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先聲奪人 偵探推理

重生之先聲奪人 第一百二十三章 年夜飯(上)

作者:吹個大氣球9

本章內容簡介:線總行了吧? 還有中國隊在世界盃杯上連吞九個蛋—— 我擦,這特么國足拯救人生啊! 上輩子幾乎從不看球的林淼,掰著指頭一算,突然發現這輩子貌似永遠不愁吃穿了。 林淼瞬間豪...

作為一個銀行卡里的存款從未超過二十萬的資深老窮逼,在林淼想來,不管是在1995年還是在2015年,十萬塊都是一筆需要用莊嚴態度去守護的巨款。

然而,老林和江萍反手就用實際表現,打疼了林淼的臉。

林淼萬萬沒想到,之前幾年明明已經吃了不少苦頭的爸媽,竟依然保持著記吃不記打的良好心態。日子稍微一好過,就徹底好了傷疤忘了疼。

面對即將到手的巨額稿費,老林和江萍既沒有要把錢存起來以備不時之需的想法,更沒有找個項目投資增值一下的打算,在生活越發衣食無憂的此時此刻,兩人對金錢的態度,總結起來一共就三個字:買買買。

這兩口子彷彿完全忽視了林淼的存在,熱烈無比地討論起這十萬塊到底該怎麼花。

從吃的說到穿的,從家電說到旅遊,口沫橫飛地爭論了足足快一個小時,最後終於達成了一個深深震撼林淼那顆常年保持艱苦樸素狀態的心的統一意見。

「桑塔納!桑塔納可以,剛好也就十來萬……」老林一副「老子終於想出最優解」的樣子,彷彿花錢是件技術含量很高的活,一口氣花出去后,內心充滿了成就感。

林淼目瞪口呆。

要知道,哪怕是在私家車已經遍地的上輩子,林淼活到三十多歲,也從來沒想過要買車。一方面是確實沒那個必要,二來以他的經濟實力,想買輛過得去的車子確實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所以他乾脆連駕照都沒考,每天坐公交或者蹬自行車上班,毫不在乎那點虛無的面子。

但是現在,老林這貨根本連錢都還沒到手,居然就產生了這麼引領時代消費潮流的想法。

這特么可是一九九五年啊!

哪個街道小科長會有這麼不靠譜的念頭?

有這錢你買套房不好嗎?

「爸,你是認真的嗎?」林淼看著老林認真地問道。

老林瞬間連人物畫風都變了,語氣是那麼的情真意切,那麼語重心長,那麼自欺欺人:「阿淼,買車……是爸爸一輩子的夢想礙…」

林淼聽得眼皮都在跳,心中忍不住地怒吼:滾蛋!你一輩子的夢想不是升官發財嗎?你一輩子的夢想不是外面彩旗飄飄嗎?你一輩子的夢想不是秦晚秋嗎?嗯……?什麼秦晚秋!呸呸呸!要什麼自行車!

林淼深深地吸一口氣,眼見是說不動老林了,只能試著勸一勸江萍。可他轉過頭一瞧,卻發現江萍的狀態比老林都誇張。只見她兩眼泛著光,眼神明亮得好像真的是在閃啊閃,閃得林淼都不敢和她對視超過三秒鐘。

林淼不禁喉頭一動,但明知不可為,還是堅持問道:「媽,真要買啊?」

江萍捂著嘴,笑得都快趴下了,「買啊,你爸要買就讓他買啊,我反正無所謂,喔~」

「,……」林淼嘴角都要抽裂了。

您老都這樣了,還敢說自己無所謂?

你敢不敢現在就和我打個賭——我賭你以後買菜絕對要開車去天機巷,過年去鄉下一定要開車上渡輪,還有每逢周末一定要打著看望老人家的旗號開車一趟你的媽我的外婆家!

要是我猜對了,以後我賺的錢就全歸我!

你敢不敢賭?敢不敢賭?我就問你你敢不敢賭!

林淼在心裡已經吼破了天,但還是保持著和顏悅色,想把老林和江萍從奢侈消費的狂熱中拯救出來,理智地建議道:「爸,要不還是買房吧,以後房子肯定會漲價的……」

「花錢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爸心裡有數。」老林顯然是已經下定了主意,振振有詞道,「房子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咱們家現在不是住得很舒服嗎,而且說不定再過段時間爸的單位就給我分房了,現在拿錢買房多傻啊,房子再漲能漲到哪裡去,再說漲了價,就算你想賣,可誰會那麼笨來接手啊?你還是太小,不懂這個社會……」

林淼被老林說得無語了。

雖然真的很想和老林解釋一下東甌炒房團是個怎樣神奇的金融組織,但話到嘴邊,看著爹媽那那渴求又期許的樣子,林還是心軟了下來。

買吧,買吧,這麼想買就買吧……

上輩子沒能讓他們過上好日子,家裡多少年了總共就兩輛自行車共計四個輪子。這輩子總算有點鹹魚翻身的跡象,也是該讓他們好好過一回正常人家的好日子了……

不就是錢嘛,花了還能賺……

實在不行,等過幾年老子拿全部身家買韓日世界盃中國隊出線總行了吧?

還有中國隊在世界盃杯上連吞九個蛋——

我擦,這特么國足拯救人生啊!

上輩子幾乎從不看球的林淼,掰著指頭一算,突然發現這輩子貌似永遠不愁吃穿了。

林淼瞬間豪氣干雲,嫩嫩的小手在茶几上一拍,霸氣道:「爸!別買桑塔納,太低端了!我們先把錢攢個幾年,過幾年憋輛賓士出來1

老林想了想,深沉地搖頭道:「太貴了,短時間內估計憋不出,還是先弄輛桑塔納開著吧,將來等你有錢了再去想賓士……」

林淼:「……」

……

家裡要買車的計劃,就這樣提上了日程。

心理建設完畢,只等出版社發錢。

到了中午,林淼跟著老林和江萍,去附近的酒店吃了頓街道內部職工的分歲酒。

所謂的內部職工,就是指帶正式編製的,但人依然不少,擺了足足十桌,全都拖家帶口的,吃得熱熱鬧鬧。

林淼一家最近風頭旺,老林被這群人輪著敬酒,中午一頓喝完,基本處於撲街狀態。好在酒店離家近,算是半個鄰居的許佳昌出手相助了一把,幾個人辛辛苦苦把老林扶回了家。

江萍也喝得醉醺醺的,回倒家后,跟老林一起倒頭就睡。

林淼生怕這倆喝出什麼意外,一下午沒敢出門,聞著滿屋子的酒氣,一直守著爸媽到了傍晚五點多,等外婆打來電話催促,才把老林和江萍喊醒。

兩個人迷迷糊糊起來,慢吞吞地洗了個澡,總算有點半血復活的意思。

有氣無力地拉著林淼去拜年。

西城街小商鋪多,老林和江萍隨便買了兩箱八寶粥和健力寶當伴手禮,給老人家的紅包就塞到林淼口袋裡,讓林淼待會兒交給外婆。

林淼隔著紅包摸了一下,估計大概是500元左右,相當於江萍大半個月的工資,誠意十足,接著就聽江萍一臉認真地說道:「別讓你另外那個奶奶知道,懂不懂?」

「懂懂懂,我又不是傻子1林淼笑呵呵道。

老林表情複雜,微微皺眉不語。

林淼看他那樣子就知道,肯定心裡頭又在琢磨,到底要不要偷偷給自家老太太也送一份過去。

林淼很理智地沒有戳穿,靜靜地看著老林一臉惆悵地叫了輛三輪車。

一家三口上車,外加兩個分量不輕的箱子,三輪車夫一下還蹬不動,牽拉著車子往前順了幾步,才翻身上座,吱呀吱呀地用全身力氣讓車輪慢慢滾動起來。車子騎了足有20分鐘,六點半左右,終於進了一個年頭比西城街明月小區還久遠的商品房小區。

據說這是甌城區最早那一批建的,而且由於規劃做得好,質量也相當過硬,因此直到2020年也沒有被拆掉,很有奔著70年產權到期去的意思。

江萍小時候曾經在這裡住過一段時間,所以後來她嫁給老林,林淼外婆最不能理解的一點就是,素來愛乾淨的女兒,怎麼就忍得了天機巷那種糟糕的居住環境。

三輪車在樓門前停下,林國榮爽快地掏了十塊錢的車錢,麻利地提起兩個箱子,就往沒有樓道燈的昏暗樓梯上走去。

上了二樓,房門緊閉,江萍敲響房門,大聲喊:「媽1

屋裡馬上傳出一陣「來了來了」的喊聲。

隨即房門一開,露出一張小臉,羞羞澀澀地喊道:「二姨,姨夫。」

林淼看著面前這個將來註定要長成一個大美人,然後被她那個不靠譜的媽變相賣給澳洲中老年移民的小姑娘,有點心疼地喊了聲:「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