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婚過關:專屬妖精很純禽 其他類型

蒙婚過關:專屬妖精很純禽 第378章 不是一姐

作者:一柄小花傘

本章內容簡介:?怎麼都在這裡傻了?」 經紀人用力晃動羅嘉兒,羅嘉兒這才緩過神來,已經兩腿軟,經紀人扶著才慢慢的坐回椅子上。 「嘉兒,你這是怎麼了?你可別嚇我1 羅嘉兒臉色蠟黃,小聲的說:「沒...

「我知道了,不用再追了,她在c城消失就好1顧盛澤掛斷電話再沒有提過這件事,江黎音跟在他身邊做助理多年,她對自己的心思顧盛澤明白,江雄已經受到了懲罰,窮寇莫追,只要江黎音不在c城,顧盛澤就決定放她一馬。

江黎音一大早就從賓館出來了,準確的說她一夜沒睡,拖著大大的行李才天蒙蒙亮的時候直接打車去了郊區的一片墓地,爸爸她是見不到了,只能去見見已經辭世的媽媽。

江黎音坐在車上,黑色的墨鏡擋住她紅腫不堪的的眼睛和眼底的淚水,牆倒眾人推,她甚至能想象到那些人會說江家什麼難聽的話,一想到這些就覺得心痛不已。

天還沒亮,司機停在墓地門口就趕緊開車跑了,畢竟這樣的時候來墓地這種陰森森的地方確實讓人心生畏懼。

江黎音走了很遠,路過很多別人的墓,可是她一點都沒有害怕,沒有什麼比心死了更讓人難受的,這樣的人還怕什麼鬼神。

到了媽媽的墓地,江黎音拿出自己最喜歡的一條項鏈放在她媽媽的墓碑旁。

「媽媽,每年的這個時候我和爸爸都會來看您,今年就只有我自己了,爸爸……爸爸他進了監獄,媽媽,爸爸是被人陷害的,都是那些壞人,他們沒安好心。」

江黎音說著失聲痛哭起來,墓碑上的媽媽微笑的注視著她,絲毫不能感受她的痛苦。

「媽媽,你離開我了,爸爸也不在我身邊,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啊媽媽?」江黎音坐在墓碑旁,一遍遍的詢問,可是根本不可能得到答覆,她哭久了,哭累了,天也已經大亮。

江黎音從地上站起來,擦擦眼淚,與她媽媽告別:「媽媽,我走了,我絕對不會允許他們這樣傷害爸爸,我不會讓他們這麼得意的,我一定全部報復回來1

江黎音本來想離開c城,可是她現出了c城她更沒有地方可去,最後還是在郊區找了個地方躲起來,等待著機會,等待報復的快感!

江家已經到了,羅嘉兒趁拍戲打賀晨曦耳光的事也被扒出來,在公司里,本來就因為羅嘉兒的位置,讓許多藝人對她不滿,現在正是趁機嘲諷的機會,小姑娘們怎麼可能錯過這麼好的機會?

「羅嘉兒,出手夠狠的啊,原來你坐在現在的位置上就是靠這麼欺負人得來的?」平時最看不慣羅嘉兒的女孩子起刁難,羅嘉兒正在化妝室化妝,突然門開了進來一群女孩子,她自己也是吃了一驚,慌忙的站起來:「你們來這幹什麼?你們想幹什麼?」

「想幹什麼?你連老闆的女人都敢動,我們能幹什麼?羅嘉兒,你真是膽子大,連賀晨曦都敢打,是不是以為這星途所有的人都要讓著你?你啊,就等死吧1

羅嘉兒看到這麼多人先有點手腳麻,雖然平時女明星之間互相針對她早已經司空見慣,可是第一次同時被這麼多人警告,羅嘉兒還是很緊張害怕。

她不安的攥緊手,手心裡都是冷汗,可嘴上不能輸:「我那是拍戲需要,你胡說什麼?」

她話音剛落,周圍的女孩子都鬨笑起來,直接就有人指出來:「羅嘉兒,你也不要太不要臉了吧?拍戲需要?我看是你個人需要吧?否則以後誰還敢和你一起拍戲?你以為你是紅了一點就可以頂著拍戲的由頭隨便打人?」

「行了行了,她在大老闆眼皮子底下這麼做,也好不了,我們走,就等著看她的好戲好了1

一群人呼啦一下都走了,就像從來沒有來過一樣,羅嘉兒一個在在化妝室里已經呆若木雞,手心了的汗珠密密麻麻一層,就連額頭上都是冷汗。

經紀人一回來就看到她一個人愣愣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目光獃滯,眼神中都是驚恐!

「哎呦!寶貝你這是怎麼了?哪裡不舒服?生什麼事兒了?怎麼都在這裡傻了?」

經紀人用力晃動羅嘉兒,羅嘉兒這才緩過神來,已經兩腿軟,經紀人扶著才慢慢的坐回椅子上。

「嘉兒,你這是怎麼了?你可別嚇我1

羅嘉兒臉色蠟黃,小聲的說:「沒事,你出去吧,我……我今天有點不舒服,就不綵排了,我回家去需要休息一下1

經紀人看她確實狀態很不好沒有多想就同意了。羅嘉兒坐車回自己的公寓,一路上都在想這件事情。

全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了,顧盛澤不可能沒有知道,賀晨曦會不和顧盛澤說嘛?可是如果說了顧盛澤為什麼沒有找自己,現在江家倒台,江黎音也不知所蹤,再沒有能給自己提供幫助的人,羅嘉兒越想越亂,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顧盛澤找上自己了那就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羅嘉兒想到上一次和江黎音被拉到地下城的時候,顧盛澤暴戾的場景還歷歷在目,那一次還只是還賀晨曦未遂,這一次可是她真的動手打了賀晨曦,想到這裡,羅嘉兒越來越害怕,握緊的拳頭,指甲深深的扣在手心裡,都感覺不到疼。

「司機,轉彎,我要回公司1羅嘉兒忽然想到與其等著顧盛澤來找自己,還不如她先去和顧盛澤承認錯誤!

羅嘉兒從後門回到公司,直接去了顧盛澤的辦公室,卻在門口被凱麗攔下來:「羅嘉兒?你有什麼事?顧總正在辦公,有事我可以帶你轉達1

羅嘉兒看見凱麗就生氣,如果當初不是凱麗利用她,事情也不會展成現在這樣的境地!可現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羅嘉兒強擠出一絲微笑:「凱麗小姐,我找顧總確實是有事情,不然怎麼會打擾,您可不可以放我進去?」

凱麗同樣笑著,然後上前一步:「什麼事我可以代勞為你轉達1

羅嘉兒氣的鼻子都快歪了,轉身就走,這樣的事根本就沒辦法讓凱麗來轉達,這個女人絕對是故意的。

羅嘉兒並不死心,她躲在公司門口的咖啡店,一直坐到公司下班,咖啡喝了五六倍,連廁所都不敢上,生怕錯過了顧盛澤。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下午六點左右的時候,顧盛澤終於闖進了她的視線,羅嘉兒飛快的衝上去,一手把住顧盛澤快要關上的車門。

「羅嘉兒,你做什麼?」顧盛澤皺皺眉,厲聲呵斥。

「顧少,我有事情想要和你說,可不可以給我一點時間?讓我上你的車?」

顧盛澤沉默了一下,他倒這個女人想耍什麼花樣。

「上來吧1

羅嘉兒笑的跟朵花似的,搖曳著上了顧盛澤的車,直接坐在了副駕駛。顧盛澤一路開車,都沒有理會羅嘉兒的故意搭話,一直到開出了市中心,到了一處比較安靜的地方,顧盛澤將車停下來!

「你不是說有事情要和我說嘛?剛才說了那麼多的廢話,現在就說正經事吧1

羅嘉兒有點尷尬,臉色微紅,吞吞吐吐:「是關於晨曦小姐的事情……」

顧盛澤猛地看向她,羅嘉兒激靈一下緊接著說:「外面都傳我拍戲故意打了晨曦小姐,可是那確實是拍戲需要,我誓我絕對不是故意,要是故意就天打雷劈1

羅嘉兒伸出三個手指起誓,裝的像模像樣。顧盛澤瞥她一眼:「是不是你自己清楚最好,誓都有用就不用蹲監獄了1

羅嘉兒心驚肉跳,想要解釋卻被顧盛澤講話噎了回去:「我還沒去找你,你到來找我了,晨曦還為你求情,否則,你覺得我會留你到現在?」

顧盛澤的話比車裡開著的空調更冷,羅嘉兒打了冷戰,幾乎快哭出來:「顧少,我真的沒想打晨曦小姐,江黎音的事我也並沒有參與,只是她平時與我走得近而已,可是我什麼都不知道!是導演要求的,不是我想打她的。不過我願意給晨曦小姐道歉,是我不好,我對不起她1

羅嘉兒狠了狠心:「實在不行,顧少您……打回來出出氣也可以……」

說著羅嘉兒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滾落,梨花帶雨,好不可憐,這是羅嘉兒的拿手好戲,楚楚動人!

可是顧盛澤並不買賬,連正眼都沒有看她一眼:「打回來?羅嘉兒,你不要太抬高自己了,你拿什麼和晨曦比?打了你,晨曦之前受的疼就能算兩清了嗎?」

顧盛澤將話說到這個地步,羅嘉兒心如死灰,可是為了自己的前程,她不得不伏低做校

「顧少,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如果打我也不能讓晨曦小姐出氣,那……」

羅嘉兒心一橫,她最在乎的就是星途一姐的稱號,現在也心甘情願的拿出來作為籌碼。

「那就把我星途一姐的身份讓給她,劇本和綜藝都讓晨曦小姐先挑,顧少,你看這樣可以嘛?」

顧盛澤冷笑一聲:「羅嘉兒,你還真是想得美,什麼一姐?那不過是你粉絲給你胡說的而已,星途並沒有認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