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百八十一章 化道異象,葬仙之墳

作者:寧悅岳  |  更新時間:昨日10:26更新  |  字數:5257字

整個北斗星上,北原大地自古荒莽,僅僅比西漠好一點。

且這一大域,五成以上的生靈又都聚集在太初古礦附近,雖然太初古礦危機叵測,難以進入,但在古礦附近的群山中還隱藏了眾多的礦脈分支。

在末法時代,天地靈氣稀薄,所以源石便是最重要的修鍊資源。

小莫幫秦長風建造的大墓,便在距太初古礦數百里外的一條礦脈上。

她將整個山頂削平,而後從上往下打洞,直到一口深達數千丈的深井直通地底礦藏,那口神棺便被她垂著封在井中。

井底與井壁全都以源石鋪築,其上又刻滿了生命大陣,一重接一重,使得井內一眼望去全是道符陣紋的光芒折射,將神棺的光芒都淹沒。

這些大陣,不但將這片空間徹底封死,更是連通了下方的礦脈,因此只要礦脈中的源石沒有耗盡,封印便永遠不會因為能量問題而消失。

井口上方,不是一個墳包外加墓碑,而是一座巍峨聳立的大殿,完全以源石築成,陽光下仙芒璀璨,神光瑞瑞,遠遠望去似一座太陽宮般。

而世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居然只是一塊封井的井蓋而已。

如此大的手筆,這麼繁複的工程,顯然不是小莫一個人就能完成的,加上老東西這個預定的守墓人也不行……他們奴役了一個太古族群!

饒是如此,也足足花了五十年的時間才完成。

秦長風這次長眠,是為了修補元神的道傷,過程中他竟做了很多詭異的夢。

從太初古礦他沉眠開始,一直向前,他所經歷過的種種都化作夢魘讓他重新經歷一遍。

這是元神修復過程中自發的反應,唯有記憶過往,才能補全失去的那一小部分靈魂。

不過這種修補,很難達道完好如初的狀態,只是讓他的實力接近完好時,但道傷依然存在,影響的是日後的修行!

所以,若他還想在天尊之上更進一步,將來就必須將副身中的那部分本源元神收回。

回憶的過程枯燥而乏味,不知過了多久終於回溯到久遠前地球上的歲月,原本他以為這意味著要結束了,可緊接著卻發生了驚變。

他眼前一黑,產生一種急速下墜的感覺,彷彿整個人墜入了深淵!

下墜的過程中,幾乎全是一片灰黑的混沌迷霧,但偶爾,也有一些光怪陸離的場景與人。

例如一群恐怖滔天的神魔,他們自稱古神,生而神聖,一體雙生,各蘊本源,成年之後便有毀天滅地之力。

還有一些古仙人,修的是法則大道,但與試練塔的路卻有所不同,更接近他所知道的仙國法。

他們戰鬥,廝殺,一個又一個紀元血流不盡,戰火與仇恨,令蓋代天雄一個個崛起,又一個一個隕落。

最後,一切全部歸於虛無,什麼都不復存在了。

沒有夢,沒有畫面,沒有混沌迷霧,甚至……秦長風感覺自己都將要不復存在。

「這才是一切的原點嗎?」

若一直追溯過去,那麼盡頭自然便是無。

道德經言無名大道之母,並非無名是大道之母,而是說無就是大道之母,因此萬物萬物追本溯源到盡頭,終究只剩虛無。

不過,秦長風不是真的進入了虛無的宇宙起點,只是機緣巧合,在這個時候有過這麼一瞬的經歷罷了。

若是凡人,眨眼也就過去,夢醒了甚至什麼都不會記得。

縱然是尋常修士,乃至大修士,都未必會放在心上,說到底這只是元神修復過程中附帶的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波折而已。

但,秦長風終究不同。

這一剎那,他驀然感到異象誕生的預感如此強烈!

自斬一刀之前,他就一直在推演異象,從離開孔雀聖山開始,任何一個念頭,一點不同尋常的事物,都會引起他的注意,沉思能否為異象的推演帶來靈感。

異象不同於神通,其本質上更像是構築一個虛幻的道法小世界,因此也有人稱之為領域。

雖然除了遇到曹雨生那次,其餘絕大多數時候的聯想都只是做無用功,可這並不妨礙秦長風鍥而不捨,哪怕一萬次的嘗試只有一次起到了作用,對他來說也足夠了。

那些苦苦追求一生都沒能開啟異象的天尊,哪個不是失敗了無數次仍然不肯放棄?

顯然,在這剎那的虛無中,秦長風再次進入頓悟。

一切存在的東西回到最原始的起點,是化為虛無,無論物質還是精神。清宮嬌蠻:皇上,請放開手

而道符凈土也是將戰紋分解後化為基礎道符,兩者之間何其相似,只不過前者的回溯更深,更遠!

「萬事萬物,都是從無到有,反之也可從有到無,真假大道的奧義便是如此,只不過以我現在的境界,虛無得還不夠徹底,只能做到道符這一步。」

「但既然神通戰紋可以分解為道符,那其它東西呢?法寶、意念乃至元神、血肉,在大道的規則之內,都不過是道力具象化後的不同形態而已,所以……理論上,它們也可以分解!」

「分解敵人,眾生皆殺,分解自己……化作無盡大道符文,化為秩序大道一念分合,可凝可散,掌大道偉力,如此在這異象領域內,豈不是擁有了無盡生命與力量?」

思緒瞬息萬轉,一念及此時,腦海內更是滔天轟鳴,如秦長風激動的心情,他心目中的異象曙光已現,澎湃的思路便再也無法壓制。

方向已經確定,大致的結構也已構築,接下來的一切彷彿就要水到渠成。

當然,一切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