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俏娘子:帶著皇子去種田 玄幻魔法

神棍俏娘子:帶著皇子去種田 第1026章 籌碼

作者:金夭夭

本章內容簡介:1 雖然馮璋無比的想回去,可是他不能。 他若離開雍城,只怕她很快會對五原城動手,到時候,小狗子他們還年輕,不夠經驗和能力能做出正確的應變。 小狗子見他不語,便道:「也罷,過幾年...

「野菜,」副將眼看著馮驥的嘴角抽了抽,當年吃野菜都吃怕了,還要吃?!

副將笑道:「不是我們要吃,是軍醫們鬧著要吃,這才弄了野菜肉圓子燒湯的。」

「這大冬天的哪裡來的野菜?1馮驥撇撇嘴道:「我看他們日子過的好太多了,一會子嫌城中味道不好聞,一會子又嫌吃膩了菜,還要吃野菜?就他們事兒多,鬧的老子們也要跟他們吃一樣的。」

真鬧心。

馮騏不禁笑了起來,道:「當年你能吃到野菜裹肉?!能一樣嗎?1

馮驥這才不說話了,嘆道:「這些軍醫可是真能折騰礙…」

「能折騰好就是好事,就怕有人瞎折騰,害人害己,」馮騏端起了碗,喝了一口野菜肉圓湯,道:「當年南廷也是有一手好牌的,人才濟濟,各種資源,並不缺,一國之力,豈會弱?而且江南富庶,並不貧窮,可是,朝廷問題多多,不能正常運轉,到最後還不是敗落了?!倒是晉陽,一直在解決問題,仔細想一想,倒是能明白不少問題。」

馮驥笑道:「兄長如今也向著晉陽說話了。」

馮騏默認,似乎早已經認命了。

「我聽說金陵百姓的日子過的不錯,」馮驥道:「兄長以後可以放心了。」

「金陵地理位置優越,向來都是王城龍脈之地,」馮騏道:「只怕以後晉陽城不在金陵定都的話,就不會大力的扶持金陵的經濟,以喧賓奪主。」

馮驥一怔,道:「兄長也說了金陵地理位置優越了,就算不會大力扶持,憑著這上下游的生意,這金陵的百姓也不會難過到哪裡去,比不上晉陽,但是比其它內陸小城池,可是強多了……」

南北對峙,金陵向來被統治者所詬病,因為它太特殊了,特殊到,好像隨時都可以有一個新王,然後再次划江而治,裂土分國。

所以古往今來,金陵的命運很是多舛,也是很好理解的。

馮騏笑了笑,將飯菜都給吃了,副將又端了一份水果上來。

「這種大冷天,還有水果送來,倒是難為了……」馮驥笑道:「還沒說這野菜哪兒來的呢?1

「澡堂附近種的,澡堂一天到晚都要燒熱水,早輔了熱水管子在地下,所以那頭的溫度就比旁處高一些,撒些種子,也不需要人怎麼去管,這些野菜就早早的發芽長起來了,軍中去挖了些,包了野菜,還有不少百姓也會去挖一些,這野菜長的快,而且密集,看上去肥大又新鮮。」副將笑道。

「原是這樣,這些軍醫可真是會吃的緊……」馮驥無語的笑道。

寒冬臘月里,百姓們又無法耕種,所以就只做工,話家常,每天都盯著青州一點點的活力起來。

似乎青州一下子就變得安寧詳和了。而幾個月前,這裡的混亂,彷彿只是前世之事。

馮騏馮驥兩兄弟的摺子到達雍城,馮璋細細看了,便回復了又送了回去。

他們用的是奏摺的方式來寫的,很多官員都是這樣子來的了。

就算馮璋沒稱帝,在他們心裡,馮璋與帝王其實相差無幾。

「青州有這兩兄弟看著,又值寒冬臘月,青州如今又窮又苦,胡人部落南下的可能性並不大,可以放心一二,」小狗子道:「倒是五原城那邊,小動作不斷,青州很多的散匪去了五原,在那裡占城欲為王,最近天網中人說,那邊應該有如貴妃的探子……」

「她竟暗暗盯向了五原?」馮璋道。

「應是不差,五原雖然也亂,但是比起青州胡人匪徒肆虐,向來好的多,而且也算富庶,」小狗子道:「如貴妃盯上五原城,也是情理之中。」

「她沒那麼多的兵力駐守北郡城的同時,還要駐守五原城,所以,若是她真的有探子放在五原城,目的並不一定是為了奪下五原,」馮璋道。

小狗子心頭一跳,道:「是為了搶劫城池?1

「不錯,她的目標始終如一,一直放在洛陽。而她遲遲未動,就是在等待時機,」馮璋道:「北郡資源所剩不多,她若要一直堅守,就需要大量的財力物力。現在的她是根本不可能分出兵力來拿下五原,並駐守五原的。就算她要五原城,也一定是在拿下洛陽以後,有了洛陽,她可真正的脅天子以令諸侯。她手上的皇帝,就是她兵臨天下的籌碼和根基。」

小狗子道:「她會動手嗎?!這個女人,是了,當初她可狠心水淹北郡,死了幾十萬人,區區一個五原的百姓又算得了什麼,她一定會去搶……」

馮璋道:「緊盯著她的人,一有點風吹草動,立即回稟。」

「是。」小狗子應了,又道:「快過年了,璋兒,你今年回晉陽過年嗎?1

自然是想回的,只是雍城這裡,還需要他。

小狗子道:「想遙兒了吧?1

馮璋一直不語,道:「雍城離晉陽,也不過二十來日的功夫,你趕回過去過年,再回來,也不過一個月罷了,這裡有我們看著,不會有事的。」

馮璋道:「不能拿你們去賭,萬一我離開之時,她有異動,你們應付不來。」

小狗子心中一三又不會吃了人,難道還能真的來打雍城不成?1

雖然馮璋無比的想回去,可是他不能。

他若離開雍城,只怕她很快會對五原城動手,到時候,小狗子他們還年輕,不夠經驗和能力能做出正確的應變。

小狗子見他不語,便道:「也罷,過幾年天下安定了,你也能日日守著她了,倒也不必忍受兩地分離之苦。」

「下雪了。」小狗子指著外面道:「不知道晉陽有沒有下雪呢……瑞雪兆豐年啊,以後的年景會越來越好的。」

馮璋的表情,倏而柔軟。

想她了。

臘月很快過去,除夕來臨。

「過了今天,遙兒就十歲了,」馬氏道:「大丫也十歲了,都是大人了……」

這個數字對家長來說,是一個分界嶺,逢十便是吉,所以十歲這一年,必定是要大辦一場宴席的,只是路遙不願意太高調,這才作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