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神君大作戰 散文詩詞

改造神君大作戰 第二十三章 叫我的名字吧

作者:梵甄甄

本章內容簡介: 這是要偷偷將好吃的給誰送去,居然第一時間想的不是孝敬師父! 柳茹月抿著唇,一道輕煙一般追了過去。 一直追到梅園,柳茹月才露出了一副恍然的表情,原來是來看自己青梅竹馬的客人埃<...

一直到第七日,陸川才再度做出了令自己稍稍滿意的東西。

那隻鳳凰,他這輩子只怕也做不出來一模一樣的存在了。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幸好師父在見了他做出的東西的殘渣之後放了他一馬,給了他一句合格,而不是要求他重新做一遍。

只是沒了對照,陸川覺得自己這問題也不是那麼好解答的。

這屋子裡的食材都是可以用的,豹肉還剩下了不少,陸川又開始想新的搭配方法。

隨著研究的漸漸深入,他索性直接就住在了庖廚里,柳茹月偶爾會遠遠看著夜裡燃起火光的地方,卻沒進去打擾他。

這次再有了成果,陸川第一時間想要分享的人卻不是柳如煙,而是陸晨希。

已經好久沒有見到她了。

這次一定要叫她刮目相看。

陸川興緻勃勃的端著自己做出來的靈珍,離開了庖廚。這次倒是記得關門了。

柳茹月就坐在不遠處的草地上,身邊施了一層結界。

今日閑的無聊,所以看看努力認真的小徒弟,有沒有私下偷懶,果真,忙了沒有多久,便想著跑路了么。

只是怎麼端著盤子一起跑。

這是要偷偷將好吃的給誰送去,居然第一時間想的不是孝敬師父!

柳茹月抿著唇,一道輕煙一般追了過去。

一直追到梅園,柳茹月才露出了一副恍然的表情,原來是來看自己青梅竹馬的客人埃

小傢伙們恩恩愛愛,她這個老太婆還是不要瞎湊熱鬧了。

柳茹月兩手手指交叉,慢吞吞的伸了個懶腰,還是回去睡個覺,睡覺少了,會老的快的。

陸川進來的時候,這裡果然靜悄悄的。

雪獅虎也不在院子里,看來陸晨希又去練劍了。

明明是一個女子,偏偏修鍊的法器是劍,果然夠刁蠻。

陸川直接將盤子擺在了地上,坐在了門口。

沒想到這一等就等到了傍晚,幸好盤子是御寶齋特意訂製的靈器,能夠保持溫度,不然只怕都已經涼透了。

看似很浪費時間。

陸川卻在腦海中一遍遍演算著配料的比例,想著下一個菜色應該是什麼樣的。

等再過幾天,豹肉用完了,他就該去找師父學凈化怨氣的功法了,所以趁著現在,他更應該盡全力來推演這些他喜歡的東西。

陸川有一種感覺,當他休息了法術之後,他的觀念可能會改變。

那是一種很清晰的感覺,他現在的靈珍的製作完全是依照材料來的,可能到時候他會考慮的東西要更多,但反而是太多的顧慮會失去純粹的感覺。

其實,這也是師父一直等到現在才真正開始教他的原因吧。

十八歲之前,他都是自由的,所以他做菜的風格也是一樣的,洒脫自然。

而現在,就是在之前的基礎上定性了。

「你,怎麼在這裡。」陸晨希抓著雪獅虎頸邊的毛髮,一人一獸慢慢走了回來。

雪獅虎的嘴裡叼著兩隻比狗還要大上不少的東西,縱然以雪獅虎的大嘴,也只勉強叼住了兩隻獵物的後頸。

與其說是叼過來的,不如說成是拖過來的。

一人一靈獸帶起了沉重的腳步聲,然而就這樣嘈雜的噪音都沒將陸川驚醒,一直到陸晨希開口說話他才反應過來。

「醜丫頭,你回來啦。」陸川抬起頭笑的明朗,「我可是等了你好久。」

「你來找我幹什麼。」陸晨希倒是顯得不是很幻影他的樣子。

陸川看看雪獅虎口裡的東西,又看了眼陸晨希不是很愉快的表情,「怎麼了,偷著幹壞事兒了怕被我發現?」

「你未免想的太多了。」陸晨希抬手將人擋開,面色微冷。

「你怎麼回事兒啊,陰陽怪氣的。」陸川雙手環胸,盯著陸晨希覆著面具的面龐,重點在她帶著冷意的唇瓣上。「你不是說了,我們可是打過架的人埃」

「那又怎麼樣,想再打一次么?」

「到底怎麼了。」陸川終於也被陸晨希的語氣逼得有些不耐煩起來,劍眉微斂,眼底染上了幾分不悅。

「你今日若是因為什麼心情不好,說出來我可以幫你出氣,別說些不著邊際的話惹人擔心。」

「我說的話不著邊際么?」陸晨希微微勾唇,露出一個明晃晃的冷笑,「那也比你做事要強的多,明明知道我還留在這裡,但是整整七日都未曾找過我。」

「真是忙人埃」

陸川啞然。

「什麼啊,你原來是因為這個生氣。」他端起了身邊用罩子罩著的靈珍,「快來看看我這些日子的勞動成果,還要多虧了你上次的提示。」

「怎麼,又是像上次一樣的垃圾菜?」陸晨希仍舊端著架子,語氣並未比剛才好上多少。

「醜丫頭,我記得以前你沒這麼難哄的。」陸川眨眨眼睛,語氣認真。

陸晨希抬手摸摸自己帶著面具的臉,「我現在這樣子,若是你不知道我本來面目,你還會覺得我丑么?」

身形嬌俏,卻英氣勃勃,尖細的下巴上,櫻花般粉嫩的小口,裸露出來的皮膚白而細嫩,露出的一雙眸子更是帶著一股無法讓人忽視的傲氣。

那是一雙很有神的眼睛,這樣的人,誰會懷疑她不是一位美人呢。

即使面具下的是一張有著醜陋胎記的面龐。

「你不願意哄,自然有的是人哄。」

「真是服了你了——」陸川語氣無奈,「那你說說吧,我該怎麼做這件事兒才能翻篇兒。」

陸晨希遲疑了片刻,「不許你再叫我醜丫頭。」

「誒,這個名字叫了這麼久,你都沒反對過,我都叫習慣了。」

「你再說一遍,我真的沒反對過?」明顯的反問句,當年為了這個外號她不知道哭了多少次,找陸川不知道理論了多少次,現在對方卻露出一副忘記的樣子。

「行吧,那我要怎麼叫你呢?」

「叫我的名字。」

「陸晨希?」陸川摸摸自己的鼻尖,「這麼叫著,感覺好生疏。」

陸晨希猶豫了片刻,直到雪獅虎都開始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向她,她才緩緩開口,「那你可以喚我晨希。」

「你不是有東西要給我看?」陸晨希迅速略過這個話題,看向了陸川手中端著的東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