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吏 都市言情

秦吏 第616章 逢林莫入

作者:七月新番

本章內容簡介:至有個越人結拜兄弟的趙佗知道,和首級一樣,心肝,也是甌人用來血祭祖靈的好東西。 有人義憤填膺,請求深入森林追擊的建議,趙佗卻拒絕了,冷靜地下令。 「收斂屍體。」 食腐的野獸已被...

都老們說,蛙神雖然管著雨,卻也不喜歡一直下,所以在甌越,六月也時常會遇上幾個連續的晴天。

但在古樹參天的雨林中,陰晴區別並不大,高大茂盛的樹冠遮擋了陽光,只留著數縷漏到地上,落在潺潺流淌的溪水中。

啪嗒,光腳的獵手踏破了波浪,在潮濕的地面飛快穿行,一會躍入灌木,一會徒手攀上布滿苔蘚的巨木,像一隻靈活的豹子。

在離地十多丈的地方,達古給自己找到一個隱蔽的樹丫,他知道,只要自己藏在樹冠里,秦人便發現不了他。

但秦人的一舉一動,達古皆能洞若觀火!

伸手抓住一隻不幸路過的蜥蜴,扭掉頭,撕開它薄弱的鱗皮,帶著濃烈腥味的肉便能被牙齒咀嚼,咽下去,溫潤飢腸轆轆的腸胃,這就是一個獵手簡便的午餐。

達古小心調試自己的弓,捻去鴨羽箭上的水分,連日大雨,會影響弓矢的準頭,但鴨羽的好處在於,它不沾水,壞處是,射不遠。

抬起頭,達古看向遠處,默念了十次十后,先是悉悉索索的聲響傳來,茂密的灌叢被撥開,一群持戈荷甲的秦卒便出現在視野中。

與將森林當做自家的達古不同,秦卒行進笨拙,他們得由人手持斧子,劈開藤蔓灌木,而一條被驚喜的蛇,一隻路過的蜥蜴,都會驚得秦人持弩激射!

「真是浪費好箭。」

達古不屑冷笑,再度隱身於樹冠中,現在進攻,只會過早暴露自己的位置。

戰前難得的休息時間,達古的腦海中,又浮現了數月前的那一幕——特被秦人分屍的場景!

他的父親譯吁宋,蛙神的兒子,甌越的君長,已經殞命戰場,在始祖公的引領下,去了彩虹橋的另一端。

阿達古永遠忘不了三個月前的桂林之戰,甌人已經放棄平壩,遁入山林,雖然他們都是出色的獵手,但光靠狩獵採集,無法滿足龐大的人群。

眼看食物日漸稀少,很多人想回家種稻,再加上秦將毀壞甌人的祭壇和墳墓,引發了眾怒。父親拗不過族人請戰的聲音,率眾進攻桂林,卻不想,那是秦人的詭計,甌人落後的武器,無法攻克堅固的營寨,而秦軍援兵,從四面八方湧來。

甌人不敵,只能撤退,譯吁宋斷後,卻被秦人所殺,連屍體也沒來得及奪回。

那一戰,無數族人遭到了屠殺,而譯吁宋也身首異處,被秦人侮辱性地砍了頭,掛在營寨示眾,一些試圖奪回譯吁宋屍桑在夜間偷偷摸了過去,也被亂弩射殺!

這是陷阱,甌人不再嘗試,失敗的氣氛在他們之中傳播,一些膽小的都老,甚至帶著家人離開森林,去投降了秦軍,為他們帶路……

幸好,在這危急時刻,譯吁宋的弟弟,達古的叔叔「桀駿」被推舉出來,擔任新的君長。

桀駿勇敢有謀,他與剩餘的勇士商議后,決意堅持譯吁宋最初的想法,堅決不與秦人正面作戰,而在廣袤的森林裡轉戰,發揮越人善於爬山越嶺和駕船蕩舟的長處,利用山高密林與秦人周旋……

三個月來,這種作戰方式卻出奇的有效,甌人不再白白死去,反倒是秦人不斷流血。把軍隊四處分散,這應該是秦將犯的最大錯誤,但凡駐軍就需要食物,甌人早已堅壁清野,即便有人投降過去,現在種地,也要幾個月後才有收成。

當地無法滿足,就得從後方運送,於是,沿河開闢的漫長道路,一字長蛇的秦軍糧隊,就成了伏擊的好對象。

除了襲擾糧道,甌人還時常光顧秦人佔領他們家鄉后,建立的營寨,在夜黑之時,偷偷摸過去,給巡邏站崗的人來上一箭,割下人頭后,再遁入夜色里。

靠著這種辦法,只達古一人,就砍了五顆秦人的腦袋,一一祭祀給父親……

頻繁的滋擾,讓不可一世的秦軍煩不勝煩,在損失了不少人後,秦軍開始了反擊,他們在那些叛徒都老帶領下,組織上千人,抱團進入森林,試圖找到甌人的據點,將其消滅。

但秦人不知道,從他們踏入森林開始,便走在死亡的不歸路上了……

桂林之戰里,披甲帶劍,列成方陣前進的秦人,看上去是那麼強大,根本沒有擊敗他們的可能。

可一旦進入密林,這群武士就成了蹣跚學步的嬰孩,他們的履踩在濕滑的苔蘚上有些打滑,不透陽光的叢林讓他們難辨方位,四處亂飛亂跑的動物吸引了其注意力,身體被笨重的甲胄拖累,昔日整齊的隊列,也變得極其散亂。

甌人則在這片熟悉的獵場里遊走,默默保持在外圍,時不時鬧點動靜,吸引秦人奔走,與之周旋兩日後,一無所獲的秦軍,像極了一頭疲倦的獵物……

和在桂林時不同,獵物和獵手,已經換了身份!

眼看這支秦人橫七豎八地坐在溪水邊休憩,達古取出了他的竹弓。

「阿達古,別急,好的獵手,懂得等待時機……」

父親的話,彷彿仍在耳邊回蕩。

達古慢慢拉開了弦,瞄準了這群貪得無厭的侵略者。

「特波,我不再是阿達古,不再是孩子,血祭祖靈后,都老在我臉上紋了面紋,就像蛙神身上的圖案……」

那黑色面紋中,是一雙燃著復仇怒焰的眼睛。

「現在,我叫達古,是男人,是獵頭者1

……

一個時辰后,秦軍入山進剿的大部隊抵達了前鋒被伏擊的地點。

趙佗過去時,樹旁站滿了士兵,一個個看得毛骨悚然。

「都讓讓,都讓讓,趙都尉來了1

眾人連忙讓道,由著這位斬西甌君譯吁宋的大功臣上前,據說他還是某位封疆大吏的拜把兄弟。

趙佗看到了駭人的一幕,卻見上百具秦卒屍體,被扒光衣裳,扔在溪水邊,溪水為之而赤,遠處還有食腐的動物遠遠遊弋,垂涎三尺。

所有屍體都丟失了首級,就像桂林之戰後,被梟首示眾的甌人……

趙佗皺著眉蹲下,將一個人翻過來,一條碩大的蜈蚣飛快爬出,嚇了親兵一大跳,隨即發現,所有人的心臟都被挖走。

「甌人真的吃人肉礙…」

秦卒不寒而慄,但長期和越人往來,甚至有個越人結拜兄弟的趙佗知道,和首級一樣,心肝,也是甌人用來血祭祖靈的好東西。

有人義憤填膺,請求深入森林追擊的建議,趙佗卻拒絕了,冷靜地下令。

「收斂屍體。」

食腐的野獸已被趕走,但在那些屍體上,仍爬滿了指節粗大的紅褐色螞蟻,相比於中原,嶺南的蛇蟲,幾乎都是超大型號的。

這些紅螞蟻一個個如尚未長翼翅的小蜜蜂,圓鼓溜溜的腦袋上,一對方括弧似的觸鬚,橫伸在前頭,靈活地擺動著。一對複眼閃爍著幽光,兩片鉗子似的橫顎,彎嘴鑷子一樣,正在啃咬著秦卒的皮肉,細細的腰肢後面,拖著個橢圓形的大肚子,滾瓜溜圓,微翹著尾尖,配合啃噬動作,左右蠕動,那裡面,都是袍澤們新鮮的血肉礙…

有人忍不住吐了出來,氣氛凝重,比起複仇,更多的是恐懼,對這景象,對這片土地的恐懼。

趙佗則站起身,看著四周的綠色地獄,目光凝重。

沼澤、濕地、溝壑、叢林等為蛇蟲提供了理想的棲息地,構成了一張天羅地網,除了螞蟻外,最煩人的當屬大螞蝗,最可怕的則是毒蚊子,凡是被其叮咬,必然感染炎症,在數日之內暴斃。

更有大雨、山洪伴奏,疫病瘴氣助興,甌越人神出鬼沒,暗施冷箭。

在這裡,秦軍也好似一個孔武有力的壯士,不懼猛獸,卻對爬到身上啃咬自己的小蟲,無從下手!

若按照屠睢的設想,深入剿殺,儘快消滅甌越,恐怕不等甌人被剿滅,秦人就已經屍骨填野了!

看來這場戰爭,不是占幾個壩子,殺幾個君長,就能輕易結束的……

「撤1

趙佗當機立斷,下達了撤軍命令,讓所有人臉色一松。

他想起了許多年前,攻略豫章后,兩個半文盲聊起「兵法」時,黑夫說到的一席話。

「吾弟,你以後若在南方與蠻夷交戰,定要記住我一句話。」

話語意味深長,彷彿黑夫透過漫長時光,看到了趙佗今日的處境。

「逢林莫入1

……

西路秦軍雖然佔據了少許平壩,卻在甌人頻繁的游擊襲擾下持續減員,這種作戰方式,似乎是這些叢林民族天生就具備的。

數百裡外,南越龍川寨,從豫章出發的中路軍,也面臨同樣的困擾。更讓士卒惡寒的是,這裡的南越人,不僅熱衷於獵頭,且是真吃人肉的,他們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深入林中搗毀的一座空寨里,餘溫尚存的篝火上,就烤著幾隻人手,其中一隻還被啃得只剩下骨頭……

「本將軍受夠那些林子了1

得知進剿損失兩百,卻只殺了數十越人後,中路的賈將軍咆哮了起來。

相比于越人,叢林本身就是一個強大而可怕的敵人,廣闊的湍流設置了一道道難以逾越的天然屏障,連綿的群山中,滿是叢生的灌木、藤蘿盤根錯結,參天大樹直插雲霄,構織成暗無天日的陰慘環境,高溫酷暑,季雨連綿。

若無這龐大的叢林庇護,以秦軍之強,消滅頑抗的越人,輕如易舉!

思索之後,賈將軍想出了一個自認為聰明絕頂的好主意:

「放火,通知各路大軍,四面八方一齊放火,本將軍要將這嶺南千里密林,連帶裡面的越人,蛇蟲鼠蟻,統統燒成灰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