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神醫:腹黑世子,甩不掉 散文詩詞

替嫁神醫:腹黑世子,甩不掉 第334章 靜好的夜靜不下的心

作者:千島女妖

本章內容簡介:他,你我其他人不需要的。因為,歸宗大典是在皇族的宗殿內,除了主持儀式御宗堂的人,還有輝哥,有皇族周氏幾位年長者之外,別人根本就沒資格進去,是在外面等著的。」薛文宇耐著性子繼續講解給她聽。 「這...

輝哥一直想找個機會跟母親坦白這件事,可是最近幾天因為忙著歸宗大典的事,就沒說成。

大典前一天,晚飯後薛文宇就讓輝哥早點休息,因為第二天的大典吉時是在凌晨,不休息好到時候精神頭會不好。

輝哥乖乖的回屋,薛文宇想起吃完時牧瑩寶幾次欲言又止的,想必是有什麼問題,於是就跟著她往後花園走。

「咦,你怎麼也來了?」牧瑩寶轉身看見他,很是驚訝的問。

每天晚飯後散步,他從來一起過。

「不是你有話要問么?沒有,那我走。」薛文宇沒好氣的說到,腳步也停了下來。

「哦,對對對,是有事問你。走,咱那邊說去。」牧瑩寶想起來,招呼著他又往前面走去。

薛文宇微微皺皺眉,回身朝輝哥的房間看了看,抬腳跟了過去。

已經走到了荷塘邊,月光下的荷塘,荷葉在月色下隨微風輕輕搖曳,蛙聲時高時低,陣陣薔薇的花香若有如無。

牧瑩寶很喜歡這樣的環境,現代的小區里也有個湖,可是因為城市中人太多,湖邊的人太多了熙熙攘攘太熱鬧,加上跳廣場舞,若是想享受寧靜湖畔,除非凌晨天不亮就起來。

牧瑩寶也喜歡熱鬧,但是她總覺得湖就該是靜靜的。

「你在擔心什麼?」薛文宇見她遲遲不開口,就主動的問了。

她可是想說什麼張嘴就說的人,這次怎麼了?

聽到他再次開口追問,牧瑩寶停下腳步轉身看向他;「明個輝哥的歸宗大典,咱們要不要給他跪拜磕頭啊?」

薛文宇擰眉看著她,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讓你糾結的就是這個問題?」

牧瑩寶點頭;「對啊,跪長輩我能接受,但是那也得是我認可的長輩。現在即便輝哥身份變了,可是在我心中還是我的兒子,讓我跪自己孩子,我實在是沒辦法接受。

你別勸我,我知道你在朝為官,跪來跪去的習慣了。」

「誰告訴你在朝為官就要跪來跪去的?臣拜君、子拜父、學生拜老師、拜天地、拜祖先這些原本就是必須的禮數,不是亂跪拜的。」薛文宇耐著性子對她說到。

真想問問她,不是什麼都懂么?連怎麼做胎的都知道,卻怎麼跪拜之禮就一點都不懂了?

「你別跟我說那麼多,你就直接說,明個歸宗大典上,我要不要跪拜他就行了。」牧瑩寶當然知道見皇上要跪拜,長輩要跪拜了。

「你自己也說了明個的大典是輝哥歸宗大典,要跪拜的也是他,你我其他人不需要的。因為,歸宗大典是在皇族的宗殿內,除了主持儀式御宗堂的人,還有輝哥,有皇族周氏幾位年長者之外,別人根本就沒資格進去,是在外面等著的。」薛文宇耐著性子繼續講解給她聽。

「這樣啊,太好了。」牧瑩寶一聽高興了。

原本還犯愁呢,不是因為明天的日子對輝哥來說很重要的話,她都想借口大姨媽來肚子痛不去了。

「現在不用跪,可是他日輝哥若成事兒,坐上那個位置,你我與他就是君臣,就算他再喊你母親,喊我為父親,仍舊是君臣。君臣相見還是要行跪拜之禮的。

即便他下旨,特免你我二人的君臣之禮,其他御宗堂的人,文武百官也會說不妥的。

到那時在公眾的場合,還是要跪拜。」薛文宇狠狠心,讓她提前有個心理準備。

他以為自己這麼說了,她應該會認真考慮的。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她竟然笑了。

「你為何笑?難道那時跪拜你就無所謂不在乎不糾結了么?」薛文宇不解的問。

「不是啊,他都成事兒了,那就沒我什麼事兒了啊,我不可能在他身邊一輩子吧。」牧瑩寶笑著說完,彎身撿起一塊石子,往荷塘扔扔去。

輝哥做了皇上,他自己會慢慢甄選良臣輔佐。

牧瑩寶的話,對於薛文宇來說,也像那被投了石頭的荷塘一般,泛起陣陣漣漪。

她說不會在輝哥身邊一輩子,那就是要離開的意思!這個女人,至今心心念念的還是要離開,她同意一起返京的時候其實就是做好了這樣的打算吧!

自己一直說要找她算賬,到現在為止也沒對她具體的做過什麼,對她各種的劣跡也都忍了,這對她來說不是已經很好了么?她怎麼還是沒有改變主意,沒有留下的打算?

對自己,她真的就一點都不在意?怎麼可能?

薛文宇很是想不通,人心都是肉長的,就算自己不喜歡她,可是也會擔心她的安危啊!

「輝哥當了皇上,一定會是一位明君,延國在他的治理下,百姓衣食無憂,安居樂業的,他在京城宮中處理朝政,我呢四處遊玩替他巡查民情,哪裡若是有貪官污吏,立馬快馬傳書告訴他,讓他下旨派人來懲治。

其實也不用那麼麻煩的,一般的小貪官污吏,我也能直接替他解決掉,跟他要一份聖旨就行了,再要一把尚方寶劍,可以先斬後奏。你覺得怎麼樣?

哎?人呢?」牧瑩寶對著荷塘越說越起勁兒,沒得到回應回頭一看身後哪裡還有人?遠遠的隱約有個離去的身影。

「真是沒禮貌,走也不吱一聲。」牧瑩寶嘀咕著,繼續在溜達。

現在回屋洗澡還太早,再轉一轉,身上帶著自己配置的驅蚊荷包,倒也不怕夏季的蚊蟲叮咬。

轉到荷塘上的小橋上,牧瑩寶就看見橋對面有人,她知道薛文宇在這院子里倒出都安置了守衛的,倒也不會害怕。

想著無聊就走過去想看看那人是誰,沒想到近前一看,竟然是洛逸。

不想跟他說話,牧瑩寶轉身就想離開,卻被人拽住了胳膊。

「你已經恨我到這種地步了?」洛逸心裡很是難受的問。

其實剛剛看見她走過來的時候,他也想著迴避的,因為見面不知道該對她說什麼。

可是心裡卻想知道,她看見自己后,會如何,於是就站著沒動。

沒成想,她看清是自己之後,竟然二話不說轉身就走,洛逸的心再也受不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