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凰為後 都市言情

引凰為後 第一百二十四章 認定她

作者:雲月顏

本章內容簡介:……」 「知道了,知道了1塗浚的臉笑得跟朵花一樣,和司徒篌互相拉扯著站了起來。 司徒篌一陣頭痛。 塗浚從小對他幾乎言聽計從,除了……司徒箜。 可任誰都能看得出來,他們倆...

趙重熙的耳力比鳳凰兒好太多。

「我來找媳婦」五個字,鳳凰兒只聽清了三個,而他卻聽了個清清楚楚。

塗浚,上一世比阮家九位少將軍的名頭更加響亮,幾乎能和司徒篌比肩的名字。

一個殺神,一個閻羅,都讓敵人聞風喪膽。

他和司徒篌年紀相仿,加之從小一起長大,關係自是非比尋常。

今日聽聞司徒篌來了城西馬場,他追著來並不奇怪。

可找媳婦?

找誰做媳婦?

答案很簡單,塗浚想找司徒箜做媳婦。

可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上一世塗浚根本沒有見過司徒箜,想娶她為妻更是無從談起。

趙重熙呵呵一笑。

自己又犯傻了,如今這一世,司徒箜都換人做了,塗浚想娶她又有什麼好奇怪的?

因為紅衣騎手的突然出現,不遠處的紅兒和史可奈也停止了教學,回到了鳳凰兒身邊。

「姑娘,塗浚是誰呀,五少爺怎的這麼緊張?」紅兒小聲嘀咕。

鳳凰兒搖搖頭,繼續凝視著遠處。

「媳婦」兩個字之所以含糊不清,並非塗浚的音量突然減小了,而是被司徒篌捂住了嘴。

兩人糾纏了一陣,一起從馬背上滾落下來。

塗浚一張漂亮的臉蛋憋得都快紫了,用力扭開了司徒篌的手。

「你這是想把我捂死么?1

司徒篌壓低聲音道:「你來這裡做甚?」

塗浚撇撇嘴:「廢話,方才不是說了么,來找……」

在司徒篌凜冽的目光下,他把「媳婦」兩個字硬生生咽了回去。

司徒篌冷聲道:「司徒箜膽子小,你要是想讓她明兒就收拾行李回京城,只管放開嗓子喊,我保證不攔著1

塗浚抿了抿嘴:「那……阿篌,你總得讓我見一見司徒妹妹吧?」

司徒篌警告:「見她沒問題,但你給我收斂著點,否則……」

「知道了,知道了1塗浚的臉笑得跟朵花一樣,和司徒篌互相拉扯著站了起來。

司徒篌一陣頭痛。

塗浚從小對他幾乎言聽計從,除了……司徒箜。

可任誰都能看得出來,他們倆根本不合適。

他究竟怎麼做才能打消塗浚這不切實際的想法?

兩名少年各懷心事各自牽馬,很快就來到了鳳凰兒身邊。

饒是剛被司徒篌警告過,塗浚的眼睛還是忍不住朝鳳凰兒那邊看。

嗯……司徒妹妹和阿篌長得一點也不像。

不過是真的好看,特別好看。

臉蛋長得比女孩子還漂亮的少年如是想道。

司徒篌故意清了清嗓子:「這是外祖父麾下忠武將軍之子塗浚,比我大兩個月,是我最好的朋友。」

又對塗浚使了個眼色:「我姐司徒箜。」

鳳凰兒心知這位長得非常漂亮的少年一定就是外祖母所說的幾十個小子中的一個。

他們雖然和阮家並沒有血緣關係,但全都是過命的交情,和一家人並無兩樣。

所以司徒篌把自家姐姐的名字告訴塗浚,倒也不算太過分。

她沖塗浚行了個禮:「塗家哥哥好。」

塗浚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還了一禮:「司徒妹妹,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你了。」

司徒篌暗暗擰了他一把。

這廝笑得太傻了!

司徒箜學騎馬是個笨蛋,其他方面可是一點也不笨。

而站在史可奈和紅兒身後的趙重熙有些無語。

一個魯莽一個花痴,這樣的兩個小屁孩兒就是將來的殺神和閻羅?

而那邊塗浚稍微醒過點神來,但依舊笑眯眯地問:「司徒妹妹今日是來騎馬?」

鳳凰兒真是有些受不了這笑容了。

而且這問的都是些什麼問題?

來馬場不騎馬,難道是來吃土的么!

但她不好太抹了塗浚的面子,有些彆扭地應了一聲:「是。」

塗浚騎術了得,眼光自然也不差,一看司徒篌手裡牽著的母馬就知道鳳凰兒是初學者。

他又笑道:「司徒妹妹學得怎麼樣了,要不……」

司徒篌又狠狠擰了他一把,忙對鳳凰就襟恚你已經歇了好半天了,咱們繼續學。」

鳳凰兒怎會聽不出塗浚話里的意思。

一個才剛認識不到一刻鐘的陌生男孩子教自己騎馬?

別開玩笑了!

比起來自家那個根本不會教人的弟弟要強了一百倍!

她忙不迭應道:「那就開始吧。」

司徒篌瞪了塗浚一眼,又把鳳凰兒扶上了馬背。

被直接拒絕了的塗浚一點也不氣餒,慢悠悠走到了趙重熙幾人身邊。

阿篌以為不讓他和司徒妹妹親近,自己就沒有辦法了么?

這兩個小廝和一個丫鬟看起來都眼生得很,一定是司徒家的下人。

不妨先同他們套套近乎。

可三個人當中,他該選擇誰先下手呢?

丫鬟是女孩子不好走得太近,以免司徒妹妹認為自己輕福

矮個兒少年看起來太過機靈,這樣的人不容易套話。

那麼……

他伸手勾住了趙重熙的肩膀:「這位小哥怎麼稱呼?」

幾乎所有的皇室子弟都有一個共同的毛病,那就是最不喜歡陌生人的碰觸。

趙重熙險些出手把他的手臂揮開,然而最終還是忍住了。

「小人叫阿福。」

「原來是阿福哥。」塗浚又往他身邊湊了湊。

趙重熙眉頭緊鎖。

「阿福哥,你是司徒妹妹的人,肯定知道她不少的事兒,她有喜歡的人么?」

趙重熙的臉全黑了。

什麼叫他是「司徒妹妹」的人?

什麼叫她有喜歡的人?

塗浚的腦子正常么?

司徒箜再怎麼說也是國公府的貴女,就算真的有喜歡的人又豈會滿世界瞎嚷嚷?

塗浚和司徒篌一樣,聰明的時候是真聰明,糊塗起來也是真糊塗。

他感覺到對方的身體有些緊繃,立刻警覺起來。

「莫非你也喜歡司徒妹妹?」

趙重熙都快吐血了。

他偏過頭睨著比自己略微矮了寸許的漂亮少年:「小人只是一名小廝1

孰料塗浚不以為然道:「小廝怎麼了?英雄不問出身!我爹小的時候還給人放過牛呢1

這話趙重熙非常認同。

譬如說大宋最大英雄阮大將軍,他的出身就非常一般。

但這不代表一名小廝就可以覬覦國公府的貴女。

塗浚見他不搭話,又道:「你是不是有些奇怪,我今日才和司徒妹妹初次見面,為何就認定了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