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的如夢令

晴雯的如夢令 第七十二章 「打機鋒」多耽誤功夫

作者:儀敬

本章內容簡介:> 還好,響鈴公主不在身邊,否則,指不定會作為「管事兒人」給他一頓暴栗。 老和尚笑著,也不理會一旁的少年,繼續用竹掃帚掃他的水 寶玉見小寶已轉身向藏經閣走去,遂回頭,有幾分不舍地望了...

兩路人馬還沒各自「摸到門道兒」,就被一陣太陽雨給淋了一身落湯雞。

待雨過天晴,長煉當空,幽幽寺竟然匯聚了一派草木清新、鳥語啁啾的清氣。

寶玉在檐下一抬頭,但見一個骨瘦如柴的老和尚,正揮舞著手中稀稀疏疏的一把竹掃帚,在掃房前的一灘積水。

由於掃帚過於稀疏,老和尚一下、一下,不厭其煩地試圖將積水灘中的雨水給掃到路邊的坑窪地上,卻每一下都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

積水灘里的雨水順著掃帚的大縫漏回來,就算掃出去的也一個迴旋,倒流會到積水灘兒中。掃不走水,那掃帚整個就是在白忙活。

「師父,您……作甚麼要這麼辛苦?」寶玉上前,合掌問道。

「老衲要將這些水趕到那一口缸里去。」老和尚放下掃帚,一個還禮,然後慢悠悠地回道。

寶玉四下尋找,原來,在距離積水灘兒有七步之遙的地方,落著口大水缸。

他忍不住笑說:「晚輩冒昧直言,照師父這個做法,怕是永遠也無法把這些水掃到那口水缸里去啦。不如……晚輩扛過來……」

話沒說完,寶玉就直覺得老和尚瞪過來一眼,他知道是自己不知深淺的毛病又犯了。

還好,響鈴公主不在身邊,否則,指不定會作為「管事兒人」給他一頓暴栗。

老和尚笑著,也不理會一旁的少年,繼續用竹掃帚掃他的水

寶玉見小寶已轉身向藏經閣走去,遂回頭,有幾分不舍地望了一眼這補丁落補嶗蝦蛻校合掌行禮。

「天地有情,念念向善,慈航自成……」

此時,老和尚已在自己身後的百步之外了,然而,他口中念念有詞的十二字卻有如咒語,縈繞寶玉耳畔不去。

就連一向不信神鬼佛仙的韋小寶聽得了,也忍不住回頭張望。

只見那老和尚雙手抓著掃帚把兒,掃著掃著那麼一揚。

竹掃帚被揚起的一端帶著剛掃上的雨水,在半空中划著弧線,直奔著水缸而去……

地上那灘積水竟然奇般化作一條水龍飛出地面,沿著掃帚劃過的軌跡一下子全部都落入七步之遙的水缸中。

老和尚捋著一撮稀疏的鬍鬚望著半空,但笑不語。

新奇的寶玉三步並作兩步,跑回到水缸前,借著從窗戶透出的燭光,只見半缸清澈的雨水尚未平復,再回頭,寶玉看向老和尚掃水的地方,地面只餘一片未乾待乾的水櫻

「咦!師父怎麼不見了呢?」

「誰說老衲不見了——」小房子門前的石階上,老和尚盤膝坐著,平靜地望著寶玉。

寶玉上前拱手作揖,問道:「敢問師父佛號?」

「老衲只是個掃地的,無名亦無號。」

「呃,那麼師父可知那林子里的柏樹是怎麼倒的?」

「不知——不知——」老和尚搖搖頭回答道。

「咚——」房檐上一滴水突然落入水缸里。

「師父,水滴入缸。」

「你入我入,沒出亦沒入。」寶玉再次看了一眼水缸,並沒有漣漪,莫非剛才那是自己的錯覺?

「小房子離大缸有一定的距離,又怎麼能有檐上落水、水滴直接入缸呢?1寶玉搖了搖頭,怕是繁情正往外冒,自己看走了眼吧。

「不對1寶玉低頭的時候,竟然又聽到一聲水滴入缸的聲音。

然而,再次張望大缸,大缸里的水平靜如鏡。

「師父,水滴入缸。」

「究竟是你,還是水滴呢?」老和尚慢悠悠、笑呵呵的,就是不好好作答。

寶玉突然鬆了口氣,他合掌拜別看老和尚。

韋小寶不懂禪機,被寶玉和老和尚這對話給繞得雲里霧裡。

寶玉走到他跟前,說:「我覺著,響鈴她們已找到了。」

小寶不懂參禪悟道,見兩人云山霧罩地一通差解『打機鋒』,自覺沒文化就故意沒有詳究。只暗暗著急:「莫不是響鈴他們已經搶先一步,拿到了中意之物?」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