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浩劫 其他類型

最終浩劫 76.秦廣(第三更 - 為書友月

作者:剪水II

本章內容簡介:這娘炮卻真真實實的不堪造就。 無數次的失敗后,無數的資源堆積,他只是勉強行至了家族同輩子弟的中游。 而這些資源即便給一個很平庸的弟子,也能讓他列入前十了。 原家主因為失誤,而被...

屏風山。

山中,萬樹光禿,灰灰濛濛。

一如天邊那雲聚的鐵灰色,壓抑,令人窒息,以及絕不想出門。

龍瑤與唐莽原本兩人所居之地,早已被追隨而來的隱世世家弟子所佔據。

而似是有所感,或是各大勢力的約束,各個入山的不明勢力,屆皆是彼此警惕,卻無人率先動手。

畢竟能來此間的人,並無弱手,神功尚未出世,便貿然損耗自己實力,實非明智之舉。

這天下自舊時代傳奇死後,各大勢力早已無高低之分,蠢蠢欲動之心日益增生。

除了夏極,龍瑤,尚皇這樣的大勢力,無人敢動。

其餘稍有本事的江湖俠客皆是抱著「時勢造英雄」,「老子底牌無數,最牛逼」這樣的心態。

而這次傳奇神功的出世,則顯然是大勢的再次匯聚。

誰能奪下,誰就很可能坐上新時代剩餘的三個寶座之一。

木屋。

錦衣朱袍的妖嬈劍客倒背著一把長劍,悠閑地走至屋外溪流。

瓜子臉,狐狸眼,長發散亂披肩,只是鼻部以下卻是帶著黑色金屬製造的面具,遮住嘴唇。

常人屆時劍柄向上,若是準備出劍,便是伸手往後去握,可是這妖嬈劍客卻與常人截然相反,他肩部顯露出的是劍尖。

無鞘的尖!

極細,極窄。

鋒芒畢露,隨時可被折斷。

而裹著鯊皮的劍柄卻隨著他悠閑的漫步,不是拍打著他纖細的腰。

「秦廣,你劍又背反了。」

院子中央的一群人正在吃烤魚,他們是昨晚才尋到這處尚算清潔的木屋,旋即便是落戶於此。

原本還擔心著乾糧已盡,只能去山中打獵,可是山中危機四伏,各方匯聚,早已不是秘密。

可是,這溪流卻是滾燙,將水底的魚兒燙的全部浮起。

經過測試,無毒可食。

這簡直是天降食物,運氣極好。

世家隱世,隱的是心,等的是時勢。

他們會驕傲,但卻絕不會輕敵,愚昧。

他們隱世,極其自負,想要在這風雲之中,借勢上青雲,在這豁大天下獲得一席之地。

但他們卻也不敢造次。

畢竟之前,在關中那羅生門的歷練中,便有個世家精英弟子未能返回。

追尋而去,發現他竟是連「大黑天」這樣的道具都用過了。

可是那弟子卻還是死了,這令秦家不禁警惕起來。

對於自家子弟,他們清楚的很。

那名死去的弟子,實力在同輩之中,屬於中上,絕非普通盜寇可殺。

而這名為秦廣的弟子則有些特殊。

他長相極娘,用劍極花哨,未握劍時,心境、理論、對答,幾乎門門第一,家族之中無出其右。

但是握劍之後,卻是不堪造就。

秦家家主不甘天才隕滅,對其進行了無數次令人嫉妒的「開小灶」,不顧眾意的力挺他,甚至在各種試煉,各種丹藥功法的選取之中,力排眾議,讓這比試總是倒數第一的娘炮依然獲取最好的。

但是這娘炮卻真真實實的不堪造就。

無數次的失敗后,無數的資源堆積,他只是勉強行至了家族同輩子弟的中游。

而這些資源即便給一個很平庸的弟子,也能讓他列入前十了。

原家主因為失誤,而被長老聯名罷黜。

而新任家主則是直接用了八個字來評價這曾經的天才。

紙上談兵,不堪造就!

這一次,屏風山神功出世,家族歷練本身就是抱著自願的原則,否則這秦廣絕無機會出門。

雖然是隨眾而行,但是別人卻疏遠他的很。

只是這一次,他似乎有些不同了。

帶上了半臉面具,以及總是將劍背反。

要知道秦家的劍術,最凌厲的起手式,便是「斬龍式」,而這一式幾乎都是要求劍從上而下,氣魄凌駕,而方可斬龍。

秦廣如此倒背長劍,實在是可笑之極。

莫不是破罐子破摔?

或是嘩眾取寵?

所以,家族之中一些弟子總是拿他取消,笑他的娘炮,笑他背劍的姿勢,笑他的一切,反正能夠在這天才身上踩一腳的行為,他們是一樣都不放過。

「秦廣,你這劍好歹也是上任家主賜你的名劍『碎閻』,這麼瞎背著,就不覺得恥辱嗎?」

「別理這小子,他都未必能活著回去。」

「他清高的很,吃飯都不與我們一處,管他做什?」

「來,山中陰冷,而那彤雲密布,必是大雪欲來,喝點酒,暖暖。」

秦家一行七八人圍聚著篝火,有說有笑。

錦衣,有著精緻面龐的妖嬈劍客,聽得「上任家主」,瞳孔不為人察覺的皺了皺,似是露出痛苦之色。

旋即便是恢復如常,他並不折返,而依然獨自一人。

他微微彎下腰,蹲在溪流邊,伸出蔥白手指,在那滾燙的溪流中輕輕放入。

常人觸這燙水便會即刻縮回。

但是他確是硬生生多撐了一秒,然後才從容地收回手指。

「水更燙了,那麼熱源在哪裡?正在發生什麼?」他沉思著往溪流本來之地,側頭而望,灰濛濛的樹木阻攔視線,他所能見的便只是一方窄窄的瀑布,再往上,則是無法再窺視。

「冬日溪流多冰寒,而即便有地火,抑或火山也不會令溪流如此被加熱。

更勿論奔騰十多里,從天而降,期間即便是滾開的熱水,也會被途徑的山風所吹涼。」妖嬈少年盤膝,死死盯著那瀑布的上游,陷入了沉思。

隨後,他匆忙吃了些烤魚,便靠著樹運氣調息,進入了修習狀態。

午夜。

白晝時分的雪未曾落下,但是明月、群星卻是徹底消隱,被死死摁入了黑暗的墓穴。

秦廣心中默數著。

待到丑時,這常人正酣眠,夜貓子也已入睡的時候,秦廣悄悄起身。

他身法極其高明,可謂是把自己融入了環境里,根本無人察覺,即便是守夜的自家弟子也未曾察覺。

秦廣旋即悄悄點了那弟子穴道,令他無法動彈,無法出聲,然後蒙住他的眼。

再然後,他靠近了自家出門試煉弟子,熟門熟路地將他們藏著的試用版「大黑天」全部搜出,然後掛在腰間。

他動作極輕,極快,就如清風拂面,令人根本無法發現。

而很快,連同自己的「大黑天」,他已經有九個了。

抬頭望向那滾燙溪流的上游。

那似乎是屏風山最高的山峰。

秦廣露出了笑容。

富貴險中求。

若要求運勢加身,豈能不把命押上天枰,賭上一賭?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