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七十一章決戰守護者(十四)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帶著秋天的寒意,嘯戰的額頭上卻滲出了豆大的汗珠,手心裡粘粘的,讓人很不舒服。真刀真槍對拼倒不會覺得恐懼,反而這無形的一切彷彿緊緊勒著眾人的心,讓眾人近乎喘不過氣來。「這樣乾耗下去絕不是辦...

不過一時半刻,眾人所見,半空中一道青色的虹芒,筆直地豎立在天空中,光燦燦,亮晶晶,光輝點點,像是截取了彩虹中的一段精華,凝聚成一塊瑰美的青水晶。

「煞氣流盡,這才是此物的真面貌。」嘯戰喃喃,不敢置信。

青色水晶有一股超塵脫俗的氣質,造型宛如一支法杖,周身旋風圍繞,給人以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

吸收了大量的風之能量,水晶法杖微微顫動,似乎感應到風暴的鬥氣,竟然自動飛來,懸浮在風暴面前。

風暴驚喜中,一把抓在手裡,一股難以述說的感覺貫穿全身,風鬥氣的流動更快了,周圍風元素的感應也越加清晰起來。

水晶法杖在手,風暴感覺自身如雪山上的一株清新雪蓮,與自然世界融為了一體,揮舞間道道旋風快速飛出,在空中碰撞出巨大的聲響,爆炸的能量令眾人吃驚。

風暴喜出望外,欣喜雀躍,仔細揣摩著水晶法杖的信息。

水晶法杖,名:「水晶風緣。」取之遠古雪山之精華,置於傳說中八大禁地之一的死風之地,歷經千萬年暴風淬鍊而成,能溝通天地間風元素,加快施放風鬥技的速度和提高風鬥氣的威力。

聽完風暴對水晶法杖的介紹,眾人紛紛替風暴歡喜不已,風暴得此杖,能加快風暴施放鬥技的速度和提高風暴的攻擊威力,這簡直就是為一直苦惱施技過慢的風暴量身定做的。

「恭喜風暴。」蕭炎恭賀道,嘴角帶著不加掩飾的笑意。團隊的強大也就是蕭炎的強大,蕭炎自然非常開心。

「這法杖太漂亮了,與剛才的凶神惡煞完全不一樣埃」紫影驚嘆,身為女性,愛美之心遠比男人強,看著如水似霧的水晶法杖,朦朦朧朧的,帶著絲絲霧氣,閃爍著點點光澤,出塵不凡,紫影的眸子中閃爍著羨慕。

「風險與回報成正比,一路的風風雨雨雖然艱難,但是收穫還是相當的不錯。」樂少龍也替風暴高興,他望向半空,露出期盼的神色。

蕭炎等人順著樂少龍的眼光望去,平靜的臉容慢慢起了波瀾,露出非常驚訝的神色。

之前模糊不清的第三個堡壘此時竟一點點開始清晰了起來,就好像一層層面紗正在被揭開,漸漸地展露在了眾人的視線里。

「那是什麼?」風暴停止了把玩手上的「水晶風緣」,指著遠處最後一棟高大雄偉的城堡問道。

城堡高達數萬丈,沖入雲霄,隱約可見的大門也有數千丈之高,上面雕刻著一個獸頭,猙獰恐怖。

巨獸頭上長著九隻巨大的角,鋒利無匹,烏光森然,血盆大口中數丈之長的利齒像是一根根長矛暴露在外,寒光閃閃,猙獰嚇人。

「這是」連蕭炎都忍不住皺眉。

目前所見的巨獸雕像,蕭炎等人聞所未聞,紛紛將緊張與希冀目光投向見多識廣的樂少龍。

樂少龍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前面城堡的磅,露出了震驚的神色,而後望望眾人,苦笑著搖了搖頭。

「咦,連你也不清楚?」

眾人露出奇異的神色看著樂少龍,把樂少龍看得有些發毛渾身不自在。

「你們當我是神啊,什麼都知道?」樂少龍很無奈地嚷嚷了起來。

「對了,我似乎聽過關於這個巨獸的傳聞。」風暴突然插話,「在我歷練的時候,聽一位老人說起過。」

「但是老人所述巨獸相貌並不詳細,隱約只提到頭有九角,衝天而立,與眼前這個雕像倒是符合。」風暴回憶道,「此獸名咆哮黑尊,在巨獸中堪稱精英級的狂戰士,它們高大、強壯、狂暴,一旦進入戰鬥狀態,出自本能的衝鋒異常兇猛,如夏日風暴般降臨戰場,而且對傷害有天生的抵抗能力,一旦進入近戰,就只能祈禱斗仙保佑了。」

聽完風暴的介紹,蕭炎眾人不禁咂咂嘴,這也太變態了一點吧。

「你們不要太過震驚。」看到眾人露出異樣之色,半空中的風暴接著道,「雖然咆哮黑尊很厲害,但對我們來說也不失為一次機緣。」

「咆哮黑尊的皮非常堅韌,刀槍不入,製成內甲遠比同階魔獸要好上不少,而且魔核也擁有極好的品質。」

「好了,我們先出發,靠近觀察再說。」三軍未動,軍心不能亂,蕭炎輕輕一揚手,緩緩升空而起,與眾人並立,向著第三堡壘而去

在蕭炎帶領下,眾人前行數百里,舉目遠望。

這裡,似乎自成一個神秘的世界,與之前兩座堡壘景觀完全不一樣,每一寸土地都曾被鮮血染紅過,曾經的屍骨如山如今只殘留骨骸成堆,宛如古之絕地,黑與紅是不變的主題。

離黑色的堡壘越來越近,蕭炎等人眼神犀利如電,不斷掃來掃去,打量著附近的一切。

這裡的一切寂靜得接近永恆,除了荒野上呼呼的風聲,沒有其它任何的聲響。

突然,堡壘內一聲震天怒吼傳出,只一瞬間,日月無光、斗轉星移,一道巨大得令人窒息的黑影從天而降,落地間彷彿颱風過境,海嘯爆發,震得眾人紛紛站立不穩。

黑影之高大,蕭炎等人不過其腳掌之高,抬頭間幾乎不能見其全貌,相比之下,蕭炎眾人宛如東荒一隅,滄海一粟,眾人震撼無比,心中湧起滔天駭浪。

「快閃。」

蕭炎急忙出聲,眾人紛紛鬥氣縱橫,身形連閃,拉開一段距離后穩住陣形,與黑影對峙相望。

煙塵慢慢散去,從天而降的黑影顯露出來,在夜色中透發著一股神秘的氣息,有淡淡的黑霧在繚繞,細看之下,與堡壘上的雕刻頭像完全一樣,面如刀削,稜角分明,黑鋼般的質感冷冷反襯著陰森,頭上衝天豎立的九角閃爍著冷冽的暗光,穩如磐石的巨大軀體散發著無形的威壓。

蕭炎眾人只覺得周圍溫度驟降,陰氣森森,寒冷刺骨,像是墜進了冰窖一般。眾人心中一陣發毛,呼吸都幾乎停止,暗暗揣測著面前黑影的實力,凝重之色溢於言表。

遮天的黑影略微低垂下頭顱,凌厲如劍芒的眼光打量著眼前的幾個小不點。

注視良久,黑影始終沒有說話,周圍安靜得近乎詭異,幾片落葉打著旋落在地上,聲音清晰可聞。

時間就在這死一般的寂靜中流淌,蕭炎等人只覺得心臟似乎都跳出胸膛,「砰砰」的跳動聲在這壓抑的氣氛里是唯一的主旋律。

正值秋節時分,秋風瑟瑟,帶著秋天的寒意,嘯戰的額頭上卻滲出了豆大的汗珠,手心裡粘粘的,讓人很不舒服。

真刀真槍對拼倒不會覺得恐懼,反而這無形的一切彷彿緊緊勒著眾人的心,讓眾人近乎喘不過氣來。

「這樣乾耗下去絕不是辦法,雖然不明對方的實力,但如此下去,軍心必潰。」蕭炎心裡這樣想著,牙齒狠狠咬進嘴唇,血珠一滴一滴滲了出來,疼痛讓蕭炎暫時從無形的壓制中解脫出一絲精神,向隊友打了個眼色。

幻境里的生死磨難,使眾人已是心靈相通,一個眼色就可以表達很多東西。眾人一直在留意蕭炎的指令,如今一見蕭炎眼色,立即明白了蕭炎的意思。

面前的黑影太強大了,一出場就掌控了這片空間,讓眾人的信心在無形中崩潰,可要撤離,顯然已不可能,與其坐以待斃,不如轟轟烈烈戰上一場,生又如何,死又何懼。

眾人的手緩慢而堅定地握住了兵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