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四十章與商盟合作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臉色一沉,甄布凡連忙補充道:「當然,商盟在這方面會做出補償的,絕對不會讓蕭公子失望。」「不行。」蕭炎斬釘截鐵,說道:「會長的主要目的是建立一個可以吸引大家來交易藥材的市場,血魔一族與我蕭族煉製的血氣丹...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40_第四十章與商盟合作.

半空中,幾道身影疾如雷電,衣袂破空,風聲獵獵,正是清浩然、蕭炎等一行人。所過之處,只殘留余影,速度之快,似乎很是匆忙。一路上人流擁擠,不時有人抬頭觀看,一看之下,紛紛壓低聲音指指點點,無比詫異。「剛才我聽見魔皇有一部高級鬥技要拍賣,好像是世階鬥技,嘖嘖,魔皇出手就是不凡。」有人剛從比賽空間出來,羨慕道。「那個不是剛剛奪得選拔賽冠軍的雙火嗎?怎麼會和魔皇走在一起?」一位眼尖的路人喊道。「如此人才,各大勢力爭奪也是正常的。」「什麼時候我也能到達如此地步就好了」魔皇清浩然、商盟第一美女甄妮同行,還說得過去,都是一方風雲人物,相互之間有合作來往也屬正常。但那個叫雙火的,雖然從新秀選拔賽中脫穎而出,萬眾矚目,成為一時家喻戶曉的焦點人物,可儘管如此,也無法與當今魔族之皇相提並論,如今竟然與魔皇並肩而行,不得不讓人感到匪夷所思。莫非魔皇有招攬之意,這不是在和丹殿搶資源嘛。「老弟果然天才。此次丹殿比賽,老弟力戰群雄,一舉奪冠,為兄臉上也有光啊,哈哈哈。」疾馳中,清浩然極為欣慰。「僥倖而已。」蕭炎淡淡一笑,倒是很誠實。當時若是沒有浪天之助,自己不但奪冠無望,甚至達到帝之三品還不知道要何年何月。對浪天,蕭炎很有好感。蕭炎總有一種預感,兩人還會有交集的一天。對於蕭炎的不驕不傲,甄妮微微一愣。年少輕狂乃人之常情,而蕭炎剛取得矚目成績,心態卻波瀾不驚,極為難得。不由得內心一陣蕩漾,眸含春水清波流盼,看向蕭炎的眼神多了幾分異樣。感受到甄妮的眼神,蕭炎回頭,急速飛行帶起的勁風將甄妮的衣服吹得緊貼在身上,完美的曲線一覽無餘,素腰一束,一抹堅挺似乎要破之欲出。兩人視線不經意交織。甄妮禁不住秀靨緋紅,小巧的嘴角微微翹起,紅唇微張,似欲引人一親豐澤。「真是天生尤物埃」蕭炎一時有些心猿意馬,連忙轉移視線,神情慌張失措,一失剛才的鎮定自若。清沐兒眼角一瞅,這一幕剛好落在眼裡,小嘴一噘,自己都搞不清是怒火中燒還是嫉火上升,氣鼓鼓的臉蛋吹彈可破,酥胸一挺,雖不至波濤洶湧,但也是一抹完美弧度挺現而出。清浩然感官何等敏銳,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眉頭微微一皺,臉色略沉,眼眸閃過一絲失落,微微嘆了口氣。蕭炎剛好夾雜在中間,左右為難,只好假裝目不斜視,低頭狼狽飛行。不過蕭炎還真是艷福不淺,生性木訥,但傾慕其的女子無不是國色天香之姿,人生得其一而無憾,何況蕭炎還得其三呢。薰兒的純、彩鱗的艷、蕭琪的嬌,風情萬千,人生如此,夫復何求。沉默間,撕裂城的傳送點,轉瞬即到。為免節外生枝,清浩然腳步尚未著地,右側二長老搶先一步,令牌一翻,「魔皇駕臨,閑人避讓。」聲似響雷之下,鬥氣澎湃而出,霸氣外露。排隊等待的人大吃一驚,紛紛讓開一條通道。幾人身形一閃,進入蟲洞,不過片刻,光線亮起,幾人已經出現在魔族的駐點。駐點接待廳,清靜幽雅。「在丹殿賽場,各大勢力已經按捺不住,蕭炎情況堪憂,本皇不得不出此下策,還望二位見諒。」清浩然看著甄妮和樂少龍,說道。「魔皇對蕭炎關懷之情深厚,我等理解。」甄妮回禮,內心並沒有不悅,雖然勉強算是被挾持,可事源於蕭炎,甄妮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那種感覺。一見甄妮開口,清沐兒「哼」的一聲,別過身去。清浩然狠狠瞪了清沐兒一眼,招呼幾人坐下。剛落座,清浩然面色就是一變。駐點門前,一位中年人帶著幾人,正大步走了進來,紫衣罩身,相貌堂堂,不怒自威,手上把玩著一個九龍拱天造型的紫砂茶壺。幾位魔族少女跟隨在旁,不敢阻攔。「丹殿比賽,過於匆促,甄某還沒來得及和魔皇好好敘敘,魔皇何以匆忙離開,叫甄某好生遺憾。」中年人正是商盟會長甄布凡,收到甄妮的信息后,火速趕來,談吐間,話語很耐人尋味。「叔叔1「會長1甄妮和樂少龍同時站起身來。清浩然一抱拳:「有勞甄會長費心了。會長今日真好雅緻,手中此壺我若猜得不錯,乃帝州頂級名匠紫天龍花費百年光**雕細琢而成,每到圓月之夜,必定會龍吟聲起,乃斗帝大陸一絕,沒想到竟然在會長手裡。」清浩然快步上前,大手一揮,示意服侍人員退下,壓低聲音:「會長應該明白我之所慮,得罪之處,還請見諒。」說著,眼神掃了一下甄妮和樂少龍。「魔皇言重了,當下說不定還有要麻煩魔皇之處呢。」甄布凡見甄妮沒事,面色緩和下來。雙方本無利益衝突,自然能多一大助力為好,而且蕭炎與魔皇關係非淺,若能得魔皇人情,自然更能順水推舟,事半功倍。甄布凡是商人,商人唯利為先,至於綁架一事,魔皇本意也是避免走漏風聲而已,並未對兩人有任何不良舉動,既然大家相安無事,那麼應該轉入正題了。「蕭公子,我們又見面了。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蕭公子這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埃」甄布凡給蕭炎扣上一頂大帽,時機剛好,不愧為商盟會長,精於心計。「甄會長過獎了。」蕭炎連忙回禮,本性不太適合這種場合,表情頗不自然。「魔皇,不如我們換個地方說話?」甄妮看出了蕭炎的窘態,出來打圓場,舉手投足間大方得體。清浩然瞄了一眼清沐兒,神色複雜。「此處僅是一個落腳點,略過簡陋,怠慢各位了。大家裡面請。」清浩然將大家引進駐點的一個隱秘小四合院。小院不大,東廂房百竿翠竹;西牆邊兩棵青松;南檐下十幾盆秋菊,含苞待放。雅舍精緻幽靜,別有一番味道。大家相繼入座,香茗奉上,清浩然輕抿一口,說道:「賽場之事,我代蕭炎謝過甄會長了。」「舉手之勞,不足掛齒。且不論蕭炎如此煉藥天賦我見憐才,就憑魔皇與蕭炎這份情分,我甄某怎麼也得出手相助。」甄布凡悠悠說道。此人果然厲害,幾句話就將蕭炎與清浩然都牽扯了進來。蕭炎愕然,不知所謂。甄妮看在眼裡,低聲向蕭炎解釋了一番。蕭炎方恍然大悟,連忙上前拜謝,對於商盟的好感倍增。「蕭公子不必多禮,怎麼說我們也還是合作夥伴呢,蕭公子的藥劑可是讓我們的招牌沾光不少埃」甄布凡開口,眼神掠過一絲期待。頓了頓,「不知蕭公子有沒有進一步的合作意向呢?蕭公子的丹藥有著相當大的市場潛力,如果能夠量產的話,相信可以打破丹殿的丹藥壟斷地位,同時也能給蕭公子帶來巨大的利潤。」甄布凡趁熱打鐵,又補充了一句:「蕭公子如果有興趣的話,有什麼要求不妨提出來,商盟自會讓你滿意。」好一條狡猾的老狐狸,步步為營。蕭炎略一抱拳:「初到貴地,承蒙貴盟相助,蕭炎以後所產丹藥自當全部交給商盟代理銷售。」見蕭炎會錯意,甄妮立刻開口:「蕭公子,憑你一人之力,只怕無法滿足商盟所需。如肯與我商盟合作,由我商盟批量煉製並全權代理,應是皆大歡喜之事。」雖然對蕭炎有種微妙的感覺,但是事關商盟利益,甄妮自是站在商盟的立場上。蕭炎想不到甄妮竟然第一時間站出來說話,所談之事又是關於自己不想透露的隱秘,儘管適才聽甄妮稱甄布凡為叔叔已是知道了甄妮乃商盟的千金,心中仍略有不喜。見蕭炎面色有些不悅,甄妮心中咯一下,但還是繼續解釋:「至於公子擔心的藥方保密問題,商盟願以名譽擔保,魔皇正好可以做個見證。」一直以來低調行事,蕭炎就是不希望藥方泄露,如今見商盟提出要求,沉默不語。「藥方對煉藥師的重要性,商盟當然清楚,自然明白公子的顧慮。或許公子有所不知,自你從古遺出來之後,大陸一直流傳公子得到老魔皇所有藥方的傳聞」甄妮瞄了一眼蕭炎,繼續說道:「如今各大勢力蠢蠢欲動,公子處境堪憂埃」「雖然公子有魔皇支持,但是總不能一直呆在魔族領地吧?」甄妮頓了一下,接著道:「公子短短時間便晉陞到三星斗帝,可見天賦驚人,只是,斗帝大陸千萬年來,底蘊深厚,強者數不勝數」言下之意,蕭炎此時實力還是有所欠缺,難以保全藥方。蕭炎神情微變,甄妮說得沒錯,自己實力還很低微,遠不足保住這些被各大勢力虎視耽耽的藥方,正所謂懷璧其罪。但是對於交出藥方,蕭炎心裡還是有些抵制,何況甄妮進門以來就一直在為商盟勸說自己,一下子顯得特別的生分,心中頗有不快,百感交集下,臉色也冷漠了下來。甄妮立即有所察覺,神色變幻不定,一方面她希望蕭炎能和商盟合作,另一方面她也擔心蕭炎不悅,內心彷徨,女兒家心態盡顯。可甄妮畢竟身居高職多年,深呼吸一口氣,就冷靜了下來,環視四周,見清浩然微微頷首,便再度緩緩開口:「客觀分析目前的情勢,如今穩妥之計,就是公子選擇與一大勢力合作。當今經營丹藥的最大兩股勢力,乃是商盟與丹殿。而我商盟,品行信譽,相信與公子這些天的合作已略有說服力。」甄布凡似乎有所察覺甄妮的神態,眉頭不露痕皺了皺,輕嘆了口氣,站起身來。「與我商盟合作有諸多優勢。由我商盟批量煉製,等於向天下宣布藥方已為我商盟所得,有我商盟作為蕭公子的堅實後盾,諸多勢力就會放棄覬覦之心,蕭公子可免諸多麻煩甚至危險,此為其一;所有的材料和人工成本由商盟負責,蕭公子獲得全部收入的三成,利益絲毫不少,而且可以抽出更充沛的時間投入修鍊一途,此為其二;商盟組織大量的煉藥師進行批量煉製,並憑著我商盟在大陸上無人可比的商業網路進行銷售,可以做到利益最大化,蕭公子坐享大量利益,就可以購買各種修鍊所需之物,此為其三;一旦合作,以後蕭公子所需之物盡可委託商盟採購,只收成本,商盟網羅天下生意,蕭公子可少耗不少精力,此為其四。」甄布凡一針見血,針對利弊拋出的誘惑不可謂不讓人心動。蕭炎本性淡泊,對金銀錦帛之物不是很在意,商盟所提出的總額三成的收益蕭炎覺得已經足夠,只是交出藥方之事尚在猶豫,正欲開口。清沐兒跳了出來,柳腰輕叉,杏面微冷,桃腮一鼓,搶先道:「就這麼點好處啊?小騙子,不如和我們魔族合作,我們給到四成,再不行,五成怎麼樣?而且我們魔族勢力也不輸給商盟埃」「小騙子,你說好不好?」清沐兒滴溜溜的大眼睛看著蕭炎,帶著一臉的期盼,小模樣楚楚動人。眾人一陣暴汗,面面相覷。甄妮心中一陣莫名的刺痛,整個雅舍好似突然失去了顏色,窗外風吹起的花瓣如同破碎的流年,清沐兒看向蕭炎的眼神始終在眼前搖晃。說不清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甄妮只覺得心裡一陣失落。「老子一輩子還沒見過這樣的談判呢。」甄布凡差點一口氣喘不上來,抹抹冷汗,平復心情,緩緩開口:「清小姐,你們的確每筆交易都可以給蕭炎四成甚至更多,但是你們永遠無法讓蕭炎的利益最大化,不為別的,就為我們商盟覆蓋整個斗帝大陸的商業網路。不是甄某誇口,商盟半個月的銷售量可以頂得上魔族一年的總量。論經濟實力,論商業覆蓋面,我們商盟說第二,絕對沒人敢說第一,就連丹殿也不行。」口氣之大,令眾人倒吸一口冷氣,但是無人能反駁,事實的確如此。商盟有這樣的實力,有這樣的魄力,有這樣的霸氣。囂張要有囂張的本錢,而商盟正有如此底氣。清沐兒目瞪口呆,櫻唇張成一個鵝蛋形。清沐兒從來沒接觸過商業方面,只不過大小姐性子使然,出來為蕭炎打抱不平,如今面對甄布凡的一番言辭,無法回答,獃獃地站在那裡。「沐兒,回來,別胡鬧。」清浩然叱責,一抱拳,「甄會長請見諒,小妹不懂事,給會長添麻煩了。」「呵呵,清小姐性格直爽,乃性情中人埃」甄布凡不責反誇,深曉得饒人處且饒人之道,更何況對象是魔皇的妹妹。清沐兒躲在清浩然身後,依然忿忿不平,小嘴兒噘得老高,盯著處事遊刃有餘的甄妮,心中很是不爽,但一看見清浩然責備的眼光,只得乖乖地退在一旁。「清某不得不承認,甄會長所言屬實,合作方面商盟的確是首選,老弟可以考慮一下。」清浩然坦誠相告,連甄布凡都一愣,落落胸襟,此乃真豪傑也,對清浩然的評價又高了幾分。「既然魔皇如此坦誠,甄某也實話相告,蕭公子目前恐怕也只有和商盟合作一途,別無它眩」甄布凡又是驚人之語。此語一出,眾皆一驚,努力地揣摩著這話里的含義。甄布凡頓了頓,看了看眾人反應,手掌輕輕往內一握,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蕭公子之所以能安全在此,可知其中原因?」蕭炎搖搖頭。甄布凡傲然回答:「那是因為蕭公子還在與我商盟商議合作事宜之中。各大勢力現在都對蕭公子的藥方垂涎三尺,平靜的表面下早已暗流洶湧。斗帝大陸幾大勢力,除了丹殿,人族與我商盟關係非淺,妖族也是我商盟的戰略夥伴,影子盟對丹藥根本不敢興趣,所以蕭公子如今才未受到各方的騷擾。一旦與我商盟合作不成,他們便無所顧慮,蕭公子安全堪憂。」清浩然浮現擔憂之色,在蕭炎耳邊輕輕說了句:「此話不虛,甄會長的大哥是人族盟主。」蕭炎心裡有些震撼,甄家擁有六大勢力之二,難怪說話有如此底氣,同時一瞬間想到了甄妮,她叫甄布凡叔叔,甄布凡的大哥是人族盟主,那甄妮的身份蕭炎一剎那的愣神后,清秀的臉龐陰晴不定,顯然內心在掙扎。許久,嘆了一口氣,問道:「承蒙甄會長厚愛,只是有一事蕭炎不明,為何要如此關照蕭炎?」甄布凡看著蕭炎,可以在如此利誘以及甚至威逼前還明心本性,鎮定自若,果然是個人才,便很誠懇地說道:「蕭公子這句話問得好。實不相瞞,當今斗帝大陸六大勢力,唯商為重者其二,丹殿與商盟。」「商者,不敢說全部唯利是圖,但絕對是利字當先。商盟擁有絕大多數商路的壟斷權,唯獨丹藥方面卻是被丹殿所控制,而斗帝大陸上,丹藥和藥材的交易恰恰是最大的。當然,丹藥的利潤只是一部分,我們在意的是藥材的生意,丹藥市場的興旺,使得藥材交易一直被丹殿所掌握,這些年來商盟沒少遭丹殿的打壓和排擠。商盟已經留意這片市場無數年,只是一直苦於沒有突破口。如今蕭公子的藥方可以說是一張絕對的王牌,僅僅憑著清靈液和血氣丹這兩種消耗量最大的恢復類丹藥,我們就可以在我商盟區建起一個足以與丹藥市場相抗衡甚至超越的丹藥和藥材交易市場,保證在整個斗帝大陸的銷售量絕對第一,進而打破丹殿在藥材上的壟斷,那可是一個無比巨大的市場埃不知我這樣說,蕭公子以為然否?」甄布凡所言不可謂不坦誠。「蕭炎煉藥初衷本只是想達到帝之五品,並沒有獲取利潤的想法,甄會長美意蕭炎只怕」蕭炎雖然有些意動,但一來蕭炎對金錢看得不重,二來藥方關係重大,蕭炎還是不想輕易泄露。此言一出,清浩然愕然,如此利誘竟然不為所動,看來蕭炎鴻鵠之志不限於此啊,此子必定前途無量。甄妮則是一陣黯然,螓首低垂,心中有說不出的失落,說不出為什麼,俏臉竟浮現一絲蒼白。清沐兒靈秀雅緻的小臉上桃腮泛紅,掩蓋不住興奮之色。說不清道不明,清沐兒看見甄妮失落就莫名地開心,特別是在蕭炎面前。「蕭公子想達到帝之五品,莫非有什麼原因?可否一訴,或許商盟能幫得上忙。」甄布凡是個精明的商人,具有絕對的耐心。蕭炎欲言又止,此事關係重大,不能走漏半點風聲,否則又是一場腥風血雨,牽累自己的族人。清浩然見狀,幫忙解圍:「想來我這兄弟定然是心繫族人。煉藥師達到帝之五品,身份地位隨之上漲,所屬家族也能水漲船高,快速發展。」「原來如此。難得蕭公子有此孝心,甄某有個建議,蕭公子不妨聽聽。一個家族的強大,無非資源與底蘊。若與商盟合作,蕭族可快速獲取大量資金,用於培養後代的發展,而且蕭族所需之物商盟也會盡心竭力以遠低於市場價格供應,如此一來,蕭族有著強大的商盟作為後盾,蕭族便有了壯大的基矗」甄布凡不愧為商盟之主,精明幹練令大家自嘆不如,只不過提到蕭族時的語氣有些停頓和怪異。經甄布凡一說,蕭炎心中一動,雖然並非原衷,但也提醒了自己,無論是鬥氣大陸的魂族還是斗帝大陸如今的六大勢力,都遠非勢單力薄的個人所能抗衡。要想在斗帝大陸上爭得一席之地,走出一條強者之路,強大自己的家族,組建屬於自己的勢力才是王道,蕭炎暗暗下了決心。此時此刻,蕭炎想起了修髓丹和紫心丹。修髓丹,有洗筋伐骨,修改精髓,強壯體魄之功效;而紫心丹,能極大地削弱五星帝劫第五道雷霆的威力。有此二丹,只要自己有足夠多的材料,蕭族就可以量產五星斗帝,如此一來,蕭族想不強大都難。想想都熱血沸騰,可是有個問題讓蕭炎很是鬱悶,就是現在蕭族連個四星斗帝都沒有,怎麼辦?短期間如何提升家族的實力,蕭炎很是苦惱。「而且蕭族要強大,首先要走出帝州,那裡的修鍊環境,哪裡能與帝源州相比,可想要在帝源州站住腳,又談何容易。商盟在巨浠城擁有多塊領地,如果蕭公子與我商盟合作,那麼我們商盟可以專門提供一塊屬地給蕭族作為發展的基地。公子與魔皇關係非淺,這塊屬地就定在魔族區如何,一來蕭公子可經常與魔皇一敘兄弟之情,二來有魔皇在,蕭族也好多個照應,豈不完美?」甄會長見蕭炎沉默,又拋出一個巨大的誘餌,而且甄布凡還另有目的,就是通過施恩,蕭族自會感激不盡,便可把蕭炎牢牢捆綁在一起,蕭炎身上可有著老魔皇的全部藥方呢。「甄會長盛情,蕭某非常感激,只是此事過於突然,容蕭炎考慮一晚如何?」蕭炎需要點時間來理清自己的思路,客氣地說道。話語剛落,甄妮暗舒一口氣,無來由地心花怒放,秀靨艷比花嬌,連她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麼。蕭炎眼光掃過,竟是看呆了那麼一瞬。清沐兒一看蕭炎的表情,氣得小蠻腳猛跺地板,恨得咬牙切齒。考慮就意味著還有機會,甄布凡也鬆了一口氣。「大家一天下來也疲累了,來人,設筵席,招待貴賓。」清浩然見此事告一段落,大手一揮,安排接待。如今兩大勢力在此,倒也不懼蕭炎的安全問題,還沒人敢在兩大勢力手上搶人。雖然只是一個駐點,晚宴奢華不足,但精緻有餘。醇香排骨、翡翠蝦斗、紅燒獅子頭、金陵扇貝、雪花蟹斗應有盡有,色香味俱全,大家觥籌交錯,把酒言歡。清浩然大杯痛飲,豪邁不群;甄布凡、樂少龍則不時舉杯與蕭炎相敬,旁敲側擊之下希望能增加籌碼份量;甄妮含笑不語,略帶醉意,像午夜盛開的鮮花,執杯的玉指把玩著精緻的酒杯,裹著一圈唇紅,那一抹紅艷挑逗著蕭炎的神經;清沐兒則一時看看蕭炎,一時看看甄妮,貝齒輕咬,似嗔似怒,秀雅絕俗,自有一股輕靈之氣;蕭炎已經酒不醉人人自醉。月懸碧空,酒席上已經狼藉一片,大家都有了幾分醉意。清浩然環視四周,甄布凡依然在與蕭炎閑聊家常,沒有絲毫要走的意思,大有「不就考慮一晚的時間嘛,我等得起。」之意,清浩然與甄布凡眼光對視,兩人啞然失笑,心中所想自是瞞不過對方,舉杯互碰,一飲而荊次日凌晨,蕭炎滿懷心事,起得很早,漫步在後花園。奼紫嫣紅,在蕭炎眼中卻索然無味。「老弟早啊,昨晚睡得可好?」清浩然出現在蕭炎旁邊。「還好。昨晚大哥可是酒量驚人埃」蕭炎嘖嘖嘴,昨晚他可是看著清浩然開始是大碗痛喝,後來乾脆開壇豪飲,徹底把甄布凡和樂少龍灌醉后,蕭炎才得以回房休息。「哈哈,難得與六大勢力首領痛飲,不多喝點怎麼行。」清浩然豪情萬丈。「大哥昨晚是故意灌醉甄會長的吧?」清浩然看看蕭炎,放聲大笑:「知我者,老弟也。」蕭炎看著清浩然,感慨萬千,自相識以來,清浩然屢屢出手相助自己與家族,蕭炎心裡記下了這份恩情。「大哥,怎麼也這麼早呢?」蕭炎關心起清浩然來。自己是有心事,可大哥呢?如今已是魔皇,難道也有不如意的事?「呵呵,睡不著就想出來逛逛。有什麼心事,能和大哥說說不?」清浩然隨意在草坪上坐下,心中暗嘆了口氣,自己的事情不是現在的蕭炎能幫忙的。「蕭炎對大哥真的很感激,這段時日大哥幫了不少忙。」蕭炎停頓了一下,「只是,蕭炎不能總在大哥的庇護下成長」「雄鷹嘛,總是要展翅飛翔的。」清浩然欣慰地笑笑:「說吧,有什麼大哥能為你解答的。」蕭炎眉頭一皺,說道:「關於藥方一事,大哥有什麼看法?」清浩然露出鄭重之色,道:「雖然商盟以利益為重,但是那老狐狸倒也坦誠,分析得很有道理。老弟你身懷絕品藥方,被各大勢力覬覦,且不說方不方便拋頭露面,對你的歷練有很大的阻礙,單是安全方面我看就很難保證。而唯一的解決方法,可能還真如那老狐狸所說,只有和一個大勢力合作,一來,可以解決老弟的危機,二來可以帶動蕭族發展。」蕭炎知道清浩然是為自己好,所說正如自己所想,連連點頭:「那大哥的意思還是給」「給。」清浩然豪爽地笑道,「但是別太輕易給,哈哈1「大哥是要我宰一筆?」蕭炎自語,有點困惑。「對,而且要狠狠地宰,商盟那麼大的水魚,不宰它宰誰埃哈哈,今天太爽快了。」清浩然仰天大笑。蕭炎也大笑,想不到大哥還有如此風趣的一面。遠處的雅居里,甄布凡睡眼朦朧,正欲起床,突然打了一個冷顫「對了,蕭炎還有一事想請教大哥。現在蕭族太弱,就算蕭炎答應與商盟合作,蕭族舉族遷移到巨浠城,可是族中連一個坐鎮的強者也沒有,而且蕭炎出去歷練,也缺少得力助手,如何是好?還請大哥給點指示。」清浩然看著蕭炎,突然大笑:「老弟,這其實一點都不難。你先組建一個屬於自己的小隊,多幾個得力的幫手,對你大有幫助。人手不是問題,商盟多的是,老弟一定要找他們要,千萬別客氣,哈哈。至於蕭族那邊,暫時有大哥我幫你坐鎮,以後蕭族有了大量的資金支持后,發展起來就好了。」蕭炎恍然大悟,但是還略有疑惑地問道:「大哥,你不是要住在魔族區的魔族大樓嗎?你堂堂魔皇,怎麼能屈尊到蕭族裡居住呢。」清浩然有點不太好意思,沉默了一下,嘆了一口氣:「老弟,你不知道,現在魔族內部一片混亂,無法統一,我這個魔皇還沒得到全部分支的承認呢。只憑血魔令,沒有足夠的實力和資金也是不行埃」說完神情一片黯然。蕭炎真正愣住了,他完全沒想到清浩然的處境竟是如此。雖然清浩然說得輕描淡寫,但是蕭炎感覺得到實際情況並沒有表面的那麼輕鬆,想必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儘管如此,清浩然還處處幫助自己,蕭炎的眼眸隱隱浮現一層淡淡的水霧。日上三竿,青磚紅瓦的四合院內,光影斑駁。大堂之上,香茗清香,霧氣裊裊,別有一番清雅之氣。甄布凡、甄妮、樂少龍交頭接耳,神情略帶焦急。甄妮今日黃衣罩體,膚光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如明珠生暈,美玉瑩光,只是眉目間隱然有一絲擔憂之色。而清沐兒則一身紅衣,修長的玉頸下,一片肌膚如凝脂白玉,一雙頎長水潤勻稱的秀腿,隱隱要與甄妮分庭抗衡。不多時,清浩然爽朗的笑聲響起,「不好意思,清某來遲,還望海涵。不知昨晚大家睡得可好?」眾人舉目間,只見清浩然拖著蕭炎,以及二,三,五長老,出現在門口。「甄會長,抱歉,蕭某見昨晚大家都略帶醉意,本想讓大家多加休息再作商討,沒想到諸位早就到了。」蕭炎連忙抱拳致歉。「魔皇、蕭公子,無妨。」甄布凡隨意地笑笑。蕭炎轉身,眼光掃過甄妮,眼前一亮,與往日的幹練不同,今天的甄妮更為溫柔可人,鍾靈毓秀,只是蕭炎搞不明白為什麼甄妮白了他一眼。緊跟著清沐兒也給了蕭炎一個白眼,原因很簡單,蕭炎先看甄妮再看的自己。搞得蕭炎摸不著頭腦。「不知蕭公子一晚考慮得如何?」甄布凡示意甄妮問道,怎麼說自己都是商盟的會長,親自表現過急容易在談判中陷入被動。「甄會長的真誠蕭某看在眼裡,蕭某再三思量,答應與商盟合作。」蕭炎語氣一轉,「但蕭某有幾個要求,如若甄會長不允,蕭某隻好另做打算了。」不怕你提要求,就怕你沒要求,甄布凡看到希望,自然不會放過,緩聲開口:「蕭公子,請講。」蕭炎略加思考,說道:「第一,蕭某所煉製的所有丹藥,以後將全部交由商盟代理銷售,作為對與商盟合作的支持。」這點可以表現蕭炎的誠意,正所謂禮尚往來。「第二,一二三紋清靈液全部交與商盟批量煉製,所有的材料和人工由商盟負責,蕭某獲得全部收入的三成。」蕭炎需要利潤最大化,畢竟蕭炎收購魔核、提升煉藥術等級的藥材、蕭族的強大,這都需要大量的金錢。「第三,必須保證藥方的安全和保密。按照藥劑的煉製方法,建立五個煉製點,挑選人員必須絕對忠心,所有責任由商盟負責。」這點生死攸關,至關重要,是所有一切的前提,必須要絕對保證。「第四,一二紋血氣丹交由血魔一族生產,蕭族以後也參與煉製一紋血氣丹。所有血氣丹全部交與商盟銷售,商盟只收取百分之十五的傭金。」把血氣丹交由血魔一族煉製是報答清浩然,蕭族的參與是自供自足,壯大的第一步。「第五,家族勢微,蕭某想替家族組建一支屬於自己的小隊,希望貴盟能給我提供小隊的人眩這些人必須背景清白,天賦好,最重要的一點,是人員必須由我挑選,由我全權掌控。」在斗帝大陸闖蕩,要想成長強大起來,蕭炎深深意識到個人力量的單保「第六,蕭炎與商盟互為盟友關係,而非隸屬關係,一方有難,另外一方應當儘力支持和幫助。」耐心聽完蕭炎所提的條件,甄布凡略一思索,便開口說道。「蕭公子煉製的丹藥全部交給我們代理銷售,這是我們的榮幸,甄某多謝了。」甄布凡覺得蕭炎個人方面提供不了多少丹藥,出於客氣,還是禮貌的回應。他完全沒有預料到,蕭炎後期勢力的煉藥能力在斗帝大陸掀起了一場風暴。甄布凡略加考慮,繼續說道:「公子有難之時,作為盟友,在商盟力所能及的範圍,自當竭力相助。至於藥方的保密問題,蕭公子大可放心,此事關係到我商盟的最高利益,我們一定會嚴把此關。」「以商盟的生產能力,單是清靈液的生產是不是略嫌不夠呢?甄某有個不情之請,血氣丹那裡,蕭公子能否割捨一點,讓商盟也參與煉製?」甄布凡看著蕭炎的臉色,提出建議。商人嘛,總是希望能爭取多點利潤,更何況療傷類丹藥有著巨大的消費潛力,商盟可是一直眼紅得很,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甄布凡當然不會放過。見蕭炎臉色一沉,甄布凡連忙補充道:「當然,商盟在這方面會做出補償的,絕對不會讓蕭公子失望。」「不行。」蕭炎斬釘截鐵,說道:「會長的主要目的是建立一個可以吸引大家來交易藥材的市場,血魔一族與我蕭族煉製的血氣丹全部由貴盟銷售,也能達到這個目的,而且,清靈液的利潤以及煉製速度都不是血氣丹可以比的,最主要的,是清大哥的血魔一族對我蕭炎有恩,希望甄會長不要讓蕭某為難。」清浩然大為震驚,沒想到蕭炎竟然把血氣丹的好處交給自己,「老弟心意大哥心領了,只不過無功不受祿,血氣丹的煉製還是交回蕭族為好,蕭族比血魔一族更需要資金。」清浩然心中非常清楚這是一份怎樣的巨額利潤,增加這一筆收入,對統一魔族甚至可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是蕭炎乃有情之人,自己豈能因為利益甘當無義之徒。蕭炎轉頭看著清浩然,這位重情重義的魔族之皇,自從相識以來,對自己一直呵護有加,如今處境艱難,還為自己著想,無論如何,自己今天都要還清浩然一個人情。蕭炎語氣變得無比堅定:「大哥請勿推辭,這麼久以來蕭族蒙大哥照顧,蕭炎無以為報,望大哥切莫要嫌棄,若是大哥執意推辭,蕭炎以後有事也不敢麻煩大哥了。」此言一出,全場震驚。清浩然看著蕭炎,眼中充滿了激動之色,先祖皇就是先祖皇,看人太准了,這個兄弟值得我清浩然肝膽相照。清浩然身後三位長老,對蕭炎的為人做事,連連點頭讚許,一直以來對清浩然處處支持蕭炎的那點抵觸心態已悄然改變。此時樂少龍神情複雜。蕭炎的義薄雲天使樂少龍很是欽佩,是一個值得知心相交之人。想想當初自己為了商盟利益還提出剷除蕭炎,如今倒有些內疚了,幸好自己對蕭炎還算是鼎力相助,沒有走到對立一面。甄妮美目流盼,蕭炎的形象一下在她心目中高大起來,想不到蕭炎平時少有言語,不擅表達,甚至有些木訥,卻是有情有義,俠義非凡「我在想什麼啊,我」甄妮反應過來,滿臉羞澀,心裡像觸電一般的感覺,麻麻的,散遍全身。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40_第四十章與商盟合作更新完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