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九十六章 我恨你(二十二)

作者:果子姑娘  |  更新時間:今天15:15更新  |  字數:2333字

霍心雨培訓了兩天之後,整個人就焦躁起來。

一來她是不知道看個孩子還有這麼多講究,培訓人員知道她是給寇溪看孩子,盡職盡責恨不得把一身的本事都教給她。培訓師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一言一行走的都是穆琳琳從香港學來的那一套。服務態度極為恭敬,最為重視小細節。這些在霍心雨看來就是舊社會裡給人當下人才幹的事情,加上她是給寇溪幹活的所以心裏面就更打定是寇溪在利用機會折磨她。

二來劉長鎖這邊逼迫的實在是太緊了,劉長鎖在那邊扛不住壓力這邊就沖霍心雨發脾氣。霍心雨受不住,趕緊找寇溪。

「嫂子,我這幾天學的差不多了。你讓我早點上崗吧,也好早點掙錢!」霍心雨這邊越是著急,寇溪就也有心磨一磨她。

「你的老師沒告訴你,培訓期間是有工資的么?雖然比不上那邊,好歹能維持日常生活。」寇溪波瀾不驚的說道:「再說了,單位里供午飯,一早一晚的你也花不了多少錢。」

「我」霍心雨咬了咬唇:「我兜里沒有錢了!」

寇溪瞭然的點點頭,算是答應下來:「行啊,明天過來上崗吧。你房租到什麼時候,差不多就退了吧。以後在我家裡吃住,掙的工資干攢了。」

「啊?」霍心雨沒想到寇溪會這麼說:「你家原來也不住家啊,看孩子的不是都回家住么?」

「那是因為人家是本地人,人家有自己的家。你掙的錢還得交房租,我這不是幫著你省錢么。」寇溪看著霍心雨不等她回,又道:「一會兒下班了,我陪你找房東說一聲。你那房子有沒有押金,要是還有幾個月空檔我就幫你租出去。省下來的錢買幾身新衣服也好啊!」

霍心雨心裡有鬼,哪敢讓霍心雨送自己回家。跟劉長鎖碰上了,這件事可不就得失敗了么。驚慌失措直擺手:「不用,不用。我房東不好找,等我有時間去跟她說。」

「你以後還有時間么?你今天就去說了,晚上收拾好東西,明天直接搬家好了。」寇溪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步步緊逼。

看著寇溪露出懷疑的表情,霍心雨整個人都慌了,腦門上冒著冷汗結結巴巴的解釋:「我,我的家又破又亂,而且隔壁的鄰居也回來了。我們說好的不帶陌生人,我,嫂子,我」

「好了,你不願意我也不勉強你。不過這次,我醜話跟你說在前頭。第一,我不是你嫂子,我是你的老闆,我們是僱傭關係。第二,我提供你住所只是為了方便而已。第三,以後你做錯事我該說還是要說的,你不能拿什麼感情來說是。第四,你要清楚,我兒子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第五,以後叫我太太,不要叫我嫂子。你要清楚,這家姓顧不姓霍!」

寇溪擺明了要撇清關係,更是要給顧沉一個面子。霍心雨心裡當然明白,她連連點頭:「我知道,我都明白。嫂子你放心吧,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如果可以的話,你最好也不要告訴別人你跟我的關係。最好也別讓米樂知道,我不希望她知道自己的姑姑在我們家做保姆。」這一點就刺痛了霍心雨,她心裡委屈得很。

憑什麼同樣都是受寇溪照顧,霍嬌嬌一家子就是合伙人就是老闆。憑什麼自己就得當個沒啥地位的保姆,專門給人做下人。不想讓米樂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就是怕自己丟人么!

霍心雨心裡老大不爽,但是看在錢的份上不情不願的答應了:「知道了,太太,我肯定不會說給米樂聽的。我這種人,不配給她當姑姑。」

「好了,今天你就早點下班吧。明天收拾好了,拿著東西來上班。」寇溪看了一眼霍心雨,見她遲遲不動彈。挑起眉:「還愣著幹嘛?」

「我,我能不能預支半個月工資?我實在是沒錢了!」霍心雨搓著手露出窘迫的樣子來。

寇溪皺眉,搞不懂霍心雨這是做什麼?

「不,不能么?」霍心雨怯怯的用眼睛瞄著寇溪:「那,那就算了吧。」

「可以!」寇溪點了點頭,打開放在辦公桌上的錢包,掏出了五百塊錢來:「拿去先花著。」

霍心雨接過錢,轉身踮著腳小心翼翼的走了。寇溪看著霍心雨大步流星一般的走出公司,拿起手機按下一串數字。

那邊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你好?」

「張程,你去看看霍心雨在做什麼!」說完就掛了電話。

顧沉最得力的人就是張程,他是顧沉身邊安保隊隊長。他本人負責的是米樂的安全,好在米樂全天都在學校里。林嘉恆在瀋陽期間,張程便讓手下全天盯著米樂,自己則是來寇溪身邊聽她差遣。

接到寇溪的電話,張程抬眼就看見了下了班歡快的往公交車站走的霍心雨。張程下了車,一路小心翼翼的跟在她身後。隨著她一路去了興隆大家庭超市,盯著她買了魚、蝦、水果、蔬菜、麻花、啤酒、花生。跟著她上了公交車,然後一路跟著她回到了住所。

見到霍心雨進了家門,張程在小區周圍望了望。迅速找到了一個監視點,他穿過馬路來到街對面的一個筒子樓里。站在最佳角度,從兜里拿出來一個具有測距功能的單筒望遠鏡。看著霍心雨進了家門,洗手做飯。飯菜做好之後,又用盤子將飯菜蓋起來。自己拿了拖布將家裡面里里外外拖了一遍,又將掛在窗戶外面的衣服收拾好。

天都全黑了,劉長鎖晃晃悠悠的回到家。霍心雨將飯菜又熱了一遍之後,一邊與劉長鎖吃飯一邊說著話。吃完飯之後,她收拾好碗筷,又開始和面蒸饅頭。折騰到後半夜,才熄燈睡覺。

張程將所監視到的一切以簡訊的方式發給寇溪,寇溪看完之後看著顧沉:「劉長鎖給一個人打了電話,說了差不多五分鐘的時間。晚上心雨還蒸了三鍋饅頭,應該是給劉長鎖吃的。」

「三鍋饅頭能吃幾天?」顧沉蹙眉盤算:「說明七天之內,他們肯定會動手。」

「我以為她也就是兩三天的功夫呢,今天跟我借了五百塊錢,說是預支工資。我還以為她是想要安撫我,給我一個假象呢。」寇溪冷笑一聲:「感情是給自己男人做一桌好吃的,提前預祝成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