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947章 時光如梭(2)

作者:漢唐風月1  |  更新時間:2018-06-14 00:50  |  字數:3574字

劉浪終於知道為何在年前中日間諜頻頻刺探廣元獨立團基地的原因了。

因為,司徒美堂在1935年下半年就親赴南京和南京高層洽談「義勇航空兵」來華事項。高達150架戰機和200名受過專業訓練的飛行員的大餡餅在兩年前就已經砸得人目眩神迷,當幸福真的降臨的時候,國府高層們依舊欣喜若狂。

尤其是航空部的諸位大佬,對飛機更是望眼欲穿,國府雖然撥下海量資金,但因為擔任總顧問的「國母」定下的等新式飛機的策略,這兩年實際進口的飛機真是少得可憐,這150架戰機的來援,絕對是久旱逢甘露類型的。

代表著美國華人一直向國內捐款捐物的代表人物司徒美堂受到了極高的禮遇,甚至忙於處理「兩廣」事務的光頭大佬都抽空和他會面,並責令各部門配合司徒美堂將這支擁有極強戰力的「航空義勇軍」安全的接回國內。

從新年過後,200飛行員和他們的美國教官以及數百名高薪聘請的地勤人員就分批上船,在國府情報部門的秘密護送下抵達國內。而150架從美國寇蒂斯公司定製的全金屬機身裝備了羅羅公司高達1200馬力梅林發動機的初級版雷電戰機和各類配件則由寇蒂斯公司負責打包運輸至中國,從羅羅公司訂購的還未交付使用的150台發動機配件則直接由日不落帝國皇家海軍的軍艦護航運至中國。

中國政府兩年前就已經發出聲明訂購美國寇蒂斯霍克III型戰鬥機,美國貨輪運載的被包裝嚴嚴實實的戰鬥機根本沒引起日本間諜的重視。或者說根本沒有引起日本國內高層的重視。

100多架雙翼式戰機在他們已經主力裝備的96式單翼戰鬥機面前就是個渣,他們才不會在乎中國訂購多少這種老式戰機,他們甚至還會有些想樂,中國花費越多的資金訂購這種老式戰機越會消耗國力,在即將來臨的戰爭中,他們遭遇的阻礙就會越小。

直到「航空義勇軍」的展著金屬翅膀翱翔在淞滬上空的那一刻,日本人才目瞪口呆的發現,中國人,買的是美國人最先進甚至連他們自己都還未列裝部隊的全金屬機身戰機。

遠比曾經時空中要大的損失讓日本高層在寂寞的深夜裡也不知道問候了多少次「卑鄙」美國牛仔們的女性家族成員。

這一次,日本無孔不入的間諜結構不僅是在中國情報機構面前栽了個大跟頭,還被美國人狠狠地擺了一道。讓他們也明白,在美國人眼裡,他們也不過只是生意的一部分,在錢面前,他們引以為傲的什麼亞洲第一的實力,屁都不是。沒有錢,美國人的鐵礦石和鋼鐵他們也只能幹瞅著。

當然了,那是後話。現實是,在國府的周密安排下,航空義勇軍從裝備到人,全部順利的來到了中國。

更確切的說,是來到了中國四川。

原來,在司徒美堂來中國和國府高層商量「航空義勇軍」駐地的時候,江浙一帶就被司徒美堂否決了,原因很簡單,那裡並不安全。上海有日軍的存在不說,如果爆發戰爭,淞滬必然為日軍東南所進攻的重點,機場駐地太接近前線很有可能被偷襲。

這個理由很完美,國府高層也無話可說,畢竟,人家是義勇軍,不能像自己的部隊一樣對待,駐守江浙一帶的當然有**的飛行大隊,但那是身為軍人的應有本分。

可是,若是不駐守江浙,又能將駐地放在那裡呢?遍尋中國地圖,北方更是對日前線,東南也在威脅之中,唯有河南、陝西、湖北、湖南、四川等中西部諸省可選,如果駐地太遠,大戰一起飛機轉場太過麻煩。

最終,司徒美堂和國府的高層們將「航空義勇軍」的駐地選到了四川蓉城的軍用機場。從地理位置上來說最安全也最方便,隨時可以通過武漢轉場支援東南前線。

四川省主席也對此表示了歡迎,因為這批美籍華人可不是國府的人,既可以給他帶來幫助又不會對他在四川的統治產生什麼威脅,這當然是好事兒。

可對於中日雙方的特務來說,四川這個名字很難不觸碰到他們那根敏感的神經,國府眼中桀驁不遜的劉上校,關東軍眼中可惡的野獸上校也去過美國,司徒美堂卻又將駐地選在了四川,這兩人不會暗地裡有什麼「勾結」吧!劉團座「勾搭」能力一向很強的,出趟國遊玩就把美國羅斯集團勞拉小姐勾搭上手成立華美兵工廠一事,讓中日兩方的大佬們都有些頭疼。

所以,就像聞到腥味兒的貓一樣,雙方特務加強了對獨立團基地的窺探,希望尋找出什麼線索。

但他們顯然失望了,劉浪和美國方面並沒有什麼交際,就連司徒美堂飛往蓉城,這位也只是以四川第十四行政督察專員的身份出席了歡迎儀式,兩人並沒有私下交流,有的只是客氣的寒暄和點頭致意。

劉團座對於司徒堂主的吹捧之辭肉麻的特務們都想主動離他遠一點,就連他們對自己上司的跪舔也沒如此厚顏無恥吧!恐怕誰也沒看到年近七十的老人司徒美堂睿智的眼睛裡蘊含著笑意里的深刻含義。

那,可不是一個初見者就有的態度,尤其是對一位毫無政治傾向只想為國家和民族出力的老者來說。

劉團座自然是早就防著特務們這一招了,從離開美國開始,司徒美堂方面就主動和華商公司海外分公司除了藥品代理權的往來就不再有其他任何往來,甚至直到周大鵬領銜的華裔飛行員們抵達上海,劉浪才從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