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720章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將抵達終點

作者:七月新番  |  更新時間:今天05:43更新  |  字數:3798字

「陛下醒了?」

一入寢宮,趙高立刻收起了方才野心勃勃的狠辣眼神,在門口哭得稀里嘩啦。

等起來後,他擦了擦眼淚,問太醫道:「陛下已昏厥數日,夏太醫用了什麼法子,讓陛下復甦?」

「是海東進獻的藥材,叫人蔘。」

夏無且也很老了,老到下藥時的手都在顫抖,或是因為,皇帝陛下的命懸於其手,又或者是,聽說咸陽的變故後,生怕那身在南征軍中的徒弟陳無咎會牽連自己。

趙高頷首,心中卻暗道,這人蔘,還是黑夫在膠東搞的商社,從海東弄來的吧?若無此物,皇帝陛下就此長眠不起,也說不定。

等入內後,卻見秦始皇已靠在榻上,正在聽一左一右,跪在地上的兩名丞相李斯和馮去疾,訴說這幾日來的重大變故。

從墨者行刺,到扶蘇出奔,李斯一邊說,一邊擦著額頭的汗,抬頭觀察陛下情緒……

夏無且和趙高也緊張地盯著秦始皇的一舉一動,生怕皇帝陛下會氣得再度嘔血昏厥。

但秦始皇沒有,他顯得異常平靜,皇帝一生中經歷過大風大浪,也遇到過無數親人的背叛:父親、母親、仲父、弟弟、朋友、丞相、將軍……

如今,又加上了兒子,還是他最寄予厚望的長公子。

秦始皇的雙眼中有很多情緒,憤怒、不解、難過、失望,但最終,只化作了一句關中方言的罵。

「狗急跳牆……」

說罷,便揮手讓李斯、馮去疾退下,只留下趙高、夏無且。

雖然靠著太醫們近幾年頗喜的參湯蘇醒過來,但皇帝身體依然虛弱,閉著眼睛休憩,但就在趙高以為皇帝睡著時,他卻忽然說起話來。

「他小的時候,在華陽宮摔了玉璧,也曾因為害怕,躲過朕,躲到宮牆角落的蒿草里,沾了一身的草刺。」

「朕打了他一頓,孺子不聽話,就是該打,扒了衣裳,往臀上狠狠打!」

可這一次,扶蘇闖下的彌天大禍,可不止是摔碎一塊玉璧那麼簡單了。

他差點讓國器墜地!

秦始皇的眼睛緩緩睜開,看著趙高。

「丞相稟報,說外面有傳言,說扶蘇欲勾結墨者刺殺朕,呵,朕料此子也沒那個膽子,更無那種狠辣。頂多是想要在朕又出『亂命』時,發動政變,讓我這個『天下之大害』,沒法再為害天下,不曾想,卻弄巧成拙……」

「出了事後,以他的性子,應該一個人入宮請罪的,是誰逼著他不得已出走,還是誰脅迫了他?往南邊去,這是走投無路,想去投靠誰?誰事先給過他承諾?」

趙高跪地:「陛下,此中疑點的確頗多,但惟有一點可以肯定,昌南侯的家眷也一同離開……」

「是黑夫?扶蘇去投南軍,把黑夫當成了狄國,他不想做申生,想做重耳,還以為朕是晉獻公?」

秦始皇嘆了口氣:「悲呼,父知子,而子不知父。」

這是兒子的問題么?

「父不信子,子亦不信父,呵。」

還是說,父親也有問題?

秦始皇現在每說一句話,都得休息一會,他再度閉目,片刻後做出了決定。

「傳朕制。」

「諾!」趙高立刻提筆。

「蒙恬私放扶蘇出奔,削去衛尉之職,貶為庶人。」

「派中郎騎將李良,率兵卒一千,追擊扶蘇,再通告沿途漢中、巴郡、洞庭諸郡縣,若不能追上,讓扶蘇逃到嶺南,所有途經郡縣官吏,不更以上者,皆死!」

「若是李良和當地官府追上了,卻誤殺了扶蘇或其妻、子,所有追捕的人,不管是一千還是一萬,皆死!」

兩個「皆死」代表著秦始皇的決心,這天羅地網之下,扶蘇等人,幾乎沒有逃脫的可能。

「除了扶蘇及其妻、子外,幕僚黨羽,統統殺死,一個不留!」

秦始皇一直認為,是扶蘇身邊的人,將他帶上了一條不歸路。

趙高一一寫在詔令上,等了好一會後,秦始皇卻久久未言,只看著頭頂的帷幕發獃,只好問道:

「陛下,阻住公子之後呢?是帶回咸陽么?」

「不。」

秦始皇搖了搖頭,眼中,除了厭惡,竟還有一絲拒絕。

父子,不該以那種方式相見。

「不必回來了,朕不想見他,也不想聽他申訴。」

「離開咸陽,若是扶蘇自己的意思,說明他連最後一點職責都丟了,既然拋棄了長公子的身份,那他就不配回來。」

「若是被手下脅迫,一個連寥寥屬下都管不好的人,又如何能管好數千萬心思各異的生靈?」

而且追根溯源地想想,這一切的根源,是因為扶蘇設想的帝國未來,和秦始皇想要的,不是一個……

封建、郡縣,這是路線之爭,無法改變,而秦始皇不允許帝國的制度基石,有半分倒退!

夏無且在旁邊不寒而慄。

皇帝不見扶蘇,難道是要……殺子?

老太醫跪了下來:「請陛下三思啊!」

「夏無且,你是真的老了,又老又糊塗,朕,怎麼會賜死自己的長子呢?」

秦始皇決絕的目光,變得柔和了一些。

「扶蘇是八年生人,朕記得他的生日,臘月十九,大雪紛飛。」

秦始皇依然記得,這孩子初生的時候,彷彿整個咸陽都在高呼他的名:扶蘇,作為秦始皇的長子,他是秦始皇證明自己「已壯」,進而親政的關鍵。

外面是冰冷的雪夜,懷中那皮膚粉撲的稚嫩嬰孩,卻無比溫暖,枕著皇帝的臂膀酣然入睡。

他要是一直像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