氪金魔主 都市言情

氪金魔主 第六百一十九章 白依依

作者:凰中鯉

本章內容簡介:當謹慎行事。」 「是!我馬上去辦1陸書鵬躬身領命。 可是他心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雷澤峰主可是比神武峰萬峰主更為強勢的元神巔峰存在,更何況三千雷紋神宵道兵,每一個都相當於神境戰...

雲深不知處。

有山峰雄奇險峻,有閣樓飛檐斗拱。

閣樓之上,陸書鵬垂手肅立,看著上首凝神作畫的美髯男子。

美髯男子的相貌乍看上去平平無奇,仔細一看又覺頭角崢嶸,然而陸書鵬僅僅把目光離開片刻,他的樣貌就在其心間就只剩一片空白,半點都想不起來!

陸書鵬大氣都不敢喘,鼻尖和額頭上已經溢滿了密密的汗珠,他也不敢擦上一下。

想當初他也是天縱奇才,成為天驕在大乾闖出好大的名頭。神槍陸書鵬之名,即便是現在也在豫州傳唱。

可是來到星辰閣,他才知曉人外有人,與真正的神通大能相比,他比牙牙學語的嬰兒也強不了多少。

比如說眼前這位,神武峰峰主,就是他需要仰望的大人物。

他只見過這位萬峰主出手過一次,卻永遠忘不了那日月沉淪,江河倒卷般的威勢。在他面前自然大氣都不敢出。

「放輕鬆……」

萬峰主的聲音幽幽傳來。

「……我又不會吃人。小陸啊,你受儒家影響太深了,骨子裡帶著奴性。武者戰天鬥地,馳騁乾坤,只有先達者與后至者,哪裡有什麼上下尊卑?」

「峰主教訓的是1

陸書鵬點頭應是,禮節一絲不苟。

「你啊,你啊1看到他這個樣子,萬峰主輕笑一聲:「榆木疙瘩1

隨後他開口問道:「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回峰主1陸書鵬恭敬回復道:「我已在觀星堂統計過,自甲辰年至壬辰年,其中乾元大陸五域之內共有天驕出世三十二次。其中大乾有一十六次,塞北四次,東海五次,嶺南四次,西域三次。」

「咦?」萬峰主輕咦了一聲:「怎麼這一屆這麼多?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上一屆甲辰年瓊華宴,才有十幾人吧?」

「可能有人是……刷的1陸書鵬分析道:「大乾的一些世家消息靈通,一些大勢力掌握著用海量資源刷出天驕來的方式。雖然這些天驕普遍比真正的星辰天驕要遜色不少。但是出身也是實力的一種,身後有著大勢力全力支持,沒準到了最後,反而是這樣的人在武道上走的更遠,也說不定。」

「呵呵1萬峰主輕笑一聲,不置可否。

然後他接著問道:「這一屆瓊華宴該我們神武峰主辦,到時候可要找幾個好苗子。不能向上次那樣,被其他峰挑的只剩下歪瓜裂棗!哦,對了,我不是說你礙…」

陸書鵬繃住了,沒有露出尷尬的表情。

他就是上一屆的天驕。

看到他這個樣子,萬峰主無趣的一笑,正要再說什麼,突然外界射過來一道華光。

萬峰主左手信手一接,華光落入他手上,就變成了一道淡青色令符。

上面還有幾個鮮紅欲滴的大字。

「十萬里加急1

萬峰主神色微微一變,隨即使用特殊的手印打開了令符的封禁。

一道信息就傳入了萬峰主的元神中。

「啊1萬峰主驚呼一聲,右手一顫,一灘大大的墨跡就在畫卷上面留下。

把一副快要成型的畫作給污的再也不能要。

可是他現在絲毫顧不得畫作了。

他兩眼精光爆射,美髯無風自舞。

嚴肅道:「傳神武令,令神武峰所有在天極淵活動的弟子立刻撤離。自今日起,撤銷所有涉及到天極淵任務。在沒有進一步命令前,嚴令弟子們不得踏入天極淵一步。」

「是1陸書鵬反射般的答應了一聲,然後面色一變:「天極淵,峰主,可是那裡剛剛發現了……」

萬峰主擺擺手,然後頹然一嘆:「出大事了,雷澤峰主孟無常為報女兒孟璃殺身之仇,帶了三千雷紋神宵道兵,深入天極淵,全軍覆沒!連無常峰主也隕落了。如今天極淵內情況不明,在進一步調查結論出來之前,當謹慎行事。」

「是!我馬上去辦1陸書鵬躬身領命。

可是他心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雷澤峰主可是比神武峰萬峰主更為強勢的元神巔峰存在,更何況三千雷紋神宵道兵,每一個都相當於神境戰力,組合成戰陣更是威能倍增。這股力量不說橫掃天極淵,起碼足以縱橫。他們遇到了什麼?居然連逃都沒逃掉?

……

天極淵中。

穆小蝶環視四方,儘是一片廢墟。

濃濃的血腥味撲鼻而來,讓穆小蝶眉頭直皺。

就在剛剛,從她身上生長出無數的觸手,摧枯拉朽一般滅絕了一個在天極淵傳承了數千年的聖地。還順便誅除了星辰閣追殺而來的三千雷紋神宵道兵。

說起來,她還得謝謝這個自稱來報仇的孟老頭。

就是他大張旗鼓的氣勢洶洶而來,想要讓她粉身碎骨,才驚動了小寶,放了觸手給她解圍。

觸手一出,小寶也像是醒來了一樣,能夠一定程度的滿足她的意願,所以這個囚禁她的宗門落星宮,也被她給屠殺一空。

小蝶來天極淵本來想要打聽句芒氏的消息。幾經輾轉,她倒也得到了一些信息,可是卻也引起了落星宮的注意。

然後她就被落星宮高手給抓了過來,以「刺探情報,圖謀不軌」的罪名給囚禁起來,成為了修行者奴隸。

穆小蝶了解到,天極淵的勢力形態野蠻的很,奴隸制度還普遍存在。

因為這裡環境惡劣,許多險惡的工作都需要修行者奴隸來完成。

當然,如果能夠完成任務的話,奴隸的待遇還是不錯的。

不過,這不包括穆小蝶。

因為從被抓來的第一天,她就很不老實。

安排的任務,從沒完成過一次,還頻頻搗亂。

幾乎在瘋狂作死,挑戰落星宮的底線。

最終落星宮把她給鎖在地牢里,不給吃喝,讓她自生自滅。

穆小蝶一臉懵逼。

不聽話的奴隸,不是應該一刀殺了了事嗎?

綁住活活餓死算什麼鬼啊?

她瘋狂作死當然是有原因的,這是她想要呼喚小寶出場救她。

經過好幾次小寶出場的情形,小蝶也摸到了一些規律。

大部分時候小寶是沉睡的,無論小蝶怎麼呼喚都不出來。

但是小蝶遇到生死危機的時候,他會救常

然而這個生死危機,需得感應到敵人的敵意才行。

小蝶曾經嘗試自殺,差點真的成功了,結果小寶還是不管不問。

所以遇到敵人,小蝶情願別人直接打殺她,囚禁什麼的,真是太討厭了。

每當餓的頭昏眼花的時候,小寶還會反哺她一下。

這就讓她怎麼餓都餓不死。

可是綁在地牢里真是太悶了,無聊的要死。

小蝶的詭異情況,終於引起了落星宗人的注意。正要提審她的時候,那星辰閣中人就氣勢洶洶而來。

他們視落星宗如無物,直奔目標。

確定了她的身份,二話不說,直接動手。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小寶一出,瞬間清常

穆小蝶目光所及之處,再也沒有活著的生物了。

「小寶真棒1

穆小蝶誇讚了小寶一聲,然後就察覺到它再次陷入了沉寂中。

這一次好像吃撐了,要好好消化一下。

「哎,等等,小寶,等等……」

穆小蝶突然想起了什麼,趕緊呼喚小寶。

然而,還是和往常一樣,毫無聲息。

小蝶面色一苦。剛才光顧殺敵,她現在才察覺自己還被鎖鏈綁在柱子上呢。

綁的很結實……

誰來給她解開啊?

她游目四顧,一片修羅場,寂無人聲。

全無半個人影。

穆小蝶無奈一嘆,突然對著虛空喊道:「我發現你了,滾出來1

虛空震顫了下,然後一隻粉紅色的小狐狸跳了出來,一出來就尖叫道:「大佬,大佬,我路過,路過的,跟那些人沒關係啊1

穆小蝶一臉愕然。

還真被她詐出人來啦?

呃,好像不是人?

「你是誰?」穆小蝶用盡量兇巴巴的語氣問道。

「大佬,我剛剛已經嚇尿了。肉都是餿的,一點都不好吃……」小狐狸可憐巴巴道。

「說重點1穆小蝶超凶!

「呃,我……叫白依依,是一隻普通的妖狐,可是就是因為被那個叫孟璃的女人追殺過,所以被認為和她的死有關。後來我被他們找上門,收入了一件寶物中,如今寶物被大佬給摧毀了,我也被放了出來。多謝大佬救命之恩啊,以後大佬但有所命,依依……莫敢不從1

白依依強忍的懼意說完這段話,然後匍匐於地,瑟瑟發抖。

沒辦法,這是真大佬。

她又想起了影界的那段黑暗時光,傳說中毀滅世界的魔王東淵乙。

眼前的情形,何其的相似。

她感覺自己就像巨獸口邊的一塊小點心。

只希望自己足夠小,不夠人家塞牙縫,引不起人家的出手**。

她心中煎熬著,等待著命運的裁決。感覺時間過得慢如龜爬,一分一秒都拖拖拉拉。

良久,她終於聽到眼前這位大佬發出了聲音。

「真的要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

白依依精神一振,小雞啄米一般的點頭。

「那好1穆小蝶如釋重負。

「先過來,把我身上的這些鏈子給解開。」

白依依:「……啊?1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