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的如夢令 歷史軍事

晴雯的如夢令 第四百一十八章 話糙理不糙

作者:儀敬

本章內容簡介:這話,那就是她很有底氣,這底氣,自然的來自紫霄宮的皇上那邊,來頭不是不小,而是很不校 藍姑娘這時最妥善的辦法就是不吭聲,坐看虎鬥,因為,眼下局勢不明朗,自己更不便於參與和暴露自己。 小...

藍姑娘拉著小魚兒到一邊兒,勸說:「這小紅姑娘進宮當答應,還真是響鈴公主向太后求情,由天後欽點的,才招進來的,咱可得罪不起埃「

小魚兒一跺腳,顯然,她知道自己要和小書生定親的事十有**要好事多磨啦。

小魚恍『旃媚錚我想斗膽問一句,天下人都知道,現在小書生可是很搶手的,任是個姑娘,都會分出心思來想一想他,看能不能招他作上門女婿。不知現如今,您二位的婚約是否還在生效?「

晴雯扮成的小書生知道小紅姑娘在夜宴當夜已經拒絕了自己修復婚約的請求,故而,他並不在意小紅姑娘的回答,倒是,很想看看小紅被為難的樣子。

小紅姑娘很鎮定,似乎沒有被這個問題給為難祝她想了想說:「是的,當天,我們的婚約就算是正式的解約啦。「

「哎呀呀,好可惜埃「李木匠不由自主地發出了感嘆,直到又被小魚兒給瞪了回去。

李木匠只好又說:「倒是啊,福兮禍之所伏啊,也未見得解約了就是好的開始哈?0

這話,李木匠說的有些狡猾,一方面,他這話聽起來像是在鼓勵自家閨女小魚兒還是很有希望滴,另一方面,他也不失圓滑,在安慰小紅姑娘和小書生。真是老油條從來都不吃虧埃

小書生倒是感激地看了自己師傅一眼。小魚兒壓根就不領她親爹這個人情,而小紅姑娘呢,似乎在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沒有理會李木匠。

「也不見得。「忽然之間,醒過神而的小紅姑娘這麼回答道。

小魚兒替自己老爹發問:「此話怎講?「

小紅姑娘擼了擼袖子,好像要打仗似的,她一彎腰,撿起來一塊抹布,對小魚兒說:

「我來宮裡就是盡本分,來好好乾活掙銀子的,我不和你說啦。「

「這怎麼成?「小魚兒攔住了小紅姑娘。

小紅姑娘笑著看向小魚兒:「這是要挑釁的節奏吧?1

小魚兒也一點兒都不客氣,原本也沒打算理睬什麼公主情面,要知道,小魚兒可是皇上桑是傳令而來的,還怕得罪了公主不成。

小魚兒說:「你今天要是不說明白了,明天,你就得去掃廁所。」

藍姑娘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小魚兒也太無法無天啦,她這是越俎代庖,在太后的地界兒里欺負人,這要是讓太後知道了,那小魚兒的小命可能都要不保啦。

可是,藍姑娘轉念又一想,這小魚兒能有這麼大的膽量說出這話,那就是她很有底氣,這底氣,自然的來自紫霄宮的皇上那邊,來頭不是不小,而是很不校

藍姑娘這時最妥善的辦法就是不吭聲,坐看虎鬥,因為,眼下局勢不明朗,自己更不便於參與和暴露自己。

小紅姑娘見小魚兒暴跳如雷的,甚至惡言相逼,這是扮成小紅姑娘的小寶最看不過肉人世間,誰都得心存善念,心存悲憫,這小魚兒也不知是誰給慣的,好像自己想要什麼別人就得拱手相讓似的。韋小寶打小時候起就最看不上這一類人。

原本,小寶扮成的小紅姑娘順水推舟,作個人情,自己不要的東西,也可以讓給別人埃不就是給屁大點兒的事嘛,不就是給窮酸小書生嘛,我小紅姑娘有膽量有氣度不把這個放在心裡,就讓渡給小魚兒好了。

但是,這小魚兒一上來,剛和小紅姑娘打了個照面,就把小紅姑娘看成是可以隨便看扁的土鱉,是可以隨便捏的軟柿子。

嗯,這樣下去可不行。

此時的小寶,還真的不是那種不會感情用事的娃子,任性,誰不會啊,你小魚兒能在天子腳下如此蠻霸,我小紅姑娘本來能謙讓的,這會兒也不打算謙讓啦。

小寶此次藉機進宮,實在是怕光晴雯一個人不能將事情辦妥,不能幫著響鈴公主在大婚那天順利按照計劃行事。

小寶如此好說歹說有此機會,完全是為了任務著想,單這一次小寶還真不是出於對晴雯的惦記和不放心而追來,但是,小寶越為了任務不為了人來做事,就越碰上像小魚兒這樣的生瓜蛋子一樣任怎麼都不開胡的掛,讓小寶不得不改變初衷。要整治整治這個小魚兒。

小寶扮成的小紅姑娘不咸不淡地說:「這小書生,我是可以讓出手的,我解除了婚約,就合該和每一位姑娘一樣,重新站在了起跑線上,直等著一聲令下,一起向著目標奔跑。」

小魚兒聽了小紅姑娘的前半句話,覺著她既然承認已經解除了婚約,那麼,這後面的事就會好辦,不覺心下歡喜。

但是,等小魚兒再聽了後半句話,什麼起跑線,什麼目標,什麼奔跑,小魚兒就又一次不放心起來。

小紅姑娘見小魚兒一付著急的樣子,繼續慢悠悠地說:「總之,是在跑步。」

小魚兒問:「這跑步也可以四面八方啊,目標也可以很多埃」

小紅姑娘說:「你說的不錯,但是,現如今在我生命中,我只見過這麼一個和我年齡相當、又曾經彼此了解的男娃子,所以,我決定,拋棄前嫌,再追一次。」

小魚兒聽了,氣得笑出聲來,說:「你莫不是要和別的姑娘一起追求小書生吧?」

小紅姑娘說:「你算是說對了。婚約是解除了,但是,追求還是可以重新開始的。」

小魚兒不甘心這個結果,她繼續說:「也不知你和小書生,到底哪一個是好了傷疤忘了痛,難道還重新來一輪不成?」

小紅姑娘說:「現在流行不婚主義,我看啊,也是行得通的。」

小魚兒給她氣得半天說不出話來,自己在心裡勸了自己半天,才說出這麼一句話來:

「你這難道不是占著茅坑不拉屎嘛?」

李木匠這個當爹的繼續支援自己的閨女,他點了點頭,說:「嗯,這話,可是說到了點子上!可謂是話糙理不糙。」

天才本站地址:.。m.1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