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三十一章、懸劍宗

作者:太上小君  |  更新時間:2018-05-17 01:56  |  字數:4601字

赤豹倏忽跳開,李長安的刀又跟了過來,險險斬下它尾端一撮赤毛。

赤豹寒毛倒豎,這一刀如電光火石,甚至與它引以為傲的速度相差無幾。

它暗暗心驚,李長安是與傷過它的穆藏鋒與姬璇來的,的確比那連鷹寨武頭難對付多了

不過,這樣快的一刀,他又能斬出多少次?赤豹打定主意,暫且閃避,待李長安力竭再搶攻。閃躲間,它仰天咆哮一聲。眼下它化作人形想偷襲三人的詭計敗露,難以脫身,只得喚群妖相助。

然而李長安一刀接一刀,氣勢卻越來越雄渾,他已陷入一種玄妙的境界,將兩月以來的感悟揮灑而出,渾身真元隨刀而動,刀刀如紙上潑墨,漸漸勾勒出一朵墨蓮的影子。

尋常人這樣用刀,不出一時半刻就會力盡,李長安氣海卻如一片浩瀚汪洋,真元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片刻間,吼聲陣陣,從寨外湧來,數十道獸影襲至,皆是面貌猙獰的妖獸。姬璇背後長劍脫鞘飛出,如銀電一般,倏然砍下一隻猿妖頭顱,妖血飛濺,劍勢不竭,又將一隻長蛇斬為兩段。穆藏鋒一同出手,劍光在白晝中幾乎不能被肉眼所見,只有妖獸不斷飛散的殘肢斷臂證明其存在。

二人出手,將群妖上沖之勢遏制不前。

李長安一刀接一刀,赤豹雖連連閃躲,卻漸漸落入下風,騰挪閃轉的餘地越來越小,它每每欲要反制,卻恰好差了李長安的刀半分,這半分便能決定生死,它不敢破釜沉舟。

它驀地張口一吐,一道赤色匹練飛出,直擊李長安眉心,然而八荒刀的刀身恰到好處出現在赤練前,「鐺!」的一聲,聲震林宇,甚至寨子上空盤旋的兩隻寒鴉被震暈跌落,那赤色匹練被阻截停下,原來是赤豹的內丹。

內丹是妖獸性命所在,雖然威力極大,但不會尋常使出,到了要使用內丹時,便真是到了窮途末路之境。

這殊死一擊被李長安擋了下來,也說明赤豹落敗只是時間問題。

赤豹怒吼不止,但此刻卻被李長安逼到了最後一刻,他已無躲閃餘地,那連綿刀勢勾勒出一朵墨蓮,蓬勃生機籠罩它周身,它卻感到自己在漸漸枯敗,深深的疲憊從身軀內部湧向四肢,讓它動作漸漸變得遲緩。

刀影倏忽劈到眼前,赤豹將妖力催入妖丹,已做好玉石俱焚的打算。

那一刀卻收了回去。

李長安收刀回鞘,他轉了轉手腕,淡淡道:「留你還有用。」

赤豹劫後餘生,卻因李長安此言而心中大怒——留它一命,不過欲讓它當坐騎罷了。

「痴心妄想。」它獰笑低吼一聲,四足一屈一彈,在地上抓出四道深坑,塵土飛揚間,已撲身過去,爪牙畢露。此人竟大意至斯,敢收了那刀,莫不是想以肉身與它廝殺不成,它雖以速度見長,但力量也不弱,妖身比之人身力量強悍太多,縱使練髓境也不可與它比擬。

李長安抬臂來擋,赤豹毫不退縮,這一撲,就算一面鐵牆也要被它撲倒。

然而李長安單手握住它的利爪,讓它好像被鐵箍箍住,緊接著李長安手一拉,沛然巨力湧來,它瘋狂掙扎卻也失去了對身軀的控制。

砰!

李長安一拳砸在赤豹頭顱上。

赤豹耳中一聲巨響,腦子幾乎要被震成一灘水,它雙目一黑,四肢頓時軟了下去,轟然倒地。失神了半個呼吸,它回過了一絲力氣,掙紮起身,卻已被李長安騎在身上,按住脊背。

它怒道:「我寧死不……」

砰!

又是一拳,它渾身一震,啃了一嘴帶著青草的泥。

這回許久才回神,它已提不起力氣,渾渾沌沌間,它又聽李長安道:「寧死不什麼?」

「不服……」赤豹勉力呲出血紅的牙齦與森然利齒。

李長安不二話,再一拳,「砰!」一聲巨響,那長著赤毛的頭顱被打樁似的打進土裡。

赤豹四足直直伸著,彷彿僵硬了一般,沒了動靜。

李長安皺了皺眉。

姬璇馭使飛劍咻的斬殺一隻禺妖,回頭驚道:「師弟,你把它給打死了?」

「似乎出手太重……」李長安乾咳一聲,扯住赤豹頸皮將它從土裡拔出:「還裝死?」

赤豹沒動靜。

李長安冷冷道:「好,那便讓你假戲真做。」

赤豹渾身一抖,發出一聲憤怒而無奈的嘶吼。

群妖聽聞吼聲,作鳥獸散。

赤豹渾身顫抖,欲要起身逃走,卻被李長安死死拿住。

良久,它終於有氣無力道:「服了,我……服了……」

李長安鬆開它,它晃了晃腦袋,昏昏沉沉站了起來,喉嚨里發出危險的咕嚕聲,不住呲牙,低吼不止,卻終究沒敢攻擊。

……………………

李長安收服赤豹,暫未離去,讓它化作人形,將連鷹寨內外屍骨掩埋。

赤豹召集妖獸,耗費三個時辰,將數百具屍骨掩埋後,它化作人形來到李長安身邊,濃眉大眼,身材健碩,依舊是連鷹寨那寨民連三的模樣。

李長安道:「人妖廝殺古已有之,你殺連鷹寨中人,是因站在妖的立場,我不怪你。但我既饒了你,你這條命便是我的,此後,一不得無故傷人,二則你我以主僕相稱。」

「明白。」赤豹說著,眼底卻有恨意,目光不斷掃過李長安頸上血管,彷彿隨時想要一口咬斷。

李長安笑了笑:「我是以蠻力降伏你,你心中定有不服,但我可以給你機會,若有朝一日你能勝過我,便放你離去,你隨時隨地可以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