰打出接近完美的一拳,但是人卻如行屍走肉,目光呆澀,內心的悲痛衝垮了這個堅強的漢子。

拳勢縱橫,打散了十七道血芒,嘯戰的眸子中亮色大盛,卻在最後一道血芒將臨之處戛然而止,對抗十七道血芒已經是他的極限。

血芒所指,正是蕭炎的方向,蕭炎的方向,也正是眾人集中的方向,嘯戰撕心裂肺,奮力追擊,可嘯戰傷心欲絕,只覺得內心的血液突然倒衝上腦,空白一片,眼睜睜看著血芒疾馳而去。

咆哮黑尊的臉色,從眼看嘯戰連破十七道血芒時的凝重,到最後一道血芒直指蕭炎時終於綻放開來,但這綻放的臉色只維持了僅僅一瞬間,如曇花一現,緊跟著就是不可思議的驚訝。

血芒將至,蕭炎身前的空地卻突然憑空出現一隻小綠芽,綠芽迎風而長,轉眼便成長為一棵參天大樹,血芒沒入大樹,一閃即逝,參天大樹一瞬間卻宛如經歷了無數歲月,快速枯萎,化為飛灰,點點飛揚,落在蕭炎眾人身上。

蕭炎等人目瞪口呆,左右環顧,眼光四下橫掃,想要尋找這奇的來源。

蕭炎雖傷,但靈魂之力依然強大,空間一處不經意的波動引起了他的注意,當眼光落在這處不著痕的空間波動時,一道身影從虛空中走出,周圍霧氣涌動。

這是一個一身白衣的女子,聖潔如雪,隨風飄舞,似即將乘風而去的仙子一般。

這是一個怎樣美麗的女子啊!

她黑髮輕舞,長長的睫毛顫動,眼眸似迷濛著水霧,紅唇玉齒閃爍著晶瑩的光澤,頸項纖秀,冰肌玉骨,精緻的五官,絕色的容顏,曲線朦朧的玉體,氣質更是超塵脫俗,似從未食人間煙火,使人不自覺泛起自慚形穢的感覺,彷彿這世間的一切美好在她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在這完美得近乎妖邪,豐挺得近乎幻的女子面前,就連咆哮黑尊也不由一怔,屏住了呼吸。

「甄妮!你怎麼會在這裡1

蕭炎張大了嘴,不可思議的表情在臉上精彩地演繹。

用力掐了下樂少龍的大腿,樂少龍齜牙咧嘴的呼天喊地證實了蕭炎沒有在做夢,可是,甄妮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蕭炎眼神飄浮,左右尋求著答案,可是發現眾兄弟震驚的表情不比他遜色。

「甄妮……」蕭炎望著天空中那個絕美性感的熟悉身影,心中那根弦緊緊地彈了一下,彷彿打翻了五味瓶,五味雜陳,有驚訝、有欣喜、有擔憂,但更多的是由衷的感動

雖然蕭炎不清楚甄妮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但是,蕭炎深深知道,這一切絕非容易。

幻境的隱秘、一路拼殺過來的血與淚都令蕭炎比任何人都清楚要達到這裡的艱辛,而甄妮只不過一個人,一個芊芊女子!想到這裡,蕭炎只覺得喉嚨有些哽咽。

蕭炎看得沒錯,大家也沒有認錯,絕美女子正是甄妮。

至於甄妮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要從之前說起。

甄妮尋找蕭炎來到鬼宿谷,費盡心思卻卡在幻境入口,不得進入之法,百般焦灼之下,甄妮選擇了最直接的方法,那就是強行破門。

甄妮用盡全力,不顧護罩的反震,對著護罩展開了一輪又一輪驚天動地的攻擊,汪洋般的能量浪濤席捲了整片天宇,可惜,護罩的能量實在太強,強大的反震力比汪洋還要浩蕩,甄妮身受重傷,嬌軀噴血無力墜落的時刻,心就像浪濤衝擊礁石而粉碎一般,絕望與無助。

當時的甄妮心已隨著蕭炎而去,絕望的情緒第一次如此深刻地一刀一刀在甄妮的心口上刻畫著,痛得已經麻木。

完美的嬌軀重重墜落在長年累月堆積的腐葉爛泥上,砸出一個黃金比例的曲線,但美人的眼神已經潰散,心碎得就像壓在身下的落葉,是那樣的脆弱。

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投射在甄妮美麗而又蒼白的容顏上,就在此時,護罩盪起了一層漣漪,是裡面守侯的蕭遙被剛才甄妮最後一擊驚動了。

護罩內部空間空曠巨大,而且護罩的能量波動隱隱隔絕著內外的視線,雖然從內及外能隱約看清一定距離,但要視野清晰必須要靠近護罩邊緣。蕭遙一心繫在蕭炎身上,完全沒有關注外面,而且此地極為偏僻,蕭遙根本就沒有想到有人可以尋到此地,若不是甄妮的最後一擊引起了護罩的能量劇烈波動而驚動了蕭遙,兩人差點就失之交臂。

當蕭遙貼著護罩望向外面曲線動人的甄妮時,他徹底呆住了,震驚的表情比現在的蕭炎還要誇張。

看清外面跌落的人影,蕭遙三步並作兩步沖了出來,在離甄妮兩步遠,蕭遙做出了一個如果當時蕭炎在場一定會驚訝得連下巴都會掉下來的舉動。

一向桀驁的蕭遙居然一邊口中稱呼一聲「大小姐」,一邊畢恭畢敬對著甄妮參拜了下去!

甄妮的身份不簡單,之前蕭炎聽清浩然說到人族盟主乃甄布凡的哥哥時,就猜到甄妮應該是人族盟主的千金,只是他不知道蕭族與甄家的關係

進入幻境,有著丹藥的支持,甄妮一路運氣療傷,一路憑藉著七星魔獸頭骨的震懾,日夜兼程趕到了血契感應到的蕭炎所在,及時救了蕭炎一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