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無賴兵王 歷史軍事

三國之無賴兵王 第1969章 還沒打仗就反了

作者:諱岩

本章內容簡介:了一句。 「楊德祖,楊公。」來人回了一句。 倆人和楊修並沒有什麼交集,曹真與曹休相互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了疑惑。 曹真對來人說道:「把書信給我們看看。」 來人...

陳群等人返回洛陽之前,曹真已經率領兵馬趕往漢中。

隨同曹真出征的還有曹休。

曹真與曹休都是曹操的侄子,倆人和曹丕、曹鑠也是堂兄弟。

當初曹鑠還是世子的時候,他們就與曹鑠相處融洽。

後來曹丕得到鄴城,倆人不得已宣誓效忠。

率軍趕往漢中,曹真與曹休倆人心情十分複雜。

大軍一旦進入漢中與守軍交戰,他們也就徹底的站在了曹鑠的對立面。

走在曹真身旁,曹休問道:「兄長,我們真要攻打漢中?」

「陛下已經下了旨意,我倆想不去又能怎樣?」曹真說道:「至於打不打,或者是怎樣打,只能到了漢中再做決定。」

「我覺得根本不該打。」曹休說道:「到了漢中,不如我們把大軍駐紮下來,只與漢中守軍對峙,絕不與他們廝殺就是。」

「要是那樣,只怕我們的家眷是保不住了1曹真嘆了一聲:「陛下的性情你也知道,惹他惱怒,他豈會饒過我們?」

「說起來真不明白子熔公子為什麼不爭鄴城。」曹休嘆了一聲:「他當初要是肯爭,我絕對……」

說到這裡,曹休嘆了一聲。

曹真也是一臉懊惱。

倆人都弄不明白曹鑠當初為什麼輕易撤出鄴城。

那時雖然曹丕完全佔了上風,可曹鑠只要稍稍用些能耐,奪回鄴城並不是什麼難事。

可他偏偏沒有那麼做,而是救出一些人之後離開鄴城,把曹家拱手讓給了曹丕。

直到現在,還有許多人沒想明白他那麼做的道理。

倆人領著大軍正往漢中前進,後面有一騎快馬追了上來。

「兩位將軍,洛陽有緊急書信,請將軍親啟1策馬飛馳而來的騎士一邊揮舞著手中的書信,一邊高聲喊叫著。

聽見那人的喊聲,曹真和曹休回過頭。

他們並沒有讓士兵把來人攔祝

等到那人來到近前,曹真問道:「是什麼人送來的書信?」

「回稟兩位將軍,是楊公。」信使回道。

「哪個楊公?」洛陽官員中,姓楊的不少,曹休追問了一句。

「楊德祖,楊公。」來人回了一句。

倆人和楊修並沒有什麼交集,曹真與曹休相互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了疑惑。

曹真對來人說道:「把書信給我們看看。」

來人從懷裡掏出書信呈遞上前。

接過書信,曹真與曹休到一旁展開觀看。

看完書信,倆人一臉錯愕。

曹真對來人說道:「你先回去,告訴楊德祖,我倆已經得到書信。至於到時怎樣,讓他等候消息就是。」

來人沒有追問倆人的意思,應了一聲掉頭離去。

目送他走遠,曹真問曹休:「你覺得楊德祖說的這些怎樣?」

「我倆剛才還在納悶,當初子熔公子怎麼會輕易捨棄鄴城,沒想到他居然有著這樣的盤算。」曹休回道:「這麼一說還真是能夠說的過去。要是那時他與曹子桓爭奪鄴城,世人可不僅僅會說曹子桓挑釁在先,而是連同他一起詬玻背負為了權勢而誅殺兄弟的惡名,子熔公子還真不肯那麼做。」

「如今該我倆做選擇了。」曹真問道:「我們是效忠洛陽城裡的那位皇帝,還是效忠壽春城裡的子熔公子?」

「兄長認為我們該效忠誰?」曹休問了一句。

「那還用說。」曹真說道:「楊德祖在書信中已經說了,我倆的家眷子熔公子早有安排。如今他們可能已經暗中離開洛陽前往壽春。連家眷都去了壽春,我倆還有什麼好想?」

「兄長和我的想法一樣。」曹休問道:「敢問兄長,我倆接下來該怎麼做?是繼續向漢中挺進,還是返回洛陽協助子熔公子擊破曹子桓?」

「既然子熔公子做了決斷,我倆也不用再回去攪合,洛陽城裡人手應該夠用。」曹真想了一下:「我們還是先去漢中,與田元皓等人匯合。漢中遠離壽春,萬一出了紕漏也是不好。」

曹真在曹操的眾侄子中算是智慮過人的。

他提出繼續向漢中行進,曹休當然不會反對。

大軍繼續向漢中挺進,眼看將要進入漢中地界,又有信使追了上來。

這次追上來的不是楊修的信使,而是奉了陳群命令前來給倆人傳令的。

信使來到的時候,曹真與曹休才下令大軍駐紮下來。

天色已經有些晚了,將士們還在生火造飯。

信使被人帶到帥帳。

曹真坐在上首,曹休則在他左手下側落座。

倆人的目光都落在信使身上。

「陳公派你過來,究竟有什麼事情要安排我們去做?」早就決定投效曹鑠,曹真冷著臉向信使問了一句。

信使回道:「陳公請兩位將軍務必儘快拿下漢中,一旦洛陽有變,陛下也有個落腳的地方。」

「漢中可是由田元皓鎮守。」曹真搖頭:「陳公究竟有沒有聽說過田元皓的本事?他早年曾是袁紹幕僚,如果袁紹那時肯聽他的提議,官渡一戰曹家不會勝的那麼順暢。與田元皓作戰,哪有那麼容易?」

「我只是奉命傳令給兩位將軍。」信使回道:「其他的我管不了,也不敢管。」

「傳令?」曹休皺了皺眉頭,冷眼看著信使:「我倆並不隸屬陳群,他憑什麼傳令給我們?」

「陳公的意思其實也是陛下的意思。」信使回道:「難道兩位將軍想要抗旨不成?」

「抗旨又能怎樣?」狠狠瞪著他,曹休按劍站了起來。

曹真也鐵青著臉,他冷笑了一聲說道:「抗旨?曹家世子當年可是長公子。曹公離世,洛陽那位皇帝趁著長公子不備突然發難,才把曹家大權握在手中。奪了權勢他還不滿足,居然把漢家皇帝廢了。前些日子又親手殺了廢帝。像他這樣不仁不義的君主,效忠了又有什麼好處?」

信使聞言大驚:「難道兩位將軍真的要反?」

「反又怎樣?」曹休喊道:「來人,把他給我拖出去砍了1

「兩位將軍敢殺我?」心知不好,信使還在大喊:「我可是奉了陳公的命令來這裡傳令……」

「陳群算個什麼東西1曹真啐了口唾沫:「他也敢派人來給我倆傳令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