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者降臨 偵探推理

聖者降臨 第三百二十五章 我的魔寵

作者:鳳凰烙印

本章內容簡介:較稀少,形象太過於特殊,林頓便乾脆讓貝爾把身體改變成了普通史萊姆的淡綠色。 亞撒驚訝地看著那隻史萊姆一蹦一跳地來到他的牢房前,果凍狀的身體直接穿過了拇指粗的金屬欄杆,接著爬到他的身上,用整個身...

「呼…」

荊棘藤的消失似乎也讓林頓的身體感覺到輕鬆了一些,不知是不是因為停止了從手臂注入毒素的緣故,和精神似乎都有十分微弱的恢復。

「宿主天賦發揮效果,獲得毒血荊棘的擬態能力,可以短暫變形為毒血荊棘,並模擬其生物特性。」系統的提示突然在林頓腦海中響起。

但與以往不同的是,系統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微弱和飄渺,彷彿是從很遙遠的地方傳過來一般。

「喂喂,系統你這是信號不好么,我現在這個狀態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打不開系統空間和商城?」見系統突然出聲,林頓急忙抓住機會追問。

「宿主精神力過低,無法開啟系統部分功能…」過了幾秒鐘,系統的聲音再次響起,接著便完全沉寂,之後無論林頓如何呼喊,也不再出聲了。

「果然是因為精神力太低礙也就是說,系統功能的發揮似乎受我自身狀態影響很大?」林頓不由在心裡猜測。

或許是因為解除了一個不斷給自己身體里注入毒素的荊棘的緣故,目前自己的精神屬性正在緩慢恢復,此刻已經從2升高到了3,但似乎依然無法達到維持系統正常運行的要求。

「不過,話說回來,竟然還能領悟到什麼擬態能力啊,難道說,帶有能量,或者惡魔之力的生物才是貝爾最合適的食譜…?」

一邊活動著有些麻木的雙手,看著自己手上被荊棘上的尖刺扎出來的血洞漸漸流出帶著一絲紫意的鮮血,林頓心裡充滿了一個個疑問,但目前卻沒有辦法進行驗證。

於是他又命令貝爾繼續吞食腳上的荊棘藤,只要拿掉讓這兩條捆住自己的荊棘,之後即使什麼都不做,身上殘餘的毒素也應該會很快被身體里的艾格尼絲聖骨凈化掉。

而手腳獲得自由后,也就可以想辦法祛除身上的禁錮封印了。

想到這裡,林頓抬起頭,就看到對面的亞撒和艾南等人眼睛瞪得老大,彷彿看鬼一樣死死地盯著自己重獲自由的雙手。

「這,你…」艾南有點結巴:「你,你是怎麼做到的?1

他們幾個親眼看到安度因牧師只是閉著眼睛兩三分鐘,捆住他手臂的毒血荊棘就漸漸枯萎,簡直像是被什麼存在吸取了生命能量一般!

「啊哈哈,跟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的魔寵——貝爾。」

說話間,貝爾已經將林頓腳上的荊棘藤也吞食完畢,林頓接著讓它顯出了一下身形。

於是幾個人看到安度因牧師身邊漸漸浮現出一個人頭大小的淡綠色生物,沖著自己「噗啾噗啾」吐了兩個泡泡。

「這是…史萊姆?1

因為金色的史萊姆似乎比較稀少,形象太過於特殊,林頓便乾脆讓貝爾把身體改變成了普通史萊姆的淡綠色。

亞撒驚訝地看著那隻史萊姆一蹦一跳地來到他的牢房前,果凍狀的身體直接穿過了拇指粗的金屬欄杆,接著爬到他的身上,用整個身體將他手臂上的黑色荊棘藤包裹了起來。

「沒錯,貝爾是我偶然間收服的一隻魔寵,並且和它簽訂了契約,它可以把這些藤蔓吞噬並消化掉,而且因為吞噬了不少魔獸,非常幸運地進化出了隱匿的技能。」

「我在被抓住前,讓貝爾隱藏在了僧院里,就在剛才,我用契約魔寵與主人間的心靈感應,把它叫了過來。」

精神似乎在緩慢回復,讓人手腳發軟的疲勞感也在漸漸消退,林頓看了看自己的屬性,雖然「中毒」狀態還在,但精神屬性卻已經恢復到了4,林頓也感覺自己的頭腦明顯比之前清明了一些,而耐力屬性則大有提高,已經達到了0的普通人水準。

「捆綁手腳的藤條對身體和精神的影響也僅止於此了么…果然主要的限制作用還是來自於這個封印法陣。」

林頓再次嘗試了一下,果然,這個精神屬性依然無法打開系統空間,而探查之眼也依然沒有恢復。

「原,原來如此…」

亞撒看著將手臂上已經開始枯萎的藤蔓,心裡不由得驚訝萬分,史萊姆可是一種十分弱小的低階魔獸,就算是再怎麼進化也很難超過中階,而且還總喜歡吐一些黏糊糊的噁心液體,普通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居然有施法者願意和這種奇葩的魔獸簽訂契約…

艾南盯著史萊姆,他的心情和亞撒差不多,施法者的直覺讓他能夠感覺到這隻史萊姆似乎等階比普通的野生史萊姆要略高一些,但應該也不會超過低階。

但這安度因先生的史萊姆魔寵居然可以領悟到隱匿的技能…?

艾南他們在被關入這個地牢時和林頓不同,還是有著意識的,因此也知道這間地牢外面其實有人把守,但這史萊姆卻能夠瞞過那些至少有三階左右的教徒大搖大擺地來到這裡,而且剛才以自己和亞撒還有修利的五感和直覺,都沒有人察覺到任何異樣,即使他們現在力量被禁錮,確實感知能力有所下降,但也至少說明其潛行的能力確實挺優秀——也難怪能夠在主人都被抓住的情況下逃過一劫。

史萊姆這種魔獸,若是能夠吃下許多強力的魔獸或其他生物,確實有幾率領悟對方自身攜帶的技能,但卻要求吞噬對象必須是活物不能是死屍,而且領悟的幾率…估計不比走在路上撿到金幣的概率要高上多少…

這安度因牧師到底是給自己的史萊姆餵了多少低階魔獸?還是說,他的運氣特別好?

「哈哈,終於擺脫這該死的破藤條了,這幾天把我綁得可真是難受,睡覺都睡不踏實1

很快,幾個人身上的荊棘藤都被貝爾消滅乾淨,瓦雷斯一把掙開手臂上枯萎的藤條,揮了揮拳頭,感受著久違的自由,笑著對林頓道:「多謝了,牧師小哥,我們欠你個人情1

他粗獷的臉上露出一絲嗜血的笑容:「這些陰暗的蛆蟲,想要把老子當做什麼惡魔的祭品,也別想不付出一點代價1

以他四階戰士的體質,這種毒血荊棘的毒素對他的力量影響並不大,即使放著不管,也會慢慢被身體自己代謝掉,因此現在瓦雷斯雖然還無法使用鬥氣,但自覺已經恢復了一點戰鬥力了。

他基本上是那種最典型的戰士——肌肉發達,但沒什麼頭腦,也不喜歡思考太複雜的問題,這樣的人一般都有個特點,性格比較樂觀或者說沒心沒肺,反正在他心裡,該怎麼辦自然有其他人操心,自己只要跟著隊友揍人就好。

「可惜,鬥氣還是處於被封印的狀態…」

盜賊修利看了看身上黑色的魔法陣,嘆了口氣:「而且沒有武器,我們也沒有辦法打開這個牢房的門…」

林頓搖了搖頭:「這只是第一步,接下來,就是破除我們身上的封印了。」

說完,他給剛剛吃掉所有藤條,似乎很高興地蹭著自己腿的貝爾發送了一個指令,於是小史萊姆的身體再次融入周圍的環境,在眾人驚奇的目光中消失在了牢房裡。

「什麼?!你真的有辦法破除這個封印?」

魔法師艾南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這個年輕的牧師。

這些天他已經什麼辦法都想過了,但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沒有魔力和精神力,沒有施法材料和道具,沒有魔法裝備,甚至沒有足夠完全解析這個封印法陣的時間,想要破解這個封印術,如果不是高階施法者,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6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