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零一五五章 現代食神VS網文大神10

作者:藍橋玉  |  更新時間:今天10:40更新  |  字數:2484字

黑曜石般泛著金屬光澤的手鐲,出現在舒安歌眼前。

手鐲造型簡單,一點兒也不花哨,旁邊還放著一個便簽。

「致我可愛的小櫻桃。」

這麼這麼肉麻的稱呼,配上龍飛鳳舞的簽名,讓舒安歌臉頰浮出一絲嬌羞之色。

沈奕乾會搞這樣的浪漫,讓她有些意外。

她將手鐲戴到手腕上,沉甸甸冷冰冰的觸覺,讓她想起沈奕乾的冷靜和睿智。

硬金屬風的男人,送起禮物也這麼特別。

春遊在歡欣鼓舞的氣氛中開場,舒安歌所在班級一路向東,選擇到海邊舉行露營。

同學們對這次春遊十分期待,葉小魚依舊有些魂不守舍。

羅伯特最近行為舉止,愈發陰沉不定,舒安歌暗自留了心。

沈奕辰他們班,春遊地點也選到了海邊,他似乎沒有找葉小魚的意思。

年輕人的心就像浪花一樣,沸騰熱鬧。

夜幕降臨,篝火熊熊燃燒,大家在沙灘上又笑又鬧。

燈光迷離,遠處大海吹來腥鹹的風。

舒安歌坐在沙灘上,望著笑鬧的同學心情也跟著變好。

「星雨同學,我能和你聊聊么?」

戴著無框眼鏡的男同學,笑容靦腆的坐在舒安歌旁邊,有些緊張的和她搭話。

他叫趙新宇,學習成績一般,人有些內向。

「可以啊。」

得到舒安歌的應允,趙新宇眸中露出亮光:「你上次月考又拿了第一名,真的太厲害了!」

好不容易和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搭上話,趙新宇激動的不知該說什麼,乾巴巴的誇起她的成績。

沈奕辰愛熱鬧,他主動溜到令狐長歌班裡玩耍,胳膊摟著他的脖子:「嘿,這裡好無聊。前邊就是我家酒店,不如一起去游個泳?」

晚上海泳有風險,沈奕辰是個有危險意識的人,所以提出到酒店游泳。

令狐長歌控制著自己的目光,不朝舒安歌那邊飄,人卻捨不得離開這裡。

「不了,難得參加一次同學聚會。」

令狐長歌拒絕了沈奕辰的提議,他意興闌珊的揚沙子玩兒。

葉小魚掙扎許久之後,悄悄走到沈奕辰身邊,羅伯特目光灼灼的盯著她,好像要在她身上燙出一個洞來。

「奕辰,你愛喝的椰奶。」

她半跪在地上,眨著眼睛將椰奶遞給沈奕辰。

令狐長歌望著葉小魚肖似舒安歌的臉龐,心情有些惘然。

沈奕辰揮手打開葉小魚的手,神色冷淡:「不喝,謝了。」

「你還在生我氣么?」

葉小魚抿著唇,期期艾艾的看著沈奕辰,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篝火另一側,羅伯特一把握住半罐啤酒,易拉罐在手中變形,表情陰騭的盯著沈奕辰和葉小魚。

衝動和熱血,讓他想將沈奕辰按進沙灘里。

充滿歡聲笑語的篝火會,氣氛並沒表面那麼和平。

羅伯特拿出手機,低下頭將他拍攝的,自己和葉小魚接吻的視頻發給了沈奕辰的號碼。

在葉小魚的眼淚攻勢下,沈奕辰有心軟趨勢,手機簡訊鈴聲突然響了。

他低頭看了一眼,臉色瞬間黑了下來,一臉憤怒的站了起來。

--

「我知道危險,可沈奕辰為什麼會突然改變態度,我也不知道啊。」

正在和趙新宇聊天的舒安歌,突然聽到葉小魚系統的咆哮聲,忍不住抬頭朝他們看了一眼。

沈奕辰走的乾脆,令狐長歌不知發生了什麼,想要跟著他離開,又擔心他犯左性,最後還是待在原地。

葉小魚臉色蒼白的半跪在地上,無助的望著沈奕辰的背影:「奕辰,阿辰,你怎麼了。」

羅伯特唇角噙著一抹惡意滿滿的笑容,心中有了一個完美的計劃。

「寧同學……我能問一個私人問題么?」

趙新宇鋪墊了好久,終於忐忑的說出正題。

「什麼問題?」

「你現在談戀愛了么?如果沒談的話,對另一半有什麼要求。」

趙新宇臉紅的有些誇張,嗓子都快冒煙兒了。

「不好意思,我已經戀愛了。」

女神戀愛的消息,像一記猛錘,砸的趙新宇七葷八素。

舒安歌朝他禮貌的笑了笑,跟旁人換了個位置。

遠處高樓上,沈奕乾放下望遠鏡,在黑底白字的手機屏幕上敲擊了幾下。

高中生活,對他而言已經是太遙遠的存在。

但對於他精心呵護的玫瑰而言,卻是鮮活美好觸手可及的現在。

換了位置後,舒安歌望著波光粼粼的大海深處出神,手腕上曜石鐲是突然閃起亮光。

「星雨,你的鐲子!」

舒安歌身邊同學驚訝地指了指她的手腕,她低頭看,發現金屬質感的鐲子上,滾動著一行奇怪的符號。

這個符號是他們在實驗室時用的暗語,舒安歌在心中翻譯之後,從沙灘上站了起來。

普通的手鐲上,還暗藏著這樣的小機關,她有些期待,接下來將見到什麼了。

「不好意思,我先離開一下。待會兒老師問的時候,你幫我說一下。」

舒安歌和同學打了招呼後,獨自朝西邊走去。

「好的,你要小心點兒,早些回來。」

「謝謝,我會注意安全的。」

沈奕乾給她的信號,有兩個。

一路向西,雕塑。

舒安歌沿著海灘,一路朝西走著,墜著羽毛的蕾絲紗裙,被海風吹的

前方是裝潢豪華的酒店,一座美人魚雕塑,矗立在酒店門前。

夜色中,美人魚睜著憂鬱的眼睛,漂亮的魚尾上鑲嵌著發光的水晶。

手鐲再次變換字幕,舒安歌低頭看了一眼後,站在原地面朝大海方向。

酒店大門外,穿著西裝打著領結的沈奕乾,手插口袋走下台階。

他走到舒安歌身後,脫下外套披在她的肩上。

熟悉的味道,縈在鼻間。他的外套沾滿他的氣息,將她環繞其中。

她淺茶色的眼眸中泛笑意,長長的睫毛在風中顫了顫,濕潤的海風彷彿吹入了她的胸腔中。

沈奕乾出現的很意外,像是韓劇中的浪漫橋段,有一種不真切感。

「你怎麼會在這裡?」

少女櫻粉色的臉頰像是一朵漂亮的花,她眸光深處,藏著爛漫星光,一半在海中,一半在他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