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人人如龍

作者:神秘道人  |  更新時間:昨日05:15更新  |  字數:2307字

清冷的話語,直接響徹在南荒。

東冥,玄蕭,天蓬,不由的仰望蒼穹,天空中一片碧藍,並無半個身影出現。

不由的露出失望之色,這失望根本不加以任何掩蓋,釣魚執法,拿妖君引誘金羽出現,但至今金羽都不曾出現。

東冥,天蓬,玄蕭三人失望,此刻的妖君也大失所望。

明明知道要是金羽出現的話,將會陷入到不利的局勢中,哪怕是有著楊道君幫助,但只要動手楊道君的天眷也會開始降低,這於大局不利。

但人都自私,就算是妖族也不例外,金羽出手大局不利,可這樣妖君就要必死無疑。

和自己的生命比較起來,自然優先於考慮自己的性命,而不是大局。

一時之間,氣氛僵持住了,沒有人率先動手,東冥和天蓬還有玄蕭三位還是對金羽抱有希望的,能拖延一時,就拖延一時。

三人不曉得真正內幕,但如今金羽所在的位置,楊啟峰看的清清楚楚。

這不是金羽不想前來,而是金羽根本離開不了,此刻楊道君已經堵在了大日星辰中,把金羽的大門給堵住了,不讓金羽離開大日星辰,前往南荒去救妖君。

大日星辰中,金燦燦的火焰不斷的燃燒。

猶如海浪一般,洶湧澎湃,時不時的掀起浪潮。

站在火焰之中,楊道君盤膝而坐,此刻站在大日星辰邊緣地帶,世界沒有晉陞前的大日星辰,自然奈何不了八星級的楊道君,但如今世界晉陞,大日星辰的品級也上升了。

大日金焰威力不小,楊道君也不能夠完全無視,一時還是無礙,要是時間長久也是不行。

尤其是大日星辰深處的大日金焰,要是有金羽主持下,那麼對楊道君也是不小的殺傷,楊道君絕對不敢無視。

金羽身上羽衣光彩奪目,金色神光開始蔓延而出,和大日星辰呼應,一呼一吸之間,火焰也是洶湧而起。

冰冷的美眸看著身前的楊道君,不由的冷然呵斥講道:「讓開!」

「南荒不可去!」

「其中緣由都已經訴說的清清楚楚,南荒就是一個坑,去了肯定要掉入到坑中,這妖君不過是一個妖孽,捨棄了就捨棄了,何必在意。」

「這樣的妖孽,帝一陛下麾下想要多少有多少,死了這妖孽,只要朝帝一陛下求援,來上百十來位不是問題,何必自損天眷的去救這妖孽。」

楊道君眼皮垂下,閉合著眼睛,把金羽堵在大日星辰之中,一口一個妖孽,叫的是無比順口,也不知道是勸阻金羽,還是在火上澆油。

三足金烏,也就是在洪荒剛剛開闢不久時,稱得上是先天神聖,後來就是妖族的代名詞,此刻楊道君口中的妖孽,卻也是包含金羽。

此點金羽自然聽的出來,美眸中泛起冰冷的殺機,森森的殺意一點也不遮掩,語氣惡劣的講道:「這樣的話,要是在天界中說出,娘娘不會讓你活著到此。」

「一條投靠我妖族的狗,今日膽敢說出此話。」

「金羽娘娘說的這話不對,我何時投靠過妖族,這不過是我有著利用的價值,妖族對我的資助而已。」

楊道君微微搖頭,表示著對金羽話語的否定,目光深邃的看向遠方:「娘娘需要我對昊天的辨認,因為天界當中,再也找不出對昊天要比我熟悉的人了。」

「如今我已經完成了對娘娘的承諾,這一方世界中有著昊天的蹤跡,昊天真正在這一方世界停留過,只是如今已經離開了。」

「我為人族,自始至終都是人族,怎麼可能會去投靠妖族?」

「這是立場,我從始至終都不曾改變過,金羽娘娘這樣的話語,還是少說為妙,不然要借用金羽娘娘人頭一用,表達我的立場。」

「這話誰相信?」金羽冷笑著譏諷講道。

「三皇五帝信了就行!」楊道君斬釘截鐵的回答講道。

「這麼多年,你果然還是堅持人人如龍,想要獲取三皇五帝相助,執掌人道。」

「不過這一條道路,根本走不通,當初你以真君實力,掀起大勢,劍斬昊天,何等的風光,天界震動,天下恐懼,以為自此帝道衰落,人人如龍才是出路。」

「可不想玉皇崛起,聯合子尉,剪除各路龍蛇,凝聚大勢,和你三戰三勝,自此玉皇為天界至尊,而你為喪家之犬。」

「當初人人如龍,不過是流於表面,如今我已得人人如龍精髓,不光是要去觸動先有利益,還要開源,這才是人人如龍的真諦。」

「如這一方世界,我人人如龍,人人皆為君子,為世界晉陞而努力,只要天下人人如龍,皆為世界晉陞添磚添瓦。」

「豈能沒有天眷,我豈能再敗。」

「幼稚,人人皆有私心,此根本行不通。」金羽直接搖頭,表示對此不屑一顧。

「私心人人皆有,這是不假,但只要人人都有一樣的私心,這就不是私心,而是公心。」

「此等廢話,讓你和三皇五帝去說,我就再問你一句,讓不讓開?」金羽語氣不耐,對於楊道君人人如龍的信念,根本的就不感興趣。

「我來此,就是為了讓金羽娘娘考慮清楚,這一方世界關乎著娘娘大計,要是金羽娘娘一意孤行,那麼葬送了娘娘的大計,怕是無法承擔後果。」

「娘娘大計,我比你清楚。」

「救下妖君,我就離開這一方世界,把消息稟告給娘娘,耽擱不了娘娘大計。」

「既然金羽娘娘心中有著決算,那麼就去吧!」楊道君不在阻攔,而是站起身來,睜開眼睛靜靜的看著金羽娘娘,開口講述道:「為了娘娘大計,這一次我不會出手,損耗來之不易的天眷。」

「不用你!」金羽冷哼一聲,徑直的離開了大日星辰。

凝視著金羽背影,楊道君嘆息一口氣道:「惜哉,帝一陛下死一愛妃。」

「不知道帝一陛下,對此無動於衷,繼續突破冒著心靈殘缺的危險證道混元,還是親自前來這裡報仇雪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