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750章 初心不改

作者:冷青衫  |  更新時間:昨日16:58更新  |  字數:2508字

他說著,便轉頭對著坐在正上方,也喝酒吃肉的烏倫道:「大當家,現在這一場勝利已經取得了,皇帝他們也入彀了。是不是該照著之前的說法,把那個人放了?」

「唔?」

烏倫聽到這句話,轉過頭來。

而胡塞黑也聽到了這句話,濃黑的眉毛立刻擰了起來。

立刻說道:「老大,不可啊!」

龍霆雲轉頭看著他。

胡塞黑道:「老大你不要忘了,那個人可是有背叛之心,他的那些手下,也都有反心,若不是我們關著他,也關著他的手下,現在這熱月彎哼,只怕都不知道是什麼樣子了。」

「」

「軍師要放他出來,是什麼居心?」

龍霆雲並不理睬他,而是對著烏倫道:「大當家,我們可是跟人有約定的。」

胡塞黑道:「你們跟人有約定,又不是我們跟人有約定。」

龍霆雲的面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眼看著兩人又要起爭執,烏倫急忙說道:「好了好了,你們也不要吵了。軍師,今晚是慶功的時候,不說這些,放人的事,等這件事徹底解決了如何?」

「徹底解決,那要到什麼時候?」

「哎,軍師怎麼這麼不相信自己?我們派在那邊的人,現在已經,這件事根本就是水到渠成,要不了多久了。」

說著,便又高舉著酒杯,跟眾人痛飲了起來。

龍霆雲看著他的樣子,愁眉緊鎖。

「你是沙匪的人,你現在,想要幹什麼?」

聽著初心冷冽的話語,李來對著燭火,眼中閃過了一絲冷光。

但,對面的盲女,卻是看不到的。

而即使面對著盲女,他眼中的冷光也只是一閃而逝,立刻,就被那橘紅色的,溫暖的燭光所染,目光和臉上的神情,都變得溫柔了起來。

他說:「你今晚來找我,難道只是要跟我說這個?」

「」

「我以為,你是來跟我說當年的」

「當年什麼?」

「當年的情分,我們之間的情分,你都忘了嗎?」

一聽這話,初心怒極反笑。

「情分?你還敢跟我提情分?你對我的情分,就是在我們的洞房花燭之夜,挖走我的眼睛,讓我這些年來孤苦無依,痛不欲生,這就是你對我的情分?!」

「」

「我的情分,早就在當年,失去這雙眼睛,流幹了所有的血淚的時候,消失得一乾二淨了。」

但當她這樣說的時候,一滴淚,卻從她干凹的眼窩裡滴落了下來。

這些年來的委屈,只這一句話,說不盡。

所以,她一句都不曾說過。

此刻,也只是說了這一句,就讓她這些年來不曾流過的淚,一下子涌了出來。

看到她這樣,李來彷彿長長的嘆了口氣,道:「你說沒有了,可這,又是什麼呢?」

聽到他的話,伸手一抹,就抹了一手的濕潤。

而同時,一隻粗大溫暖的手伸過來,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臉,將她的眼淚拭去。

那熟悉的觸感,熟悉的體溫,令她的淚更加洶湧。

李來說道:「我就知道,你對我的情意,還在的。」

「」

「否則,你也不會叫這個名字初心。」

「」

「對不對,楚心?」

聽到這句話,初心猛地一顫,抬起頭來,可她再是睜大眼睛也看不到眼前的人,那個讓她在心裡恨了無數遍,卻也想了無數遍的人。

李來道:「楚心,初心,你,還是初心不改。」

「」

「你的心裡,還是有我的。」

聽到這句話,初心只覺得心裡像是有刀扎一樣,用力的打開了他的手,想要走,卻又不知道該往哪裡走,只能起身背過身去,不讓自己的樣子露在他的面前。

「你不要跟我說這些!」

「」

「我不想聽。」

「那,你想聽什麼呢?」

李來這個問題,似乎是來得正好,也像是打開了初心心裡所有痛苦,所有委屈的一個缺口,她一咬牙,又回過頭來對著他,冷笑著道:「我想要聽什麼?難道還用問嗎?」

「」

「我這十幾年來,瞎著雙眼,跟著你天南地北的走,為的是什麼。」

「」

「還用問嗎?」

李來深吸了一口氣,說話的時候,語調也比之前更沉重了一些,道:「你想要問,我為什麼要那麼做。」

「對!」

「」

李來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我,我是有苦衷的。」

「」

「但現在,還不能告訴你。」

「你說什麼?」

初心簡直不敢相信他居然會這樣敷衍自己,待要大怒,而李來已經搶先一步,說道:「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有苦衷,才會對你做那樣的事。若不是如此,我怎麼會那樣對你。」

「」

「你應該還記得當年,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有多快樂的」

初心的心神又是一恍。

但她心中的痛,又將她的神智拉了回來,她咬牙道:「你以為,我會相信你?」

「信不信,由你。」

「」

「反正現在,我的性命,就在你的手上。」

「」

「你可以去告訴外面的人,告訴他們,我就是江趣,我就是當初拋棄你的那個負心人,更可以告訴他們,我就是沙匪的一員。」

「」

「這樣,你就可以報仇雪恨,甚至都不用髒了你的手。」

「」

「而他們,自然會對我用嚴刑峻法,將我五馬分屍,甚至千刀萬剮。」

聽到這裡,初心猛地一顫。

雖然她極力的剋制自己臉上不要露出驚惶的表情,但在燭火的映照下,那脆弱和不忍,已經一覽無遺。

李來繼續說道:「到那個時候,你我之間,也許真的就」

初心的聲音沙啞了,道:「就什麼?」

「就,徹底的清算乾淨了。」

「」

「我,也就不欠你什麼了。」

「!」

不知為什麼,聽到這句話,初心的心中,像是被刀狠狠的戳著,那些原本在李來口中,要落到他身上的酷刑,卻好像一下子都在自己的身上過了一邊。

而在這一刻的心痛,似乎也是在明明白白的提醒著她

她,還是在乎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