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都市

仙武都市 第六百七十五章 除惡務盡

作者:半醉遊子

本章內容簡介:那他們的面子還要不要了! 數位性格比較火爆的警察,立刻掏出了腰間的配槍,上前過來,指向兩人,「我們再說一遍,把人給我放下,不然我就開槍了」 彪哥已經神志不清。 他依然不斷發出殺...

蜀州城警察總局。

警察都被眼前看到的畫面給驚呆了。

兩個年輕人直接提著只剩一口氣大漢走進來。

這大漢已經徹底被廢掉了,猶如一灘爛泥被女子提在手裡,其中有幾個警察認出這個大漢的身份。

「他不是楊彪么?」

楊彪也算是局子常客。

不過聽說他是蘇林蘇副局長遠方親戚。

因為有蘇林罩著,一般的小警察都不太敢動他,而被這個傢伙欺負的貧民們試過幾次報警都沒用以後,最後乾脆也都不敢反抗了,沒想到會被人這樣提著送來警察局。

這對男女什麼來頭?

難道連蘇林都敢招惹?

有一個比較機靈的警察趕緊上樓去副局長辦公室。

彪哥見自己來到警察局,立刻凄厲哀嚎:「救我!救我1

「你們兩個想幹什麼?」一個警察趕緊走過來攔住他們,「快把這個傷員給我放下1

秦紅殤冷哼一聲:「老娘也不說什麼廢話了,讓你們那個什麼破副局長趕快給我出來1

警察們一個個面帶怒色。

這是公然在挑釁他們埃

來警察局挑釁警察?這種事情難道也能忍?那他們的面子還要不要了!

數位性格比較火爆的警察,立刻掏出了腰間的配槍,上前過來,指向兩人,「我們再說一遍,把人給我放下,不然我就開槍了」

彪哥已經神志不清。

他依然不斷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他知道自己這輩子是徹底廢掉了。

可是,他還是不想死,他想活下去,求生本能讓他繼續呼喊。

「救命1

「快救命1

「你們這些警察幹什麼1

「為什麼還不把這兩個人抓起來1

「蘇副局,蘇副局在哪,我要見蘇副局長1

現場亂成一團的時候,一個高瘦身影帶著幾個警察走下來,當看見這裡的情況時候,他的目光頓時一愣,「不知道這是警局嗎?誰敢在這裡搗亂1

彪哥見到走出來的高級警官。

他就好像是見到救星,「蘇副局,你可算來了,你一定要救救我。」

「楊彪?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1

蘇林差點沒認出楊彪來。

「這個女人,這個女人,她仗著修為高深,直接把我二十幾個員工都廢了,還把我給強行擄到這裡,蘇副局長一定要替我做主啊1

眾警察臉色都是大變。

蘇林臉色陰沉看向秦紅殤:「他說的都是真的?」

「哈哈,那幫人渣,活著也是浪費空氣,老娘打斷他們的五肢,讓他們一輩子做個廢人已經很給面子了。」

眾警察紛紛拔出武器。

秦紅殤絲毫不顧四面八方越來越緊張的氛圍。

她反而氣焰囂張目中無人說:「不過光教訓幾個小癟三太沒意思,老娘聽說這些人渣之所以敢猖狂,全因背後還有一隻碩鼠提供保護,斬草除根,除惡務盡,我便找到了這裡來。」

「原來他口中所說的靠山就是你。」秦紅殤一臉不屑,「你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就你這樣的人,也能當副局長?蜀州沒人了么1

項雲忍不住苦笑摸了摸鼻子。

秦老師埃

我們是來伸張正義的好不好。

你這樣一搞,瞧這現場氛圍,好像我們才是反派一樣。

眾警察顯然把兩人當成危險分子,重傷致殘數十人,恐怕絕非等閑。

此刻居然還敢跑警局鬧事?這種人要麼就是徹底瘋了,就是有很大的背景和勢力!

蘇林臉色陰沉的都快滴出水來。

楊彪是他的遠方親戚,也是他的斂財工具。

兩個年輕人敢廢了楊彪,就是跟他蘇林過不去。

更何況,如此明目張的出現在這,點名道姓要找他的麻煩,這樣的做法也太囂張了,雖然蘇林是排名最末的副局,但好歹也是市局的領導,哪裡容得下這樣蠻橫的挑釁?

他們到底有什麼背景?

從沒聽說過蜀州有這樣兩號人。

即使他們很有背景、也不是蜀州市的人。

一定是楊彪這個蠢貨,看這個女人漂亮,所以動了歪心思,所以才鬧成這個樣子。不過蘇林也沒什麼好怕的,他能坐上今天這個位置,沒道理會忌憚兩個年輕人。

他把面色一板,怒聲呵斥道:「鬥毆傷人致殘本就是重罪,何況是一次性打傷這麼多人,而你們不僅沒有任何懺悔之心,反而帶著受害者來警察局耀武揚威,簡直是罪大惡極、不可寬恕1

「真當我華夏的法律是擺設嗎?」

「不管你們背景有多大,今天都休想走出這裡1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沒看見嫌犯已經上門打臉了嗎?抓起來1

領導有令!

小警察豈敢怠慢?

眾人就要動手上去擒人。

項雲道:「這位副局都不問問自己的遠房親戚做了什麼,就急著把我們當成犯人抓起來,看來你是鐵了心要保自己人埃」

蘇林冷笑說:「可笑,我們要抓誰就抓誰,你們要是敢反抗,一律視作拒捕,到時候罪加一等1

幾個警員就要衝過來的時候。

從門外突然又傳出了一聲怒喝。

「全都給我住手1

說話之間一位滿臉威嚴的中年男子大步走了進來,他身上的制服明顯比這些人更高級,而且與項雲秦紅殤都見過。

眾警察連忙敬禮,「劉局1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昨天出現,抓住曹德曹慶兩人的劉驚天,他是蜀州城市公安局的總局長,同時是整個蜀州郡的公安副部長。

市局有八個副局長。

蘇林排名在最末尾。

劉驚天卻是唯一的正局長。

本就是地方一把手,有著非常高的威望。

昨天的秘密行動更是在體制內傳開,劉大局長已經抓住了曹家致命的把柄,據說這件事情已經傳到神都洛陽,洛陽以及蜀漢王城都會派出調查團,曹家這一次是徹底栽了。

蜀州即將變天!

如此大功、非同小可!

公安老部長年事已高,估計這兩年就會退下。

劉驚天經過這次事情以後必然會平步青雲,不用多久就會成為正部長,那個時候就不僅僅是市局一把手,恐怕整個蜀州郡公安系統都要聽他發號施令。

除此以外。

劉家一旦徹底擊垮曹家。

劉家無論地位、威望、實力,都會更上一層樓!

這樣的節骨眼、誰敢惹劉驚天,誰敢忤逆劉驚天?

「劉局,你怎麼來了?」蘇林立刻露出討好的笑,「昨天晚上的案子這麼大,這個地方只是一點小事,交給屬下來解決就好,不用麻煩局長出面。」

劉驚天卻沒有理會他。

這讓蘇林心中感到有些不妙。

劉驚天目光已經在秦紅殤身上掃過,最後停留在了項雲身上,開口問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秦紅殤搶先開口說,「這個傢伙是一個惡霸,他多年以來都干著欺男霸女的事情,而且還設計詐騙、放高利貸、專坑底層市民,殘害了不少社會底層的平民。」

她手一指。

直接指著姓蘇的。

「這個傢伙的賄賂有好處,給他做了保護傘平,平日里不曉得干過多少壞事?」

劉驚天聞言兩條眉毛立刻豎了起來。

「蘇副局長對秦小姐所言,可有什麼更好解釋的?」

蘇林一聽這稱呼就覺得不妙

劉驚天都要尊稱一聲小姐?這個人的來歷肯定非常不簡單!

蘇林咬了咬牙。

他擺出一副最差魚死網破的樣子。

「說話要講證據,你憑什麼說我收受了楊彪的賄賂?又憑什麼說楊彪是惡霸?難道就靠一張嘴就能給人定罪嗎?如果是這樣還要法律幹什麼1

蘇林對劉驚天拱了拱手。

「劉局,別說楊彪未必是個惡霸,就算他真的是個惡霸,也有法官給他定罪,動用私刑殺人以及傷人,不合乎司法秩序也是一種犯罪行為!我們不能縱容這種不正之風,否則日後如何服眾?」

劉驚天眉頭微微一皺。

顯然,蘇副局長還是有兩下子的。

秦紅殤所言,空口無憑,傷人致殘,卻是事實。

這種情況下,他也不太好辦,秦紅殤和項雲兩人沒有經過司法程序,直接進行處決嫌犯,這顯然是違背法律的。

而他們並沒有提供這兩個人的犯罪證據,就一口咬定他們的犯罪事實,即使說的是真的,也沒有辦法處理這兩個人,畢竟一切都是要講證據的。

現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再怎麼相信他們兩個人也不可能表現的太過偏袒。

畢竟他在公安系統內級別很高,如果做事不能服眾,恐怕對以後自己的團隊管理以及發展存在隱患。

秦紅殤有些生氣了。

他剛準備開口,卻被項雲給攔祝

秦紅殤這個人不太會講話,如果讓他來的話搞不好會把事情弄得很麻煩。

項雲對劉局長拱了拱手說道,「請劉局長明鑒,我們都是遵紀守法之良民,並沒有動用私刑。」

蘇林一聽這句話。

他頓時笑出了聲。

「荒唐,人在你們手裡抓著,且還被打成了重傷,你居然說自己沒有動用私刑?究竟是你腦子不正常,還是想把我們所有人都當成傻子?依我看不必廢話,先把他們抓起來再說1

項雲聽到這麼說倒也不惱。

他平靜地解釋說:「我們之所以會抓著他來到警察局,並不是因為我們以私刑對付他,而是這個傢伙帶著幾十號企圖對我以及秦紅殤造成人身傷害,我們是在正當防衛的情況之下,不得已才將他打成了這個樣子,跑來警察局也是為了報案。」

正當防衛?

秦紅殤聽到這話,頓時眼睛一亮。

因為彪哥這夥人實在是菜的摳腳,根本就沒有給她造成威脅的可能,所以她根本就沒有往防衛這個方面去想。

現在仔細想想,他們可不就是在正當防衛嗎?

兩個良民沒招誰沒惹誰的走在大街上,突然就被一個惡霸帶著二十幾號地痞和流氓,圍在了一條小街裡面企圖行兇。

但是他們錯誤低估了兩人的實力。

於是兩人奮起反抗,將它們給全部廢掉了。

最後帶著其首領來公安局主動報案。

這個過程並沒有什麼毛病,華夏法律總不會不讓人正當防衛吧!

即使警方調取當地的監控,以及目擊證人也可以證明,所以兩人將這個傢伙打成這個樣子,也最多,只能算是防衛過當,怎麼能說動用私刑呢?

項雲繼續說道。

「至於證據,我們也已經採集完畢。」

「這個傢伙告訴我們,蘇林不僅收受賄賂,更在城北有一座私人別墅,其中不但藏著大量的贓款,有數位被非法囚禁的女僕,就是楊彪獻上去的,現在還關押在這別墅之中,是真是假,一查就知。」

彪哥此時此刻本來快要昏迷。

當聽到了這句話。

他立刻瞪大了眼睛,滿臉難以置信之色。

蘇林更是露出了怒容,指著地上的楊彪,「你……你害我1

「不……不是我……我沒有1

楊彪臉色蒼白。

蘇林連忙說:「這件事情絕對是子虛烏有,劉局不要聽他胡說八道1

劉驚天看著他的樣子,就知道項雲所言多半是不假的,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在自己手下居然還能幹出這樣的事情。

項雲繼續說道,「副局長不僅收受了這個傢伙的好處,而且還大量貪污贓款,他有五個銀行賬戶,掛在一個五歲的外甥名下,其中都藏有巨款。」

「此外,在自家地下室的牆壁牆體,最少封著超過三億現金,這些證據都還保留著,只要隨便一查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蘇林臉色大變。

為什麼這些也會被對方知道。

這不可能是楊彪透露出去的,因為楊彪也根本不知道。

「至於這彪哥嘛,罪行就更多了,最少傷害侵犯過數十位無辜少女,讓上百個家庭瀕臨破產,只要上這些家庭去問一問,就能掌握它的所有,如果不是因為上面有保護傘,他又怎麼可能囂張到今天?」

楊彪直接昏了。

蘇林冷汗直冒。

他已經感覺到大事不妙。

「蘇林,他所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劉局,這麼多年了,你是知道我的,我怎麼可能是這種人?」蘇林連忙說:「你可不能聽信這個小子的一面之詞,他們一定是想設局陷害我。」

劉驚天用一種看傻子的目光看著他說,「這兩位並不是蜀州城本地人,他們無緣無故的,為什麼要誣陷你?」

蘇林張了張嘴。

他剛準備說話,又被再次打斷

「另外,他們兩個人就是昨天找出曹家勾結影教證據的人,你覺得像他們這樣的人會無緣無故的冤枉你一個小小的副局長嗎?」

蘇林聽到這句話。

他頓時如受雷擊,整個人當場的石化了.

這兩個人居然就是協助劉家扳倒曹家的人。

那他們兩個人豈不是劉家的心腹?他們連曹家都能扳倒,自己還不就是個螻蟻,怎麼可能會專門設局陷害一個小角色!

「誤會,一定有誤會,劉局聽我解釋,一定要聽我解釋埃」

「是否誤會,一查就知。」劉驚天沒聽解釋大手一揮,「來人,帶下去,嚴加看管,等待取證1

蘇林被戴著手銬給帶走了。

劉驚天看著兩個人,露出了一絲笑容,「昨天的事情還沒專門來得及向二位感謝,沒想到今天你們又把我們警察部門除掉了一個蛀蟲。」

秦紅殤滿不在意的擺了擺手,「這些都是小事不值一提,如果你們真的想感謝我們就趕緊趁早將我們的事情辦完。」

兩人會幫劉家肯定有原因。

劉驚天自然明白,也沒有廢話,「家主說了,今晚設宴款待二位,明天啟程去象雄城。」

明天就走?

效率挺高的嘛。

這樣最好,免得浪費時間。

兩個人在離開警察局,秦紅殤一臉悶悶不樂。

項雲問道,「我解決了楊彪,他的靠山也已完蛋,我們做了一件好事,也算是日行一善,你怎麼看起來還不高興?」

「我只是在想,這個世界上,這樣的鳥人數不勝數,解決一個還有千千萬萬個,老實人和底層人永遠都會被欺負。」秦紅殤略加思忖說:「我們能做的事情,實在是太有限了。」

項雲沒想到秦紅殤正義感和同情心這麼強。

但是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弱肉強食,沒有道理,所以只能認清楚顯示,在能力範圍內,做到問心無愧就好。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