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大亨

財富大亨 第267章 抵賴到死

作者:陝西泡饃

本章內容簡介:我撕爛了你的嘴1 「呵呵,你上來動手試試看。」蔣林滿臉不屑的沖著金輝這麼說了一句,金輝嗷嗷叫喚兩聲,一邊的人攔著金輝,「金先生您不要衝動,咱們不能跟這樣的人動手……」 「來人,去把離陽...

「好個猖狂的年輕人埃」一邊的盧才濤眯著眼睛沖著蔣林道。

「老頭,我這不是猖狂,只是在心善的教他一些道理知道嗎?」蔣林臉上帶著笑容,直接將盧才濤的話撅回去。

「金兄說的話,是有些不合適,你動手無可厚非,但是我現在要追究你的是另外一件事情,你手中的實驗樣品是怎麼偷出來的?這東西是我們的新品,你如果不把這件事情給交代清楚,就算是你在強悍,也一定會死在這裡1盧才濤臉色嚴峻的將這個屋子的氣氛都變得凝重起來。

蔣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你確定這件事情你要追究?」蔣林說著話,目光朝著大鵬身上打量著。

盧才濤一怒又是一巴掌朝著桌子上砸上去,「我盧才濤說一不二,怎麼你小子是在質疑我?」

「呵呵,不,我只是怕你一會兒不在朝下追究,所以我先問清楚。」蔣林臉上帶著深笑,說著話,大鵬的身子已經抖的像是篩糠一樣了。

一邊金輝有些納悶的看著大鵬,「你身子怎麼抖成這樣了?」

「沒,沒事,有點熱……」大鵬腦門上不斷朝著下面滴汗,就聽見蔣林開口,「他不是,是嚇得。」

金輝目光眯著眼睛看著蔣林,「你小子又知道了?」

「呵呵,當然,你們不是再問我這東西是從哪裡來的嗎?」蔣林臉上帶著笑容,將手中的針劑搖晃了兩下開口,「就是這小子用來攻擊我的時候,掉在地上被我給減到的。」

「不可能1盧才濤這邊還沒開口,金輝直接篤定的來了這麼一句,蔣林臉上帶著玩味兒看著金輝,「怎麼著,你想了能看未來和之前的眼睛?什麼事情你都能知道?」

金輝冷笑一聲,「小子,我知道你對我們實驗室的人有怨氣,覺得我們高高在上,所以硬是要將這件事情推到我們內部人身上,你是等著看我們內亂是不是?但是我告訴你,你這個計劃明擺著是要落空的!我們絕對不會懷疑內部的人1

「真是見過自以為是的,沒見過這麼煞筆的,你們內部的人我有什麼好有怨氣的,畢竟按著你們這熊樣,大洗牌絕對是很快的事情,並且你不肯懷疑你們內部的人,事情已經出了,現在就不是你能說了的算了。」蔣林臉上帶著凝重盯著金輝。

金輝分明在身份,在年齡上氣勢都應該壓過蔣林一頭,但是現在蔣林說著話,金輝卻被蔣林給壓的硬是連說句話的氣勢都沒有了。

盧才濤沖著金輝擺擺手,「小兄弟,你要知道你這樣說的,嚴重性,如果你確定這件事情是我們內部人做的,我們會馬上開始調查,但是如果這件事情不是我們內部人做的,上方人來,你的下場一定會死到慘不忍睹。」

盧才濤的聲音斬釘截鐵,蔣林嗤笑一聲,「不用威脅我,我林子,說話做事兒都是一個坑一個釘,這種事情你們可以隨意調查,那天晚上發生這事兒的時候離陽也在。」

「大鵬為了攻擊我直接把這東西拿出來,後來被我給收拾了,灰溜溜的就跑了,要不是離陽認出來這東西,指不定這東西現在怎麼著了呢。」

「離陽?」金輝聽著這

個名字,眯起來了一雙眼睛,「他可是我們實驗人員當中的叛徒,你這麼說起來,指不定這件事情就是離陽做的,拉著你做了同夥。」

蔣林臉上帶著納悶看著金輝有一會兒,這眼神看的金輝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就聽到蔣林開口道:「你平常都吃些什麼啊?」

金輝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蔣林,兩人之間的氣氛可以說已經到了拔劍弩張的地步,這種情況下這小子突然將話題轉換到這裡,是什麼意思?

「嘴這麼臭,估計你平常吃的都是糞吧?也習慣性的滿口噴糞對吧?」蔣林根本不等金輝回答,自說自話的道。

金輝氣的臉色像是調色盤一樣轉換一變,「你個該死的小畜生,信不信我撕爛了你的嘴1

「呵呵,你上來動手試試看。」蔣林滿臉不屑的沖著金輝這麼說了一句,金輝嗷嗷叫喚兩聲,一邊的人攔著金輝,「金先生您不要衝動,咱們不能跟這樣的人動手……」

「來人,去把離陽請來。」盧才濤滿臉冷峻,沖著外面人高喝一聲,很快就有人跑開了,大鵬臉上的汗水越來越多,蔣林得意的坐著,都開始哼小曲了,這樣鮮明的對比,即便是離陽不來,一群人也都能知道究竟誰是誰非了。

但是盧才濤等人硬是無視了這明擺著的真相,等離陽到,離陽緊趕慢趕到了廳內,一看這情況,當時就樂了。

呦嘿,實驗室裡面兩個重量級的人物都出來了,雖然他不知道這些人出來了多長時間了,但是看著兩人鐵青的臉色,就知道被人氣的不輕。

不遠處坐著的就是林子,看著他弔兒郎當的樣子,明顯將倆人給氣成這樣的不是別人,就是蔣林了。

離陽暗中給蔣林比了個大拇指,蔣林咧嘴笑笑,「喲,來了。」

離陽看著眾人笑笑,「嗯,來了,叫我來什麼事兒啊?」

「離陽,我事先跟你說清楚,今天讓你來是為了證實一件事情,雖然你是我們研究室被票出去的人,但是你給我記清楚你的身份,話一定要考慮清楚在說知道嗎?」金輝眯著眼睛趕在離陽說話之前開口。

蔣林當時嗤諷一聲,「怎麼著,你這意思是在當著我的面威脅人嗎?金輝你真是好深的計謀啊,平常你們橫著走習慣了,你威脅人沒問題,但是今天你給我搞清楚,我在這坐著,你就什麼陰謀詭計都別想耍1

「你!你1金輝好心的提醒被蔣林當做是威脅,氣的不成樣子,盧才濤沖著金輝擺擺手,「離陽,你實話實話就行,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林子手裡面的藥劑是怎麼來的?」

「我說的話,你們只要肯相信,我就照實說。」離陽沖著盧才濤淡淡一笑,將事情一五一十的講述出來,更加事無巨細,大鵬的身子抖的眼看著已經要站不住了。

盧才濤狠瞪了大鵬一眼:「好你個狗仗人勢的東西!平常你仗著實驗室臨時工的身份,究竟做了多少這種事情?」

大鵬的雙膝一軟,眼瞅著要朝著地面上跪上去,金輝怒叱一聲,「你小子給我穩住,我看離陽這小子八成是心有不甘,竄活著新人一起編出來了這種謊言,我不相信他們,他們分

明是一夥的1

「金輝!我忍你很久了。」離陽瞪大眼睛沖著金輝突然怒叱一聲,將一群人都給嚇住了,要離陽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氣,能讓這種人飆火,這簡直是六月飄雪還要稀罕。

「怎麼著,被我揭穿了陰謀,惱羞成怒了?」金輝冷笑兩聲,看著離陽繼續道:「我知道之前的事情你一直心有不甘,我聽也聽說你和這些臨時工們發生衝突不僅一次了,誰也不能確定你是不是因為太過惱怒,所以才做出來了這種事情,你們說是不是?」

「是是……」隨著金輝的話,一群綠衣裳的人使勁兒點頭。

行啊,這意思就是耍賴了是嗎?蔣林表情冰冷,盧才濤和事老一般開口道:「兩方各有一詞,並且都有各自的證據,依我看來,這件事情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苗亮一群人已經看出來盧才濤這分明是在刻意偏頗,「盧先生……」苗亮剛開口說話,盧才濤一揮手,「不用再說了,這件事情就這樣了,藥劑給我們,這件事情就不追究了,至於其他,我們回到實驗室之後會自己解決。」

「呵呵想不到我幾天不來,今天就一來,就看到這樣的大戲。」一聲嫵媚的聲音從外面響起,擋住了盧才濤這群準備離開的人,仍舊是火爆的裝束,這種標誌性的打扮只可能是一個人,鳶尾。

盧才濤看著鳶尾出現,瞳仁晃動了兩下,「都是自己人,一些小鬧劇,現在已經結束了。」

「哦,是嗎?」鳶尾臉上帶著魅惑的笑容,朝著盧才濤走上去,穿著綠色衣服的人當時口水都要流下來了,但是仔細看盧才濤的眼睛裡面卻帶著一種謹慎。

「當然是這樣。」金輝開口這麼回應了鳶尾一聲,鳶尾目光像是蜂針一樣朝著金輝一掃,金輝當時就閉嘴不說話了。

鳶尾朝著蔣林掃了一眼:「林子你說說看,是怎樣的?」

「呵呵,聽我說?」蔣林單手朝著自己鼻子上一指,臉上帶著壞笑朝著周圍一掃,看著金輝眼睛瞪大,盧才濤嘴巴緊抿的樣子,蔣林笑容變得很深,「怕是這群人不是很願意吧?」

「呵呵,他們有什麼不願意的?」鳶尾朝著周圍人掃了一眼,所有人的都抿嘴不言,鳶尾沖著蔣林點頭道:「現在可以說了。」

「有些人想要包庇內部人員,和稀泥唄,能怎樣?」蔣林大嘴巴一張,直接把事情說出來了,當時一群人睜著眼睛看著蔣林,「你,你……」

「我這人比較喜歡說實話,我當然知道我這實話說出來你們可能不滿意,但是就算是你們不滿意,也就這樣了,畢竟我是個實事求是的人,我想鳶尾一定也是。」蔣林這話說的,讓金輝的嘴巴張了兩三次,硬是一句話沒能反駁出來。

鳶尾聽著蔣林給她帶的這個高帽子笑了起來,「當然,我也是一個喜歡實事求是的人。」

金輝一行人聽著鳶尾的話,就覺得這件事情有些不妙了,突然「唰唰1幾聲響起在,在金輝等人還沒能再次開口解釋的時候,兩把飛刀直接扎進了大鵬的腦門當中,鮮血橫流著,人直挺挺的倒在了地面上。

Ps:書友們,我是陝西泡饃,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