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聲奪人 都市言情

仙聲奪人 第130章 追求

作者:午夜牧羊女

本章內容簡介:是大夫都那麼厲害,而是那些大夫都不是容嫻。 「怎麼了?」似乎發現了他的目光,容嫻抬眸一笑,溫柔如昔。 明明是脆弱纖細的人,卻因為那從容淡雅的氣度絲毫不遜於旁人,好似再困難再不可及的事情...

被陽明無緣無故懟了一句,令君從一臉茫然:「……師兄何時也在一起凡塵俗世那種古板的教條了?1

聽他這麼一說,陽明頓時冷笑:「如何能不在意,這種禮儀教條防的便是你這種不守規矩的人。」

令君從覺得自己很冤枉,他怎麼不守規矩了,別看他身邊已經有四位紅顏知己了,目前第五位容嫻還在追求中,但那四位可都還是完璧之身呢,他是再守規矩不過了。

而他的追求者容嫻顯然沒功夫安慰他被打擊的心靈,反而笑容清淺,溫暖和煦的朝著沈久留道:「辛苦你了,久留。」

沈久留周身冷冽的氣息像冰融化了般,清冷的語氣也帶著難以察覺的柔和道:「不辛苦。」

他走上前將容嫻不著痕的打量了一番,看她氣色尚好,神色平靜,冷漠的眼裡閃過一抹不知擔憂還是懊惱的情緒。

小嫻一向會掩飾自己,他又如何能從小嫻的臉上看出些什麼呢。

沈久留神色冷峻清冷,但心底卻滿滿都是焦躁。

小嫻明明已經傷的那麼重了,可他卻半點都看不出來,大夫都這麼厲害嗎?

沈久留卻不知道,不是大夫都那麼厲害,而是那些大夫都不是容嫻。

「怎麼了?」似乎發現了他的目光,容嫻抬眸一笑,溫柔如昔。

明明是脆弱纖細的人,卻因為那從容淡雅的氣度絲毫不遜於旁人,好似再困難再不可及的事情,在她面前都能得到解決。

沈久留嘴角翹起一個不熟練的弧度,不過是簡單的一句問話,他卻覺得好像是冬日之後的第一縷春風,他的心跳有些快,眼底的堅冰一點點融化:「無事。」

兩人之間的氣氛明顯有些不正常,小院里這麼多人,卻好似怎麼都融入不進那兩人的世界。

陸遠一臉迷茫,難道是因為這兩人都是郁族人?

安陽用一臉關愛智障的眼神掃了眼陸遠:傻木頭。

曲倩倩和燕菲對視一眼,看了看臉上笑容都消失的令君從,又看看身旁的白長月和小婉,心裡在想什麼也只有她們自己知道了。

清華和陽明兩人神色有些不好看了,特別是清華,努力養了這麼多年的小白菜眼看就要被豬拱了,能淡定下來才怪。

他上前走了兩步,毫不客氣的將自己擺在了沈久留和容嫻中間,冷冷的瞥了眼沈久留,轉頭目光溫和的朝著容嫻問道:「小嫻,這些霧何時能散?」

容嫻握著夜明珠,目光越過他看向霧蒙蒙的前方,語氣輕柔道:「師父。」

清華對上小徒弟認真的神色,神色也嚴肅了起來,難道「這些霧你沒辦法?」

「這些不是霧,是『無為』。」容嫻一臉鄭重的強調道。

清華:「……」

這就尷尬了,好么?

清華哽了一下,怎麼小徒弟總是抓不到重點,他看著地上的老者,意有所指道:「中了『無為』的人何時能醒?」

容嫻無辜的眨了眨眼,說:「等霧散了以後。」

「他們就會醒嗎?」陽明語氣沉穩的接道。

「再給他們解藥就會醒。」容嫻慢條斯理的說完自己的話,然後看向陽明和清華,語氣輕輕柔柔,卻讓人無語:「師父和大師兄為何總是誤解我的意思?」

清華和陽明盡皆嘴角一抽,被容嫻倒打一耙的本事驚呆了。

曲倩倩悄悄蹭到了思心身邊,好奇的問道:「姑娘,容嫻跟你們是什麼關係?」

雖然理智告訴她容嫻跟那位大人根本就是兩個人,但直覺上卻總有種詭異的感覺。

思心嗤笑一聲,極不願提及容嫻,卻又不好在外人面前丟臉,只得勉勉強強說:「是我師妹,她是玄華山的人,我師父最小的徒弟。」

「她進你們玄華山多久了?」曲倩倩完全沒察覺自己有多討人嫌,繼續問道。

思心板著臉說:「十三年。」

只要一想到當年這人來到玄華山後自己的處境,她眼裡的怨恨怎麼都掩飾不了,說起話來也很不饒人:「當年不過是被師父帶回來的孤兒罷了,劍道天分不行身體又差,若不是師父,她早就死了。」

曲倩倩面上滿是不可思議,似乎想不到容嫻這個看起來溫柔純澈的人還有那麼令人心酸的過往,但心底卻徹底放下心了。

再看著容嫻的鳳眸,她也不再害怕了。

十三年前的容嫻還是個小孩子,那位大人可是活了上千年,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是孩子。

曲倩倩將心底的陰影徹底拂去,看了眼走到令君從身邊的白長月,眼裡略過一絲黯然。

令君從最愛的一直都是白長月,從前是,說不定以後也是。

而那邊,白長月來到令君從身邊后,見到他的目光總是停留在容嫻身上,眼神一閃,精緻的臉上浮現出一個戲謔的笑意,腮邊出現兩個若隱若現的梨渦:「你喜歡容大夫嗎?」

令君從心不在焉的神態瞬間消失,湊到白長月身邊,語氣依舊是弔兒郎當的紈樣:「容大夫那樣的人誰會不喜歡呢,當然,我最喜歡的一直是我的小長月。」

白長月的心一沉,君從他沒有否定,他真的喜歡上了容嫻。

白長月的目光落在了容嫻身上,那人似乎察覺到她的目光,轉頭朝著她微微一笑,那是再溫柔不過的笑,好似樹葉間灑下的陽光,溫和漂亮的讓人心動。

白長月臉上的梨渦消失不見,即便她身為女子,也免不了為容嫻動心。

無關相貌、無關身份背景、無關修為幾何,只為了那一抹令人會心一笑的溫暖。

她面上沒什麼表情,語氣淡淡道:「容大夫看來不一定會喜歡上君從了,她跟身邊那位同族明顯關係很不一般。」

令君從對白長月這種態度並沒有說什麼,這本就是白長月的本性,說話做事總帶著幾分高冷,但心地卻很好。

不過說到沈久留,令君從不免生出些許敵意,容嫻是他看重的,他也一直在追求,但這個沈久留是怎麼回事?難道他也喜歡容嫻?

看他們的樣子,顯然認識的時間更早。

若容嫻和沈久留兩情相悅,他可做不出拆人姻緣的事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