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

伏天氏 第五百九十一章 道藏宮衝突

作者:凈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屬於自己,和意志脫離。 「餘生這傢伙,竟然已經到了第九層。」葉伏天抬頭看向上方,易小獅和猿戰在寶塔第八層,不過他們都修行了一段時間,自己那時候在那片寒冰世界。 休息了一段時間,葉伏天感...

通天塔通體金光閃耀,璀璨的金色光輝從上往下垂落,隨後朝著四面八方流動而去,葉伏天站在邊緣之地,便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迫力量。

尤其是當那金色的光幕在他身上劃過之時,似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在他身軀之上遊走。

道法區域有六屬性遺,唯獨卻金屬性,想必金屬性伴隨著這通天塔一起,即可感悟金屬性意志,同樣可淬鍊武道肉身。

寶塔下方是開放的,一扇扇塔門宛若一個個洞般,在葉伏天前方,一道身影安靜的站在那,笑看著葉伏天走來。

「七戒師兄。」依。

「葉師弟是個猛人,怕是很快便要揚名。」七戒笑著說道,不愧是道戰第一,初入道宮便欺負師兄,厲害。

他以前可是聽說,新人都是被欺負的。

「怕是名聲不會很好。」葉伏天聳了聳肩,不過他並不在乎。

初入道宮,境界地位,嬉笑怒罵,使用些手段方才化解困局,雖諸人對他這道宮第一回頗有微詞,然而那些人又豈會理解他的處境,被巔峰王侯追殺,諸多中等王侯境以上的道宮天驕圍住,難道要義憤而戰,而後被虐一番便顯天驕風華?若那一戰敗的是他,結局會是如何?

同樣少不了一番羞辱,道戰第一,僅此而已,浪得虛名。

若能一棍一人,他也懶得和那些人廢話。

至於如今,修行提升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名聲,那是什麼?

聖路闖蕩,道宮之戰開啟,一路的鄙夷可曾少過,站在巔峰之後,誰還有半句廢話?

如今道宮之中,有一日道榜第一,入聖殿,誰敢質疑一言?

「改天能打贏他們所有人,名聲自然便好了。」七戒笑著道:「對了,剛才那女子乃是道藏賢君門下弟子相芷琴,名門之後,州路而來的相國公主,漂亮嗎?」

葉伏天看了七戒一眼,這傢伙真的是僧人嗎?

「紅粉骷髏,我豈會在乎皮囊。」葉伏天淡淡開口,相芷琴是美人,但她那盛氣凌人的性格,葉伏天可沒半分興趣。

「師弟與我佛有緣。」七戒笑道。

「師兄怎麼在這?」葉伏天步入塔內,寶塔下方,一股無形的壓力落在身上,極為恐怖,抬起頭看向寶塔內部上空,寶塔有十八層,每一層寶塔邊緣都有許多位置,凹陷入寶塔裡面,此刻,有許多人坐在裡面感悟修行。

「戰聖宮的人在這片區域最常來的便是這座通天塔了,可淬鍊肉身武道,同時磨鍊精神力,十八層通天塔,師弟可以試試自己能上幾層。」七戒笑著道。

「嗯。」葉伏天點頭,餘生、易小獅和猿戰,也在上面修行。

「最上面那層,壓力最強嗎?」葉伏天問道。

「嗯,感受過後,你便明白了,戰聖宮弟子,要踏上這座寶塔第十八層后,老師才會傳授真正頂級的煉體功法。」七戒道。

「明白了,七戒師兄,我去修行了。」葉伏天直接邁步朝著第一層的寶塔走去,來到一處無人的位置,坐入裡面,頃刻間,一道道金色光輝從他身上劃過,葉伏天竟生出一種感覺,彷彿有一座寶塔壓在他身上,無比沉重,而且,那一道道金色光輝,像是有著可怕的穿透力,擊在他的軀體之上,給人的感覺便是,無時不刻不在承受著這種力量的打擊,而且那股恐怕的壓迫力擠壓著肉身,像是軀體的每一個部位,都在承受這股壓力。

「第一層的壓力竟然就這麼強?」葉伏天心中暗道,感受到了一段時間之後,他踏上了寶塔第二層,隨後第三層、第四層……當他到第七層的時候,便已經感覺到了一股極可怕的力量,不僅僅是來自肉身,同樣來自精神力層面,那種感覺無法言明,就像是靈魂被鎮壓著,無盡的光華洞穿一切轟在其上,要讓身體和靈魂都擊穿,沒有多久,葉伏天便感覺自己像是已經千瘡百孔,筋骨斷裂。

僅僅承受了半個時辰,葉伏天便下了第七層,他的身體,彷彿已經不屬於自己,和意志脫離。

「餘生這傢伙,竟然已經到了第九層。」葉伏天抬頭看向上方,易小獅和猿戰在寶塔第八層,不過他們都修行了一段時間,自己那時候在那片寒冰世界。

休息了一段時間,葉伏天感覺身體恢復,便又繼續踏上寶塔修行,漸漸適應第七層的壓力。

葉伏天體內,像是有聲音傳出,時而便會有一道光幕貫穿身軀,自上而下,就像是一座寶塔直接鎮壓在身軀之上,若是肉身薄弱,根本承受不住,若精神力薄弱,意志一樣承受不了。

一段時間后,有一道身影出現在葉伏天身前,淡淡開口:「你便是道戰第一人,一棍擊敗嚴新?」

「運氣,仗著法器之威而已,不登大雅之堂。」葉伏天睜開眼眸,青年一愣,外界傳聞葉伏天卑鄙,怎的如此謙虛?

他剛想開口,便聽葉伏天道:「我認輸。」

「…………」那人愣了下,隨後笑著搖頭離開,無趣。

葉伏天在寶塔中修行一段時日,有數人前來找過他,他都是同樣的話語,隨後,葉伏天從寶塔消失了,去了道法區域。

正如他所預料的那樣,這道戰第一人的名聲,在道宮中有些差。

但詭異的是,和他的名聲相反,他在道榜上的排名,卻反而提升了幾位,上升至九十七位,緊隨在雲背後。

…………

至聖道宮,道藏宮。

恢弘的古殿前,此刻有許多弟子前來,道藏宮諸天驕弟子,彷彿都停下了修行,回到了道藏宮內。

今日道藏賢君親自開設講壇,為道藏宮門下之人解惑,傳授修行之道,這樣的機會非常難得,一年難有幾次,道藏宮弟子自然珍惜。

而且,道藏賢君乃是六宮宮主中講課最多的宮主,道藏宮弟子也是最多的。

恢弘古殿,數百弟子到來,一片盛景。

甚至,還有其他宮的弟子前來聽講,道藏宮也不會忌諱,至聖道宮弟子皆可前來。

此時,在古殿的一處蒲團上,兩道身影安靜的坐在那,這兩人來的比較早,因此坐在最前面的位置,許多人目光望向那二人,眼眸中有著淡淡的傾慕之意。

道藏宮新入門的弟子,花解語以及凰。

兩人有個共同點,修行刻苦,容顏絕色。

道藏宮出美女歷來有著這種傳統,但從來沒有和如今這樣,宮主親傳弟子中,有四位頂級美女,除了兩位新人之外,還有雲水笙以及相芷琴。

四人中,花解語如精靈般,彷彿集世間所有美好於一身,令人怦然心動,乃是最完美之人。

凰的氣質卓絕,身上透著超然出塵之意,像是不屬於塵世間,清麗脫俗。

雲水笙冰山美人,讓人不敢褻瀆。

相芷琴高貴美麗,同樣是美麗至極,四人,如今已是道藏宮一道風景線。

而如今,四人都到了,令人賞心悅目。

此時,不少人聚在一處,在那裡,有一道身影正在認真的作畫,乃是雲。

他畫的很慢,時而目光望向前方的兩道身影,不少人在此圍觀,看著雲畫中的兩人,只是側顏,便令人怦然心動。

「神韻天成,似畫似夢,雲的畫道造詣果然精湛,將來怕又是一代畫匠。」

「雲笙,傳聞你早已讓雲師姐以及相師妹入畫,如今花解語和凰兩位師妹入畫,又準備作為收藏?」旁邊有人含笑說道。

「人為塵世仙,若入畫中,便完美無瑕,不染世間塵埃。」雲含笑說道,他停筆,看著自己的化作,頗為滿意。

「這塵埃二字,是指葉伏天?」有人開口問道,雲沒有回應,卻也像是默認。

有人目光朝著旁邊一處方向望去,在那裡,雲水笙也在,冰清玉潔,容顏驚艷。

如此女子,卻似遭葉伏天褻瀆,偏偏如今他們見到花解語,容顏冠絕道藏宮,有這樣的女友,卻褻瀆雲師姐,可想而知道藏宮弟子對葉伏天是怎樣的評價。

如此之人,簡直禽獸不如,對雲師姐,怎麼下得了手,有花解語這樣的女友,他怎麼忍心下手。

就在這時候,前方蒲團之上,花解語緩緩站起身來,隨後邁步轉身,來到這邊,她目光落在雲的畫上,淡淡開口:「能毀了它嗎?」

「如此畫作,怎狠心毀掉。」雲道,花解語看了他一眼,道:「那我來吧。」

說著,她美眸看了一眼那幅畫,便見有火起,直接將畫焚燒。

許多人目光看向花解語,還真是……一點不給面子埃

雲在道藏宮好歹也是頗有名氣,而且長輩乃是道藏賢君好友。

「師妹何必如此,即便毀此畫,我難道不能再畫?」雲抬頭看著花解語笑道。

「那便你畫一幅,我毀一幅。」花解語目光看向雲,那含笑的眼神卻讓人感覺到了淡淡的冷意,顯然,她對此事很在意,非常不悅。

雲看著花解語,想到了在道榜前見過的一位青年,笑著道:「因為葉伏天嗎?」

「師妹這又何必。」此時,相芷琴走向這邊,目光落在花解語身上,道:「那人雖天賦出眾,但品行不端,不過卑鄙下流之輩,並非值得託付之人。」

「與你何干。」花解語目光落在相芷琴身上道,神色有些咄咄逼人,這些日在道藏宮安靜修行,她聽到了不少關於葉伏天的壞話,所謂人言可畏,然而嘴長在他人身上,她自然管不了。

但如今當著她的面如此說,無論是誰,都不行。

兩人目光相對,這神聖之地,竟有一縷硝煙瀰漫!

3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