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學霸 都市言情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學霸 538章 到訪普林斯頓

作者:術小城

本章內容簡介:口音較重的英語說到:「很高興見到你,拉爾夫。」 「請。」拉爾夫陪同三位中國學者步入數學大樓。 沈奇、周雨安、拉爾夫三位都是正教授,李真強是副教授,根據國際知名度排名是沈、周、拉爾夫、李...

沈奇等十餘人組成的學術代表團抵達美國,對美國進行友好訪問。

代表團成員皆來自燕大,大家在沈奇的帶領下來到普林斯頓大學,這是他們訪美的第一站。

普大隆重迎接沈奇一行,身穿黑橘相間服裝的學生在拿蘇樓前舉著牌子,上面有字:「歡迎回來,奇1

時隔五年來到普大,沈奇感觸良多,他面帶微笑頻頻揮手,和廣大師生熱情交流。

普林斯頓和往常一樣平靜祥和、學術至上,學生們忙著泡圖書館和酒吧,學者們在各自的專業領域施展才華。

沈奇、周雨安、李真強來到數學大樓門前草坪,沈、周二人畢業於普大數學系,而李真強第一次出國就來到數學聖地普林斯頓,他按捺不住激動心情,拿起手機自拍。

「淡定一點老李,拍照就拍照嘛,表情別太誇張行嗎?」周雨安說到。

「范氏大樓,數學聖殿埃」李真強拍了一張又一張,問到:「咱們可以進去參觀嗎?」

「沈團長說了,我們這次是來做學術交流的,不是遊客。」周雨安還是比較沉穩的,畢竟他畢業於普大,對這裡熟悉。

「你們二位知名數學家來做學術交流,我跟著參觀學習就好了。」李真強嘿嘿一笑,望向數學大樓的大門,有強烈的探尋**。

這時從大樓里出來一人,穿著西服,精神抖擻,年紀和沈、周、李三人相仿,金髮碧眼,是個白人男子。

「嘿,沈教授1白人熱情的向沈奇走來,與沈奇握手。

「好久不見,拉爾夫。」沈奇笑了笑,介紹拉爾夫給大家認識:「這位是拉爾夫,數學系教授。」

拉爾夫已經做到了普大數學系教授,可以說是速度很快了。

周雨安是認識拉爾夫的,他知道拉爾夫是沈奇的學生:「拉爾夫,我看過你寫的那篇自守函數論文,太棒了。」

「周教授,你可是破解了納維-斯托克斯方程的數學家,令我尊敬。」拉爾夫根據國際慣例和周雨安來了一波商業互吹,中美數學家的會晤氣氛十分融洽。

最後,拉爾夫跟李真強握手:「李教授,歡迎來到普林斯頓。」

李真強沒有沈奇、周雨安這麼收放自如,他有點拘束,操著口音較重的英語說到:「很高興見到你,拉爾夫。」

「請。」拉爾夫陪同三位中國學者步入數學大樓。

沈奇、周雨安、拉爾夫三位都是正教授,李真強是副教授,根據國際知名度排名是沈、周、拉爾夫、李真強。

沈奇是拉爾夫的博導,而周雨安、李真強和沈奇是一輩的,他們仨是同班同學。論輩分拉爾夫得喊周雨安、李真強一聲師叔。

數學圈子很簡單也很複雜,如果根據年齡按資排輩,有時會把人搞糊塗,數學博導帶的博士生,說不定歲數比博導更大。

沈奇雖然五年沒有來過美國,但他時刻都在關注普林斯頓。

數學大樓還是這棟數學大樓,卻已物是人非。

五年內,普大數學系換了三個主任。費佛曼主任卸任之後是貝克曼主任和諾克斯主任。

沈奇跟費佛曼主任是老朋友,他跟貝克曼主任和諾克斯主任不是太熟。

其餘的幾位老朋友,《數學年刊》前主編法爾廷斯回了德國,周雨安的博導費加利返回祖國義大利,歐葉的博導林登施特勞斯回到了以色列。

加上早已回英國的數學系前主任安德魯-懷爾斯,在西海岸風生水起的陶哲軒,以及去海外小島安度晚年的米爾諾等大牛,普大數學系的菲獎得主幾乎走光了,這些離開普大的菲獎得主中也包括沈奇。

不算普高所,現在普大數學系的菲獎得主只剩一人,是俄裔數學家奧昆科夫。

上一任的數學系主任貝克曼,以及現任系主任諾克斯,他倆沒拿過菲獎。

「對了,穆勒教授呢?」沈奇問到,他和博導穆勒教授一直保持郵件聯繫,但這半年以來,穆勒教授並未回復沈奇的郵件,彷彿人間蒸發。

「真是不幸,穆勒教授受疾病困擾,他返回了德國,原上帝保佑他。」拉爾夫遺憾的說到。

「願他健康。」沈奇感到揪心,畢竟老穆勒是他師傅埃

沈奇不在普林斯頓的這五年,普大數學系的人事變動真的很大。

老朋友走的走,病的病,有的還離開了人世。

二戰之後到21世紀初期,是普林斯頓數學系的巔峰期,這裡的菲爾茲獎得主長期保持在一打以上,並且這些菲爾茲獎得主當時處在學術黃金期,他們統治了數學界大半個世紀。

隨著普大數學系黃金一代老的老、病的並跳槽的跳槽,曾經的數學王者遭遇了一段虛弱期。

普林斯頓或者說美國名校慣用的手法是,誰出名了就挖誰,給錢給權力給身份地位,美國夢向你招手。

然而時代變了,如今一些知名學者離開美國,而且新晉的大牛小牛有了更多的選擇,不一定非要去美國才能實現夢想。

「其實吧,在構築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過程中,學者們在哪裡工作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沈奇說著說著忽然眼睛一亮,他發現了一位老朋友:「瑪麗1

面前一位女人,成熟,豐滿,她抱著個紙箱子,見到沈奇后意外而開心:「奇,你來了。」

女人正是瑪麗,她跟沈奇皆拜穆勒教授為師,兩人算是同門師姐弟。

瑪麗是沈奇的師姐,那麼拉爾夫得喊瑪麗一聲大姑,普林斯頓數學系的輩分關係太複雜了,拉爾夫一個數學系的教授,研究最深奧的自守函數,但他算不清楚這麼複雜的輩分關係。

「舒爾茨教授,很遺憾的看到你即將離開普林斯頓,願你在德國一切安好。」拉爾夫以同事的身份對瑪麗說到。

「我會的,謝謝。」瑪麗笑著點點頭,臉上洋溢幸福。

「舒爾茨教授?」沈奇有些疑惑,看到瑪麗抱著箱子,隨即開始了他的推測。

瑪麗這是要辭職吧?返回她的祖國德國?

初識瑪麗之時,她的名字是瑪麗-舒爾茨-施密特,那時的瑪麗已經嫁人,她的丈夫叫舒爾茨,所以她的名字里包含了丈夫的姓氏。

後來瑪麗離婚了,她改回單身時的名字,瑪麗-施密特。

現在,瑪麗又改名字了,她叫瑪麗-舒爾茨。

這說明了什麼,這意味著什麼?

「瑪麗,你跟舒爾茨教授復婚了?是那個舒爾茨吧?」沈奇略作推測,便有了大致的結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