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漁夫

神級漁夫 第三百六十一章 基里牧首帶來的福

作者:老楊半仙

本章內容簡介:不少封勛,蕭鵬等人遊玩的河灘,已經成了聖地,那裡是『聖熊沃利』的領地。沒錯,熊國第一頭受人保護的棕熊出現了。『沃利』就是它的名字,感激它在關鍵時刻率領族人保護了兩位東公教祭司。勘察加半島本來就是全世界...

當時的歐洲宗教力量為了維護自己的威信,展示自己的力量,對『獵殺女巫』的活動大力支持,只要有告密者,直接獲賞,並且保證告密者的秘密和免罪的規定。所以可以肆意陷害!

你長得漂亮不理我?那你就是女巫!你態度高傲得罪了求婚者?那你就是女巫!你們兩口子過的比我們兩口子幸福?啊呸!你們都是女巫!恩,男的也不能放過,那你是男巫!

總之那段時間,無數被冠上『女巫』頭銜的良家婦女就為此失去性命。雖說歷史證明了這是一場將人類野蠻和畸形的一面發揮的淋漓盡致的鬧劇,但是也從另外一個層面說明了宗教和巫術的敵對程度。

時至今日,宗教和巫術仍然是難以共存的。最直接的例子還是要說非洲。非洲很多國家巫術盛行,多哥、迦納、奈及利亞等等等等都是信奉巫術的,尤其是貝南,直接將巫術巫毒教定位國教。這可是整個非洲的宗教老大哥。

問題是非洲也有別的宗教形式存在,比如東公教、伊斯蘭教等。在別的國家可能還可以和巫術共存,可是在貝南呢?

那些『異教徒』日子過得那叫一個慘吆,都不敢公開自己的信仰讓人砸玻璃是小事,動不動就讓人拖出去埋了。。。。。。

如果讓耶和華知道,現在東公教的名譽祭司竟然是一個巫師,說他能直接活劈了這幾個當事人蕭鵬都信。

這尼瑪也太黑色幽默了吧。

維克多繼續說道:「基里牧首知道我們這裡發生的事情,已經決定最快時間趕到這裡,他要親眼目睹這場神跡才行,並且要讓這個神跡照耀到世界上每一個角落1

「基里要過來?」蕭鵬想說的是,至於么?這是狗熊吃人,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啊!這麼大肆宣傳合適么?

維克多彷彿看出蕭鵬的疑惑,繼續說道:「當神使人員受到迫害時,就連野生生靈都站出來保護,這就是宗教的力量!這就是神的力量。」說這話時,維克多滿眼的狂熱之情。

蕭鵬自己都快被維克多說的相信這是神跡了。得,你們怎麼說怎麼是吧。反正只要讓我在你們熊國境內過的舒坦就行了。

蕭鵬這樣想,心裡倒也坦然了。恩,這就是一場簡單的交換而已,我給了你們宣傳宗教力量的機會,你們要讓我在你們宗教勢力範圍內一切方便。這樣一想,到也挺划算,想到這裡,蕭鵬簡直想要仰天大笑。

不過,維克多的下一句話蕭鵬就笑不出來了:「尊敬的撒母耳和參孫,因為你們帶來的神跡,基里牧首也決定親自前來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這對我們這個偏遠城鎮來說,是難道的大事,所以我們想,讓二位給我們佈道,你們看可以么?」

所謂『佈道』,是宗教專用名詞,指在正式的宗教儀式上宣傳教義的行為,這是每個神職人員都能做的事情。

蕭鵬和楊猛目前也算得上是神職人員。畢竟是名譽祭司不是?

可是讓他們倆佈道?拜託,你先告訴他們倆教堂門往那邊開再說好么?

這尼瑪不是給兩人出難題么?

再次見到基里牧首,是在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的教堂里。

在來之前,打死蕭鵬也不敢想象,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有這麼宏偉的教堂。

難怪別人都說,到了歐洲,最宏偉的建築,一定是教堂。雖說隨著社會發展,高樓大廈越來越多,但是教堂永遠是歐美建築里不可錯過的美景。幾乎所有的教堂,都是建築史的精華。

舉個簡單的例子。比如說聖家族大教堂,那是羅馬天主教皇欽定的聖殿。設計師高迪從1883年的時候接手該教堂,從主持設計到施工直到1926年他死去,高迪的下半生幾乎全部獻給了這部教堂,但是這四十多年時間,這座教堂只完成了1/4,他死後這座教堂一直在斷斷續續的建設中,直至今日,才完成了不到3/4的工程量。據聞2026年可能會完工,但是蕭鵬對此表示不信服,除非大量縮短工程量,不然還真不可能完成高迪的設計理念。

要知道,高迪的建築設計直接融合了東方伊斯蘭摩爾風格、現代主義、自然主義等諸多元素,創造出近乎怪誕的建築風格,帶給世人一場獨特的視覺盛宴。就說聖家族大教堂,只能用建築奇四個字來形容,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世人很難相信人力能建出這麼宏偉的建築。

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教堂雖說不像聖家族大教堂那麼誇張,但是在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絕對是最宏偉的建築了整個城鎮里最高的建築物就是它!

基里牧首看到蕭鵬二人,笑容從頭到尾就沒從臉上消失過,基里牧首的到來,堪稱偏僻堪察加半島的首要大事了。甚至有各地的信徒專門坐飛機趕到堪察加。

堪察加除了海路外,唯一的進入方式是坐飛機,機場還不在彼得巴洛夫洛夫斯克,而是在幾十公裡外的艾利佐夫,關於艾利佐夫機常。。。。。好吧,如果不是有飛機停在那裡,蕭鵬還以為是國內的長途汽車站呢還是鄉鎮級別的。

就這小小的機場卻突然接待那麼多人,機場都差點癱瘓。

基里牧首的到來,帶來了不少封勛,蕭鵬等人遊玩的河灘,已經成了聖地,那裡是『聖熊沃利』的領地。沒錯,熊國第一頭受人保護的棕熊出現了。『沃利』就是它的名字,感激它在關鍵時刻率領族人保護了兩位東公教祭司。勘察加半島本來就是全世界棕熊最密集的地區,今後恐怕更密集了這尼瑪棕熊都開始受保護了!

而蕭鵬和楊猛二人也轉正了,直接是祭司。對此蕭鵬也很無奈,他對天發誓,這輩子還沒看過一眼,結果卻成了東公教祭司,而且自己還算是巫師,蕭鵬對此只能感嘆人生充滿了戲劇。

對這件事情意見最大的應該是彼得巴洛夫洛夫斯克的旅遊業了。畢竟獵熊是彼得巴洛夫洛夫斯克的傳統旅遊項目,這下可好,熊受保護了。少了一個撈錢的點。不過隨著時間推移,人們驚奇的發現,堪察加半島上的棕熊突然變得對人類友善起來,如果不去招惹它們,它們不會襲擊人類。於是新的旅遊項目又誕生了賞熊。

恩,『沃利』的地位更高了,熊與人類和平相處?這放在以前簡直讓人無法相信,很多人到此就為了證實這一點,結果大大促進了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的旅遊業。也有科學家想要來研究這一現象,結果被一群熊國大兵直接拿槍駕走了。

自從普大帝不信邪來和『沃利』親切友好的玩耍了一下午之後,沃利的領地就被一群大兵保護了起來,最關鍵的就是保護『沃利』的安全。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基里牧首的前來,除了封勛『沃利』,給兩人『轉正』之外,也給蕭鵬帶來了好消息。那就是把蕭鵬和楊猛的宗教地位傳達到了所有的東公教信徒耳中。

這就可怕了,要知道東公教的分佈還是很廣的。歐洲北美甚至非洲都有大片的信仰區。憑著自己在東公教的地位,那去這些地方那可都是可以橫著走的!

恩。除了貝南等幾個巫術為國教的國家外,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也不會拒絕宗教人物到本國的行程的。簽證?走你!

當然,蕭鵬也要為此付出代價的。雖說基里牧首的到來,蕭鵬可以不用佈道了。但是。。。。。。現在的蕭鵬寧可去佈道,大不了胡講一氣唄。也不願意遭現在的罪。

現在的蕭鵬和楊猛,都穿著一身東公教傳統長袍,站在教堂中間,一臉傻笑,跟兩個吉祥物似的。

「誰尼瑪再說堪察加人少我弄死誰。」楊猛臉上帶著僵硬的微笑,站直了身子對著蕭鵬說道。

蕭鵬臉上也是早已經僵硬掉的微笑,卻對著楊猛說道:「兄弟,再堅持堅持吧。唉,便宜沒那麼好占埃我原來還想,今後不管去哪裡都要先去教堂看看,現在我徹底打消這個念頭了。這特么的要人命埃」

「蕭鵬,你說我現在揍一頓基里老頭可以么?」楊猛說這話事,語氣無比認真。

蕭鵬苦笑道:「算了,都已經堅持這麼久了,再堅持堅持吧。。。。。。」

說完后,兩人一眼看著面前長長的隊伍。一起長嘆了一口氣:「唉。。。。。。」

基里牧首答應去替兩人佈道,卻也讓蕭鵬二人答應他『小攜的條件,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接見信徒而已。

這事簡單啊,比佈道強多了,穿著長袍站那裡,對著來的信徒說句『上帝保佑你』就是了?

蕭鵬很愉快的答應了。結果他忽略了一個問題:信徒的人數。

這尼瑪到底還有多少人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