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都市 都市言情

仙武都市 第七百二十二章 血衣謀反案

作者:半醉遊子

本章內容簡介:被提起。 「項雲謀反?」 「簡直是荒唐1 楚王羋昊在王宮之中,收到下面傳回來的報告,他頓時覺得這事實在離譜。 項雲這個人。 楚王是親眼見過的。 他的為人...

王城被驚動了。

六十多年前的血衣案再一次被翻了出來。

這件事對西楚國新生代來說,可能只是一件寫進國史的歷史事件,雖然經常聽家中長輩提起過,但是往往感到非常的陌生。

而對親自經歷過這件事情的老一輩。

簡直記憶猶新、恍如昨日一樣。

因為在當時太震撼了。

六十多年前,西楚上將軍,第一軍侯薛無鋒,率領西楚國五十幾萬精銳大軍、三千艘戰船出發,前往邊疆的無主地帶,打算徹底剿滅盤踞其中的數百萬蠻族。

此戰對西楚國而言,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因為無主地帶的蠻民都是在窮山惡水、環境殘酷的地方生長起來的,一個個兇悍殘暴、實力強大。

他們儘管始終被壓制在山林之中。

可終究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因此越楚兩國約定。

聯手滅蠻。

血衣上將是西楚國當時排名第一的大將軍,同時也是整個華夏都排的上號的大將軍,掌握西楚國上上下下大半兵力的戰時調度權。

讓他代表西楚國出征在合適不過了。

與此同時,另一個方向,越國也派出國內一位著名大將率領數十萬大軍出征。

兩國同時發力。

可謂兩面夾擊。

無主地帶的蠻族儘管當時聲勢浩大,但也抵擋不住這樣兇猛的進攻,迅速被打得縮進山林深處。

誰知道就在這個關鍵時刻。

越國領兵大將,突然之間造反了。

他手持重兵、擁軍自立,逼越王退位,讓當時的一個王子登基,其中具體什麼原因,這裡就不贅述了,總之這件事情,對百越國造成很大影響。

而就在這個時候。

楚王也接到了密報。

血衣上將薛無鋒計劃與越國叛將聯合,而且已經與當地蠻族幾個主要部落達成共識,計劃合併聯盟,將在這超過三百萬平方公里的無主地帶自立為王。

此事傳回。

立刻朝野震動。

楚王勃然大怒,但是並沒發作,而是把事情摁了下來,快速對薛無鋒一連發出三道密詔,讓薛無鋒即可取消進攻罷兵回國。

第一道密詔,薛無鋒拒絕了。

理由是: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第二道密詔,薛無鋒再次拒絕。

理由還是: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第三道密詔,則如泥牛入海,傳密詔的秘衛在靠近薛無鋒軍營時被半路截殺。

而這個時候。

從前方大軍不斷傳回密報。

薛無鋒與蠻族的聯盟談判已進入最後階段。

楚王終於下令,將薛無鋒列入叛黨,命令軍隊奇襲血衣軍,而當時帶隊平叛的主將之一,就是剛剛三十多歲、意氣風發的楚天龍。

根據後來的傳聞。

他趁薛無鋒與數位蠻族統領結盟,血衣軍以及蠻族部隊都毫無防備之時,突然率領二十萬大軍猛烈奇襲,一舉將血衣軍以及蠻族部隊同時剷除。

血衣軍全滅。

薛無鋒當場被殺死在戰場之上。

蠻族幾個大部落也被徹底的攻陷了。

這場戰役使楚天龍一舉成名,在不到四十歲的時候被封為侯爵,後來更是賜武侯的封號,時至今日楚天龍已是西楚國權勢最強的軍侯了。

血衣叛逆案對西楚接下來幾十年的影響十分深遠,甚至讓廟堂之上的官員都被清洗一半。

時至今日。

有人還在為楚王果決、以及青年武侯用兵狠辣而拍案叫絕,畢竟血衣上將薛無鋒當時才五十歲不到,他已經是一個九脈兵家修士,據說十年內可以進入長生境。

長生境的兵家修士!

放眼當時華夏,可被稱為兵家第一人。

這樣一個人,手握五十幾萬大軍,與越國數十萬叛軍會合,再加上蠻族的百萬規模,佔據無主之地的天險防守,幾乎固若金湯、難以攻破,未來必會生出一顆巨大毒瘤。

楚越兩國都會受到巨大影響。

當然,也有人在為血衣侯叫冤,有人認為薛無鋒根本沒有謀逆的動機和行動,楚王沒有經過仔細調查就下達命令,實在是過於草率了。

可惜了西楚國百年難出的一員大將!

不管怎麼樣,這件事已經過去,就連下達命令的楚王,也已經在三十年前壽終正寢,新任楚王繼位以後又過三十年,血衣案對普通楚人影響力已經越來越小,畢竟時間是可以沖淡一切的。

沒有想到。

正當所有人都以為。

這事肯定會被淹沒在歷史洪流之中,成為一樁說不清、道不明的懸案時,卻會以讓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再一次被提起。

「項雲謀反?」

「簡直是荒唐1

楚王羋昊在王宮之中,收到下面傳回來的報告,他頓時覺得這事實在離譜。

項雲這個人。

楚王是親眼見過的。

他的為人與背景。

楚王也是親自了解過的。

這就是一個從揚州城下屬縣城之中,脫穎而出的一個寒門天才,剛剛二十歲。

他這一年的軌跡景觀讓人驚嘆,但是每一件事情都與謀反毫無關聯。

要說這樣一個人謀反。

楚王是絕對不相信的。

他在書房徘徊幾圈,隨後低聲說道:「傳國師、夢蝶君。」

一刻鐘以後。

國師銀虛子、夢蝶君來到書房。

楚王將下面送來的報告丟給兩人:「你們怎麼看?」

長公主夢蝶君掃一眼,她的眼裡閃過一絲不屑:「這事沒什麼好說的,無非是武侯咽不下這口氣,所以借題發揮,重提血衣案,好將項雲給徹底扳倒。」

「不錯,前幾天爆出醜聞對武侯聲譽打擊極大,所以武侯必須想辦法挽回聲譽,而武侯之所以能成為武侯,就是因為血衣案。他重提這場昔日的成名戰役,多半是想藉機生勢,好削弱醜聞的影響。」

銀虛子一掐指繼續說:「武侯也並非完全栽贓陷害,這個羅崢確實是血衣軍一員。」

「父王,武侯跋扈,不是一天兩天。」夢蝶君顯然是站在項雲這邊,「借題發揮、小題大做,更將當年的舊事重提,拿來對付一個無官無權的年輕人,這樣的氣焰與心胸,未免太狹隘了,此人不可大用。」

全國也就只有長公主夢蝶君敢如此直諫。

畢竟夢蝶君是楚王的大女兒,也是楚王的左膀右臂,滿朝文武是臣子,而夢蝶君是自家人。

楚王對武侯也有些不滿。

武侯氣焰太盛,是該壓一壓的。

可是武侯這些年確實做的還不錯。

他又是先王親自敕封的世襲侯爵,如果沒有足夠的理由以及把柄,就算是楚王也不能隨隨便便動他,而武侯也很清楚這一點。

這次武侯家族醜聞曝光。

楚王本來是想藉此機會削弱武侯。

可是,武侯現在這個舉動,可以說是先發制人,捉拿住血衣軍餘孽,而且還抓住同黨,一旦這件事情被證實,必然會對沖並削弱醜聞的影響。

報復項雲是校

這件事才是大。

武侯從一開始就想一箭雙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