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逍遙道 歷史軍事

快穿之逍遙道 第七百六十一章 司祭

作者:謝青

本章內容簡介:也是獸人一族的長巫,意味最強大的巫,也是獸神意志的直接傳達者,平時供養在王城之中,地位之尊崇猶在王之上。 不止王族部落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就連整個獸人部落的事他都有權利涉及,而那些涉及到了整個部...

一出現便是在原始世界,長離很不高興。

他站在高高的祭祀台上,看著台下的獸人們狂熱的祭拜著他身後的獸神之相。

他神情冷肅,猶如一個沒有生命的瓷像,大多數的獸人們不敢直視他,只敢低著頭,衷心的祭拜。

這是他到過的最差的一個世界。

長離只差沒有長長的嘆息,他身周的冷意幾乎能將人凍僵,暗暗打量著他神色的各大部落族長心裡都是一個咯,難道這一次的占卜結果不妙?

結果只看到長離高高的將用來祭祀的獸骨拋下,然後說出了一個字:「吉。」

各大部落的族長頓時喜上眉梢,他們望著高高擺放的祭祀台,不由得又崇敬了一拜。

雖然這是一個原始世界,但依然出現了王,這個王,便是最為強大的獸人部落的首領。

長離是這個部落的巫,也是獸人一族的長巫,意味最強大的巫,也是獸神意志的直接傳達者,平時供養在王城之中,地位之尊崇猶在王之上。

不止王族部落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就連整個獸人部落的事他都有權利涉及,而那些涉及到了整個部落生死存亡的大事,沒有他的表態,根本不可能決定下來。

國之大事,在祀在戎,不管是祀與戎,亦或是正常的生產活動,都需要問過他的意見。

他是這個世界舉足輕重的人物,這毋庸置疑。

而現在,這種舉足輕重,就給他帶來了許多的麻煩。

在朝敬儀式結束之後,便是賜福。

賜福儀式,意味獸神的賜福,只有經過了這個儀式,小獸人們才會徹底的脫離獸型,成為一個真正的成年獸人。

在各個部落,這種儀式一般每年都會舉行一次,和獸神祭一起,而這種祭祀,被稱作小祭。

而於小祭相對的,就是大祭。每十二年舉辦一次的獸神大祭會讓所有的部落都聚集在一起,為獸神慶生。

而長巫而是會在這一場祭祀之中,代表獸神,給所有尚未覺醒人形的小獸人賜福,這既耗費心力,又十分繁瑣。

而他所指的麻煩,還不僅僅只是賜福這件事。

他站在獸神的雕像之前,石青色的雕像雕刻的不算傳神,卻莫名的帶著一股威嚴,長離感覺到一股莫名注視從雕像上傳來,他的眉頭頓時皺起,然後手中的動作變慢了半刻。

就是這一慢,便讓那些注視著他動作的獸人族長們心驚膽戰。

幸好長離接下來的動作沒有失誤,完完整整的結束了整個賜福儀式,族長們瘋狂跳動的心臟,這才慢慢的平靜下來。

可這時,又有意外發生了。

一個雌性獸人突然倒下,健壯的身體倒在地上,讓一旁的獸人嚇了一跳。

卦象不是顯示的是吉嗎?成年獸人們憂心忡忡。

他們之所以這麼關注卦象,以及賜福儀式的進行,除了對獸神的崇敬以外,還因為卦像越好,儀式舉行得越完美,覺醒的獸人們實力才會越強。

實力,這關乎到一個部落的根本,所以他們才會這麼關心這件事。

此時,他們望著祭祀台上臉色彷彿被冰凍住的長巫,心裡想著,是不是因為預料到了這個結果,長巫的表情才會這麼難看?

雖然長離確實感覺到了那個雌性獸人的不對勁,可他卻不是因為這個才神情難看的。

他輕輕地哼了一聲,自獸神雕像上傳來的若有若無的目光頓時消失於無形。

他執著石青色的巫杖,緩緩的走下祭祀台,向那個暈倒的雌性獸人走去,行走的過程中,站在他面前的獸人們紛紛避讓,人群如同水流一般散開。

他身著一身玄色的祭祀服,相比起其他獸人的穿著,顯得繁複了許多。黑沉沉的顏色,雖然沒讓他多幾分死氣,卻也格外的肅穆。

走到了那個雌性獸人的面前,他抬起短韌她的額頭上一點,臉色慘白,不住有汗水滴下的雌性獸人頓時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悶聲。

她身體緩緩蜷縮在一起,開始獸化,可神情中的痛苦之色卻慢慢的消散。

長離:「帶她離開。」

這位雌性獸人的地位不低,她的母親是某一個部落的族長,見到長離如此處理,她有些著急的問道:「巫」

這是她唯一的女兒,也是部落的繼承人,如果她的覺醒儀式出了意外,那部落就要開始動蕩起來了。

長離:「她並沒有出事,只是由於獸神的賜福太過於宏大,她一時承受不住,才會暈了過去。」

簡而言之,就是福氣太重,她接不祝

族長一呆,緊接著便是狂喜,她連連點頭:「多謝巫,多謝巫。」

儀式很快恢復了正常,長離按照往年的流程將儀式進行下去。

原始世界的獸人們壽命都不低,兩百歲已經算是短壽了,十二年一次的獸神大祭他們一生中可以參加許多次,所以獸人們對於大祭的流程都十分的熟悉。

他們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一次長巫進行儀式的速度好像加快了,就連那些步驟也簡略了一些。

他們都十分的疑惑,但是出於對長巫的敬畏,沒有直接問出口。

直到儀式結束之後,王才問長離,為什麼這一次的祭祀儀式與上一次的不同。

雖然長離看上去不過二十齣頭,但他已經有一百多歲了,舉行過的獸神大祭也有好幾次。

長離道:「這是獸神的旨意。」

王也就不問了,只不過心裡對於長離的敬畏更多。

他被稱作王,自然是擁有了一座王城,而這座王城,賣相還不低,已經有了城池的樣子。

長離便居住在城池的最中央,與王比鄰而居。

直到回到了長巫的那一座簡陋的宮殿之後,長離一直冷冰冰的臉上才顯現出一些疲憊。

他按了按眉心,面上滿是疲色,每一次融合都不怎麼輕鬆,他現在只想安靜的相信,可偏偏在大祭之後,還有許多事情需要他處理,他不能就這樣陷入沉眠。

侍奉的巫者看見他這副模樣,小心翼翼的捧來了一碗用芝草煮的湯:「您要不要用些?」

長離看了一碗那顏色寡淡的湯,顏色有些混雜,好似加了許多東西亨煮的茶,絲絲熱氣往他的鼻子里鑽,那是一種帶著甜味的草木香。

他的眉頭不由得再次皺起,然後道:「不必了。」

巫者便將這碗湯端了下去,離去前還滿是擔憂,只不過不敢問出口。

看來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還有得忙了,長離無奈的想著。

他的猜測果然沒錯,在他端起一杯清水潤喉的時候,又有人來到了巫殿的面前,向他求助。

這個人,正是那個在儀式上暈倒的雌性獸人的母親。

她抱著她的女兒,有些惶恐的說道:「她總是不醒,看起來也不太好,是不是獸神大人責怪她連福澤都承受不住,要懲治她了?」

長離走過去一看,身穿獸皮衣的雌性獸人全身不停的顫抖,面色鐵青,雙唇發紫,一看便十分的不妙。

他眼中泛起冷意:「不,這並不是獸神所給予的懲罰,而是有邪惡的生物在覬覦她的身體。」

有人在奪舍。

這個雌性獸人不知是太幸運,還是太不幸,她的身體連續被兩個人看中,第一個人是無意識的奪取她的身體,被長離解決,第二個人卻是有意識的奪取她的身體,現在正在與她的意識進行爭奪。

聽到他的話,雌性獸人的母親頓時大怒,頭髮瞬間炸開,如一頭暴怒的獅子,緊接著,她就更為的著急:「那應該怎麼辦?」她眼巴巴的看著長離。

長離沉吟了一下,然後示意眾人隨他走,來到了供奉獸神的殿堂,讓他們將雌性獸人放在獸神的雕像前。

看上去威嚴肅穆的獸神雕像並沒有展示出什麼神異,在獸人們心情緊張萬分的時候,長離輕輕的往前走了兩步,然後那一種若有若無的目光便再一次出現,落在了面前暈倒的雌性獸人身上,神情痛苦的雌性獸人,頓時慢慢的好轉過來。

這神異的一幕讓其他的獸人都欣喜若狂:「獸神保佑,獸神保佑。」

過了好一會兒,這位雌性獸人才徹底的醒轉過來,她看著身前威嚴的獸神雕像,激動的淚眼漣漣,連連在雕像面前叩拜,那砰砰的聲音,聽的長離都替她疼。

這一次,事情終於結束了,長離也得到了短暫的休息時間。

可到了第二天,又有一大攤子事落到了他的手上。

比如說某種新藥物的運用,比如說新植株的種植,比如說獸人各部落之間又有了什麼大矛盾。

而在他忙碌這些的時候,又有幾個行色匆匆的獸人找了過來。

這幾個獸人相比起前段時間的獅族的族長要怯懦了許多,他們身上穿著的獸皮也十分的簡陋,之所以找過來,是因為,他們部落的一個成年獸人突然退化成了獸形,還怎麼都轉化不過來。

部落里的巫者無計可施,他們只能帶著膽子的來找長巫,也就是長離。

長離看著那個被他們帶在身邊的小野雞,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由人退化成了一隻雞,這確實挺讓人心酸的。

所以說,他們這一族的特長是什麼呢?難道是打鳴?

心裡漫無邊際的想著這些事,長離面上卻不動分毫,他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然後沉吟道:「去請求獸神大人的庇護吧。」反正他是懶得出手的。

長離又將他們帶到了供奉著獸神的大殿,過了沒多久,這個雄性獸人馬上好了起來。

他迷迷糊糊的從地上爬起,不知今夕是何夕,在看到長離的時候,頓時如同被嚇到了一般:」長巫1整個人如同癲癇發作一樣不斷抖著,好似馬上要打鳴。

親眼看到一隻雞變成一個人,長離還真有些嘆為觀止的感覺,主要是,他們也並非是妖族,若真要界定的話,更像是人。

他道:「獸神會庇護你們的。」

這幾個獸人頓時瘋狂的點頭,神情狂熱,只差沒抱著獸神的雕像擦鼻涕。

又送走了一撥人,長離便沒端著長巫架子,直接翹著個二郎腿坐了下來。

他神情悠閑得很,完全看不出作為巫的嚴肅,以及對於獸神的忠誠。而屢屢展現出神異的獸神雕像也沒有異議,或者說是不敢有異議。

打不過,就是這麼的現實。

整場大祭已經結束,最忙碌的時候已經過去,長離現在還能抽空偷偷懶,如果是在大祭之前,只怕他要忙的連坐下來休息片刻的功夫都沒有。

可就算是這樣,他也沒能休息多久,依然有許多的事情找上門來。

巫殿雖說是殿,但門檻卻極其的低,長離坐在殿中休息,一隻毛茸茸的兔子卻突然的跑了進來,撞在了他坐的椅子上,將自己撞暈了過去。

一隻蠢兔子。

長離提著他的後頸,將她提起來,暈乎乎的兔子對上她的眼睛,頓時呈現出驚異之色。

怎麼回事?面前的這個人是誰?怎麼她從來沒見過?難道她是在做夢,或者說是有人在整她?

被人捏住了後頸的感覺十分的不好受,小兔子抬起自己的爪子往前面撓撓,卻驚奇的發現,感覺有些不對。

她頓時低下頭去看,就看到一隻毛茸茸的爪子。

我日!

她一定是在做夢!她一定是在做夢!她在心裡瘋狂的嘶吼,她隱隱卻有一種感覺告訴她,這並不是夢。

在半空中拚命的掙扎了一會兒之後,這隻蠢兔子才算是安靜了下來,她蔫頭耷腦的停在半空中,好像在思索著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要到哪裡去。

長離看著那雙紅紅的兔子眼睛蒙上了暗色,便挑了挑眉,拎著她,往獸神的雕像那邊走。

既然這是你的子民,那便由你來解決這件事。

亂七八糟的事還真不少,長離心想著,他可沒那麼多的功夫去處理這些事。

本來來到這麼一個原始的世界,他就十分的不快,若讓他再為了這些零零碎碎的事情煩心,他怕是會直接拆了這個獸神的雕像,讓他哪涼快死哪兒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