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祖師 武俠修真

峨眉祖師 第五百五十八章 光陰踏過九玄開

作者:油炸鹹魚

本章內容簡介:法,那依照如此說,我們這前三陣,似乎都沒有贏面」 他有些難以啟齒,但卻聽得老神仙道:「不錯,你說的很對,不是似乎沒有贏面,而是根本沒有贏面。」 「臨危,兵鋒,鬥法,此三陣對我們這等小宗...

時光如水,正是長河一般,向著無盡的來世奔流而去。

不為人知的歲月,看著時光匆匆流過,但卻無法加以干涉。

遼闊的大地上,鋼鐵的洪流涌動,席捲過萬水千山。

兩年的歲月,烽火仍舊,只不過塵世之中,多了無數的白骨,更多了無數的妖魔。

於是天上的仙山中,開始有仙人持兵入世,降妖除魔。

對於人間來說,世世紛擾,一切皆是虛無,性命已成最不寶貴的東西。妖魔頻出,已是生死難料,對於這般席捲乾坤的大難,眾生窩在角落,瑟瑟發抖,不敢高聲言語。

而令得諸多修行人驚訝的是,在妖魔頻出的日子之中,居然有魔道入世「救人」。

不是他門何派,正是枉死城。

此事倒也能夠說得通,畢竟枉死城講究交易,在這個人命不如草的時代,正該是枉死城出動的時候。

給我你的命,我就幫你救人,很現實,同樣很平等。

一命換一命,還是兩條命都滅去,這很顯而易見。

況且,妖魔同樣懼怕魔道,因為魔道是一群瘋人,動起收來,幾乎不講道理。

在某些方面來說,甚至比妖魔要更加可怕。

但並不是所有妖魔都懼怕仙魔神,總是有一些不開眼的,妄自認為自己已經強大到沒有邊際的傢伙,想要去挑戰一下仙山魔土的威嚴,於是這種傢伙就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枉死城的魔影在人間活動,而所有入世的修行人都知道了一點,那就是人間已亂。

然而兩載光陰之前,已經有人知道了這一點。

但此時,除去入世的這些修行人外,更多的仙人則是在準備一件大事。

數千年而至的九玄論道,終於到來了。

山嶽雲天,有修道之人踏霄而來,那一行諸子,境界之高絕者立身於神仙,乃洞玄之境,那境界之低微者不過玉液之中,仙班尚且不在。

而這些弟子之前,有一位仙人引路,他乃這些弟子師門長輩,為宗派掌門,立身在神仙之境,約莫抱元之頂,差了半步,就是地仙。

這些人中,有人面色堅毅,有人面色輕佻,亦有人神情凝重。

他們是自太安州邊界來,乃是霜雲山旋空宗,為法仙一支,此番趕赴太華仙山,同是前去參與論道的。

「九玄論道,這等天地大事,我們境界低微,法力不固,參與其中,當真也能分得一絲天地氣數?」

「師尊,您是如何計較的,我們沒有參與過論道,不曉得其中關竅。」

有弟子對那位仙尊詢問,而前面的抱元神仙道:

「氣數?此入九玄論道之中,我等乃太安地域仙宗,隸屬太華山,自然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當然是能分到天地氣數,不過,前提是你們表現優異。」

那弟子又問:「何為表現優異?」

抱元神仙道:「你知論道是如何去比么?」

「弟子等不知。」

他們虛心詢問,而那神仙告誡:「此論道之中,分有九試,分別為」

「臨、兵、斗、者、皆、數、組、前、行。」

諸弟子聽得訝異,更是側耳凝神,不敢差聽半點。

老神仙言:「九試並非相同,我也不曾參與過九玄論道,故此只能從我師父之言中來所推測。」

「所謂九玄,一玄福地各執一字,以此字來論之,謂之九玄論道,是論自身之道,更是論天地之道,人仙有人仙的比試,神仙有神仙的比試,地仙有地仙的比試。」

「但不論是哪一境的比試,總歸有一點相同,那就是所謂勝者,其所得氣數歸於自身仙山,最後勝山可定天下氣數,那消長如何,皆由勝者來定。」

「這番比試,正是在看,各仙山宗門,所得氣數能有多少,多者自然妙,少者那也是天地使然,自身弟子不濟,難怪他人。」

「此臨一陣,喚作臨危。」

「第一陣中,若是試法入陣,則須有臨危不亂之心境,所謂臨者,明天地所在,悟萬物本來,人如其中全三才之意。臨者感悟天地,感悟自然,感悟居中之真髓。若能時刻感覺天地,萬物的存在,這就達到了臨字之本義。」

「而危之一字,所謂不安全,令人驚駭懼怕,而臨危,則正是劫難當頭,有致命之惡,且看你如何去破。」

「那第二陣,兵陣,此番兵陣放於太華,必然兵陣為太華所出,是謂之『兵鋒』。」

「或許將面對無盡兵傀之陣,亦或是數柄絕世神兵,此都有可能。」

「那第三陣,喚作斗陣,此陣如名,正是混戰鬥法之時,而對應之字,也正是鬥法。」

老神仙言頓,而有一位人仙弟子開口:「掌門,如此來言,九試九字,各有其中說法,那依照如此說,我們這前三陣,似乎都沒有贏面」

他有些難以啟齒,但卻聽得老神仙道:「不錯,你說的很對,不是似乎沒有贏面,而是根本沒有贏面。」

「臨危,兵鋒,鬥法,此三陣對我們這等小宗門來言,都是下下之道,難以單獨取勝,亦不能得到大氣數,但後面仍有六陣,尚可有制勝之道。」

有弟子問:「敢問師尊,後面之陣,各喚何名?」

老神仙言:「臨危,兵鋒,鬥法,者囂,皆悉,數術,組真,前塵,行人。此就是九玄論道之要意。」

他與那些弟子一路言談,而很快,就逐漸接近太華山的邊界,他們於雲海之中沉浮,此時看到四面八方,俱都有無數仙家來至。

這霜雲山的仙人們看的目不暇接,只是左側,那數位天驕臨過,右側,又有大宗浩蕩而來。

「那位是天盪山的赤璇仙子,十四年功成人仙,可謂天驕人物。」

「是古屍宗的鬼元神人,傳說他有奇門秘書,能押人魂魄……」

「啊,那位是炎平山的元霞女仙,獨來獨往,她很出名的1

「是……嘶,那不是蕭山湘雲宗的楚安瀾公子嗎……據說他有和福地真傳爭雄的法力,十年前已是玄光頂峰……」

那些弟子驚嘆,然而很快便發現一點,那就是來的仙人們,都是隸屬太華山的。

「為什麼沒有隸屬其他仙山的人來?」

有弟子再度詢問,而老神仙故作神秘:

「等入了山門,你們就知道為什麼了。」

弟子們聽得這話,紛紛撓頭,心中疑惑不散,而正是這時候,老神仙舉目向前方望去,卻突然窺得左側前方一座山嶽上,有日月之光齊耀,有火雲赤霞升騰。

他感受到可怕的力量,於是試探著伸出神念,然而僅僅是觸摸一點,啥時間便被浩大的天威震退。

他心中驚駭起來,同時又感到疑惑與奇怪。

「那是……什麼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