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符娘小軍嫂 武俠修真

八零符娘小軍嫂 13 薛濤

作者:小二園

本章內容簡介:動呢?」 寶珠看著他,開始嚴肅,接著,又笑了。薛濤覺得她笑的不對勁,回頭一看,他媽上樓了。方梅冷哼了一聲,轉身就下樓了。 此時的薛濤知道,自己被媳婦給坑了,趕緊去哄他媽了,臨下樓之前還...

不過也僅此而已。寶珠想的是,以後怎麼搞好,不,是讓他們夫妻的關係正常化,不會那麼『暴力』,因此想著如何開口。而此時薛濤卻先開口了,說道,

「不是半個月前就應該到的嗎?怎麼現在才來,又從深圳那裡發電報?」

得,正事,這就好。寶珠緩緩道來,當然,刻意的忽略了她忽悠婆婆的事情,只是說難得出來一次,婆婆和娘家媽媽都覺得能去那裡買便宜的東西很好。

薛濤聽的有些入神,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你都買了什麼?」

「我沒買什麼。」

氣憤一凝,馬上意識到不對勁,補充說道,「倒是給你買了許多東西,你應該能用的上的。有衣服、煙、打火機,還有手錶,上次我打獵得了鹿的事情,爸媽應該寫信說了吧?我給你媽買了一個金戒指。」又補充道,「金飾品沒有賣的,只有那裡有,我看媽喜歡,所以……」

「你喜歡嗎?」

「喜歡。」

「多少錢?」

寶珠又把RMB兌換港元的匯率,還有中英街那邊的物價說了一遍,等說完了,薛濤則說道,「等回去的時候,你們再去一趟,你也去買金飾品,喜歡什麼買什麼。」

寶珠很驚訝,半天也沒說出什麼來,想了想才說道,「我其實更喜歡玉石翡翠。金飾品也喜歡,就是怕太扎眼了。給媽一個買就行了。我過些年再說。」

薛濤笑了笑,側過頭看了寶珠一眼,然後一把拉住了寶珠的手,嚇的寶珠不知道做什麼好了。看著眼前的道路,更覺得緊張,

「你還不放開,好好開車,看著就嚇人1

薛濤那裡不但沒有放開,反而笑的非常開心,笑聲傳出老遠,寶珠的心砰砰的跳,不知道是因為手被抓的太熱了,還是因為被嚇到了。

一路上,薛濤的嘴巴就沒閑著,先是問了兩次打獵的事情,然後又問了村裡辦廠子的事情,說了自己的想法,蓋房子也是大事,薛濤問的詳細。最後是還是把話題放在了去香港的事情上。

寶珠也聽出來了,薛濤關心的不是能買到多少稀奇的東西,佔了多少便宜,他關心的是,外面的事情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所謂的改革開放到底是什麼。寶珠明白了這一點,這就好辦了,也就能聊起來了。

說了半天,薛濤說道,「兩個孩子,辛苦你了。你看,我在這邊,剛剛提拔當了副營長沒有多久,又沒有打完仗,還不太平呢!不能讓你隨軍。其實就算是讓你隨軍也沒有辦法多幫你。辛苦你了。」

如果寶珠的記憶沒有錯的話,這還是他頭一次這麼正常的跟自己說話呢!寶珠沒有回答他的話,因為不知道怎麼回答。

薛濤以為寶珠是生氣了,抓著寶珠的手,又緊了些,寶珠甚至發現,他的手心出汗了。這是一個難得的改善關係的機會。想了想,寶珠說道,「我在老家過的很好,你爸媽對我很照顧。只是,我一個女人,如今有了孩子,我最先考慮的只能是我的小家和我的孩子,我作為母親,要盡我最大的努力,給我的孩子最好的生活,最好的教育和生活環境。我擔心,以後和你的父母可能會有衝突,儘管我不想這樣。」

薛濤收回了手,說道,「你說。」

「利益上的衝突,就比如打獵得的鹿茸和鹿肉,賣了那麼多的錢,即使是我打來的,也不得不和你的父母和哥哥分。儘管我欠他們的人情。但不可能以後也照樣做。我和你,還有孩子是一家,對的父母有孝順的義務,對你的哥哥嫂子,我要還人情,但是,這些不是沒有底線,也不是沒有代價的。」

薛濤明白了,側過頭笑了笑,伸出手來,手心向上,寶珠想了想,還是把手交給了他。他馬上就握住了。

此時,寶珠的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也許是鬆了一口氣,也許是,很高興他們夫妻達成了共識。說實話,寶珠很感謝他能理解自己。更覺得欣慰,他明白自己的意思。

到了部兀寶珠還真是挺失望的,大家都住的是竹樓,天氣更是潮濕,還下了雨,蚊蟲也不少。好在寶珠有驅蚊蟲的葯。自己住在樓上,媽媽和婆婆帶著兩個孩子住在樓下。不久,就來了許多人看望他們。有曲明,還有其他連隊的人,都是薛濤的好友。此時寶珠發現了薛濤和袁銘的不同。袁銘出身軍旅世家,不需要關注其他人,人緣並不多好,讓那時候的寶珠很清靜。但是薛濤不同,從進來的人就能看出來,薛濤的人緣真是不錯,不僅有同僚,就連上級領導都來了。

他們家的雙胞胎被參觀了,薛濤非常得意的跟戰友顯擺他的『能耐』,看看,現在搞計劃生育,誰有他這麼好的本事,一下子就有兩個兒子啊?看看,他的兒子們多可愛啊!多機靈啊!

寶珠也被參觀了,不過這些人倒是沒有說什麼,只是一拳一拳的打在薛濤的肩膀上,臉色的神色也再明顯不過了。那就是,薛濤好福氣啊!找了這麼漂亮的媳婦。不過曲明趴在薛濤的耳邊說的話,寶珠卻聽清了,別人都沒有這麼好的耳力,可她有啊!曲明說的是,『今天晚上悠著點啊!明天可別腿軟。』

寶珠很緊張,也更加不自在了。拎著兩個大包裹到樓上去。這裡面都是她的東西,換洗的衣物,洗漱用品,新床單、毛巾被、頭巾,衣服包括裙子、襯衫、套裝,還有布料,這是打算給丈夫做衣服的。另外有在香港給丈夫買的棉線內衣。挺括的面料做襯衫,還有給丈夫買的牛仔褲。另外還有手錶兩塊,鋼筆四隻,另外還有煙、打火機,另外還有她的照相機和收錄機。還有許多的磁帶。

當薛濤上樓來看到的就是媳婦拿著照相機正對著窗外的景色,打算摁下快門。

「這是什麼?」

「照相機,彩色的。」看薛濤眼睛盯著照相機放光,忍不住又加了一句,「需要調焦距的。」

「我看看1說著,就搶過去了。

寶珠沒說什麼,此時見到了真人,目測就能知道他的身材尺寸了。將布料拿出來,找了剪子開始裁剪。這布料不是在中英街買的,而是寶珠墓室空間陪葬的白色真絲面料。垂墜感好,又不透,做襯衫裙子都好。不過看他穿著的棉布襯衫,因為袖口卷上去,都有褶皺了,這讓寶珠看著彆扭。

趕緊給他做起來吧!裁剪、縫紉,只是做一件襯衫,加上給給領子和袖口上硬襯,這都是很簡單的。寶珠在家就把硬襯做好了,準備兩塊白色棉麻布,將大米用熬稀飯方法熬粘稠狀,將米湯倒出來,去除米粒。然後把第一塊布放木板上,布上均勻塗抹上熬好糊糊,然後放第二塊布,再塗抹一些,使兩塊布都被糊糊浸透,放太陽下暴晒,晒乾取下,就算完成了。

來的時候就打算給他做襯衫,此時正好用上,而且他這裡熱,準備短袖襯衫也是必要的。他在部隊,選擇很少,所以只有白色最合適。

薛濤擺弄了半天,看著這膠捲就剩下一半了,就問道,「怎麼照了這麼多?你都照什麼了?」

「多?」那兩卷照完的,他都知道了?又一想,肯定不會,看著他手裡的照相機就明白了,原來是有顯示的。說道,

「都給孩子和我媽、你媽照了。一路上,做火車,看到稀奇的東西,就讓我照下來,說是等回去了,給家裡的人看,長長見識。」

「照相機、手錶、收錄機!你怎麼買來的,不會連蓋房子的錢都用了吧?」

寶珠做衣服呢!說道,「我繡花賣了錢。」

這話說的,薛濤走到媳婦跟前,瞪大眼睛說道,「繡花就能換來這麼多東西?」

這敗家媳婦都幹了什麼?看她佔了床,正在縫衣服,就搬個凳子坐到她跟前,說道,

「你賣了多少?」

「1400多塊錢吧1自己繡花的錢給媽媽換了金鐲子。但其價值,大概也就是這樣。

薛濤趕緊跑到角落裡,去看,拿出東西來,折騰了半天,等回過頭來找寶珠的時候,衣服都做了一半了。

「你花了多少錢,繡花可以賣這麼多錢?你現在還剩下多少了?」

「你放心,蓋房子的錢是有的,裝修的錢也夠。打傢具,買電器也不用擔心。」

「你了什麼?」薛濤非常的好奇,雖然多少知道一點,媳婦繡花的事情,但是他還真的沒有見過她過什麼。

寶珠從包里掏出包好的棚,那是另外一個雙面,這才也打算貓,因為這個比較受歡迎。

薛濤把一個只了貓頭的品拿過來一看,沒話說了,即使他不懂繡花,也能看出這東西有多費功夫,有多難得。又想起了手錶、香煙、打火機等等,還有牛仔褲,就問道,

「那你買了兩塊手錶,哪一個是我的?」這話有點帶著調笑的味道了。

寶珠抬起頭,說道,「都是給你的。」

「給我兩塊?你還是給你弟弟吧1

「他有的。這是給你的,進口貨,不是很受歡迎嗎?我想你也許會用得到。」

薛濤皺眉,想了想,還是說道,「部隊不方便送這麼重的禮物,這樣吧!你帶回去給我爸吧1

他爸那裡當然也是有的,寶珠買的是普通的手錶,價格不高,不是名牌。但也不錯,換算成人民幣的話,要50左右,則已經比過內的便宜兩倍了,既然他不要,那就算了。不過,寶珠覺得,他會需要。畢竟是一家人,寶珠說道,

「我給自己家裡人買了,你爸的那份當然也有。你先留下吧!還有鋼筆,我覺得,你應該會用到。」

跟寶珠討論給人送禮的事情,讓薛濤覺得,有點沒面子,臉上的笑容淡了,說道,「你讓我賄賂別人?部隊可不興這個。」

受賄,賄賂?這個在寶珠看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看薛濤的樣子,也不得不多做解釋,「不一定賄賂,我覺得你可能用的上,先留著吧!別等用的時候再給我要,到時候郵寄的費用可不低。」

「你怎麼就能確定我會需要呢?」

「做夢,你不知道咱們家倉房裡有什麼嗎?」

薛濤一聽這話,鬧心了,糟心的老媽,加上一個糟心的媳婦,那他可沒發過日子了。說道,「別跟我媽學,知道嗎?你不是讀過書嗎?怎麼能搞這些封建迷信活動呢?」

寶珠看著他,開始嚴肅,接著,又笑了。薛濤覺得她笑的不對勁,回頭一看,他媽上樓了。方梅冷哼了一聲,轉身就下樓了。

此時的薛濤知道,自己被媳婦給坑了,趕緊去哄他媽了,臨下樓之前還不忘回頭對寶珠說道,「你給我等著。」

寶珠笑的很得意,很開心,可馬上就笑不出來了,晚上得辦事。這傢伙素了一年多了,能放過自己嗎?她心裡也很彆扭呢!

晚飯很南方話,不管是方梅,還是裴秀芬,都吃不慣,倒是兩個兒子,吃著媽媽給買的水果,吃的很開心。為了招待他們,炊事班已經儘力了,給他們包了餃子,可是,這餃子,味道實在不怎樣。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氣候的原因。

夜晚悄悄的來歷,寶珠大半夜餓了,可是薛濤根本不給時間,還理直氣壯的說什麼,你明天隨便吃,今天晚上堅持一下。堅持!?

竹床的聲音很大,弄的寶珠簡直羞憤欲死。而薛濤根本沒有因為白天自己的好態度,改變他的一貫方式,還是那麼粗暴,那麼強勢。寶珠心裡被一種背叛的感覺折磨著。但很奇怪,身體卻因為生理反應,很自然的接受,並且享受著。

第二天下樓,看到方梅和裴秀芬都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樣子,薛濤竟然還要去問,跟寶珠說,你看,我媽和你媽不太適應這裡的生活,會不會讓你提前回去啊!寶珠不回答,即使說了實情,也改變不了什麼,昨天到現在,她已經很了解這個男人的德行了,若是說了,弄不好把兩個媽,帶著孩子都給挪出去,到時候別人問為什麼挪出去,該怎麼回答?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