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應聘者 其他類型

無限之應聘者 第七卷 第六十章 又出現了

作者:傾世大鵬

本章內容簡介:的雙兒姑娘嗎?」 高鵬此言,讓韋小寶想起上次雙兒離開時那落寞的背影,心下突然升起一絲愧疚,可他口中還是小聲辯駁了一句,「這件事雙兒也是知道的,她也支持我娶這位姑娘為妻啊1 阿珂聞言大怒...

次日一早,高鵬帶阿珂到山下城裡吃了早飯,其間自然也生了阿珂因上吊,在脖子下留下一道勒痕,被人強勢圍觀的事。

高鵬亦同樣買了條珍珠項鏈為她戴上,以做遮擋,這自然讓阿珂感動不已,對高鵬好感再次大升。

吃完飯兩人便並肩往少林寺而去,到得山下解劍石,被三名少林知客僧攔下。

「阿彌陀佛,不知二位來我少林有何貴幹?」

阿珂上前一步,看著幾個有過一面之緣的知客僧嬌喝道:「你們何必明知故問,前些時日晦明淫僧調戲欺辱於我,今日我們來討個公道。」

三名知客僧面面相覷,其中一人對另外兩人點點頭,轉身往山上跑去,而另外兩人依然攔著高鵬與阿珂。

「這位女施主,晦明師叔祖乃是我寺方丈大師的師弟,佛法精深,輩份極高,還請女施主不要出言污衊,之前的事或許有什麼誤會。」

高鵬心底暗暗好笑,這些和尚睜著眼睛說瞎話竟能眼都不眨一下,我也是信了你的邪。

「誤會?虧你們說得出口,那日的事你們親眼目睹,竟然敢說這是誤會?少林寺果然是個藏污納垢之所,廢話少說,讓開道路,我們要見你們方丈,讓他給我個交代。」

聽了阿珂帶著濃濃悲憤的話,知客僧尷尬的對視一眼,一人道:「既如此,還請二位解下兵器,小僧自會帶你們上山見方丈。」

高鵬聞言冷笑道:「你們難道不知道,兵器是我們武林中人的第二生命,你們要我們解下兵器,與要我們半條命何異?」

「這……」說話那名知客僧無言以對,他們只知道少林規矩一向如此,卻從未考慮過如此做法是否有些過於霸道,此時高鵬如此說話,他卻不知道該怎麼回了。

另一名知客僧卻沒他想的那麼多,強硬的道:「兩位施主要見貧僧的師叔祖也好,方丈大師也好,煩請兩位將兵器放下。」

阿珂怒道:「你們這麼說分明是有心刁難,明知道我們上少林寺是討公道,卻叫我們解下兵器,萬一動武我們豈不是很吃虧?」

那知客僧搖頭道:「少林寺向來以和為貴,又怎會刁難二位呢1

高鵬見那知客僧油鹽不進,臉色沉了下來,冷冷道:「二位,你們與這件事無關,我原不想為難你們,但你們若非要存心刁難,就莫怪在下不客氣了。」

「哎,未來俏老婆,原來真的是你呀1

便在高鵬與阿珂準備動手之際,卻只聽一道痞里痞氣的聲音突然傳來過來。

兩人齊齊回頭,阿珂見了正對她招手不迭,滿臉豬哥像向她走來的韋小寶,恨恨的扭頭對高鵬道:「高公子,就是這個淫……高公子?」

原來他看見高鵬突然變得目瞪口呆,似是看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事一般,而那邊的韋小寶看清高鵬后,也是瞪大了雙眼,不可思議的盯著他。

「韋兄弟,怎麼會是你?你怎麼做了和尚?」高鵬裝作愕然無比的對韋小寶驚問道。

下一刻卻突然面現怒容,喝道:「你這是幹什麼?你如此做,怎麼對得起雙兒姑娘和方姑娘?」

韋小寶滿臉懵逼,被高鵬這麼一喝問,立刻跳了起來,急忙解釋道:「不是啊!是皇上下旨讓我代他出家,我以後可以還俗的。」

阿珂的神色也變了,驚問道:「高公子,你認識他?你跟他……」

「阿珂姑娘,事情有些複雜,我一會兒給你解釋,但是你放心,我一定會解決這件事,該討的公道,一點都不能少。」

聽了高鵬的話,阿珂這才放下心來,死死盯著韋小寶,暫且住口不言。

輕聲安慰了阿珂幾句后,高鵬重新看向走到面前的韋小寶,臉上神色依然不善,淡淡道:「即便如此,你也不該在外拈花惹草,更不該調戲良家女子,你這樣做,對得起對你一往情深的雙兒姑娘嗎?」

高鵬此言,讓韋小寶想起上次雙兒離開時那落寞的背影,心下突然升起一絲愧疚,可他口中還是小聲辯駁了一句,「這件事雙兒也是知道的,她也支持我娶這位姑娘為妻啊1

阿珂聞言大怒,嬌喝道:「你無恥,那位雙兒姑娘對你這麼好,你竟然……哼……」

高鵬介面道:「沒錯,你的行徑不僅辜負了雙兒姑娘的一片真情,還差點害死這位阿珂姑娘,真是混賬。」

「男女之間,講究一個兩情相悅,所謂強扭的瓜不甜,這位姑娘既然不喜歡你,你怎能輕薄調戲,壞人家姑娘清譽?我要你立刻向阿珂姑娘賠罪,求得她的原諒。」

高鵬說完此言,一直跟在韋小寶身後那個白須老僧突然囁嚅了一句,「師叔,我覺得這位公子說得似乎有那麼幾分道理。」

韋小寶回頭瞪了那老僧一眼,老僧脖子一縮,不再多言,此時韋小寶心下暗怒,你個老傢伙懂個屁,這麼漂亮的美人你以為哪都能見到?

況且方怡一開始不也恨得我牙痒痒嗎?最後還不是跟我「兩情相悅」了?

不過話說回來,方怡是因為劉一舟那個廢物實在太廢了,他這才能得手,可對手換成高大哥的話……等等……

想到這裡,韋小寶突然反應過來了什麼,驟然抬頭看了看高鵬與阿珂,臉色也變了一變,淡淡道:「高大哥,你跟這位阿珂姑娘……是什麼關係?你怎麼會專門上少林來為她出頭?」

高鵬坦然道:「我準備拜阿珂姑娘的師父為師,這次來河南,就是專程為此事而來,也就是說,她日後是我的師姐妹,我為她出頭,還需要什麼理由嗎?」

阿珂聽了高鵬的話亦是螓微揚,一種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優越感與自豪感浮上心頭,或許是因為她看到恨之入骨,直欲殺之而後快的淫僧,在高鵬面前卻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吧!

韋小寶聞言不明意味的輕輕一笑,語帶譏誚的道:「師姐妹?僅僅只是如此嗎?我看不像。」

阿珂聞言心中一動,下意識的看向了高鵬,卻見高鵬也正好看向她,這次她的目光沒有逃避。

高鵬與阿珂對視了一息時間,重新看向韋小寶,沉聲道:「不錯,我是喜歡上了阿珂姑娘,那又如何?」

阿珂聽聞此言,心下大定,俏臉一紅,垂下了頭來。

韋小寶卻是心口一緊,又出現了,那種失去了什麼屬於自己的東西的感覺,事隔數月,再次出現在韋小寶心底。

如果是一次出現這種情況,他還能找理由自己給自己解釋,可連續兩次出現這種情況,卻讓韋小寶不可抑止的有了幾分疑惑。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