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風萬里盡漢歌 武俠修真

長風萬里盡漢歌 第九十五章 陸謙人都喜歡懵了!

作者:漢風雄烈

本章內容簡介:好漢果然是來投奔山寨的,如是叫梁山愈發的興旺了。 朱富不是個粗心的,眼前這夥人如此得店夥計殷勤,那必然是山寨中人。他剛剛得了哥哥朱貴的書信,現在卻還算不得山寨人馬,前輩跟前可拿不得大。 ...

「咄。你這幫殺千刀的賊寇,就活該受死。」雷橫被觸動了心中最痛處,他這輩子所受最大的屈辱,便莫過於梁山上束手被擒。阮小二的話雖沒有挑明,可他與雷橫都是啞巴吃餃子心中有數。如是可不把雷橫氣的火冒三丈,「眾人聽令,一併殺過去,於我全都斬做肉泥。」

如此境地拼殺,雷橫也不懼怕梁山人等。事實上先前的交手中,雷橫根本就沒遇到廝殺,鬥志全消下束手就擒,卻非被人殺敗。只論拼殺,雷橫對自己武藝還甚有信心。

那梁山諸頭領里,除與朱仝有過交手的赤發鬼劉唐還能叫他小心外,其他人等是一個不放在心上。所謂的阮氏三雄,在他眼中也不過是會幾下拳腳的漁家閑漢罷了。

數十官差鄉勇挺著刀槍棍棒上前殺來,這邊韓伯龍已經操起朴刀,薛永也三步並作兩步衝上。路途上行來,阮小二已經把梁山上王倫的不義處講來,如今這梁山泊大寨名義上還是王倫為首領,實際上陸謙才是真正的大哥。這就叫薛永的精神一震,暗道更有奔頭了。

如此自然要顯露本領來,不須被人小瞧了。

那官差鄉勇是什麼水準?便是李逵這粗魯漢子也能拿條刀搠死幾十號土兵。現如今薛永、韓伯龍、項充、李袞等齊齊動手,還有與韓伯龍結伴而來的那漢子,也有本領,四五十號官差鄉勇又算的甚?剛一接手就倒下七八條,眨眼的功夫人便少了一半。

唬的與阮小二對砍中的雷橫都是一跳。

原來那後生不是在說笑,而是眼前人等盡數可做山寨頭領的綠林好漢!而便是那阮小二也不是易於之輩。雷橫後背心裡當即生出了一層冷汗,三五刀狠殺,迫開阮小二,抽身就走。

講真的,這陸地上搏殺,阮小二也的確弱了雷橫幾分,但卻也不是全無招架之力。

阮小二纏住了雷橫,二人你來我往,刀光霍霍,周遭丈許方圓近不得人。可是小弟不給力,雷橫能奈若何?跑路要緊。

王定六大恨這店掌柜的告官,前後尋了一通,卻見不到那掌柜和夥計的身影。一干人把後院棚子里的一匹騾子牽來,掛好板車,好叫王老漢乘坐。

然後便擄掠了盤纏,放火燒了草屋,望水泊去了。

行了半日,梁山泊已經到眼前,阮小二老遠就看到李家道口朱貴小店挑出的酒幌子,指著對眾人說道:「且看去,那便是朱貴哥哥經營的小店。先前只是坐探,只需瞧得周遭這三二十里動靜。現今得虞侯哥哥撥調了銀錢人手,規模日益壯大。不僅在鄆城各地安插有小店線人,便是濟州府城裡有個風吹草動,也能聽得。」

阮小二提著朴刀走到最前,那店裡的小二老早就看到,急招呼人手迎接了來。

一干人始入門就看到當中一條好坐頭上,圍聚著三個漢子,其中一個滿臉掛笑,再一個膀大腰圓,最後一個頭面漆黑。寒冷時日里亦捋起袖來,大塊吃肉大碗喝酒,黑熊般一身粗肉,鐵牛似遍體頑皮。交加一字赤黃眉,雙眼赤絲亂系。怒發渾如鐵刷,猙獰不似善人。

「哥哥,這三位莫不就是毆打了官差,驚動了雷橫那伙兒?」

樊瑞行走江湖,時間不短,眼前這三人可不就合乎半日前那酒店鳥掌柜所述形象么?

「怕正是那三位好漢。」阮小二欣喜道。如此這三位好漢果然是來投奔山寨的,如是叫梁山愈發的興旺了。

朱富不是個粗心的,眼前這夥人如此得店夥計殷勤,那必然是山寨中人。他剛剛得了哥哥朱貴的書信,現在卻還算不得山寨人馬,前輩跟前可拿不得大。

「各位好漢請了,小弟朱富,沂州沂水縣人。見在有個哥哥,喚做朱貴,在梁山大寨里坐一把交椅。如今得了哥哥書信,趕來山寨投奔。」這卻是一個真正的笑面虎。

然後介紹身邊的黑漢,這人此刻已經放下了酒肉,只把手在衣襟上一抹,黑臉上還帶著油光。「這位兄弟名叫李逵,與俺是同鄉,本身有一個異名,喚做黑旋風,力大難遇到敵手,能使兩把板斧,及會拳棍。他鄉中都叫他做李鐵牛。先前因為打死了人,逃走出來。與小弟作伴。」也正是因為李逵出事兒突兀,朱富想到自己與哥哥朱貴都本事平常,現在梁山只能做那細作勾當,恐將來山寨好漢益多,地位便不穩當。捨不得李逵這粗魯漢子,如將這鐵牛也帶上梁山,由得他在陣前廝殺闖蕩,自家兄弟地位也能更牢固兩分。是以,本是要取了妻小一併帶來梁山的朱富,就轉而把妻孩安頓在老家,閉門過日,自己匆匆帶上李逵出了沂水縣。

而李逵這廝,生在沂水這等偏僻地方,耳朵里能聽得的好漢名字就沒幾個。不曾流浪江州的這廝怕是見了黑三郎都能提起拳頭便打,真真渾人一個。在聽了朱富的話后,既感義氣,卻深為山寨規模震動,那是當即對梁山熱了心意。

之後兩人在路上便遇到了這再要做介紹的人。「這位兄弟姓焦名挺,中山府人氏,祖傳三代相撲為生。卻才手腳,父子相傳,不教徒弟。平生最無面目,到處投人不著。山東、河北都叫做沒面目焦挺。」

所謂的沒面目不是說焦挺真的沒鬍子沒眉毛,小鼻子小眼加小嘴,而是指他沒關係,宋朝人把人際關係,人情交往等叫做「面目」,放到後世就是「臉面」。這是在說,焦挺的人際關係上處得相當不好。原著上,這焦挺在大排座的時候排名如此之低,也是他「沒面目」最恰當的註腳了。

但朱富卻是很喜歡這焦挺的,蓋因為這人心直心正,不做昧良心無仁義的勾當,到了梁山必然能得陸虞侯的看重。如此好漢便是言語中有的衝撞,又有何妨?話聲大的,這天底下的億萬黎民,若皆是如此人行事,世道就好了。在心底里,朱富對焦挺更比李逵看重三分。

加之這焦挺一身拳腳功夫確實不凡,李逵這蠻牛也被他折服。這便有了資本!

梁山泊現如今正是用人之際,如何能不發達?

朱貴與他的信中把梁山頭領訴說的分明,阮氏三雄的地位,朱富心中如何不明了?聽聞眼前漢子就是三阮之首的阮小二,慌忙引李逵焦挺參拜。阮小二聽到朱富是朱貴的兄弟,心中就先親切了三分,誰叫當初他們兄弟三在這李家道口的小店裡盤恆了不少日子呢。

這邊也把韓伯龍、楊林、樊瑞、薛永等人與朱富三個介紹,那店中夥計都不需做吩咐,就把三幅坐頭並在了一起,酒肉蔬果流水一樣端上,叫一干人來享用。

嗯,那與韓伯龍結伴的漢子,不是別人,正是有錦豹子之稱的楊林。

與此同時,一條快船疾行到金沙灘,不足一個時辰,阮小二一伙人的消息就傳到了陸謙耳中。

陸謙人都喜歡懵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