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0327章 燕歸來

作者:繼續倔強  |  更新時間:2018-05-24 04:40  |  字數:2413字

春雨淅淅瀝瀝,凡都已經進入了春季,氣溫回升,處處春綠。

「嘰嘰,嘰嘰」,細密綿綿的雨絲里,忽然傳來一陣小燕子的叫聲。

伊伊很開心的拍著手道:「粑粑,媽媽,你們看啊,小燕子!」

高飛和馬小靈抬頭看去,別墅的屋檐下,去年空著的燕子窩裡,不知何時多出了一窩燕子。幾隻小小的燕子正探頭探腦出來,小心翼翼打量著這個陌生而又新鮮的世界。

「你看那些小燕子獃頭獃腦的樣子,就像我在南傳校園裡,第一次見到你的樣子。」馬小靈忽然笑道。

高飛愣住了:「我當年有那麼傻?」

「可不是嗎。就是一個南洲來的鄉下窮小子,也不知我怎麼愛上你了。」馬小靈嘆口氣。

高飛剛想掐馬小靈一把報復,伊伊跑過來道:「粑粑,小燕子為什麼冬天要飛去南洲啊?沒有吃的,沒有住的,它們幹嘛一定要飛那麼遠的路啊,為什麼春天又要飛回來呢?」

角落裡的二寶聽到這個幼稚的問題,懶洋洋打個哈欠,眯縫著眼睛看向外面,琢磨著今晚該去約哪一條母貓。

恰好樊都靈和小妲各拿著個蘋果,邊啃邊走出來,聽到這個問題也很好奇,想聽聽高飛如何解答。

高飛捏了一下伊伊的小臉蛋,把女兒抱到膝上坐好,這才緩緩的道:「每一個生命,生來都彷徨。但彷徨中,他們都有自己的責任。小燕子冬天要去南方避寒,飛躍千山萬水,跨過艱難險阻,無論白天黑夜風刀霜劍,也要去往南方。而到了春天,他們還會原路返回,尋找春天的那個家。這是他們的命,這是他們的責任,這是他們生該如此。」

「生該如此?」伊伊似懂非懂,實際上根本不懂,這種宿命論的東西對一個剛滿四歲的孩子的來說,有點太難了。

樊都靈略有所悟,等伊伊跑去玩兒了,走到高飛身邊道:「事情也過去一個月了,差不多平息下來。我要走了。」

「你去哪兒?」高飛問。

「你剛剛不是說了,每一個生命,都有生該如此的宿命。我是凡都靈,是凡都所有生命共同孕育出來的靈,我不該整天想著什麼自由,想著出去玩,我應該留在這裡,為凡都做事情。」樊都靈道。

高飛點點頭:「你這樣想就好。戴上我給你的護身符和道具,如果遇到什麼危險,隨時聯繫我。放心,只要我還在這座城市裡,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傷到你。」

「謝謝。」樊都靈揮揮手,也不撐傘,徑直走進細密的雨絲里,身影飄散不見。

若是有一天,你在凡都的街頭看到一個美麗的姑娘,扶著步履蹣跚的老大娘過馬路,給流浪漢的老大爺買盒飯,雨天為路人撐傘,險境中伸出援手,那或許就是她了。

樊都靈走了,馬小靈猶豫的問:「我呢?我生該是一個獵魔人的……」

高飛一把把她奪進懷中:「我哪捨得讓你去當獵魔人。馬家,我很快就要去一趟,告訴他們,不準再欺負我老婆了。不就是降妖除魔嗎,讓我這個毛腳女婿來干吧,這種事情,我拿手!」

馬小靈笑了,笑的很幸福,卻又疑惑的道:「你還沒告訴我,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厲害。」

「再過幾個月你就知道了,到時候我帶你和伊伊去一個好玩的地方。」高飛遙遙指向天空,「一個非常非常好玩的地方,它很快就會來了。」

這個世界,一切安好。

蘇晴努力的工作,被派往鎂國開設分部。三年之約隨著馬小靈的歸來而告一段落,她一臉洒脫的告辭離開,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

柳菲成為了重案九組的新組長,這是她立下大功的獎賞,吳誠良更是親手給授予她一枚英勇勳章,表彰她在危急關頭的冷靜和睿智。

凡都的武林情緒穩定,有高飛那麼一個鎮壓全場的存在,沒有任何人再敢翻騰出水花。

倒是特異人士們不太淡定,因為他們全都被鎮壓了。所有參與針對樊都靈事件的野生者都遭到了特管局的追殺,不聽話的處理掉之後,只剩下一團和氣。

唯一獲利的是江南會,因為江南神話在關鍵時刻出手救助了樊都靈,江南會和特管局達成了一定程度上的諒解,成為極少數擁有半獨立自主權的特異人士組織,他們不再是野生者,終於可以在日光下行走了。

不太安定的因素也有,比如薛家。

薛遠山的死激怒了薛家,這個和馬家並稱的老牌家族放出話來,要給薛遠山報仇。

高飛已經和薛家約定,一個月之後登門拜訪。

至於到時候是道歉還是打架,那就不得而知了。

地球的故事,也就這樣了,未來高飛還會展翅高飛。

宇宙中,一艘殲星艦,正在橫衝直撞的全速朝地球而來。

它是那樣的龐大,有著無與倫比的力量。數月之後,當它駕臨地球的時候,必將一石激起千層浪。

而在殲星艦的背後,億萬光年之外。

某個巨大的星球上,超級文明的生靈正在笨拙的體驗著地球人傳來的情緒。

「哈哈,哈哈……原來這就是開心的情緒啊?我喜歡開心,我用這本從幻想位面獲得的交換20開心吧。」

「我想購買這個名叫悲傷的情緒,因為我想在懷念媽媽的時候,配上一點悲傷,顯得莊重一些。嗯,來40悲傷吧,我用一件科技位面的兌換。」

「老闆,請給我來5恐懼,我這裡有廚神位面的和的食譜。」

宇宙中,有一個名為能量守恆定律的法則。

事實上,很少有憑空而來的東西,任何一件東西都需要等價交換。

你要得到什麼,就得付出什麼。

不對,也不盡然,有一種東西,似乎生來就具有,不用交換。

……

地球上,某棟別墅的草地上。

「粑粑,你趴下,我要騎大馬。」

「駕駕駕,粑粑,你跑的快一點啊。」

伊伊銀鈴般的笑聲在回蕩,似乎能一直傳遞到遙遠星系的超級文明那裡,或許也會有人兌換她的快樂情緒。

但她獲得的愛,絕不是兌換而來的。

那是父母對孩子,天然的,無需回報的,永恆的,熱烈的,持久的,不可替換的。

最真摯的。

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