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五十七章 聖女的淪陷

作者:尚南山  |  更新時間:2019-01-22 16:44  |  字數:3767字

想到那個惡魔生靈,況且也是不寒而慄,他可不敢自認為那個惡魔生靈跟他沾親帶故的,或者真是害怕他,雖然他也接收過疑似那個惡魔傳來的討好的意思,但那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想來想去,自問沒有任何地方值得這樣一個惡魔生靈看重,相反,自己的功力要比上任聖女、葉開等人低很多。那麼,惡魔為什麼敢對白蓮教下手,卻順從了一個弱者?

難道是因為自己手腕上兵符的緣故,那個惡魔真的害怕兵符?

此時,況且真想試一試發出兵符,現在他能感應到那個惡魔生靈就在不遠處,只要把神念鎖定在那個地方,發出兵符就能了結一切,不管有沒有用,試一次才知道。

琢磨了半天,他還不想這樣做,惡魔生靈也是一條生命啊,殺了它不也是開了殺戒嗎?

事實上,到現在為止這個惡魔生靈對他並無害,反而幫著他收復了不少瓦剌和兀良哈的軍心,這對他以後的處境會有極大的幫助。況且之所以不惜耗費力氣幫助他們解除連帶,也是因為這個緣故。

另外,這個惡魔生靈把上任聖女都逼得不得不向自己低頭,求著自己躲避在他的營地,這也算是一大「功勞」吧。

想著想著,他又覺得這惡魔生靈也有可愛之處。

其實這都是自我辯解和自我安慰,最主要的是他每當想要除掉這個惡魔生靈時,心底都會隱隱作痛,好像要親手割掉自己身上一件什麼東西似的,這種感覺他說不明白,但卻潛在的阻止他下手發出兵符。

在況且猶豫的時候,混沌也在簌簌發抖,它也明顯感覺到了威脅,卻又無路可逃,好像一旦況且下了決心讓它死,它只能束手就擒,沒有活路。

因果老人看到這一幕,更是咄咄稱奇,他並沒感覺況且發出過威脅性的警示,而混沌對況且的行為如此敏感,這一點讓他感到特別奇怪。

若不是擔心見到況且會被更多的因果線纏上,他早就跳下去抓住況且問個明白了。但他不敢,他明白自己一旦介入紅塵,需要付出多麼大的代價,很可能多年的修鍊將功虧一簣。

他對況且也很有意見,因為況且已經把他布置的因果線破壞的差不多了,看這形勢,也就那個女娃子身上的因果線能夠保留,其他人的因果線都會被況且轉移到他自己身上。好在那個女娃子身上的因果線還在,以後不難找到蔓延開來的途徑。

因果老人這是在把人當成試驗品了,想看看為什麼混沌大肆吞噬活人居然能不沾因果,這是完全不可想像的事情。

況且感應到了混沌,卻沒能感應到那個因果老人的存在。他畢竟不是趙全,無法從這些因果連帶上順藤摸瓜,找到因果老人。趙全雖然找到了,卻也沒能得好,要不是因果老人怕沾因果,一巴掌就把他拍死了。

超脫出去的神和在凡俗中苟活的人,已經不是同一種生靈了,螻蟻和大象的比較都不足以形容這之間的距離,只能說那是天和人的差別。

上任聖女等人在況且的營地里紮營後,也都安歇了。

上任聖女勞累了一天,睡的很踏實,哪怕她感覺到那個惡魔就在不遠處,心裡卻篤篤定定,沒有一絲畏懼感,似乎只要況且人在,就是天塌下來他也會頂著。

她忽然從夢裡醒來,一瞬間被自己這種感覺嚇著了,難道自己對況且已經產生依賴感了,這怎麼可能?簡直太荒謬了。

趙全的化身當時對她說,這世界上只有兩個地方是安全的,一個是總部,一個就是況且身邊。上任聖女壓根兒不相信這句話,但是事實卻證明趙全的話是正確的。

自從她進了營地,來到了況且身邊後,恐懼感馬上就消失了,一種空前的安全感籠罩了她的身心。明明知道那個吞噬人靈魂的惡魔就在不遠處,甚至在張望她,她心裡卻非常坦然。

這是怎麼回事?

她不知道的是,況且雖然沒有給她解除連帶,但是給其他人解除的連帶太多了,因此也就影響到了她身上,畢竟所有連帶是一個整體,解除了那些人的連帶,也就相應削弱了她的連帶。

因為況且沒有給她解除連帶,所以她和別人不一樣,對況且沒有產生感恩戴德並且想要畢生對他無比忠誠的意念。但是,她並不知道,這種空前的安全感來源於她身上明顯減弱的連帶性。

趙全正是看破了這其中的聯繫,才斷言況且身邊是最安全的。

被解除連帶的人都有一種多年痼疾得到解除的感覺,身心得到大輕鬆,大愉悅,那種超級享受的感覺是無法言喻的,這些人對況且也就心生崇仰,匍匐在地,如對神佛般叩謝恩德,也是發自內心至誠的感受。

說起來,這都是因果老人惹的禍。

「殿下,您怎麼醒了?」一個侍女急忙過來問道。

「哦,沒事,就是忽然醒了。」上任聖女自己穿上外衣,走到外面,看著況且住的中軍大帳有些發獃。

她可是聖女,知道一定是有什麼事發生了,而且是一件非常微妙、很難說清楚的事,她不想這種事發生,卻又無力阻止,只能聽從命運的安排。

不遠處,幾個護衛有些緊張地盯著她,唯恐她有什麼異動。

況且雖然放她進了營地,卻也不是完全放心,周圍布置了幾百名護衛嚴加看守,就如同看守俘虜營一般。

周圍有幾十張硬弩也無聲地拉開了,對準上任聖女大帳的出入口。

上任聖女只是微笑著對那些人揮揮手,意思是自己不過是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