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鸞 散文詩詞

乘鸞 258章 為難

作者:雲芨

本章內容簡介:她:「你真的想幫他成就貴不可言?」 明微露出一絲苦笑:「我沒有太多的選擇,這於他而言,或許也是最好的結果。」 寧休若有所思,片刻后道:「我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但必須提醒你一句。這是他的人...

皇帝一出去,裴貴妃便睜開了眼睛。

殿門輕輕關上,她悄無聲息地坐起來。

她再怎麼不管閑事,這樣日日陪在皇帝身邊,怎麼會對發生的事一無所知?

玉陽來告狀,她知道。

至於內容,看皇帝今日的表現,也能猜得不離十。

他對她心中有愧,所以格外溫柔。

時至今日,她還有什麼事能讓他心中有愧?無非一個人。

可裴貴妃知道,自己什麼也不能說。他不會喜歡,她能窺見自己的心思。

她只能裝不知道,只能對他越發柔情,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心生憐惜,行事留一分餘地。

過了一會兒,殿門再次輕輕打開。

皇帝看到她坐著,柔聲問:「怎麼醒了?」

裴貴妃抬起頭:「陛下去哪裡了?身邊突然空了,臣妾就醒過來了。」

「只是覺得有些悶,到外頭透透氣。」皇帝解下外衣,坐上床榻,握住她的肩膀,「是朕不好,吵醒你了,繼續睡吧。」

裴貴妃答應一聲,兩人重新躺了下來。

「陛下是不是有為難的事?」裴貴妃轉身面對他,「因為妖星?」

皇帝「唔」了一聲:「不是好兆頭。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事,叫玄都觀盯著就是。」

裴貴妃仔細看他的神色,然後一笑:「看來陛下已經解決了,那臣妾就不多嘴了。」

皇帝側過頭,隔著被子拍了拍:「叫愛妃憂心了,睡吧。」

「嗯。」裴貴妃閉上眼,心裡暗暗了鬆了口氣。

看樣子,皇帝沒打算深究。這就好……

……

明微回到觀中,還沒進客院,就見陰影里藏著個人。

她過來,對方動了動:「你還捨得回來1聲音飽含怨氣。

明微笑了:「表哥這是在等我?」

紀小五自顧自說道:「我說,你不覺得自己過分了嗎?之前在家裡,偶爾晚歸就算了。這會兒在外頭,居然也混到大半夜。還記不記得自己是個姑娘家?爹娘問好幾回了,非要我出來等。」

明微不以為意:「不是叫多福回來報訊了嗎?」

「你以為報個訊他們就能不擔心?拜託,你不是普通人,可他們是啊1

明微致歉:「對不起,是我想得不周到。」

紀小五撇嘴:「又裝乖,道歉比誰都快,下次遇事死不悔改,你當我不知道?」

明微只能笑:「還是表哥了解我。」

紀小五哼了聲:「厚臉皮1

靜默了一會兒,明微問:「表哥,不回去嗎?」

紀小五仍然靠在牆上,沒有動彈的意思。他將明微從頭到腳看了一遍,道:「你還沒說,去哪裡了?」

「你想知道?」

紀小五扭頭看路邊的花草:「直覺告訴我,你又在搞鬼了。為了防止被你坑,還是早點弄清楚你的意圖比較好。」

明微又想笑了:「表哥別說,我就在考慮這件事。」

「考慮怎麼坑我們?」

「是啊!這件事,如果真的要做,不止是你,還有舅舅、大表哥,全都要一起跳坑。」

紀小五轉回來,嚴肅地看著她:「你坑我沒關係,他們就是普通人,只想過普通的生活。」

明微訝然:「這麼說,表哥願意以身伺虎,換取舅舅他們的自由?」

紀小五哼了聲,不予回答。

「也行。」明微想了想,「如果表哥願意誠心誠意地幫我,那我勉強同意了。」

「呸1紀小五忍不住,「明明是你在坑人,說得好像我要感激你似的。」

「事實如此啊1明微答得十分厚臉皮。

她越過紀小五,進了客院。

「哎,你還沒說清楚1紀小五不得不跟進去。

明微推開廂房的門,轉頭道:「怎麼,表哥要與我促膝長談嗎?」

「……」紀小五看了看紀大老爺的房間,低咒一聲,「你等著,早晚得給我說清楚。」

今天就算了,要是被爹娘發現,他和表妹大半夜的共處一室,還不翻了天?先饒過她一回!

打發走紀小五,明微關了房門。

「小姐。」多福還在等她,見她回來,忙去提熱水,服侍她洗漱。

梳洗過後,明微坐在窗前晾頭髮。

外頭是一輪弦月,淡薄的月色散落在窗前。

開誠布公后,寧休問她:「這事要跟他說嗎?」

明微沉吟良久,感覺為難。

論理,這樣重大的事,不能不告訴當事人。

可她實在無法預料楊殊的反應。

這話要怎麼說?說他不但八字是假的,連身份也是假的?說他可能是皇族正統,比現在的皇帝更名正言順?

說出口倒是容易,可叫他怎麼做呢?

「還是先不說吧。」明微道,「我們現在只是猜測,查出真相來,才有實證。」

寧休點點頭,又問她:「你真的想幫他成就貴不可言?」

明微露出一絲苦笑:「我沒有太多的選擇,這於他而言,或許也是最好的結果。」

寧休若有所思,片刻后道:「我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但必須提醒你一句。這是他的人生,該他自己來選擇。現在可以暫時瞞著,但我不希望你什麼都替他決定。」

明微一笑:「先生放心,我明白。」

「你真的明白就好。」

拉回思緒,明微嘆了口氣。

寧休怎麼會知道她的難處?二皇子三皇子不可靠,她把希望放在太子身上,誰知道太子也沒好多少。因為嫉妒,便這樣暗害楊殊,要是真讓他登了位,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太子本身才智平平,如果連人品都不好,有什麼理由讓他坐上至尊之位?

可皇帝只有七年不到的時間,再找一個可靠的儲君,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可真的要扶持楊殊嗎?這條路同樣不輕鬆。他現在連身世都不明朗,想獲得繼位資格,都不容易。

何況,他會願意走上這條路嗎?恐怕不見得……

「小姐,還不睡嗎?」多福的聲音傳來。

明微隨口問了一句:「多福,如果你有一件很為難的事,會怎麼做?」

多福眨了下眼:「奴婢沒有什麼為難的事呀1

「我是說如果。」

多福想了想:「奴婢不知道。不過,嬤嬤說過,船到橋頭自然直,時候到了,說不準就知道怎麼辦了。」

明微愣了下,笑了:「有理。那就走著瞧好了。」

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