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武稱尊 散文詩詞

聖武稱尊 第二百三十章 不許小覷

作者:小圓源

本章內容簡介:手發出的那道攻擊,竟能跨越這麼遠距離,從外圍來到這個地方。 聞言,眾人忙取出傳音石,心神進入其中,得到了相同的傳話,竊竊私語聲響起,場面逐漸沸騰起來。 「你們怎麼看?」高個青年環視眾人...

眼見來者不願讓路,楚天剛欲動手,目光無意中落到某人衣服前襟,覺得上面圖案似曾相識,略一回想,憶起與傳承玉佩上的十分神似。皆是紋著個妖異豎眼。

發現了這一點,不禁望向高個子青年,開口發問:「你們都是血瞳靈狐族人嗎?」

高個青年怔了一怔,面露譏嘲:「何必明知故問,你既擅闖靈妖界,就該做好心理準備。你必須得死,現在求饒也太遲了。還是那句話,許你自裁。」

言罷,雙手抱胸,等候良久,見楚天沒有照做的意思。目光漸漸涼了下來,放下雙手,雄渾元氣爆發而出,右掌鍍上一層銀色。

這並非靈念,乃是元氣之凝聚。靈妖族自身元氣大都是天生銀色,這種元氣不但十分凝練,而且十分靈活,收放隨心。血脈越純正,元氣威力就越強。

此人身上血脈純凈,周身元氣滾滾,如翻江銀龍,似倒海惡蛟,凝聚在右手,手掌緩緩抬起,見楚天面色如常,不滿意地哼了一聲,一步邁出,正打算動手。

「且慢。」高個青年回頭望去,只見一位同伴手拿傳音石,面色驚疑不定,剛才就是此人的聲音。

「何事?」高個青年稍稍收斂氣息,望向那人,微微皺眉。他比一般族人更多言,也較喜歡逗樂子,可本身天賦、實力毋庸置疑,乃是自家山峰年輕人中的最強者,性格外熱內冷。無端被人打斷,自然不喜。

「無涯峰傳來消息,入侵者很不簡單,不建議族人靠近。」提醒那人如是回答。為了引起大伙兒的警惕性,他聲音不小,所有人都聽到了。楚天也不例外,面露驚訝。素不相識,這無涯峰何以就賣給他情面。

連楚天本人都沒想到,隨手發出的那道攻擊,竟能跨越這麼遠距離,從外圍來到這個地方。

聞言,眾人忙取出傳音石,心神進入其中,得到了相同的傳話,竊竊私語聲響起,場面逐漸沸騰起來。

「你們怎麼看?」高個青年環視眾人,臉色稍顯凝重,清了清嗓子,發問道。

「既有此警示,此子定有不凡之處,我建議大家各回各峰,這樣穩妥一些。」提醒那人收回傳音石,細細斟酌了下,作出謹慎的建議。

這些青年皆出自附近山峰,且都是自己地盤上的佼佼者,打發了意欲搶功的閑雜人等,或孤身一人,或引著一兩個同伴前來。如若帶人太多,對手稀少的話,就太沒意思了。

因此,七八個山峰,各出一兩人,中途碰到一起,聚集十數人,到此攔截楚天。

「喂,真打算撤埃一大幫人,就這麼散了,太丟人了吧。咱們可都是我族的精英埃」一人不滿地反駁。

「無涯峰必不虛言,先散吧。」

「不管你們怎麼想,我不撤,丟死人了。」

「先退為妙。」

「退你妹埃」

靈妖族十幾位天驕爭論起來,面紅耳赤,口沫四濺,有幾個差點打起來。楚天被無視了,不過他的注意力也沒放在這些人身上,心情十分激動。

這可是靈妖界啊,娘親應該就在這裡,就算是幻境,能一睹娘親陣容,那也是極好的。

楚天目光掃向主峰方向。他聽楚雲說過,娘親可是靈妖族的大小姐,定然在那個地方居住,現在過去,多半能碰個正著。

心中雖然焦急,卻沒做出催促舉動。娘親是肯定要見的,但他此時實力太強,力量不受控制,隨隨便便一出手,就能讓人屍骨無存。對方如能商量妥當,同意不做攔路虎,也能避免無謂傷亡。因此,也就耐心地等著。

「有什麼好吵的,想打的,就上去打。不想打的,就旁邊看著。」冷冰冰的妹子不耐地作出結論。場面瞬間安靜下來,鴉雀無聲。作為眾人中唯一的女孩子,這點掌控力還是有的。即便是妖族,也不會有人願意當著妹子的面丟臉。

「誰想打,誰不想,逐個說吧。」妹子嗓音和相貌一樣,宛如不化的萬載寒冰,乾淨而清脆。

「我倒是要試試,此子有多少斤兩。」高個青年上前一步,首先表態。

「無涯峰那些傢伙言過其實,此子剛到這裡,斷無與他們碰上的道理,安知敵人實力?」一人隨之上前,表示願戰。

「我也不信邪。」另一人狠狠咬牙,走出隊伍,一臉不服氣。

有的願戰,有的不願,很快的,隊伍就分成涇渭分明的兩部分,總共有七八人願戰的,佔了一大半,剩餘的暫時觀戰。

「璇兒,你還沒表態呢?」有人問道,問的是那個冷妹子。

「哦,倒是忘了,我當然不做縮頭烏龜。」璇兒如是回答。她常年修鍊,不諳世事,只是隨口一說,可觀戰那幾個均是面現羞慚,恨不得一頭鑽入地縫裡去。

正待她打算出列,出戰的一位帥氣青年回過頭來,溫馨地笑道:「女孩子就別出場了吧,有我們幾個就夠了。」

璇兒沒好氣地道:「女孩怎麼了?」話是這麼說,卻領受了對方好意,不再打算出馬。

帥氣青年所在山峰和璇兒相鄰,兩人混熟了的,因此璇兒也沒見怪。換旁人也不敢說話這麼隨意,生長的附近山峰的,誰不知道璇兒不好惹。年紀輕輕,就成為自己山峰年輕人中的最強者。

打算觀戰那幾個,雖然被璇兒言語所激,呼吸粗重,卻也沒改變己見。顯然,他們身為各自山峰的精英,自不會沒腦子到被人三言兩語就輕易變換注意,放棄自己的立常

達成共識后,小半人面色凝重,在後方觀戰,大部分走向楚天,相差一段距離停下。高個青年上前幾步,望向楚天:「我來請教幾招,我很好奇,你究竟憑什麼,能讓無涯峰專門傳音警告。」

「我也想知道。」楚天暗暗嘀咕,旋即望向對方,手指著主峰方向道:「因為某些原因,我必須到那裡。所以,不要攔路好么?」

沿著對方手指,瞧清楚是主峰,高個青年氣極反笑:「主峰是你想進就能進的么,別說是你,連我也進不去。」

楚天不解其意。他並不知,靈妖界的山峰中,有上百個居住著靈妖族人,越往深處去,身份越高貴。而主峰坐落於最深處,峰內人地位之高,簡直難以想象。

即便是其餘山峰的一峰之主,沒有要事,也不能進入主峰。如果給予在主峰生活的機會,相信大多數峰主會毫不猶豫拿職位換取的。

能居住在主峰的,主要是族長、元老、靈妖軍大佬及其家屬。剩下的,就是歷代族長後裔了。即便是這些後裔,如果沒能表現出應有的天賦,會毫不留情掃地出門,發配到其餘山峰。

相對應的,若是外峰有天才脫穎而出,也會有遷入主峰的可能,有幾種渠道可供選擇,眼下不必細說。當然,難度就十分可怕了,畢竟主峰的要求,嚴格到了離譜的地步。如若沒有完全準備,冒然參加,不過是自取其辱。

因此,楚天這番話,讓高個青年覺得他是個瘋子。

高個青年元氣滾滾,注入垂至腰間的右掌,渾身凌厲氣勢蔓延開來,腳下生鐵般堅硬的雪地開始龜裂,雙眼盯著楚天,問道:「你不用準備?」

楚天一直在琢磨著控制力道的事,顯得漫不經心,聞言如夢初醒,搖了搖頭示意不用。

高個青年覺得被深深鄙視了,眉心神魂震動,靈念離開泥丸宮,在體表勾勒出符篆,凝結成靈元鎧甲,雖然比不上明鏡峰主的龍鎧,卻也是造型猙獰,通體血紅,煞氣衝天,不知道模擬何種凶暴妖獸所凝。

血紅獸鎧凝聚成形,此人氣息劇烈增幅,緩緩提起右手,掌上元氣提升,色澤改變,艷如朱丹。旋即手掌平攤開來,元氣在掌心升騰而起,化作僅有數寸高的微型風卷。

高個青年額前汗如雨下,目光卻泛著凶光盯著楚天,彷彿遭到挑釁的惡狼,將微型風卷對準楚天一丟,狠狠地道:「死去吧。下輩子記得,我族是你這種螻蟻小覷不得的。」

微型風卷迎風就漲,旋了幾旋,就超過了上百丈,龐大颶風幾欲貫通天地,風馳電掣暴襲楚天,途中面積繼續膨脹。攻擊尚未到達,旋轉之間帶起罡風,刀片四散,途經之處,空間浮現道道裂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