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三十七章 各大勢力的反應

作者:夜雨聞鈴0

本章內容簡介:的藥方就全到手了,說不定還能得到不少稀有的寶貝。」樂少龍低聲果敢地說道。「不行,剛才魔皇清浩然已經找過我了,若是蕭炎有任何意外,魔族都會把這筆帳算在我們頭上,與我們不死不休。」「我們還真成...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37_第三十七章各大勢力的反應回到房間,關上門以後,照例布下一道禁制,蕭炎盤腿坐在床榻之上,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之前貿然對甄妮說出的那話,令蕭炎心中有些雜亂。調息一陣之後,蕭炎平靜了下來,之前所有的雜亂消失得無影無蹤。

蕭炎睜開眼來,手掌一翻,靈印苔出現在手中。

蕭炎小心翼翼地用靈魂之力探查了一下,靈魂之力立即就被彈了回來。蕭炎瞳孔一縮,這東西裡面能量強大得有些駭人了,蕭炎只得先將它收起來,再將攤主標誌的地圖拿了出來。

看著地圖上標記的地方,蕭炎眉頭皺了皺。這標記的地方,已經在帝源州外,與妖族的雲深山脈交界處,看來以後要煉製這修髓丹,增強身體強度,還得花不小的力氣埃

將地圖收好之後,再度閉上眼眸,開始運轉起血靈決來。

如今修鍊血靈決已經成了蕭炎每天必修的一門功課,幽絕冥靈依然沒有任何動靜。

修鍊完血靈決,蕭炎神清氣爽,決定再度煉製清靈液。

整個房間因為天火的原因,變得熾熱起來。

這次的藥材,足足有三百三十二副。如此數量,即使是現在蕭炎的煉藥術,控火術以及熟練度都有所提高,也是一個不小的數目,將消耗蕭炎不少的精力和時間。

蕭炎沉浸在了煉製之中,除了休息修鍊血靈決外,沒有停下來過。

一晃,一個月過去了。

「呼——」

蕭炎將最後一爐清靈液裝入玉瓶之中,終於煉製完這一批了。

這次煉製清靈液比先前熟練了許多,失敗率也小了很多,三百三十二副藥材,總共煉製成功二百四十七瓶,比起第一次來,算是有了長足的進步。

蕭炎揮手將天火和焱木鼎收好之後,再將滿房間裝著清靈液的玉瓶一瓶一瓶地裝入了納戒之中,打開房門,向拍賣行而去。

「雙公子的速度真是快埃」甄妮交叉握著玉手,看著眼前的一大堆玉瓶,笑盈盈說道,隨後便命人將清靈液拿了下去。

等清靈液被搬下去之後,甄妮轉過身來,眉目婉轉,手一伸:「把你的龍紋卡拿來。」

「上次一紋血氣丹你走沒多久就拍賣完了,四個龍紋幣一顆。我總覺得沒賣好,這血氣丹的藥效與三紋回血丹的幾乎一樣,但是卻要比三紋回血丹少賣一個龍紋幣,客人都說這是二品丹藥,自然應該比三品的便宜一點,他們也不動腦子想想,二品的和三品一個效果,該好一些才是唉,心裡覺著有些對不住你的信任。」

甄妮一邊把兩張卡對接,一邊對蕭炎說道。

「好了,不說這個了。這是血氣丹的錢,扣除費用和稅收,一共兩千三百四十四龍紋幣,公子確認一下。」蕭炎接過自己的龍紋卡,隨意掃了一眼。

此時樂少龍從外面走了進來,同蕭炎點頭招呼了一下,便對甄妮癟癟嘴,聳聳肩,搖了搖頭。

看著樂少龍的舉動,蕭炎有些納悶,而甄妮則是柳眉微微皺了皺。

原來,上次蕭炎的清單下來,商盟在這一個月內,開始了大量實驗,採用了目前大陸上丹藥的所有煉製方法,盡譴商盟中所有頂尖煉藥師出手,但是都以失敗告終。雖然煉製出來的藥劑也能恢復鬥氣,有那麼一些清靈液的味道,但是,要麼不能瞬間恢復,要麼就是只能恢復一部分,始終無法達到讓二星斗帝瞬間恢復滿鬥氣的效果,更別說附加療傷效果了。

經過分析提煉,確認配方藥材無誤,這便讓所有參加實驗的煉藥師們驚嘆不已。

一般來說,帝之二品的低級藥劑,即使沒有藥方,頂尖的煉藥師也能分析判斷出配方而煉製出來,而如今已經有了藥材的配方,竟然仍無法煉製出來,照著樣品也煉製不出來,這就讓不管是頂尖煉藥師們,還是商盟會長甄布凡,都不得不感嘆連連,嘖嘖稱奇。看來這藥劑相當不簡單,其煉製之法,不知道有多奇特。

商盟偷學藥方的路看來是走不通了。

甄妮看著樂少龍失望的表情,苦苦地笑了笑,轉過頭對蕭炎說道。

「雙公子,這血氣丹雖然賣得也不錯,但是清靈液的需求更旺一些,利潤也大一些,你看,是不是再煉製一批清靈液?」

蕭炎聞言,眉頭不著痕地微皺了一下。這血氣丹雖然利益上少了一點,煉製起來難度也比清靈液略大一些,但是能夠更快地提升自己煉藥術,同時還能產生丹雷提升龍懿的實力。

蕭炎想了想,說道:「我還想再煉製一批血氣丹。」

聞得蕭炎的話,甄妮沒有絲毫失望的表情,依然是那麼笑盈盈的:「公子煉什麼都好。」

蕭炎點點頭,再度拿出清單:「把卡上的錢都買藥材吧。」

甄妮接過清單,沒說什麼,立即吩咐人去照單採購。

有了清靈液藥方的教訓,甄妮此時對藥方已經不感興趣。

「雙公子,這次的清靈液,我們準備特意舉行一次專場拍賣,你覺得怎樣?」既然失敗了就不再多想,甄妮回過身來,對蕭炎說道。

「專場拍賣?」蕭炎略感驚訝,他有些不明白,數量如此之少的清靈液,如何舉行專場拍賣?

蕭炎哪裡知道,如今這清靈液,名頭可是大得很,在各大勢力尤其是丹殿中引起了不小的轟動,這種完全是顛覆性的藥效,聞所未聞,無不紛紛派來人手聯繫拍賣行,想要購買此藥劑,更別說還有無數的二星斗帝對一紋清靈液的旺盛需求了。

可這隻有兩百多瓶的數量,怎麼夠這些人分。

如此大的需求,又都不好得罪,因此,商盟才決定專門給一紋清靈液開一個專場拍賣會,這樣,既不得罪人,又能獲得多一些的利潤,還能打響名頭,如此三得的方法,商盟如果想不到,就不是商盟了。

「生意上的事我不懂,別暴露我身份就行。」蕭炎可不想因為專場拍賣帶來麻煩。

聽到蕭炎的擔心,樂少龍立刻便說道。

「老弟你放心,替客人保密是我們的義務。不過這清靈液目前名頭極大,想找你的人恐怕不少,若是有人去影子盟搜索情報好在你在巨浠城還沒暴露過身份,住的地方也很安全,我們商盟也會盡全力保護你的。」

顯然,商盟雖然情報網遍布全大陸,但是對影子盟的情報能力依然不敢小覷。

蕭炎聞言,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他沒想到清靈液會引起如此大的轟動,自己現在的處境還真有一些麻煩了,看來以後得更加小心一些。

說話間,六百五十副血氣丹的藥材全部置辦齊全。對於這個專場拍賣會,蕭炎沒什麼興趣,他現在幾乎所有的心思都在儘快提升煉藥術,煉製出修髓丹上。同時,對清浩然所說的丹殿盛會也頗有興趣,想必那會之上會出現不少的煉藥高手。想到這裡,蕭炎熱血頓時有些沸騰起來,好久沒有競爭的快感了。

蕭炎將藥材收好之後,與甄妮和樂少龍互相行個禮后,便走出了拍賣場,快速回到房間,閉關煉製丹藥。

龍懿也從塔里出來了,站在蕭炎的旁邊。

上次吸收的丹雷,龍懿已經消化了一半,實力也突破到了二星斗帝,並在塔內成功地度過了帝劫,身體的強度,比之以前,又強上數倍。這對於蕭炎來說,無疑會有極大的幫助。

再度開始煉製血氣丹。

龍懿安靜地坐在一旁。蕭炎煉製的時候,他便吸收體內的丹雷,煉製成功一次,他便上去接下丹雷。如此數百次,龍懿的身體逐漸地變得越來越強悍,氣息也在急速攀升著。

在蕭炎煉製丹藥的同時,一紋清靈液的專場拍賣會也如期召開了。

這一天,整個拍賣行人頭攢動,各大勢力,各路傭兵聞訊紛紛趕來,希望能夠買到這種最近被傳聞得神奇異常的藥劑。

拍賣大廳的拍賣台上,甄布凡和甄妮、樂少龍面帶微笑站立著,看著大廳門口不斷進入的人群。

商盟會長親自主持僅僅是二品藥劑的專場拍賣,這規格太高了吧。

「嗯?」甄布凡輕嗯了一聲。

拍賣大廳的門口,由一老者帶隊,走進一波人來,面前密集的人群,竟迅速地為其讓出一條道來,拍賣行的接待人員立即迎了上去,將這波人引到了貴賓區。

「呵呵,沒想到丹殿的老鬼也來了。」甄布凡小聲自言自語道。

不一會兒,衣袍上有著極為顯眼的蛇紋標記的妖族的人也到了,為首的中年人站在門口,用那雙赤紅色的眼眸掃視著幾乎快人滿為患的拍賣大廳。商盟的接待人員趕忙前去接待。

待得妖族的人進去之後,清浩然帶著魔族的一干人也到了,身旁跟著一位身材傲人,一臉傲氣和不馴的美貌女子,正是清沐兒。

說起清沐兒,自從那天聽說蕭炎要去巨浠城之後,便提前偷偷趕到巨浠城,等候在魔族的飛鳥起落點。可巨浠城人流量這麼大,同一個區的飛鳥起落點可不止一處,稍一不留意,便錯過了,清沐兒並沒有等到蕭炎。

清靈液問世引起的轟動,自然也傳到了清浩然那裡。對於清靈液這個名字,別人也許聞所未聞,但是血魔一族的二長老可不陌生,那可是老魔皇的獨家絕方,當年還是二星斗帝的他就曾服用過。

清浩然斷定,這一定與蕭炎有關。

作為魔族的領袖人物,清浩然十分清楚,這個清靈液,會給蕭炎帶來極大的麻煩,便親自帶人趕到了巨浠城。

清浩然一進大廳,靈魂之力便鎖定在了拍賣台上的商盟會長甄布凡和甄妮幾人的身上。

「這便是新任魔皇嗎?」甄妮被清浩然靈魂之力鎖定,立即就感覺到了。

「是他。魔族不愧是魔族,靈魂之力果然了得埃」甄布凡看著清浩然在貴賓區入座后,嘴角挑了挑,輕言道。

隨後,人族甄家的人也到了。

「今天的場面還真是不小啊,沒有想到,兩百多瓶二品的藥劑,把各大勢力的人都引來了。」樂少龍感嘆一聲。

「恐怕影子盟也有人來吧,那些人可隱蔽得緊。」甄妮介面說道。

人流,還在源源不斷地湧入,整個拍賣大廳人滿為患,早已沒了座位,連過道上都擠滿了人。

「把門關了吧。」甄布凡對樂少龍吩咐了一句,樂少龍立即快步下去,組織人關閉大廳的大門。

頓時,外邊傳來無數的謾罵聲和嘆息聲。

這火爆的場面,完全震撼了甄布凡,就連甄妮也是沒有想到,第一次火爆拍賣出去的三十幾瓶一紋清靈液,短短一個月時間,就有了如此的影響力和市場號召力,一個巨大的市場前景出現在了商盟的眼前。此時,甄布凡暗暗下定決心,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爭取到與蕭炎的合作。

專場拍賣會在火爆的競價和激烈的爭鬥中順利落幕。不出所料,兩百四十七瓶一紋清靈液,被各個勢力一掃而光,最低的價格,也被喊到了三百八十龍紋幣一瓶,最高的,居然競價到了四百九十龍紋幣,對一瓶二品的藥劑來說,說是天價也不為過了,如此離譜的價格,對於真正想買去服用的普通人,自然是承受不起的。當然,這些勢力買回去,並不是拿給弟子服用,而是像先前商盟一樣,是作為樣品用來破解和實驗之用的。

這讓蕭炎狠狠地大賺了一筆。

各個勢力拿到清靈液后,除了血魔一族,都與商盟一樣,立即投入人力,展開了分析提煉複製工作,可以說,此時全大陸幾乎所有的頂尖煉藥師,都在研究這瓶神奇的清靈液,整個大陸茶餘飯後紛紛議論的話題,也是一紋清靈液。

商盟區的人流,似乎也因為清靈液的原因,突然增大了許多,商品的銷售比往常多了好幾倍。

幾天過去,無一例外的,各個勢力的努力都失敗了。

商盟先前拿到藥材配方,尚且無功而返,何況這些勢力連配方都沒有。

整個斗帝大陸,圍繞著清靈液,暗流涌動。

巨浠城中的丹殿內部

一座大殿里

「瞬間恢復滿鬥氣的藥劑一紋清靈液二紋,三紋還真是神奇埃冥塵子,你怎麼看?」一位滿頭銀白的老人問向一位黑袍老者問道。

「我親手分析提煉了好幾瓶藥劑,成分基本可以確認,都是極低級的藥材。不得不承認,配方很絕妙,但是什麼煉製方法都用過了,出來的藥劑怎麼也達不到瞬間回滿鬥氣的效果,最好的一瓶只能瞬間回滿六成,更沒有療傷效果我猜,這個藥劑一定有獨有的煉製方法。可」叫冥塵子的老者說道。

「繼續說下去。」銀髮老人鼓勵道。

「斗帝大陸有多少煉製手法和方法我們最清楚了,能與我們丹殿比煉藥術的,有嗎?葯族?他們沒這個本事,所以我估計,這個藥方不是現在的。」

「你的意思是」銀髮老人似乎領會到了什麼。

冥塵子點點頭:「前段時間,帝州出現了古遺,有人進去了,還帶出了血魔令,這事您一定也聽說了。」

銀髮老人眉頭緊鎖,微微點著頭,口中喃喃:「我明白了血魔玄皇那個老魔鬼,一定是他,是他的藥方1

轉而厲聲問向另外一個人:「進去的人查了嗎?」

「查了,叫蕭炎,是帝州蕭族的,前不久來巨浠城了。」

「這個蕭炎應該也是煉藥師,在我們丹殿考核登記沒有?」銀髮老人緊問道。

「沒有,查遍了所有名冊,沒有叫蕭炎的。」

「看來還沒到我們丹殿來就被商盟拉去了啊,商盟真是好手段。從藥劑的數量上看,商盟應該還沒有得到藥方。立即派人去找影子盟,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找到這個叫蕭炎的人,儘可能籠絡到我們丹殿來,絕對不能讓他與商盟合作。若是不行」說到這裡,銀髮老人眼中一縷精光掠過,眼神瞬間變得陰沉起來。

「煉藥師丹會」銀髮老人眼睛微眯,似乎在思考著什麼,手指輕敲著桌子,片刻之後,猛地一拍桌子。

「丹會提前召開1銀髮老人大聲說道。頓時間,大殿之中的所有人,紛紛對視一眼,隨即都明白過來。若是商盟得到這個蕭炎的合作,加上誰也說不清楚的老魔皇的遠古藥方,憑藉商盟的能量,整個丹藥市場都將會被他們奪取,這樣的事情丹殿絕對不允許發生。

銀髮老人的目光中此時充滿了一種異樣的神色。

人族,甄家

「失敗了?」一個面容雍容的中年人端坐在正中的椅子上,對下面坐著的十幾個人問道。

眾人不語,但是個個情緒低落。

「別沮喪嘛,失敗也在我預料之中。要是那麼簡單就破解了,老二早就搞出來了,這方面,他可比我強多了。對了,丹殿那邊怎麼樣?」中年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那邊傳回來的消息,也失敗了。」下面有人回道。

「呵呵呵,連丹殿都失敗了,你們還有什麼好沮喪的?老二這次可是撿到寶了。查了嗎,煉製這種藥劑的人是誰?」

中年人心情顯然極好。

「沒查到,不過據丹殿那邊傳來的消息,他們斷定,是前不久從帝州古遺送出血魔令的那人。」

「哦?這人叫什麼?」中年人有了點興趣。

「叫蕭炎,是帝州蕭族子弟,現在應該就在巨浠城。」

「帝州蕭族?就是蕭遙那個蕭族?」

「是。」

「呵呵,有意思,蕭族這次可出名了。哦,對了,蕭遙還沒有找到嗎?」中年人好象與蕭家始祖蕭遙很熟悉。

「還沒有」

「這個倔老頭,當初我就只說帝州有四星斗帝就足夠了,老頭居然居然離家出走,說是不需要我甄家幫助,要憑自己突破到五星,這唉!真是倔啊現在蕭族掌事的還是蕭立吧?」中年人一陣的感嘆之後,又問道。

「是蕭立。」

「嗯,蕭立還是挺穩重的。最近蕭族有什麼動靜沒有?」

「前段時間,因為蕭炎進入古遺一事,蕭族被魂魔一族控制了」

「啪」,中年人猛地一拍扶手,厲聲喝問:「為什麼沒稟報?」

「**長,當我們得到消息的時候,清浩然已經帶人把事情解決了」下面的人戰戰兢兢地回道。

中年人凌厲的眼神盯視著答話之人,良久,才開口說道:「派人,給蕭族送一些礦石過去,安撫一下。另外,留人在帝州,注意蕭族的動向。」中年人余怒未消。

「族長,我們是不是把蕭族」問話之人右手五指張開,又握上。

「不行!如果那樣做,以後誰還願意跟著我們?這事啊,讓老二費心去吧。現在不知道有多少勢力盯著這蕭炎呢,他恐怕很難走出巨浠城了。老二要想得到他的合作,有得忙活了,可不管怎麼說,老二也是我甄家人派出人手,盯著拍賣行,這次,我們幫老二一把。」

「是1

妖族

議事大廳

「怎麼樣?成功沒有?」一位體魄強壯的中年人向在座的各位問道。

「沒有連配方都沒確定出來」

「一群廢物!養你們是幹什麼吃的?一瓶二品藥劑的配方都分析不出來1中年男子怒叱。

「派人去找那個叫蕭炎的沒有」

「別責備他們了,這個藥劑可不簡單,在遠古的時候就是絕方。」中年人話音未落,身後的帘子后,一道老態的婦人聲傳來,一位盡顯滄桑但卻儀態萬方的老婦人手捻念珠緩步走了出來。

「老祖宗,您怎麼出來了?」中年人立即恭敬地站起身來,極其孝順地說道。

「我再不出來,你就要闖禍了。」老婦人不緊不慢地說道。

「你知道那個藥劑的藥方是誰的嗎?」老婦人問向了中年人。

「不不知道。」中年人怯生生地回道,聲調小了許多。

「什麼都不知道,就想去破解?我告訴你,那個藥方是當年遠古浩劫時血魔玄皇的!哼,虧你現在是妖族的族長,連這個都沒搞清楚,就亂動心思。」老婦人沒有因為有屬下在就給妖族的族長留面子。

「那老祖宗的意思?」中年人大氣都不敢出,恭身站在一邊,小心地問道。

「當年多少人想破解那個方子,就沒有一個成功的!丹塵子,哦,就是現在丹殿殿主的師尊,九品煉藥師啊,聽說也是無可奈何,就憑你們?都下去吧,別瞎耽誤工夫了。」

「諾1除了中年人,大廳內所有人紛紛退去。

「幻兒啊,不是老祖宗要當著眾人的面責備你,丹藥本非我妖族所長,再說了,煉製這種藥劑的人顯然是得到了那個老魔鬼的傳承,他既然在商盟手裡,我們在商盟多少還有些股份,我們何必去湊這個熱鬧呢?讓他們折騰去,我們看熱鬧,坐享其成,難道不更好嗎?」老婦人開導著妖族族長戰幻。

「老祖宗說得是。」被老祖宗一點撥,中年人一下子開竅了許多,「我們要不要派點人手,必要的時候暗中幫商盟一把?」

老婦人點點頭,臉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總算你還不糊塗。」

「唉,本來我妖族浩劫之後應該是佔了不小的便宜,五星帝劫的加強可是對我妖族太有利了,可惜啊,聖女隕落了」老婦人突然感嘆到。

「老祖宗,我已經通過各種渠道,在各個位面打探聖女的消息」

「聖女出世,那是天意就看老天眷不眷顧我妖族吧我老了,只能儘力守護我妖族了」說完,轉身緩緩地向帘子後走去。

神秘的影子盟

不大但是精緻無比的房間內,兩個蒙面人。

「外面情況怎麼樣?」

「全部失敗了,都在打探蕭炎的下落。」

「肯定在商盟手裡。我們找到了嗎?」

「沒有,一點線索都沒有,只知道這個蕭炎是來找葯族的,可葯族並沒有見到他。」

「帝州那邊怎麼樣?」

「蕭族也絲毫沒有蕭炎的消息。要不要把蕭族控制起來,逼蕭炎現身?」

「不行!一來,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二來,會暴露我們。現在對蕭炎最感興趣的應該是丹殿,他們已經派人找我們幫他們打探蕭炎的下落了。」

「那我們怎麼辦?」

「盡全力打探。我們不趟這股渾水,但是要把水攪渾,讓他們去斗吧。」

「是,明白。」

魔族,巨浠城清浩然住所

清浩然若有所思地坐著。自從得到血魔令和血魔之戒后,實力急速提升,現在已是達到了六星顛峰。

清浩然拿起一瓶一紋清靈液,鼻尖在瓶口聞了聞,有些憂慮地說道:「看來,這次蕭炎有麻煩了」

清沐兒坐在一旁,聽見清浩然的話,目光也緊湊了起來:「商盟扣著蕭炎想幹嗎?藥劑再多,蕭炎能煉製多少?還不如打兩顆五星魔核賣的錢多。」

「你知道啥?商盟這是要逼蕭炎交出藥方,批量煉製,控制丹藥的市常這事,商盟惦記了上萬年了,早不是什麼秘密。就憑先祖皇手裡的那些絕方,肯定做得到。」清浩然對清沐兒分析道。

「哇,難怪當初送他東西他都推辭,原來是從先祖皇那裡得到那麼好的東西了啊!哥,我們去把蕭炎找到,把藥方要回來,我們去控制丹藥的市場,好不好?那能賺好多的錢。」清沐兒眼中冒著精光,彷彿看見大把大把的錢就堆在眼前一般。

「胡鬧,我們能幹那事嗎?」清浩然呵斥道。

「那本來就是先祖皇的東西嘛」清沐兒噘起小嘴,小聲爭辯道。

「那是先祖皇給蕭炎送血魔令的報酬。你說是血魔令重要還是那些藥方重要?」

「可蕭炎現在被商盟抓走了哎,我們得把蕭炎救出來吧,便宜了商盟還不如便宜我們呢」清沐兒不服地說道。

「咳」看到兩兄妹爭論不休,一旁的二長老輕咳一聲,「我看蕭炎也是個倔強之人,輕易不會交出藥方,藥方應該還沒有到商盟的手裡,如果這樣的話,恐怕蕭炎就不止有麻煩了」他可是經歷過天地浩劫的人,見識自然要深刻許多。

清浩然聞言,神色一變,眉頭立即皺了起來,看來事情比他想象的還有糟糕。

沉思良久,清浩然站起身來:「走,去會一會甄布凡。」

商盟,拍賣行,商盟會長專用房間

「哈哈,魔皇大駕光臨,歡迎歡迎埃」甄布凡熱情地接待著清浩然一行。

「商盟的人告訴我你在拍賣行,就不請自來了,唐突之處,甄會長莫怪。」

「哎,請都請不到貴客,魔皇客氣了。各位請坐!上茶1甄布凡一邊招呼著清浩然等人,一邊心裡猜測著他們來此的目的。

「不知魔皇匆忙趕來找甄某,有何緊急之事?」

「呵呵,想必會長心裡已經猜到我的來意了吧?」清浩然坐在客位上,看著甄布凡淡淡地說道。

「還請魔皇賜教。」

若是以前,商盟的會長,對清浩然恐怕不會這般客氣,而如今清浩然得到血魔令,成了新的魔皇,自然就要恭敬三分。

「我為蕭炎而來。」清浩然說出了來的目的,眼睛看著甄布凡。

「蕭炎?那個送你血魔令的蕭炎?」

「對,就是他,懇請甄會長告訴我蕭炎現在何處。」

「魔皇問錯人了吧。我怎麼會知道這個蕭炎現在何處?我又不認識他。」甄布凡神色絲毫不變,冷靜地回答著。

「甄會長,你們拍賣的清靈液,是我先祖皇的獨有絕方,進入先祖遺的只有蕭炎一人,除了蕭炎,沒人能煉製出這清靈液,你能說你不知道他在何處?」清浩然聲色有些嚴厲起來。

「魔皇,這麼說可就不對了。想必魔皇也清楚,我們拍賣行,只管賣東西,一律不問出處,這是我們的規矩。拿清靈液來拍賣的是什麼人,我們也不清楚。」甄布凡也是見多識廣,對答如流。

「行了,甄會長,我們都是明白人,就不用打哈哈了。商盟的心思我清楚,我魔族也是商盟的股東之一,按說這事對我魔族也有好處會長不承認就不承認吧,不過,有幾句話我得跟甄會長說明白了。」清浩然不想再和甄布凡糾纏不休,現在這個局面,要甄布凡交出蕭炎,顯然是不可能的。

「首先,這些藥方,既然我先祖皇傳給了蕭炎,那就是蕭炎的,我魔族並不想覬覦;其次,商盟想怎麼樣與蕭炎合作,我不關心,只要蕭炎自己願意就行。但是,我不希望有任何人逼迫蕭炎做他不情願做的事情,更不希望蕭炎出現任何意外。會長也許還不知道,我和蕭炎是兄弟,他是我魔族的恩人,若是我一旦聽說蕭炎有了任何不測,不管是誰,我都把這筆帳算在你商盟頭上,我魔族將與你們商盟不死不休1清浩然鄭重嚴肅地對甄布凡說道,眼神中充滿了堅定。

甄布凡聞言,苦笑連連,同時也很鄭重地對清浩然說道:「魔皇儘管放心,如果我們有了蕭炎的消息,一定會盡全力保護他的安全,絕不會傷害他,必要的時候,還請魔皇相助一二。」

清浩然盯著甄布凡凝視良久,默默地點了點頭,站起身來,伸出手與甄布凡重重地一握,分手告辭。

清浩然一離去,甄布凡立即召來了甄妮和樂少龍。

「現在各個勢力都盯上蕭炎了,我們壓力很大,你們說說看法吧。」甄不凡對二人說道。

「哪有這麼麻煩,直接殺了就是了,老魔皇的藥方就全到手了,說不定還能得到不少稀有的寶貝。」樂少龍低聲果敢地說道。

「不行,剛才魔皇清浩然已經找過我了,若是蕭炎有任何意外,魔族都會把這筆帳算在我們頭上,與我們不死不休。」

「我們還真成了他的免費保鏢了?」樂少龍一臉的苦笑。

「要不,我們直接找蕭炎談談,希望他能與我們合作。」甄妮白皙的手指輕輕地摩挲著小臉,淡聲說道。

「我估計難,換你是蕭炎,你會輕易答應嗎?」樂少龍不同意甄妮的建議。

「我們把利害關係和他現在的處境對他講清楚,我想他會考慮的吧。」甄妮還是堅持談。

「沒到危險萬分那一步,你覺得蕭炎能相信?再說,他還有魔皇那樣的大哥」樂少龍還是覺得,談是行不通的。

甄布凡坐在椅子上,聽到樂少龍的話,目光閃爍不停,似乎抓住了什麼靈感,考慮著。

「少龍啊,還是你提醒我了,我們就按妮丫頭說的,談,但不是現在。」甄布凡開口了,「丹會不是要提前召開嗎,這顯然是沖著蕭炎來的,我們將計就計。你們把丹會的消息告訴蕭炎,我想他一定會去的,沒有一個煉藥師不想參加丹會。我們這樣這樣這樣」

「會長好主意!但是我擔心,如果蕭炎提的條件太高怎麼辦?」樂少龍又提出了新的問題。

「條件再高,也只是條件,無非就是利益,比起丹藥市場來」甄妮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妮丫頭說得對!丫頭,長進了啊,呵呵呵我們現在就是要盡量保護蕭炎的行蹤,不得有半點閃失。」甄布凡堅定地說道。

就在各大勢力紛紛尋找蕭炎的時候,商盟為了蕭炎的安全,特意在後院給蕭炎專門安置了一間隱秘的房間,房間內有一小型的蟲洞,可以直達甄妮的辦公房間,這樣,就少了諸多的麻煩和隱患。

對於這個安排,蕭炎自然是極其滿意的。雖然蕭炎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危險處境,但是他現在一門心思就是要提升煉藥術,對外界的一切全然不顧,何況,現在也只有在這裡才是最安全的。

蕭炎就在商盟特意安排的房間內,沉浸在丹藥和藥劑的煉製之中。

煉製完一批,便拿去拍賣行拍賣,然後又煉製,再拿去拍賣。龍懿不停地吞噬丹雷,實力快速提升著;蕭炎運轉血靈決時,幽絕冥靈仍舊沒有任何動靜,靈魂之力也未見絲毫提升。

期間,蕭炎也斷斷續續地收集了二紋清靈液和二紋血氣丹的藥材。

半年的時間一晃而過。

「轟——」

在幽靜的庭院之中,一股能量波動從蕭炎的房間中呼嘯而出,房間外的樹木,樹葉紛紛被震斷,凋零。蕭炎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目光不甘地看著葯鼎之中的灰燼。

「最後一步,為什麼總是不能成功?看來自己還有所欠缺埃丹會就快召開了,那裡應該匯聚了不少頂尖的煉藥師,嗯,倒是可以去看看……」蕭炎喃喃道。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37_第三十七章各大勢力的反應更新完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