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神成長記 散文詩詞

衰神成長記 352 仙靈島的姥姥14(兩章合

作者:深深妹兒

本章內容簡介:才可以,自己出現在這裡的目的原本只是為了守護她,所以沒必要強出頭,只需要保護靈兒就足夠了。 很多時候,主角不經過挫折是無法成長的,所以她才會帶他們到處刷副本,讓他們提高戰鬥經驗。 一路...

老吊覺得,這一次來這個小世界,其實就是來渡假的,因為來的時間早,所以準備的時間就很充分了。

也不知道大人這具身體的前主人到底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

一邊胡亂思考著,一邊飄蕩著朝著外面飄去,正好看到一個身影躡手躡腳的進來,影子看著纖細,應該是個女子。

老吊慢悠悠的過去,正好看到一個身穿花色衣服的少女一臉警惕的往裡面走。

而後老吊猛的現身,漂浮在她的面前。

「啊,阿奴什麼都沒看到阿奴什麼都沒看到。」阿奴見到突然出現的鬼影,頓時嚇得蹲地上捂著頭喊了起來。

老吊見她的年紀似乎和靈兒差不多,頓時起了逗弄的心思。

「喲,小姑娘,一個人大晚上的來著荒郊野嶺,找我的嗎?」

老吊笑得賤兮兮的。

阿奴一聽到這虛無縹緲的聲音,嚇得都要哭出來了。

她只是來找公主的,這段時間一線牽也沒有什麼異動,知道公主應該是過的還不錯。只是不明白公主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結果她來了之後,這裡居然還有鬼。

「我不是來找你的,我是來找我家公主的,老爺爺我不是故意來打擾你的。」阿奴仍舊抱著頭說道,就是不抬頭。

鬼耶,她雖然會點小法術,可是還是會有害怕的東西。

更何況,這大晚上的,這鬼身上連點氣息都沒有就直接出現了,阿奴哪裡不知道對方很厲害。

完了完了,公主在這種地方肯定凶多吉少。

「哦?你找公主啊?誰是公主啊?」老吊笑眯眯的看著她,問道。

也知道多半是嚇到了對方,可是這小姑娘倒是有些意思,即便是嚇成這樣,居然都不跑,還要找公主。難不成真是來找靈兒的?

「靈兒,我來找靈兒的。」阿奴小心翼翼的說道。

而後就看到面前的鬼影越來越近了,嚇得嗚嗚嗚的趕緊將頭埋得緊緊的,一邊還不住的說道:「不要吃我,阿奴不好吃,你去吃唐鈺小寶1

老吊頓時覺得這小姑娘實在是太好玩了,雖然有心在逗弄,但是過了就不好了,畢竟這孩子也難得沒有跑。

之後,老吊笑著說道:「要找靈兒,就跟我來吧1

說完,又想起這貨剛剛似乎叫自己老爺爺來著!靈兒都喊自己叔叔的,老爺爺是不是把自己叫老了。但是他都好幾千歲了,這樣貌似也不老吧!

一頓糾結,阿奴跟在後面也是心驚膽戰的。

要是等會公主有危險的話,自己該怎麼救公主呢?

這鬼怎麼這麼好說話?是不是還想要抓住自己呢?那她要不要跑出去找救兵呢?

阿奴內心糾結不已,一會後悔這麼莽撞,一會又擔心靈兒如何了。

直到進入了裡面之後,看到好幾個帳篷,而老吊直接坐在凳子上面再次跟自己的繡花針較勁。

靈兒聽到動靜,打開了帳篷,迷迷糊糊的問道:「老吊叔叔,怎麼了?」

「靈兒醒了,有人找你。」老吊指了指後面一臉震驚的阿奴說道。

阿奴確實沒想明白裡面居然是這樣的畫面。

這是什麼情況,靈兒也是一臉迷茫的看著阿奴。

過了好一會,粗心大意的阿奴才甩開腦子裡面亂七八糟的想法,不管怎麼樣,找到公主就最好了。

「啊,太好了,阿奴終於找到公主了。」這大心的丫頭這麼一吼,大家都醒過來了。

其實在她跟著老吊進來的時候,林蘇就猜到了,所以才沒有理會,結果這丫頭果然有點吵鬧呢。

李逍遙有些不滿的站在靈兒的身後,自家靈兒懷著身孕呢,一定要好好休息才可以。可是看著靈兒和阿奴相認似乎很高興的樣子,也只能將內心的不滿壓下,在心裡將阿奴列為了拒絕來往戶。

一直到天亮,大家在休息了一下,就準備出發了。

阿奴自然是跟著一起了。

有了一個阿奴存在,隊伍龐大了不少,也吵鬧了不少。

特別是進入了城市裡面,阿奴這貨真是看什麼都新鮮。

「哇,公主這裡有好多好多好吃的東西啊1說完,阿奴就自己動手去拿了。

別人問要錢,這貨就理所應當的說:「找唐鈺小寶。」

結果後來還是李逍遙黑著臉給的錢,有心想要說兩句,還是靈兒安慰道:「好啦,阿奴是我小時候的好朋友,這次一個人來找我,一路上肯定吃了不少苦頭。」

李逍遙癟了癟嘴,她就算不來找,自己也能夠保護靈兒回去的。之後到底也沒有多說些什麼,不過隨著往南邊走,有許多他們沒有刷過的副本,倒是不難。

「公主,你好厲害啊,你比阿奴厲害多了。」阿奴好幾次看到靈兒出手,都忍不住驚訝的震驚了起來。

公主的本事居然這麼利害,一想到自己因為貪玩很少練習法術,現在頓時有一種覺得自己也應該努力的感覺了。不過讓她聽詫異的是,那個駙馬居然也很厲害。

一手劍術出神入化的,居然比唐鈺小寶還要厲害。阿奴傷感了一小會,頓時就被沿途的美食吸引了。

就在幾人上路的時候,竟然又遇到了南詔國主排出來的一堆人。

「姥姥,那個大石鼓可討厭了,每次都對唐鈺小寶特別凶。」阿奴和林蘇熟悉了之後,就特別喜歡粘著林蘇,一方面是聽說靈兒的本事都是姥姥教的,另一方面,也很好奇姥姥居然這麼年輕,比南蠻媽媽年輕多了。

就是對老吊,阿奴還是有些怕怕的,雖然靈兒說了好幾次老吊叔叔人很好的,可是她還是會有點不敢面對。

有了大石鼓唐鈺以及一堆侍衛的加入,隊伍更加的龐大了。

大石鼓為人比較的古板,非要靈兒和林蘇坐轎子,哪怕是兩人說了不需要,也不聽。最後還是李逍遙覺得靈兒懷有身孕,坐轎子也好。

大石鼓希望儘快的將靈兒他們帶回去,所以步伐倒是加快了不少,很快距離南詔國越來越近了。

林蘇發現,距離南詔國越近,體內的力量就非常的活躍。這一點靈兒也發現了,所以靈兒晚上就來找到林蘇:

「姥姥,我感覺體內似乎有一股潛在的力量,很龐大,現在的我似乎無法掌控。」靈兒開始修仙之後,特別是築基之後,能夠內視便發現體內似乎有一股被封印的力量,這股力量尋常時候其實不受影響,若是她的實力不強的話,這股力量壓根就不會被發現。

可是自從築基之後,便發現了,她能夠感覺到這股力量的龐大,即便是現在不能用,也能夠感受到那股心悸的感覺。所以靈夤閃α炕岵換岫宰約河興影響。

「其實我體內也有這樣的力量,之前閉關其實為的就是煉化這股力量,這應當是我們女媧一族潛在的力量吧,我也是無意間才能煉化,等你實力足夠了,你也可以嘗試看能不能夠煉化這股力量。」這原本就是屬於他們的力量。

只是大部分的女媧後人,都無法將這股力量發現並且煉化。

其實就連靈兒的娘親青兒都未能完全的煉化,應該只是得到了一部分,卻並沒有完全得到。

「姥姥,如果我結丹的話,能不能夠見這股力量煉化?」靈兒總覺得這一次回南詔國不適那麼簡單的事情。

之前還在仙靈島的時候,就有人找來。後來是阿奴來接她回去,再後來聽說是她的父親派人來接她回去。所以聰明的靈兒頓時猜出來,只怕南詔國內不太平。

這麼多年來,都沒有人找過她,可是現在卻有人找來了。

女媧一族向來是南詔國的信仰,可是丟失了信仰這麼久,都沒人找來,現在卻找來,肯定是因為有了大問題了。

「可以一試,但是不要完全解封,你可以慢慢的掌握,不過還是等生了孩子來吧,不然對身體不一定好。」林蘇想了想說道。

靈兒才是主角,很多事情也只有她出面才可以,自己出現在這裡的目的原本只是為了守護她,所以沒必要強出頭,只需要保護靈兒就足夠了。

很多時候,主角不經過挫折是無法成長的,所以她才會帶他們到處刷副本,讓他們提高戰鬥經驗。

一路走走停停,靈兒這兩天準備突破,所以就停在了距離南詔國邊界不太遠的一個小鎮。小鎮非常繁華,林蘇四處逛了逛,發現有些眼熟呢。

看著有點像是鳳凰古鎮,不過時間距離太遠了,自己更是記得不太清楚,倒是阿奴等人卻玩瘋了一樣。

天天拉著唐鈺到處跑,主要是為了讓唐鈺給錢。李逍遙擔心靈兒,整體都寸步不離的守在客棧裡面,石長老卻對林蘇非常感興趣,若是沒有估算錯誤的話,林蘇現在應該也算是花甲之年了吧,為何會這麼年輕。

只不過他這個人一向不喜歡管閑事,所以從未去打擾過林蘇,只是偶爾眼神中耐人尋味。

林蘇也不過多解釋,然而就在靈兒剛剛突破到築基期後期的之後,和李逍遙在鎮上遊盪,居然遇到了李逍遙原本的師傅。

可是這一次居然反過來了。

「前輩,我真的沒有什麼可教你的東西,我自己都只是一個學徒。」李逍遙皺著眉頭說道。

靈兒掩著嘴也沒有說話跟著走了進來。

院子裡面有石長老還有那幾個侍衛。

林蘇和老吊也坐在裡面喝茶。

呃……老吊在縫衣服。o=?ω?=m

「可是你的劍術十分了得,卻和我派不像一個系統的。」酒劍仙一點都不想放李逍遙走,抓著他似乎一定要刨根問底一樣。

李逍遙看到林蘇之後,原本想要說些什麼,卻看到林蘇搖了搖頭。靈兒自覺的走到林蘇的身旁坐下,抓了一把瓜子就想要看笑話。

其實李逍遙如今也多多少少的知道,姥姥教給他的東西非常了得,自己修鍊的道路和這世上的許多人都不一樣。所以他才不知道該如何數,更何況,姥姥似乎也沒有想要讓他說出去,因此更加不知道如何和酒劍仙說些什麼了。

「我就是瞎幾把練的。」李逍遙說了一句老吊常說的話。

引得老吊和靈兒都側目,這傢伙居然也學會這一套了。

就連石長老都很好奇的看著李逍遙和酒劍仙拉拉扯扯的。

就在此時,阿奴和唐鈺回來了。

「誒,你們在玩什麼,阿奴也要玩。」說完,就撲了過來。

唐鈺一時沒拉主,結果就看到阿奴飛快的沖了過去。李逍遙眼疾手快的側開,倒是酒劍仙一把抓住阿奴,免得他摔倒。

而後,酒劍仙和阿奴對視了起來。

唐鈺心裡有些吃醋,雖然這個老頭足夠當阿奴的爹了,可還是拒絕一切雄性生物靠近阿奴。

準備上前的時候,就聽到阿奴說道:「你……」

可是下一秒卻突然跳開了,心裡突然有些悸動了起來。

林蘇倒是知道他們的關係,所以清笑了一聲,說道:「你這丫頭運氣倒是挺好,出來一趟,居然連親人都找到了。」

一席話,吸引了整個院子裡面的人的注意。

林蘇依舊一副不著急的樣子,慢吞吞的哦喝了一口茶,靈兒才好奇的問道:「姥姥,你說的是阿奴嗎?阿奴的親人是誰啊?」

林蘇端著茶杯指了指酒劍仙,說道:「喏,那不是嗎?」

「他?姥姥,你不會是認錯了吧1阿奴驚訝的跳了起來,她雖然從小也渴望父愛,可是眼前這老頭邋邋遢遢的,哪裡像是她的親人?可是雖然這麼說,心裡卻忍不住多了幾分期待。

院子裡面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石長老是探究,侍衛們眼觀鼻口觀心,耳朵卻豎得高高的。李逍遙等人都看著林蘇,想要看她會怎麼說。

不過林蘇卻轉頭看想了一副獃獃的酒劍仙說道:「莫道長,多年不見,風采依舊啊1林蘇說這話的時候,臉不紅氣不喘,其實她也不確定這句身體的主人是否見過酒劍仙。

畢竟過去這麼多年了,姥姥自己都記不得了。

酒劍仙轉過頭來看著林蘇,眼中微微有些茫然。

可是卻能夠從林蘇的臉上看出幾分某個人的影子。

「青兒。」輕輕念了一句。

就聽到林蘇不急不緩的說道:「多久沒聽到我女兒的名字了,難為你還記得她1

說完,林蘇微微低頭,將杯子拿在手中把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