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漢 歷史軍事

代漢 第七十四章 定蜀

作者:王不過霸

本章內容簡介:情況,恐怕也顧及不到蜀中來。 若再不向葉昭低頭,恐怕再過幾年,這蜀中的士人便只能抱著昔日的輝煌,逐步淪落了,因此賈龍在加入葉昭麾下之後,積極向葉昭薦才,蜀中張氏兄弟,張肅、張松,綿竹名士秦宓、...

劉焉走後半個月,隨著犍為被張遼佔據,這場葉昭與劉焉之間的博弈算是落下了帷幕,葉昭開始著手戰後重建工作,初平二年至此已經過去大半,剛剛得到一處根基之地的葉昭目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蜀中未來數年乃至數十年的發展規劃之上。

蜀道難行,難進也難出,任何一路諸侯在此立足,都會面臨守有餘而攻不足的窘境,但對葉昭來說,卻是他趁著諸侯混戰,打足根基之時,天然封閉的交通,讓葉昭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不必擔心外交環境惡略,可以安心種田,發展蜀中民生。

而接連經歷了劉焉入蜀、葉昭入蜀兩次大清洗,蜀中士人對蜀中的影響力,被這兩位君主削弱到了極限,若說之前趙韙、任岐為首的士人與葉昭糾纏是為了蜀人的榮耀和蜀中士人的地位,那如今賈龍的歸順,兵獻上大半田產,就是為了求存了。

因為在佔領三郡之後,葉昭已經開始大量啟用東州士,比較出名的,有費觀、吳懿、鄧賢、劉,而且從漢中調來的滿寵執法甚嚴,亦有夏侯蘭組建刑衛,專門配合執法。

而且那些在戰亂中死去的士族田產,也被葉昭收歸官有,由官府聯合刑衛負責督辦分田,百姓每年只需繳納兩成賦稅,便可擁有田產的使用權,最重要的是,官府發放的田產最終歸官府所有,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侵吞,官府有隨時收回田地的權利,也使得蜀中世家不但失去了兼并土地的可能,同時民心也盡歸葉昭。

而且葉昭還在成/都、雒縣、犍為三地置辦書院,廣邀蜀中寒門士子入郡學求學,更是請來了蔡邕主持教授,此外還在各縣興辦學堂,哪怕寒門或是百姓子弟,也可求學。

寒門乃至貧民……加上田產,葉昭這是在刨根吶!若換了在中原這麼做,必定分分鐘遭天下士人口誅筆伐,但這裡是蜀中,蜀中士人剛剛元氣大傷,犍為一戰的血腥屠殺,更是殺寒了人膽,哪個敢這個時候跳出來跟葉昭作對?

引外人來投?更是不存在的,漢中乃蜀中咽喉,如今被葉昭牢牢掌控,而且長安如今的情況,恐怕也顧及不到蜀中來。

若再不向葉昭低頭,恐怕再過幾年,這蜀中的士人便只能抱著昔日的輝煌,逐步淪落了,因此賈龍在加入葉昭麾下之後,積極向葉昭薦才,蜀中張氏兄弟,張肅、張松,綿竹名士秦宓、閬中名士黃權、廣漢王累一一被賈龍遊說,拜入葉昭門下,旬月之間,葉昭便盡得蜀中良才,加上之前的吳懿、費觀等人,如今葉昭帳下可說是人才濟濟,再不必為帳下無人而煩憂。

不過東莞士與蜀中名士兩大派系也逐漸形成,加上早有的戲志才、滿寵、邱遲、黃劭等人,如今葉昭麾下謀臣官員隱隱形成三大派系。

不過軍隊之中,卻是以葉昭麾下將領為主,紀靈回了漢中,換來了趙雲和夏侯蘭,加上張遼、丁力、方悅、管亥,這些人足夠為葉昭掌握住軍隊,只要軍隊在手,葉昭便不擔心這些人能出什麼蛾子。

「求主公為董相報仇1半月後,華雄風塵僕僕的趕到成都,見到葉昭后,二話不說,跪地便拜。

看得出來,華雄已經多日未曾合眼,雙目之中,儘是布滿了血絲。

「文開可知自己再說什麼?」葉昭看向華雄,皺眉道。

長安距離成/都,就算是直線距離都超過千里之遙,身在千里之外,別說葉昭此刻顧及不到那麼遠的事情,就算能顧及,他如今主要精力都放在經營成/都之事上面,蜀中還未穩,他不可能就因為華雄一句話,出兵長安給董卓報仇。

「末將知道此事有些強人所難,末將只懇請主公,只需三千兵馬,末將便去關中,集結西涼健兒,為主公攻下長安1華雄朗聲道。

華雄在董卓麾下時,官爵不如李傕、郭汜、樊稠、張濟、胡軫等人,但在呂布加入之前,卻是名副其實的西涼第一猛將,在西涼軍中素有威望,如今董卓一死,華雄還真有可能招攬大量西涼軍,如果葉昭出手的話,拿下長安也不是問題。

但問題是,這並非葉昭的方針,如今蜀中未定,就算拿下長安,葉昭也會顧此失彼,並不是地盤越大,就越有益,在根基不足之前,盲目擴張,只會消耗自己的潛力,為他人做了嫁衣。

「文開心念故主之心,我亦十分欽佩,然此時關中形勢複雜,那王允、呂布雖然殺了董相,卻也未必能就此掌控三輔之地,王允剛愎,呂布無謀,此二人不會長久,你且稍安勿躁,若明年此二人不敗,我便給你三千兵馬,讓你親自去復仇1葉昭看著華雄,嘆息道。

「末將多謝主公1華雄聞言,不禁大喜。

「只是有一點,我希望文開可以記在心裡。」葉昭看著華雄道:「當初我費盡心機,將你擒來,是看重文開忠勇,如今你心念故主,本侯敬佩,但你此時,卻是葉某之將,若因你復仇之心,而累的我三軍受累,談何忠勇?董卓之敗,禍根早在洛陽時已種下,如今身敗雖然惋惜,但諸侯之戰,勝者為王,若連這點都堪不透,你也只配為一勇將。」

「末將謹記1華雄深吸了一口氣,對著葉昭躬身道。

「下去吧,本官說的,定會作數,我不會欺騙自己人,你且靜觀長安之變吧1葉昭站起身來,揮手道:「在此之前,你先領一營兵馬進行操練,如今蜀中新定,我擬擴兵一萬,許你一營。」

「喏!末將告退1華雄連忙起身道。

看著華雄離開,葉昭也起身去了內堂,如今蜀中新定,得一州之地,按說增兵十萬也不為過,但葉昭不想因為增兵,影響蜀中發展,而且蜀中地勢艱難,所需用兵之處,也不像中原那麼多,大多數還是跟南蠻、羌人作戰,葉昭之前帶來的人以及蜀中降兵已經足夠,再招一萬,若能成功說降那張魯,葉昭麾下便有八萬之兵,於蜀地而言,已經不少了,要知道他奉行的可是精兵政策。

三輔動亂,葉昭不準備參與,不過之前看準的幾個人才,如今卻是可以動手了,如今張月尚在長安主持秘衛,蟄伏這麼多時日,卻也該動一動了。

「主公,張魯遞來了降書1次日,葉昭正在處理公文,卻見新任門下從事張肅進來,將一張降表交給葉昭笑道:「恭喜主公,如此一來,巴郡可得矣1

張魯屯兵閬中,有兩萬之眾,葉昭攻破成/都之後,便斷了張魯的糧草給養,同時增兵綿竹、梓潼、葭萌三關,牢牢將張魯鎖住,張魯原本正如趙韙當初所言一般,在得知葭萌關被破之後,便想走水路奇襲葭萌關,卻被葉昭先派方悅前去鎮守,這段時間張魯有過幾次試探攻擊,卻皆被方悅擊退,如今蜀中大局已定,劉焉都被葉昭送走了。

張魯僅憑閬中,就算加上巴郡之地,也供養不起這兩萬大軍,如今投降,也算是明智之舉。

葉昭接過降表,掃了幾眼道:「要保留軍權,還想出任巴郡太守?」

扭頭看向張肅道:「君橋何以人為這張魯是來投降的?」

「這……」張肅額頭現汗,有些尷尬道:「按照規矩來說,張魯既然獻降,自該給他一郡太守之位,這麾下將士……」

「蜀中軍權,必須盡歸將軍府1葉昭冷哼道:「他想當太守,正好我擬將巴郡分為東西中三郡,便命其為巴西太守,治地閬中、充縣、漢昌三縣,若他不允,便繼續耗著,本將軍也沒空去攻打他,只看他如何養活那些軍民。」

「喏!卑職這便書信回復1張肅算是看出來了,自己這位主公是位極度強勢之主,張魯這次算是失算了。

「另外,去幫我籌備,明年開春之後,擇吉日與蔡翁之女,吾之師妹蔡琰完婚,遍邀天下諸侯,同時上表朝廷,我要兼領益州牧之職!傳詔益州各郡,本侯大婚之前,若不能獻上降表,吾將視之為敵1葉昭將一本書冊遞給張肅道。

「喏1張肅聞言,心中不禁一怔,這是要搞大事情啊,不敢違逆,連忙躬身告退。

迎娶蔡琰,本就是之前定下的事情,如今蜀中已下,正好借著成為益州之主的機會,將這個消息散出去。

張肅離開后,便立刻命人寫下請帖,婚期雖然未定,但左右都是明年春天,這要傳遍天下諸侯,還要請人觀禮,不但要將請帖送到,還要留下足夠的時間讓諸侯使臣能夠趕到,現在就該發帖了。

這也是葉昭向天下宣布,他將加入這場諸侯角逐的棋盤裡,至於諸侯是否會來,如今尚不得知,但這禮數,卻必須先做的周全,不過……葉昭已有妻室,還是漢室公主,如今這般高調迎娶蔡琰,會否……

張肅想到了這點,卻沒敢多問,只是照著葉昭命令執行便是,至於其他,不在張肅考慮範圍之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