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奶爸的捉妖日常 都市言情

無敵奶爸的捉妖日常 第150章 裝逼裝到自己都受不了

作者:火中物

本章內容簡介:也不能全部聽懂。 可這樣做並非毫無意義,只要將正確的觀念日積月累的講給孩子,總能潛移默化慢慢在孩子心中留下印象,並逐步加深。 這事一定要耐心,是個鐵杵磨成針的慢工出細活。 林知...

給欣欣做思想工作這事,沈崇本該在路上就做了。

但為免林總不服,他故意憋著,打算還人時才解題發揮。

欣欣一蹦一蹦的進客廳,林總則罕見的翹著二郎腿在客廳里看電視。

「媽媽!今天我好高興,爸爸太了不起啦。」

欣欣臉上掩飾不住的得色,更眉飛色舞道:「爸爸還說啦,明天就把視頻全部做出來,我還要拿去給陳彥正他們看,讓他們羨慕,嘿嘿。」

老林卻全程板著臉,既不笑,也不答話。

欣欣意識到氣氛不對,略緊張的問道:「媽媽怎麼啦?」

沈崇正在換鞋,他早一眼看懂這邊的場景了。

能怎麼的?

林大老闆在視頻這事上被我打了臉,心裡記恨著呢,這會兒是想秋後算別的賬。

這別的賬,就是欣欣此時益發膨脹的攀比心了。

欣欣反而還給了她個好台階,應該快開始了吧。

果不其然,林知書輕咳兩聲,讓自己顯得更有威嚴,隨後她一手摟住欣欣,「沈崇,你的育兒經好像不怎麼靈驗嘛。在你學的東西裡面,該不會沒有過度寵溺不是對小孩好,而是在害孩子的說法吧?」

沈崇耷拉著拖鞋走上前來,卻沒接他的話。

表面朋友神功已然生效,今天打老林的臉已經夠狠,就不再進一步刺激她了。

她這話不能接,接了她就得炸。

他只是從另一側牽著欣欣的手,再語重心長的說道:「欣欣,你知道爸爸今天為什麼要給你做動畫嗎?」

林知書鬆開手,雙手交叉於胸前,故意板臉擺出副冷眼旁觀的樣子,那小表情就彷彿在說,我倒你能聊出什麼花來。

欣欣撓頭,「爸爸是為了讓欣欣高興,對不對?」

沈崇點頭,「對,還有呢?」

小寶貝又想,「是為了讓欣欣比別的小夥伴更厲害,有更厲害的爸爸。」

沈崇笑著搖頭,「不是這樣的。」

「啊?那是為什麼啊?」

「爸爸幫欣欣做動畫,是因為昨天欣欣和別人承諾了,你也要做動畫,爸爸想讓欣欣成為一個說話算數的人。我是想讓你高興,但不是希望你把別的小夥伴比下去。欣欣你明白嗎?」

這一次,欣欣想了好久,才試探著問道,「爸爸你的意思,是說我應該因為動畫才高興,不應該因為比別的小夥伴厲害而高興?」

沈崇點頭,「是的,因為這是爸爸給你做的東西,不是欣欣你自己做的。就像你跳舞拿了冠軍,那是你用自己的努力得到的第一名,你就可以因為自己比別人厲害而高興。但如果是爸爸或者媽媽幫你完成的事情,你就不要去和別人比較,明白了嗎?」

這次欣欣懂了,重重點頭:「嗯1

「還有,好勝心是沒有錯的,和別人比較也沒有錯,但我們不要什麼事都去比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長,如果什麼都非得要和別人比,會活得很累的。欣欣你能跑得過七八歲的大哥哥嗎?」

欣欣搖頭,「不能。」

「但你會因為跑不過大哥哥而難過嗎?」

「不會。」

「大哥哥會因為比只有五歲的你跑得快,就來嘲笑你跑得慢嗎?」

欣欣又想了想,「不會。」

「所以,比較的目的,在於讓自己變得更厲害,那個大哥哥應該去和他一樣年紀,但又比他跑得快的人比。就算輸了,他也不放棄,更不怕被人嘲笑,努力鍛煉身體,下一次贏回去。贏了,也不去嘲笑輸掉的人,因為別人下一次也有可能贏回來。欣欣你說對不對?」

沈崇又把道理講深了,欣欣依然似懂非懂。

但大人教育孩子就是這樣,儘管已經很努力的用淺顯的語言講道理,可小孩子年紀沒到那個程度,怎麼也不能全部聽懂。

可這樣做並非毫無意義,只要將正確的觀念日積月累的講給孩子,總能潛移默化慢慢在孩子心中留下印象,並逐步加深。

這事一定要耐心,是個鐵杵磨成針的慢工出細活。

林知書心中那點怒意早已在沈崇上課的過程中煙消雲散。

她大張著嘴,瞠目結舌。

這還是以前那個沒文化的拳手嗎?

他不但糾正了欣欣的攀比心,反而還順勢給她灌輸正確的爭勝理念,還講了勝不驕敗不餒的道理!

這傢伙還真用淺顯的話講出如此深刻的道理,欣欣似乎還聽懂了!

在林知書眼中,此時的沈崇竟和另一個與他天差地別的人形象重疊起來,是老林的父親。

老林猛抖腦袋,把這可怕的念頭甩出去。

沈崇你怕是要翻天吧?

沈崇正在打總結,「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努力拚搏,然後贏下來,就像跳舞那樣。欣欣你最喜歡什麼呢?」

欣欣這次不假思索,「我喜歡爸爸和媽媽永遠和我在一起!我喜歡看到爸爸親媽媽1

沈拳王和林總雙雙瞬間敗退。

告辭!

「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回去了,欣欣你早點睡1

沈崇跑得比老鼠見了貓還快。

林知書日常咬牙,「欣欣,這話是不是爸爸教你說的?」

欣欣嘟著嘴,「才沒有呢。媽媽你快表揚我,我今天讓爸爸答應一定要親你一下啦。等爸爸親了你,我們就可以一起去遊樂園啦!媽媽你的臉好燙,發燒了嗎?」

沈崇回到家,梁仔早已回來了,它正美美的啃著欣欣留下來的狗零食,已經臭美的換了新衣服,就是狗牌項圈自個兒扣不上。

「老大老大,幫我戴這個。」

它又有些懺悔,「唉,小主子對我真好,我對不起小主子,下次一定要陪她玩!仔細想,裝普通狗也不是那麼難呢。」

「我真是謝謝你的好意了1

一夜無話,翌日清晨沈崇早早起床,先給老林發了郵件把視頻傳給她,然後開車去展曜大廈。

他估算著,問題應該快爆發出來了吧?

果不其然,他惆牖姑壞降胤劍便接到倉鼠王打來的電話。

「沈哥,你在家嗎?快來一下基地吧,出狀況啦1

沈崇假惺惺的問,「鼠爺別急,慢慢說,什麼狀況。」

「實驗室產品我們已經做出來了,運轉很穩定,所有參數看起來都很正常,但偏偏驗證信號很微弱,識別準確率低得髮指1

紅燈變綠燈,車輛緩行,沈崇心裡念了句,準確的識別率應該是百分之五。

果不其然,倉鼠王繼續說:「我們測試過了,黃級成員平均每二十一次掃描,才能準確識別出一次,這根本沒辦法正常使用1

和預計的稍有偏差,但不算嚴重。

其實也不能說他全坑了鼠爺,按照他設計的背板貼片構思,哪怕他把一切都做到最精細,準確率也只能堪堪接近百分之二十。

這隻能說勉強能用,用戶體驗絕對算不上好,他只是耍了點花招,把信號的問題放大了,方便自己提出下一步要求。

真正能刺痛鼠爺和鹿部長的要求!

沈崇故作慌張,「這麼嚴重嗎?不應該呀!鼠爺你找到原因沒?」

倉鼠王隔空撓頭,「我要能找到原因,就不火急火燎的給你打電話了。就剩下兩天,你快來拯救我呀1

「別慌張,援軍還有三十……分鐘到達戰場,我早出發了,被堵在路上呢。」

可算堵到地兒,上午十點十三分,沈崇換上白大褂進入內部實驗室。

科信處一干人等全都盼星星盼月亮般等著他。

上午十一點半,沈崇圖窮匕見,正式給出答案。

「是我的過失,我過於追求輕薄,疏略了特性信號強度的問題。按照現在的設計,黃級靈能者和妖怪的驗證準確率是5%,玄級的應該是7%,地級和天級再稍高,但依然很差。」

沈崇指著背板貼片的中間說道:「我應該在這裡設計一個指甲蓋大小的凸起,在這堆積更多的元件。要麼添置信號放大器,要麼必須讓我看到特性驗證核心元件,也就是感測器的原始設計,我來優化1

鼠爺當場頭大,「哪有什麼信號放大器!這放大器要能弄出來,我之前的預查設備項目就不至於卡殼了1

沈崇點頭,「那就得讓我看到感應器的原始設計。原版的感應器做太薄,必須修改設計,不然我沒辦法在這塊凸起中堆料。為了保證成功,最好還得讓我知道感應器的生效原理,甚至連材質和成分我也要看到1

鼠爺當時就愣住了,「一定要全部知道嗎?」

沈崇開始灌毒雞湯,「鼠爺你也是搞研究的,在不知道核心科技的情況下,我做到現在這一步已經是極限了。設計一個新東西,總會出現無數種不可預知的狀況,通過無數次的測試和精益求精,才能做出一款接近完美的產品。」

「為什麼明明組裝一台手機看似簡單,但不同品牌的手機使用體驗天差地別,哪怕他們的配置一模一樣,原因就在於此。細節!我們必須摳細節!細節決定成敗!我們必須在每一個細節里都投入匠心,不然必敗無疑!不然我們就放棄吧,我真的無能為力了。」

沈崇的陽謀就擺在那兒,名正言順刺探斬妖核心機密,並且還是在拒絕保密條款的前提下。

他作為編外人員加入項目組,參與程度這麼深已是違規。

如今他提出來的這要求,讓人難以承受。

靈源和妖元特性的驗證硬體技術,作為斬妖當前幾乎唯一的成果,堪稱最核心的機密。

在整個科信處里,除了鼠爺也只有少數三兩人有資格接觸。

可他只是個編外人員!

鼠爺沒得選擇,無奈道:「行,但這事我做不了主,我去問鹿部長。」

目送鼠爺離開,沈崇暗舒口氣,最近裝逼的量太大,自己都有點吃不消。

鹿部長聽完彙報,暗自冷笑,果然如此。

但她並未當場回絕,而是機靈的推卸責任,直接把報告打進最高層。

今天值班的創始人成員是忘數老人,但卻是徒孫小萌仙代班。

小萌仙繼續往上打報告。

「師公,崇山峻岭恩嘔啥想了解我們的特級機密,給不給看?」

忘數老人把小萌仙的報告念了遍,然後做出批示。

「給他看,捆上他,他怎麼還不是正式成員?回頭找個合適的時機和由頭,借題發揮給他強行拖進來。」

差點被遺忘的沈拳王又一次被忘數老人惦記起,還是主動送上門的。

風險與利益並存,這是古不變的真理。

鹿部長最終做出批示,准了!

但沈崇付出的代價也挺大,原本給沈崇準備的六百功勛值獎勵,瞬間慘遭暗扣一半,只剩三百。

幸好這事他壓根不知道,不然夠他心痛好些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