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為妖物 都市言情

寧為妖物 第318章 青藤裙·懺悔?鬼才信

作者:余桵

本章內容簡介: 百鍊和騰蛇負責打掃,騰蛇還沒怎麼動笤帚呢他就用雷電直接把灰塵燒了。好幾次遇到積灰多的,差點炸了房子。 白霜只好趕緊把他拉開,讓他和寒川去買菜,吃飯的時候也是要供商一供的。 ...

翌日,黃昏裂縫的來客明顯少了七成,但喧鬧的聲音卻大過往常。到處都是呼喝聲、歌聲,還有叮叮噹噹各種怪異的聲響。

這也難怪,還有四個時辰就是祭祀財神盛典的開始。

除了負責安排盛典布置的幾家大商戶,其餘各家商鋪也謝絕來客專心打掃、貼畫、掛燈籠。在黃昏裂縫,祭祀財神就是「過年」。

這到了整理的尾巴上,商戶們自然大了聲音呼喝幫工幹活。

否則等盛典一開始,來客如織就更辦不成事了。那時候別家都布置一新,門上貼了桃符,掛好燈籠,客人自然願意去乾淨一新的店。

亂七八糟的那些課入不了眼。

如此一來,提前做完的商鋪就樂得唱歌。那些之前忙著做生意,將收拾整理擠壓到最後一點時間裡的商鋪主人就不淡定了,嗓門能敞多大敞多大。

如果可以,他們恨不得自己的大嗓門能把東西直接吼到其該在的地方去。

妖藏閣也忙,不過卻是那種輕鬆悠閑的忙碌。白霜也歡天喜地忙著貼桃符,貔貅給她打下手,沅松跳到房檐下掛燈籠,也是忙得不亦樂乎。

曌領著朱顏、墨狄把寶器們重新打理一遍,還在柜子上擺了新種出來的秋花。

百鍊和騰蛇負責打掃,騰蛇還沒怎麼動笤帚呢他就用雷電直接把灰塵燒了。好幾次遇到積灰多的,差點炸了房子。

白霜只好趕緊把他拉開,讓他和寒川去買菜,吃飯的時候也是要供商一供的。

他兩個正好互補,寒川會挑菜,百鍊砍起價來像無賴,正合適!至於扶遙……這貨居然領著心眼跑街上竄去了,說是要給蟹小刀找新鮮禮物。

這媳婦還沒過門呢,就把師父師娘給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偏是這種時候,卻有那麼一處店鋪和和各處歡鬧的氣氛正好相反。周圍的商鋪忙著除舊迎新,而這家卻是對著一個食盒發獃。

就老闆和掌柜兩個,也沒個幫襯的人。

正是西坊的點心鋪子,霜月天。店裡面還是往日的樣子,門上別說貼桃符,連淡淡的積灰都還在,店招在秋風中晃了晃。

「娘子,你已經守了這食盒兩個時辰了,祭奠還有幾個時辰才開始,我來守吧,你去歇一歇。」

劉坐在她身側,兩人面前放著一口沒動過的飯菜。菜上蒙著一層灰色,早就涼透了,邊上還放著霜月親手釀下的葡萄酒。

只不過倒出來的時候是多少,現在還是多少。

「這盒子裡面裝的東西是我們霜月天翻身的希望。」霜月坐在椅子上,目光一瞬不瞬盯著結界里的饕餮盒,冷不丁道。

劉看一眼那盒子,卻不敢細看。

他趕緊附和道:「娘子所言不錯,我們這小店能不能在黃昏裂縫立足,全在這一場吃食比賽里了。多虧白掌柜的提議,才讓我們有了希冀。」

「我必須要贏。」她說得淡淡的,彷彿不是在講自己的事。

劉的目光閃爍莫名,他這回卻沒有立刻附和霜月的話。靜默一陣,才說:「娘子,等一下盛典開始,我們去玩一圈怎麼樣?」

「食盒怎麼辦?」她連臉都沒有轉一下。

「娘子,我——」劉看一眼她一口都沒動過的葡萄酒,忽然拉開凳子跪下去,「我對不住你娘子!我該死1

霜月的眉梢顫了顫,硬著脖子轉臉過來。

「你怎麼了?」她問。

劉卻只是握緊拳頭在地上使勁砸著:「我對不住你!娘子,其實這個盒子已經不是當初我送給你的那個饕餮食盒了,這是我替換過的假貨啊1

「為什麼?」霜月一瞬不瞬的看著他,既沒有生氣,也沒有難過。

她的眼神極其平靜,就像是早就知道了他做下的這件事。「夫君,你給我說,到底是為什麼啊?」她的手指伸向酒杯。

「我和封印的掌柜做了交易,只要幫她盜取你做出來的點心,就可以去現世生活,享盡榮華富貴……」劉縮了縮脖子,哭泣出聲。

他伏在地上,雙肩顫抖:「她還要你的妖元和那面屏風,我都應下了。饕餮盒是她給我的!一真一假。」

「我最開始帶來了真的那一隻,但找機會換掉了。現在留在這裡的盒子什麼都沒有。對不起1劉抓住她的腳,哭的傷心。

霜月冷硬的唇線漸漸化開,變得柔和:「那你為何又要坦白?」

「我後悔了,我不想把你交出去換自己的榮華富貴。我可以娶其他的女人,但是你只有一個啊!霜月,這世上除了你,不會有誰願意對我這麼好。我悔了1

「你曾幫我從最窮的時候站起來,我受人欺負的時候是你幫我打跑了他們,為了霜月天,我甚至眼睜睜看著那些術士對你下刀……我真是被豬油蒙了心,怎麼能做出這種齷齪的事啊?1

劉越哭越傷心,眼淚染濕了衣袖,說話都開始不利索起來。

霜月嘴角掛著笑,但瞧著他的視線依舊是冷冰冰的:「你這回,又想讓我做什麼?」這個男人除了要她做什麼事,哪裡會這般?

懺悔?

從許多年前他都在懺悔了,可懺悔過後,卻是越來越過分的對待。哪一回他是真正改過的?過去是她瞎了眼,現在難不成還要裝瞎?

「不!什麼都不做了。我什麼都不要你做了。娘子,我不會再讓你冒險、擔驚受怕。」

劉抹了眼淚,紅著鼻子站起身來:「去他的怕被別人欺負、去他的非要在這裡立足不可。我劉只要有娘子你就夠了。」

「我們不去參加什麼比試了,封印要這個店就讓他們要去吧。我們回現世,尋一處深山隱居,我耕地、你織布,再生個胖孩子,好好過日子好不好?」

他膝行過去貼著她的腳,仰了一張淚水斑駁的臉望著她。

霜月靜靜看了他一陣,將眼底的霜雪冰寒全都藏起來,柔柔道:「這話可當真?你真的願意過那麼簡單的日子?」

「當真!娘子,我都想明白了,沒有你,我拿富貴榮華做什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