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13 薛濤

作者:小二園  |  更新時間:2018-05-17 00:50  |  字數:4522字

不過也僅此而已。寶珠想的是,以後怎麼搞好,不,是讓他們夫妻的關係正常化,不會那麼『暴力』,因此想著如何開口。而此時薛濤卻先開口了,說道,

「不是半個月前就應該到的嗎?怎麼現在才來,又從深圳那裡發電報?」

得,正事,這就好。寶珠緩緩道來,當然,刻意的忽略了她忽悠婆婆的事情,只是說難得出來一次,婆婆和娘家媽媽都覺得能去那裡買便宜的東西很好。

薛濤聽的有些入神,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你都買了什麼?」

「我沒買什麼。」

氣憤一凝,馬上意識到不對勁,補充說道,「倒是給你買了許多東西,你應該能用的上的。有衣服、煙、打火機,還有手錶,上次我打獵得了鹿的事情,爸媽應該寫信說了吧?我給你媽買了一個金戒指。」又補充道,「金飾品沒有賣的,只有那裡有,我看媽喜歡,所以……」

「你喜歡嗎?」

「喜歡。」

「多少錢?」

寶珠又把RMB兌換港元的匯率,還有中英街那邊的物價說了一遍,等說完了,薛濤則說道,「等回去的時候,你們再去一趟,你也去買金飾品,喜歡什麼買什麼。」

寶珠很驚訝,半天也沒說出什麼來,想了想才說道,「我其實更喜歡玉石翡翠。金飾品也喜歡,就是怕太扎眼了。給媽一個買就行了。我過些年再說。」

薛濤笑了笑,側過頭看了寶珠一眼,然後一把拉住了寶珠的手,嚇的寶珠不知道做什麼好了。看著眼前的道路,更覺得緊張,

「你還不放開,好好開車,看著就嚇人!」

薛濤那裡不但沒有放開,反而笑的非常開心,笑聲傳出老遠,寶珠的心砰砰的跳,不知道是因為手被抓的太熱了,還是因為被嚇到了。

一路上,薛濤的嘴巴就沒閑著,先是問了兩次打獵的事情,然後又問了村裡辦廠子的事情,說了自己的想法,蓋房子也是大事,薛濤問的詳細。最後是還是把話題放在了去香港的事情上。

寶珠也聽出來了,薛濤關心的不是能買到多少稀奇的東西,佔了多少便宜,他關心的是,外面的事情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所謂的改革開放到底是什麼。寶珠明白了這一點,這就好辦了,也就能聊起來了。

說了半天,薛濤說道,「兩個孩子,辛苦你了。你看,我在這邊,剛剛提拔當了副營長沒有多久,又沒有打完仗,還不太平呢!不能讓你隨軍。其實就算是讓你隨軍也沒有辦法多幫你。辛苦你了。」

如果寶珠的記憶沒有錯的話,這還是他頭一次這麼正常的跟自己說話呢!寶珠沒有回答他的話,因為不知道怎麼回答。

薛濤以為寶珠是生氣了,抓著寶珠的手,又緊了些,寶珠甚至發現,他的手心出汗了。這是一個難得的改善關係的機會。想了想,寶珠說道,「我在老家過的很好,你爸媽對我很照顧。只是,我一個女人,如今有了孩子,我最先考慮的只能是我的小家和我的孩子,我作為母親,要盡我最大的努力,給我的孩子最好的生活,最好的教育和生活環境。我擔心,以後和你的父母可能會有衝突,儘管我不想這樣。」

薛濤收回了手,說道,「你說。」

「利益上的衝突,就比如打獵得的鹿茸和鹿肉,賣了那麼多的錢,即使是我打來的,也不得不和你的父母和哥哥分。儘管我欠他們的人情。但不可能以後也照樣做。我和你,還有孩子是一家,對的父母有孝順的義務,對你的哥哥嫂子,我要還人情,但是,這些不是沒有底線,也不是沒有代價的。」

薛濤明白了,側過頭笑了笑,伸出手來,手心向上,寶珠想了想,還是把手交給了他。他馬上就握住了。

此時,寶珠的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也許是鬆了一口氣,也許是,很高興他們夫妻達成了共識。說實話,寶珠很感謝他能理解自己。更覺得欣慰,他明白自己的意思。

到了部隊的駐地,寶珠還真是挺失望的,大家都住的是竹樓,天氣更是潮濕,還下了雨,蚊蟲也不少。好在寶珠有驅蚊蟲的葯。自己住在樓上,媽媽和婆婆帶著兩個孩子住在樓下。不久,就來了許多人看望他們。有曲明,還有其他連隊的人,都是薛濤的好友。此時寶珠發現了薛濤和袁銘的不同。袁銘出身軍旅世家,不需要關注其他人,人緣並不多好,讓那時候的寶珠很清靜。但是薛濤不同,從進來的人就能看出來,薛濤的人緣真是不錯,不僅有同僚,就連上級領導都來了。

他們家的雙胞胎被參觀了,薛濤非常得意的跟戰友顯擺他的『能耐』,看看,現在搞計劃生育,誰有他這麼好的本事,一下子就有兩個兒子啊?看看,他的兒子們多可愛啊!多機靈啊!

寶珠也被參觀了,不過這些人倒是沒有說什麼,只是一拳一拳的打在薛濤的肩膀上,臉色的神色也再明顯不過了。那就是,薛濤好福氣啊!找了這麼漂亮的媳婦。不過曲明趴在薛濤的耳邊說的話,寶珠卻聽清了,別人都沒有這麼好的耳力,可她有啊!曲明說的是,『今天晚上悠著點啊!明天可別腿軟。』

寶珠很緊張,也更加不自在了。拎著兩個大包裹到樓上去。這裡面都是她的東西,換洗的衣物,洗漱用品,新床單、毛巾被、頭巾,衣服包括裙子、襯衫、套裝,還有布料,這是打算給丈夫做衣服的。另外有在香港給丈夫買的棉線內衣。挺括的面料做襯衫,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